唐三中文網 > 白錦無紋香爛漫 > 第五十一章 搶個禮物

第五十一章 搶個禮物

    二日。

    軒轅殤帶著羽沁梨來到一家叫“悅賓樓”的地方,羽沁梨看了軒轅殤一眼,不知他是何意。

    只見他對自己挑眉,便嘴角揚著笑意,讓掌柜帶他們上二樓的貴賓廂房。

    軒轅殤真的是餓了,點了自己喜歡的菜,也幫她點了些清淡飲食:“你有傷口,還是清淡點好,這里的木瓜雪梨不輸御膳房,也來一盅,還有沒有什么想吃的?”

    說的好像自己沒傷口似的,只在意羽沁梨。

    羽沁梨搖頭,印象中,沒人問過她想吃什么,她笑著:“這樣很好,夠了。”這個合作伙伴真是不錯。

    掌柜領命而去。

    廂房內剩下他們兩人,羽沁梨道:“殿下昨日才受了傷,今日就迫不及待特地挑這里吃飯,是有什么目的嘛?”

    軒轅殤喝著茶:“本王哪有什么目的,就這里食物好吃,等會兒小仙姑多吃點。”

    羽沁梨一臉不相信,但她知道等會兒她就知道了。

    在來的路上,她瞧見喬家的奴仆多看了她們兩眼,想來喬姑娘也在這兒,她問:“殿下對喬姑娘是否有好感?”

    軒轅殤愣了一下:“本王為什么要心悅于她?”

    一臉黑線,上一世受人稱頌的玉面戰神與南漠才女組合,怎么現在看起來完全沒那么回事?

    她試探道:“殿下應該看得出來,喬姑娘對殿下的愛慕之心,難道殿下都沒有考慮過,選她當未來的祁王妃?”

    軒轅殤放下杯子,一雙桃花目瞅著羽沁梨,眸子閃著讓人心顫的魅惑光芒。

    他趨身往她靠近:“小仙姑問這話很奇怪,本王的祁王妃不是小仙姑嗎?為什么本王還要將喬若蘭視為祁王妃人選?”

    ...軒轅殤靠近讓羽沁梨臉色有些窘紅:“沁兒只是暫時的,殿下未來總是要有王妃的。”

    軒轅殤一聽什么"暫時的”,心情就不好起來,打斷羽沁梨的話:“未來的事未來再說,本王未來的王妃輪不到你操心。”

    羽沁梨心里一愣,他怎么了?脾氣怎么突然暴躁起來?說話這么沖!

    人家說男人肚子餓脾氣特別不好,看來是真的。

    適巧店小兒敲了門,送上幾個菜,看起來的確美味。

    拿起筷子,主動幫軒轅殤布菜,將一塊蔥爆牛肉夾進他碗里。

    不知為何,她覺得軒轅殤身上傳來的怒氣消減許多,又幫他夾了一些其他食物,輕語道:“殿下餓了,快吃。"吃了消氣。

    軒轅殤果然心里熨貼,眼中怒火立熄,嘴角還揚起淡淡笑意,拿起筷子,也幫羽沁梨夾了一塊魚肉:“這里的鱸魚很新鮮,沁兒嘗嘗。”

    兩人便愉快用起膳來,中途店小二又送了一次菜,他們的菜肴也就全上齊了。

    兩人倒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規定,說說笑笑,一頓飯吃下來頗為愉快。

    軒轅殤真心覺得和羽沁梨吃飯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難怪一堆人要找她“吃飯”。

    想到這個,軒轅殤心情又不豫起來,憑什么他的小仙姑要一天到晚陪人家吃飯?

    感受到身邊的祁王殿下又開始烏云罩頂,羽沁梨一凜,小心問:“殿下不開心?”

    軒轅殤看向她:“四皇兄的醉仙樓之約,你打算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他若投了邀請,沁兒自然得赴約,已經答應的事總不能反悔,而且為什么要反悔?殿下覺得有問題?”

    有!問題可大了!

    軒轅殤霸道下結論:“四皇兄若邀了沁兒,本王也要參加。”

    “好,還有楚芊芊。”說到楚芊芊,羽沁梨心里就一沉,慕清雪的惡毒計劃,還好被她知道,否則楚府的滅絕就在眼前。

    “沁兒怎么了?”

    “沒事。”羽沁梨不想這件事牽扯上祁王,她不想讓軒轅企覺得他的事被破壞,都有祁王的份,她必須混淆一下視聽。

    “明天殿下有空嗎?”

    軒轅殤將木瓜雪梨移到她面前:“早上去一趟宮里就沒特別的事,怎么了?”

    羽沁梨笑得眼睛一閃一閃的:”明天帶殿下去個地方,幫你搶人。”

    軒轅殤失笑道: "搶人?最近你讓本王搶東西搶上癮了?”搶錢、搶鐵礦也就算了,現在連人都可以搶。

    他拿起銀勺直接往木瓜雪梨舀了一瓢,送到她面前:“嘗嘗。”

    羽沁梨有些愣忡,這是他要喂她的意思嗎?她有些不好意思:“沁兒自己來。”

    軒轅殤將銀勺交給她,此時廂房門口傳來敲門聲,韓齊道:“殿下,二公主駙馬李公子求見。”

    軒轅殤和羽沁梨相視一眼,他小聲道: "搶人之前,本王先搶個禮物送沁兒。”才對門口喊:“請駙馬進來。”

    羽沁梨知道,這才是他們來這里吃飯的目的,因為這"悅賓樓”的老板,就是李旭。

    李旭讓隨侍留在屋外,自己一身華貴走了進來。

    李旭身著一身玄青色繡烏金松柏的錦鍛,顏色深沉卻不會讓李旭顯得老氣,反而讓他年輕俊俏的樣貌,添上穩重之感。

    他的眼神和軒轅殤不一樣,都是一副讓人迷醉的桃花眼,但李旭的眼神卻讓不舒服他像尾躲在陰暗角落的毒蛇,似乎隨時會趁人不注意,撲上前咬人一口。

    李旭走進來,見軒轅殤和羽沁梨兩人不是坐在對面,而是相鄰而坐,顯現兩人之間是很親近的,這讓李旭有些意外。

    “參見祁王殿下,羽二姑娘有禮了。”

    "駙馬請坐,來人,幫駙馬備上碗筷。"軒轅殤吩咐道。

    李旭選了軒轅殤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笑著說:“祁王殿下和羽二姑娘來小店吃飯,李旭自然應該上來打聲招呼,不知兩位是否吃得盡興,還要不要添些食物?”

    “不用了,本王和沁兒用得差不多了。”

    小二幫李旭添了碗筷,李旭倒了杯酒:“敬祁王殿下、沁兒姑娘。”

    軒轅殤幫羽沁梨倒上茶:“沁兒有傷,喝茶就好。

    羽沁梨點頭:“沁兒以茶代酒,謝駙馬爺。”

    李旭銳利的眸子來回在兩人之間,微笑道:“看來殿下和沁兒姑娘感情很好。”

    軒轅殤一副為伊人傾醉的模樣:“本王都向父皇請婚了,當然和沁兒感情好!”心想快去和太子說,別湊本王熱鬧。

    羽沁梨臉色紅了一下,瞟了軒轅殤一眼,這么直接好嗎?會不會演過頭?

    李旭收起探究的眼神,正色道: "李旭有事想和殿下談,不知..”他看向羽沁梨。

    羽沁梨意會,想起身:“沁兒先一步。”

    軒轅殤卻立即按住羽沁梨的手:“沒關系,本王的事,不怕沁兒聽。”

    羽沁梨又再次坐了下來,但發現軒轅殤沒有松開自己手的意思,硬扯了一下,才把自己的手抽出來。

    軒轅殤對她露齒一笑,羽沁梨則困窘地瞪了他一眼。

    想制造兩人相互鐘情的假象,軒轅殤你也太厲害了!她雖知道上一世軒轅殤喜歡過自己,但現在格局已變,她不敢再冒險。

    李旭表情有些陰沈,清咳兩聲道:“聽說殿下最近在丹山里發現一批鐵...”

    軒轅殤挑眉:“駙馬爺消息真靈通,本王本來只是帶著禁軍到丹山操練,想不到卻發現這批不知是誰私藏的鐵礦。這私藏鐵礦可是重罪,不知哪個家伙這么膽大妄為!本王現在正在清點,等確認清楚后,就要上報父皇,仔細嚴查。”

    羽沁梨假裝專心喝著木瓜雪梨,心想昨晚祁王搬運鐵礦,雙方對峙了一場,祁王拿走鐵礦的事自然是瞞不住,所以他們原本的計劃已經行不通。

    不過看樣子,軒轅殤已經有對應方案,他打算黑吃黑,趁機坑李旭一把。想到這,不由偷偷瞟了一眼軒轅殤,他原來也這么腹黑啊...

    李旭臉色完全看不出異樣:“殿下上報朝廷,本是應該,但本駙馬想與殿下談一樁買賣,不知殿下可有興趣?”

    祁王挑眉,藉喝一口酒,饒富興味地看著李旭。

    李旭硬著頭皮說:“就本駙馬所知,那批鐵礦為數并不多,就算全鑄成兵器,也不能供應一支萬人軍隊的槍頭和箭鏃,但本駙馬剛好有一筆生意需要一些鐵礦……

    那批鐵礦坦白說數量不大,真供上朝廷,銀子的損失事小,但若讓朝廷追查下去,查到鞍山鐵礦區,那影響可大了!

    別說誤了太子大事,說不定連李家都不保!所以,硬著頭皮,他也要把那批鐵礦要回來。

    羽沁梨心里樂了,這軒轅殤原來打的是勒索的主意。

  http://shimilu.cn/baijinwuwenxianglanman/149051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