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門 > 第1567章 神秘的字條提醒

第1567章 神秘的字條提醒

    當蘇挽歌伸手接過這張紙時,這才發現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而且這些還是手寫的。

    她用目光輕掃著這張紙,粗略將內容瀏覽了一遍,蘇挽歌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你究竟是什么人?”她語氣不可思議的問道,抬頭便要向這位老爺爺請教。

    也是直到現在才發現,剛才那位老爺子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怎么能知道這么多內容?難道是職商業間諜?”蘇挽歌百思不得其解地問道。

    她小心仔細的將紙疊了又疊,手法輕柔地塞進包里。

    這紙上面的確寫了對方的資料,并且還很詳細,甚至就連飲食愛好和穿衣喜好都表明了。

    “這絕不是一份普普通通的資料。”蘇挽歌很清楚這件事。

    只不過一位偶遇路人竟能把這人摸得如此透徹,不禁讓人細思極恐。

    “難道說這里面都是瞎編的?”蘇挽歌陷入了搖擺不定的懷疑中。

    “叮!”

    直到手機里傳來一聲短信提醒,她才意識到時間已經晚了。

    蘇挽歌匆忙開車回家,她剛進家門便看見小公主坐在沙發上。

    “感覺新環境怎么樣?”蘇挽歌主動問道,她也對這件事很好奇。

    小公主沒有回答,整個人無動于衷,眼神看起來像是在發呆。

    蘇挽歌步伐輕輕地走到她身旁,貼著小公主坐下了,“寶貝,是有心事嗎?”

    直到聽見這句話時,小公主這才從呆愣中醒神了。

    “沒有,我只是在思考黑板報的內容。”她反應的很快,幾乎完美的掩飾了不快心情。

    “黑板報?可你今天才剛到新班級,就被分配了這么困難的任務嗎?”蘇挽歌總感覺事情有點奇怪。

    小公主的語氣既沒有開心,也沒有憂愁,反而平淡的不像話。

    “你認真告訴媽媽,是不是在學校遇到了困難?”蘇挽歌的直覺很靈敏。

    她總感覺女兒有時瞞著自己。

    “媽媽,我們回來了!”

    此刻,門外響起了平平安安的話音。

    蘇挽歌轉頭一看,發現兩個男孩子一臉沮喪地站在門口。

    “你們都怎么了?為什么一個個看起來都心里有事,是不是又吵架了?”她對孩子們問道。

    平平安安冷漠的從鼻子里砸出一個冷哼,他們有些埋怨的將視線看向妹妹。

    “怎么可能吵架,連見面和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他們這番話簡直是一語雙關。

    “要是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回房間寫作業了。”小公主完全不理會哥哥們的話,直接背起書包上樓了。

    看見這一幕,雙胞胎哥哥心中更是惱火。

    “媽,你看見沒有?她壓根不把我們當成哥哥,甚至要求在學校里裝陌生人。”平平安安百般委屈的說道。

    無論小公主有什么原因,提出這個要求總是讓人心生芥蒂。

    “竟然有這種事?”蘇挽歌也是才知道這個嚴重的問題。

    平平安安繼續說道,“如果妹妹真的開心,我們也就放心了。可她剛才明顯不高興,肯定是佩奇沒照顧好她。”

    “這件事怎么又和佩奇有關系?”蘇挽歌茫然的問道,感覺現在一頭霧水。

    未曾想過,孩子們的關系也能復雜如職場,看來小孩子也不好懂。

    “當然和他有關系,小公主就是因為佩奇才轉學。如果她在新學校過得不開心,這不是徒勞一場嗎?”平平安安有理有據的問道。

    兩個孩子苦口婆心的說了半天,蘇挽歌非但沒有難過,反而還很高興。

    “太好了,看來讓你們和妹妹一同學習是對的。沒想到你們的敘述能力這么強了。”

    聽她如此開心的語氣,平平安安既惱火又無奈地問道,“媽,你是不是把重點關注錯了?”

    現在最應當關心的不是小公主嗎?

    聊起這個話題,蘇挽歌已經在心里有想法了。

    “我想你們說的有道理,只不過小公主今天的表現雖然異常,但也不至于太緊張。先靜觀其變吧。”

    畢竟小公主最近情緒起伏的確很大,又或者是遇到了不開心的事。

    這些也都是說不準的因素。

    “好吧,就算在過段日子,小公主也不會開心起來。她只會發現還是哥哥們好。”平平安安有些傲嬌的說道。

    聽見這番話時,蘇挽歌露出了會心一笑,“這是當然了,不過你們也不要妨礙妹妹的社交噢。”

    她當然知道這兩個男孩子的醋壇子有多大。

    “哼,我們有什么好妨礙的?反正我們和小公主是兄妹,佩奇只是朋友。”

    “就是,兄妹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當然會讓著他了。”

    聽見平平安安的這番對話,蘇挽歌在眼底里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既然你們覺得小公主很重要,現在就應該多哄哄她,畢竟她也需要你們的安慰。”

    通過這句話,兩個男孩子瞬間懂了。

    “哼,我們才不想哄。是她自己選擇了佩奇,我們在她心里又不如佩奇。”

    更何況小公主還說了特別過分的話。

    現在怎么要他們主動低頭?

    蘇挽歌面帶笑容的說道,“所以這才是當哥哥的難處,不過我也不勉強你們。”

    畢竟都是小孩子,會有小脾氣也正常。

    平平安安將腦袋撇向一旁,“我們又不是做不到,只是需要點心理準備。”

    縱然再怎么生氣,但小公主好歹也是他們的親妹妹。

    “嗯,看來你們已經成長為大男孩了,很多事不需要我擔心。”蘇挽歌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

    果然,現在還是要對癥下藥。

    “煩死了,女孩子都這么麻煩!又要去哄她,真是的!”

    平平安安雖然很不情愿,但還是從包里拿出了巧克力和糖果。

    “每次就愛吃這些東西,也就沒別的花樣了!”他們語氣中還有點嫌棄。

    蘇挽歌看他們一邊碎碎念,一邊拿著糖果上樓,背影透露著倔強,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或許這就是小孩子吧。”她頗有感慨的說道。

    總算解決完了孩子們的矛盾,蘇挽歌這才將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的事上。

    回到書房里,她將老爺子給自己的紙片拿出來。

    “這里面的內容真的可信嗎?”蘇挽歌再次將目光認真打量著這頁紙。

    上面記錄的內容雖然詳細,但卻讓人感到

    虛假。

    “一個普通平凡的陌路人,怎么可能知道這么多內容?”蘇挽歌實在想不明白。

    “看你這眉頭緊鎖的樣子,又在為什么事煩心?”顧墨軒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蘇挽歌抬頭一看才發現,原來他已不知不覺推門而入。

    “沒什么。”她慌慌張張的將紙條疊好,打算收入抽屜中。

    不料這一步還是慢了,顧墨軒剛好發現了她的小動作。

    “給我看看。”他語氣輕緩地命令道。

    蘇挽歌用手攥緊了紙條,還在腦海中猶豫是否應當給他看。

    不料顧墨軒已經走到身邊,他動作輕柔地將蘇挽歌的手掰開,輕巧地將紙條抽走了。

    “你別看,這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蘇挽歌有些緊張的說道,聲音有點發啞。

    顧墨軒將紙條拆開,目光粗略的瀏覽著大致內容。

    “這就是你這幾天調查到的情報?”他語氣中夾雜著幾分好奇。

    蘇挽歌紅著臉點頭,“對,但我也不清楚這些是不是謠傳。”

    顧墨軒低頭掃了眼手中紙條,心中的疑惑浮上水面,“你怎么會調查的如此詳細?”

    甚至連對方的喜好也都寫明了,這完全不像普通人的調查水平。

    “難道你請求了私家偵探的幫助?”顧墨軒理所應當的這么想。

    已經被逼問到這個份上,蘇挽歌也不想再隱瞞,“其實這張紙是個老爺爺給我的。”

    她將下午經過的事仔細說明,開玩笑的說道,“我想這老爺爺可能也是逗我的,這些應該不是真實資料。”

    或許只是一份陌生人的善意。

    “我看事情沒這么簡單。”顧墨軒目光嚴肅,上上下下的大量著這張紙。

    倘若真是拿來糊弄人的,那么這個內容也不會如此香氣,更何況手寫字體也非常工整。

    一看就像是特意調查的情報,并認真做了記錄。

    “那么你認為它是真的?”蘇挽歌自己都不敢肯定這件事。

    顧墨軒的思考并沒有太久,反倒理所應當的反問,“你怎么認為?”

    這簡單的幾個字卻難倒了蘇挽歌,她猶豫不決的遲遲沒開口。

    看見她如此糾結的思索,顧墨軒提出了想法,“都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試驗一番。”

    否則怎能發揮這張圖的最大價值?

    “但這里面的內容如果是假的,怎么辦?”蘇挽歌急切緊張地問道。

    她正是因為無法承受失敗的負擔,所以才遲遲不敢行動。

    “不,我相信不會失敗的。”顧墨軒與其肯定地說道。

    這番話卻將蘇挽歌的心更加緊張,“不行,我們不應當因為這件事而失去判斷。”

    倘若這里面的內容真是胡謅八扯,那豈不是所有努力都付諸東水了?

    蘇挽歌絕不容忍這樣的情況發生。

    “挽挽,所以我們要做兩手準備。”顧墨軒已經想好了對策。

    聽見兩手準備這個詞,蘇挽歌便意識到事情不簡單。

    “你的意思是現在要準備接受失敗?”她好想明白對方的意思了。

    可話雖說得輕巧,但真正應用起來卻十分困難。

    fpzw

    

  http://shimilu.cn/baolitianqidishaobutingsongshangmen/149050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