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變臣 > 第七百八十六章焚如之禍

第七百八十六章焚如之禍

    王庭,金帳外遍立著金狼騎和薩都教的侍者,一般人根本無法接近。大帳內氣氛凝重,金狼騎不時地進出報告大戰以及部落運送物資到達的情況,卡律和渠逆道站在牛皮地圖旁邊標注著,不時地低聲交談幾句。巴多杰法王安坐在一側,緹珠侍坐一旁,不時地抬頭看一眼地圖。

    一名金狼騎進來稟報道:“圣女、法王,呼延汗率領五萬部眾已經來到王庭。”

    緹珠滿面喜色地站起身道:“姐夫來了,我去迎接。”

    緹珠小的時候姐姐便遠嫁到呼延部落,對于姐姐薩格的印象都已淡薄,更不用說只見過幾面的姐夫。熊頭旗幟下一個魁梧的壯漢騎在高頭大馬之上,滿面虬須、顧盼生雄,身旁的將士彪悍精壯,孔武有力。

    與記憶中的樣子重合,緹珠催馬上前笑道:“姐夫,你來的正是時候。我姐和侄兒們還好嗎?”

    “都好,薩格還讓我帶來了禮物,達莫他們幾個收到你送來的禮物,常念叨讓你去看他們。這次我帶兵南下,達莫嚷著要隨我一起來,你姐攔住了他。”呼延恩爽朗地笑道。

    呼延恩大聲與緹珠打著招呼,當年的小丫頭已經長大én,已經是草原部落的圣女,誰能想到當年調皮的小丫頭居然在危難關頭安撫了草原,讓隨時可能爆發的內斗平熄,一致對抗鄭人大軍。要不是草原從未有過女汗,恐怕多數草原人都愿意奉她做大汗。

    金帳,呼延恩拜見法王,與昆波、利漫兩個小舅子相見,一家人聊了幾句家常。呼延恩道:“昨夜有人闖入我的駐地,我派人攔截卻被他脫逃了。”

    恩翰皺著眉頭道:“方才特哈部落說有人在伊根河邊搶走了戰馬,這個人身著皮裘,裝束與呼延部落的勇士相仿,很有可能就是那個脫逃的鄭人探子。這名探子身手了得,殺死了幾名特哈部部眾,更要緊的是此人看到了特哈部運送的硫磺等物,若是他回鄭營報信,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的計策恐怕就要落空。”

    巴多杰沉聲道:“絕不能讓此人回去報信。圣女、幾位汗王,派出狼騎分成百余小隊,展開拉網式搜查,催促各部落盡快將物資運送到位,注意觀察鄭營動靜,隨時準備放火。”

    姜健感覺前路阻攔變得密集,目光所及之處有數隊漠騎馳過。乘馬目標太大,姜健放走了馬,藏身在草叢之中,利用搜尋的空檔往前行進,看看日頭偏西,估摸著離大營還有四十余里,姜健焦躁起來,按這個情形子時前也到不了大營,那自己探知的情報有何用。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前面搜索的漠騎不見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姜健估計這些漠騎是針對自己而來,看來漠人是不會放自己回營了。咬咬牙,姜健從懷中掏出火折子晃著,漠人要用火攻,便先給他來場大火,但愿大營中將士能看到火光提前預防。

    點燃腳邊的枯草,姜健竄到數丈外再燃著枯草,片刻之間數處火頭冒出,煙霧騰起,風卷動火光濃煙,像飄搖的旗幟。天色漸暗,火焰在朦朧的夜色中十分顯眼,有漠騎發現了火光,呼喝地奔了過來,姜健將手中的火折丟進一個草叢,屏息斂氣地隱伏。

    那些漠騎顯然有應對火災的辦法,有人脫下身上的衣服,將隨身所帶的飲水倒上去,然后上前撲

    打火焰,有人則俯身用彎刀快速地收割牧草,試圖在火焰到來之前整出一片空地。

    姜健哪會讓這些人從容救火,從藏身處竄出,一掌將身旁撲打火焰的漠人劈倒,從他的腰間抽出彎刀,向著救火的漠人殺去。黑夜的可見度不高,加上煙霧燎繞,等漠人發現不妙時,姜健已經殺翻了七八人。

    救火的漠人分得很散,這極大地方便了姜健出手,姜健勢如猛虎,出刀如風,殺得那群漠人四散奔逃。火勢逐漸聯成一片,在風的鼓動向著南方漫延開來,姜健跳上匹戰馬,揀了根燃著的木條,一路招搖著放著火。

    很快,鄭人探子在草原上放火的消息報到王庭,緹珠急道:“火大不大,快派人救火,別讓火燒毀草原。”

    渠逆道嘆道:“我原本計劃三更時分再發動火攻,那里多數鄭軍已經入睡,大火的效果更好,可是天算不如人算,被鄭軍的這個探子破壞。草原到處都有鄭國的探子,草原著火的事瞞不過去,只要有人將情況送到鄭營,鄭軍將領定然會警醒,做好防火的準備。時機不再,圣女、法王,要即刻下令發動火攻。”

    緹珠還有些遲疑,巴多杰法王問道:“卡律,縱火點都準備妥當了?”

    牛皮圖上密密麻麻的紅點,將鄭軍大營半包圍在其中,卡律道:“八成物資已經準備妥當,隨時可以起程發動火攻。”

    “既如此,便動手吧。昆波、利漫、恩翰,你們率領大軍隨時準備出擊,原長生天保佑草原兒女。”巴多杰站起身,虔誠地禱告道。

    黑暗中,無數輛大車滿載著干草、硫磺、油料等物從四面八方朝著鄭營方向馳去,二十余萬漠軍整裝待發。

    戌正,王克明帶了護衛開始巡營,將士們已經吃罷晚飯,鬧哄哄地在各息營帳前說笑,再有半個時辰就要熄燈睡覺了。看到大帥過來,將士們起身行禮,王克明點頭示意,不時地停下腳步與將士們說笑幾句。

    足足走了半個時辰,號角聲響起,營寨內的燈光逐漸熄滅,王克明站在了望塔上向前眺望,前方十里是前營所在。趙偉笑道:“大哥,王庭就在近前,明日讓我到苗帥帳前聽用,困在中軍每日聽別人報功勞著實難受。”

    王克明道:“老三,漠人還有二十多萬人馬不可能會投降,今日前來請降的那個左大沮渠肯定別有用心,我看不光是要拖延時間。回去后請黃軍使到我帳中敘話,我擔心漠人在想什么詭計,讓軍情司的人多探聽探聽。”

    “兵臨城下能有什么詭計。”趙偉不在意地笑道:“大哥你是年紀越大越小心,想當年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哥幾個帶著五百輕騎就敢去剿滅漠人萬人部落,挨了朱大帥的軍棍依舊……”

    王克明想起年少時的歲月,臉上現出微笑,當年任俠的少年已變成年近花甲的老人,歲月茬苒,讓人嘆息。突然,王克明被極遠處的一點閃亮吸引,緊接著亮點四起,聯成一處。

    趙偉也發現了異常,凝神看了片刻,驚呼道:“不好,是火。”

    “快,快吹響號角,通知眾人應變。”王克明小跑起來,一邊跑一邊吩咐身邊的親衛道:“傳我帥令,讓各營準備救火,讓重騎和斬刀隊先行準備后撤,趙偉,你拿我的帥令前去指揮,

    我去天子的皇帳,讓天子起駕,你率隊護衛天子前往達諾湖避火。”

    二萬重騎中軍有五千,斬刀隊有八千,這些人還容有失。達諾湖在營寨東南十五里處,那里蓄積著送軍糧草物資,有八萬鄭軍和十萬役夫在那里駐守。

    軍情危急,趙偉快步趕往帥帳,王克明則奔往皇帳,此時營寨四周了望塔上的軍兵已經發現遠處火光沖天,鳴鑼示警聲響成一片。號角聲募然響起,軍中一片騷亂,校尉大聲呼喝,讓眾人穿好衣服在營中待命。要知道軍中最怕驚營,熄燈后不可胡亂走動,不準出聲喧嘩,這種半夜號角響的情況極少,一般都發生在敵人闖營之時。

    皇帳,石方真正準備就寢,聽到營外鑼聲、號角聲響成一片,心知不好,道:“劉維國,你問問王克明怎么回事,可是漠人前來劫營,外面怎么亂成一鍋粥了?”

    話音剛落,外面的侍衛大聲稟道:“申國公求見。”

    “宣。”

    王克明快步走進帳內,顧不上禮儀急聲道:“萬歲,漠人放火燎原,欲圖火燒營寨,臣請萬歲移駕達諾湖邊暫避。”

    石方真臉色一白,問道:“前軍傷亡如何?苗鐵山他們可有奏報?”

    “眼下火勢剛起,尚且不知傷亡,不過苗鐵山等人都是沙場老將,臣想他們自會妥善應對。”王克明還想再說,一旁的劉維國先急起來,焦聲道:“萬歲,水火無情,萬一傷到龍體可就不好。申國公,速速準備好車馬,派兵護衛萬歲離開,還有洛懷王,也勞煩申國公一并通知。”

    半柱香后趙偉率領重騎、輕騎以及斬刀隊護衛著天子出了營,王克明松了口氣,此刻,北方的天空已經紅焰焰一片,隨風飄來草木的黑灰,空氣中傳來焦臭的味道。

    “傳令,折除帳蓬,清除營寨周圍的枯草,準備救火。”王克明知道火速遠快于人奔跑的速度,如果此時下令撤退,不用多久火勢便會追上,到時無處可逃。正確的應對方法是能靠近水源、清理出一片空地,等火勢從旁邊燒過。

    前軍,火借風勢已經滾滾漫天,苗鐵山滿臉黑灰聲嘶力竭地吼著,可是哀嚎處處,火光沖天,到處都是狼奔豕突逃命的人。漠人的號角聲響起,有如催命的鬼音,范長生勸道:“大帥,火勢已經不可控,大勢已去,傳令撤退吧。”

    苗鐵山眼含熱淚,哽聲道:“老夫征戰四十余載,沒想到老來敗得如此之慘,將軍難免陣前死,老夫誓死不退。”

    范長生急了,沖著親衛使了個眼色,喝道:“還不保護大帥快走。”親衛們牽扯著苗鐵山的座騎,向著火光稀疏的地方逃去。

    齊新文、祝謹峰兩人也先后下令撤退,前軍的大營燃成了熊熊的火墻。昆波等人率領著漠軍追殺著敗逃的鄭軍,整個草原籠罩在血腥之中。

    王庭,渠逆道看著沖天而起的火光,瘋狂地笑道:“燒吧,燒吧,燒個干干凈凈……娘啊,這場香火夠盛大了吧,孩兒替你報仇了……金井鎖梧桐,長嘆空隨一陣風……高堂老母難得見,怎不叫人淚漣漣……嗚嗚……”

    渠逆道站在王庭之前,看著漫天紅焰,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http://shimilu.cn/bianchen/138856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