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邊緣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都是有目的的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都是有目的的

    “我讓你脫就脫,廢話怎么那么多!”

    劉敏笑道“你當時要青花簪,我給你徒弟,因為那原本就是你的,但是天蠶衣,你想都別想!”

    “你弄丟了青花簪,用天蠶衣來補償式天經地義!”

    “我劉敏活了五百多年,真的還從未見過你這種厚顏無恥之徒!我再說一遍,青花簪不在我手里,天蠶衣我不可能交出去!你要多少遍都是這個結果!”

    黃擅氣的額角青筋直跳,但一時間竟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修為是不如劉敏的,何況現在劉敏還修了邪道。

    所以硬拼,他幾乎沒有任何贏的希望,只是讓他就這樣放棄,他心里又有些不甘,最重要的是還在小徒弟面前丟了當師父的面子。

    想到小徒弟,他低頭又看了一眼那干凈的如同小白兔一般的女孩子,只覺得內心一陣柔軟,再看那一身紫衣的道侶,心里存有的便只剩下了厭惡。

    黃擅有些不舍的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拿出了一件法寶遞給了小徒弟,是一個手環狀的上品靈器,倒也是一件防御法寶,不過比起青花簪也好,天蠶衣也好到底還是都差了太多。

    看到遞到面前的手環,那小徒弟面上帶了幾分驚慌之色“師父,我不能要!我都……我都已經弄丟了一件了,真的不能再收你的東西了。”

    黃擅摸了摸小徒弟的發頂,嘆了一口氣“收下吧,是你師娘不對,以后不要什么事情都搶著往自己的身上攬。”

    在兩個人再三的推辭下,小徒弟還是收下了手環,黃擅沒看見的是,在他的小徒弟低頭帶手環的那一瞬,眼底所流露的鄙夷。

    “那我們調息一下,再試一次吧。”

    黃擅其實經歷方才的一次危險遭遇已經有些打退堂鼓了,不過聽了小徒弟的話,還是打算再進行一次嘗試。

    劉敏冷冷的看了那兩人一眼,吞了顆丹藥,便打算入定調息。

    但誰想她這邊尚未進入調息狀態,旁邊又響起了那男人的聲音“劉敏,你怎么這么自私,只知道自己吃丹藥,沒看到我和我土地也傷著呢嗎!我真的后悔,當初怎么就和你這種自私自利的人結了道侶。”

    “啪!”隔空一巴掌直接甩在了黃擅的臉上。

    黃擅先是怔了一瞬,隨即雙眸通紅的跳了起來,用食指指著劉敏怒道“你敢打我!?”

    劉敏笑了“你這種只敢窩里橫的窩囊廢,我為什么不敢打!還和我要丹藥,你吃屎去吧!”

    黃擅咬牙切齒,看起來就要動手。

    這個時候,他的衣袖又被拽了拽,他聽到那個軟糯的聲音在他旁邊說道“在這里打起來,會驚動墓室里的怪物的……”

    黃擅一怔,隨即胸口像是憋了一口氣似的下不去又上不來。

    “今天這丹藥你是給也要給,不給也要給,否則我們便解除道侶契約吧……”

    “你認真的?”此時劉敏的臉上已經沒了半分的笑意,只有的淡淡的輕蔑之意。

    這一瞬,黃擅又有些不確定了,如果說十年前,他覺得用這個威脅她一定沒什么問題,但如今,便是連他自己也不確定,如今的劉敏真的能否還被這份威脅所恐嚇。

    劉敏的神色太淡了,淡到他再難從她的那張臉上看到一絲情誼。

    她雖然從來沒提出過解除契約,黃擅也能感覺到,二人的感情似乎已經走到了盡頭。在線電子書

    可是即便走到盡頭他也不能就此放手,如今宗門之中,多少人是因為他的道侶才對他高看一眼,若是沒了劉敏,他會不會再次變回那個一無所有的黃擅……

    他不確定,也是因為這一份不確定使得他越發的不安。

    在劉敏咄咄逼人的目光之下,他偏了偏視線,卻又不想丟了面子“當然如果你給了丹藥,這一切都當我沒說。女修嘛,還是柔弱可愛一些比較惹人疼。”

    劉敏偏了偏頭“柔弱可愛?就像被你護在身后的那位么?護的那么緊,是怕我殺了她?”

    黃擅又想發脾氣“你這個女人你腦自里成天都裝的是些什么齷齪東西!”

    “哦,其實我也沒多說什么,但看你反應這么大,想來也是真的了。”

    這一瞬,黃擅十分的慌張,慌張到只能用聲音的大小來掩蓋內心的不安。

    “她是我徒弟,我護住她不是天經地義的么?”

    劉敏笑“通過師父的手從師娘那里拿法寶,也是天經地義?”說到這里,她偏了偏頭看向黃擅身后那個小兔子般的女修“你知道么?如果我真的想殺你,你這個蠢貨師父是護不住你的。另外,以后別再惦記我身上的東西了,我這人沒有多少耐心,說不定哪天心情不好,將你們一起殺了也說不定哦。”

    劉敏說完便摸出了笛子,笛子在她手心打了個轉,看的黃擅和他的小徒弟齊齊后退。

    “你這個瘋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這不是還什么都沒干呢么,只不過給你們提個醒罷了。”提醒告訴他們,她從來就不是好惹的。

    黃擅眼底露出了厭惡之色“你這種邪修果然是心思惡毒又惡心。”

    在黃擅說其他的事情的時候劉敏所表露的情緒都不大,哪怕她明知道自己的道侶和他的徒弟關系有問題。

    但當黃擅提起“邪修”這兩個字的時候,還是成功的勾起了她的不悅。

    “我說黃擅,你是不是忘了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誰!”

    黃擅看著劉敏眼底聚集的戾氣,心底終是有了害怕這種情緒。

    他面上有尷尬之色一閃而過。

    “我……我當時確實是希望你修習控尸術,但最終能決定修不修的不還是只有你自己么!?”

    劉敏突然捂住了臉,黃擅看到她的肩頭不住的顫動,原本以為她是在哭,他心里一軟本想安慰,誰想下一瞬,劉敏便移開了手,笑出了聲,笑的眼淚都從她的眼角不住的流出。

    “是啊,是我自己決定的,所以我不怪任何人,我從來就不怪任何人,我從頭到尾恨的只有自己,恨自己識人不清。

    恨自己和你這種廢物結成了道侶!

    我背叛了宗門,落到如今這一步我是活該。

    但即便我有千般錯萬般錯,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能對我有所指責,你也沒有任何資格對我的所作所為指手畫腳!只有你沒有這個資格!”

    看著瘋瘋癲癲的劉敏,小徒弟暗中微微擰了擰眉頭。

    她又拽了拽師父的袖子,委屈道“我們東西還沒有取。”

    黃擅這才如夢初醒,如果這個時候將劉敏逼瘋了,只憑借他們兩個人絕對得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而他一激動居然差點將這件事忘了!

    

  http://shimilu.cn/bianyuanrenwutazhongshengle/189373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