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從姑獲鳥開始 > 第二十八章 三煞七嗔

第二十八章 三煞七嗔

    鋒利的犬牙干凈利落地洞穿槍脊,天狗煞這一口原本是奔著李閻小腿去的,如果咬實,足以在李閻身上咬下一大塊的血肉來!

    李閻揮動虎頭大槍,朝水泥地上狠狠一砸,還沒等砸實,咬住槍頭不放的天狗煞就已經被甩飛出去,輕輕落回刀柄,盯著李閻,喉嚨里發出兇狠的嗚吼聲。

    “不對勁兒。”

    查小刀突然出聲:“上次沒見過這只狗。”

    被天狗煞糾纏了一小會,骷髏大將天靈蓋上的黑窟窿居然開始緩慢地愈合,很顯然,槍劍七大行并沒有給它致命一擊。

    李閻倒也不意外,槍劍七大行是托自祁連劍術的殺人之法,威力巨大。但對方必須一定程度上滿足“人”這個概念,祁連劍術才有無窮的殺傷力,換成風水局中的異像,就未必能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吼!

    骷髏將軍拔出只剩半截的黑色軍刀橫掃,李閻橫架虎頭大槍,他的視線先是一暗,緊跟著巨大的沖擊力席卷而來,駭人的巨大刀刃挾裹著李閻,接連穿過柏油路上的紅白雙層巴士,貼巨型電影海報的廣播樓,最后撞在銀行門前的一對紅色獅子像上,在鐵像上砸出龜裂的紋路。

    骷髏大將的兩排牙齒不停地上下打戰,發出咯咯的脆響。

    它抬起刀,對準李閻胡亂劈砍,柏油路塌陷,灰塵飛濺出十幾米高,刀下的李閻的李閻如同一顆倔強的銅豌豆,看上去不起眼,卻堅不可摧。

    眼見骷髏大將揮刀一記猛過一記,兩個不知道從哪來的柔軟麻團迎風膨脹,把它空洞的眼眶塞得滿滿當當,原本威嚴可怖的骷髏大將一下子滑稽起來,舉起的刀也停滯在半空中。

    食技:麻圓

    一朵黑色小型蘑菇云從骷髏頭內部轟然炸響,骷髏大將的半邊臉被火焰沖擊直接摧毀,兩只麻團也砰地彈射出去。連帶漫天的白骨碎塊。

    連扛了幾刀的李閻得了空隙,飛身上前,裹著觸手狀禍水的虎頭大槍在半空中旋舞出無數殘影,“燕穿簾”的每一槍都連帶起禍水的腐蝕性爆炸威力,兩人夾擊之下,骷髏大將的頭盔被撕裂成兩半,大半張臉骨也被盡數搗爛,看上去凄慘無比。

    半空中的李閻沒來的松口氣,骷髏大將的手里的巨刀突然劈落,險而又險地擦過李閻的頭發。

    還是不行。

    李閻眉頭大皺,

    白骨碎塊一落地就消失不見。骷髏大將的頭盔和臉骨也飛快愈合。

    周圍被破壞的環境也飛速地愈合起來,無論是斷開兩截的紅白雙層巴士,廣播樓,還是鐵獅子,都完好如初,沒剩下一點裂紋。

    李查兩人周遭的黑甲幽靈更是越聚越多。

    反倒是槍劍七大行在骷髏大將的天靈蓋上留下的大黑窟窿,還有一小半沒有復原,成了李查開戰至今的唯一戰果。

    天臺餐廳上,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楊猙眉頭緊皺,暗自后悔給了開運會的人喘息的機會,眼下將軍卸甲的威力儼然又上了一個層次,就算自己出手,也有點老鼠拉龜,無從下嘴的感覺。

    查小刀從火焰中飛出,落到李閻身邊,加快語速說:“你還有什么別的辦法沒有?”

    李閻沒說話,他收起虎頭大槍,手里突然卷起一個黑色的旋渦,可沒等擴散開,一直籠罩在李閻周圍,如有實質的金黃色就像短路的電燈泡閃爍個不停,似乎隨時會熄滅。

    “神庭的千盛云漢與千古傳記沖突,您無法在享受千古傳記的加持同時啟動千盛云漢以及水君宮。”

    這還不算完,李閻和查小刀的連番手段,似乎徹底激怒了骷髏大將。它原本只有頭顱和右手暴露在地表,可此時此刻,也不管饕餮火還在它顱腔內滋滋燃燒,骷髏大將單手支撐,憤怒地從大地中掙脫而起,華麗且腐朽的山文盔甲如同抵天之幕,殘舊的盔甲上,朱紅色的漆塊岑岑而落,每一塊都有重型卡車大小,讓人望而生畏。

    李閻當機立斷:“先撤,從長計議。”

    “你那些魚不是什么都能吃么?放出來看看能不能治它?”

    查小刀有些心急。

    李閻搖搖頭:“水君宮打不開,沒有千盛云漢的雨云旋渦加持,拉萊耶水虎也沒法在空氣中存活。更何況……”

    他向上一指,沒好氣地回應查小刀:“這么大一坨,吃到猴年馬月?”

    ————————————————

    明珠大廈的地下倉庫,

    楊猙,李閻,查小刀和貘圍坐在大排檔下的白色塑料圓凳旁邊,桌上零星擺著炒牛河,辣炒花螺之類的小吃。

    “是我的問題,我再想其他辦法,辛苦三位了。”

    楊猙舉了舉手里的啤酒。

    貘摸了摸脖子,沒敢說話。

    “不如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想其他辦法,解決不了風水局,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可以解決擺局的人嘛。”

    查小刀顯然心有不甘。

    楊猙搖了搖頭:“是我找錯了破局的路子。”

    李閻瞥他一眼:“怎么說?”

    “我之前,在雷池母冠查閱過這顆果實的詳細信息。盡管這里存在命格,風水,乃至一些兇靈怨煞。但大潮流還是科技進步,經濟繁榮的時代。風水師傅之間的切磋,也是通過調整方位,器物,自然氣候,以及人本身元氣的變化,什么將軍卸甲,萬象歸春,普通人最多覺得有些不舒服,風水師傅也不會真的去和腦袋有一棟樓那么大的骷髏斗法,那對他們來說,風水異像不在陽世,與各種風水異像正面交鋒,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你的意思是,找個風水師傅搞拆遷,就搞定了?”

    楊猙點點頭:“可是整個香港,乃至整個亞洲,也未必能找到破解將軍卸甲的辦法,何況我當初夸海口,不興土木,不見血光,這就更難了。我不這樣說,陳郎也不會一口答應,結果現在搞成這樣。”

    幾個人低聲嘀咕著,一個沙啞的聲音卻插了進來:“這道將軍卸甲,現在具備三煞七嗔,已經成了千古難遇的堪輿絕局:霸王卸甲,就算賴布衣重生,也難以招架。不是賴半仙造詣不夠,只是所謂絕局,生門不在陽世,自然無懈可擊。”

    (本章完)

    

  http://shimilu.cn/congguhuoniaokaishi/138856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