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代魏 > 第十一章 孫子兵法

第十一章 孫子兵法

    走在去李乾陵營帳的路上,李止戈在想到底該如何與李乾陵談條件換來百人吃的肉,難道還用米酒股份抵?

    這是不可能的!自己得到的東西怎么說也不能叫別人得了便宜。況且他已經收到了教訓,李乾陵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饕餮,胃口大的很,就那一點兒肉怎么抵得了一份額的米酒利潤。

    自己全身上下就沒有東西拿得出手了,手機也沒電了,背包里面倒是還有幾本書,不知道值不值錢。

    李乾陵帳外,這還是李止戈第一次來這里,前幾次都是去李乾爭和牛金那里,上一次問李乾陵拿肉還是去牛金那兒讓牛金派人去找李乾陵問廚房拿肉。所以在答應給李乾陵一股畫押簽字走后他應該也沒有得到多少好處。

    想一想樂壞了李止戈,就算是給你了你自己也吃不進肚子里,氣死你。不知怎么的,李止戈感覺與李乾陵作對十分愉快,身心都一陣通暢,能吃五個大饅頭。

    帳外左邊那個守衛沒見過李止戈,舉起鋼矛對著李止戈,“你是做什么的!不去用餐竟敢擅闖將軍營地,若是沒有個交代,今日就留在這里吧!”

    “別別別,我說,我說,我其實是來找李乾陵的。”

    “笑話,你一個小兵怎么能見將軍,直呼將軍名諱!”

    接著柔聲勸道,“兄弟不是我說你,趁無人看到你還是快回去吧,過兩年興許能混個正七品軍官,不比我倆差。”李止戈哭笑不得,這人錯把自己當成是來巴結李乾陵的了。

    隨意從腰間取出一個牌子“兄弟,看這兒,我手上的這個鐵牌子。”右邊那個士兵見李止戈手上牌子刻的正七品三個魏體大字,驚聲道:“莫非你是新兵龍頭李止戈!”到這個年齡就當上了軍官,也只有李止戈了。

    李止戈點了點頭,“我有要事稟報將軍,還請允許我求見。”

    李止戈心里也是無奈,這里李乾陵明擺著是欺負他,帳外吵的如此激烈,他就不信李乾陵是聾了聽不見。答案也只有一個了,那就是故意整他。

    李乾陵,既然你不仁,休怪我無義了!

    李止戈嘴角露出一抹奸笑,喊道:“大侄子出來,大侄子,你叔我被你手下堵門口了,快叫我進去……大侄子…………”

    正在營帳里邊看書邊輕酌小酒的李乾陵原本內心還在竊喜李止戈又吃了癟,聽到李止戈的話后氣的要摔杯子,還沒舉起來,看著杯中的瓊漿,又輕輕放了下去,無奈一嘆,“進來吧~”

    帳外兩個士兵聽到真的是將軍傳喚,也不難為李止戈,畢恭畢敬請他進去,沒辦法,就是這么真實。就算是一個乞丐只要有了有了皇帝御賜的金飯碗,那就不是普通人。

    同理李止戈認識李乾陵那就不是普通軍官,肯定是要給面子的。

    撩開幕帳,一陣涼風撲面,李止戈聞到一股清香,是酒味兒。

    不說他也饞了,幾天沒有喝酒了,但是還得談正事,忍住了欲望,李止戈笑道,“大侄子,幾天不見,近來可好啊?”

    李乾陵面色一黑,“本來好,但如今并不好。”

    “呵呵,別這樣說,你如今嘴里喝的還不是我給你的,你還得感謝叔叔我呢,怎反過來怨我?牛將軍聽了可是會傷心的哦。”拿起李乾陵的酒杯,趁他沒反應過來李止戈就倒進了嘴里,一臉陶醉。

    “不要拿岳父壓我,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你來究竟要干什么?”

    “我啊,就是問你拿些肉來慰勞慰勞兄弟們。”

    “哦~這就是你求我的態度,李止戈,有些東西可是動不得的,越界了可不好了。”

    “啊……,哈哈,不就喝了你一杯酒么,至于嗎?咱倆可是兄弟啊,比親兄弟還親,況且一杯酒喝下去不至于醉了,無傷大雅。”

    “哼!別給我拐彎抹角,聽懂了就好,就算是一百兵力,也可能擾亂戰局,若不是查到你沒有與匈奴狼狽為奸,我一定狠狠收拾你!”

    “好好好。”

    不待李乾陵往下說,李止戈便三指并攏,指天發誓,“天地可鑒,日月為證,我李止戈在此發誓必定效忠大魏明主,效忠李將軍,此生惟愿征戰沙場,為大魏賢君效犬馬之勞,馬革裹尸。有違此誓,愿受五雷轟頂,掏心剖腹而死!”

    “好!”李乾陵拊掌一笑,既然李止戈都已經發下毒誓,那么證明他肯定不是匈奴人的奸細。心里對李止戈的果決贊嘆不已,是個狠角色。

    “行,肉食可以給你,只不過這價格么…………”

    “這價格是不是該少點啊,股份就算了,留著娶媳婦用,我愿意用我祖傳兵法與你交換。”

    李止戈也是豁出去了,先拿到肉再說,至于祖傳兵法,他只是說說而已,他祖上十八代直到他父母這一代都是農民,種田倒是蠻有經驗。

    至于兵法,他背包里只有一本《孫子兵法》,其他的書也有不少,李止戈就喜歡看書,尤其是《孫子兵法》《鬼谷子》這些權謀攻伐的書籍。

    這兩本他隨身攜帶,說是祖傳兵法也沒錯啊,中華上下五千年,老祖宗流傳下來的兵法那不叫祖傳兵法?不管李乾陵怎么想,反正他就是這么理解的。

    “哦,沒想到你祖上竟然是兵法大家,只是不知是哪一位?”

    “這個嘛,我祖上淵源那就大了,說來可以追溯到春秋時期,那是一個波瀾狀況的時代……具體以后跟你說,反正很厲害就行了。”

    “我……!”李乾陵最討厭的就是說話說一半的人,接著他一臉茫然道,“這春秋時期是何時啊,我從未聽說過。”

    “哦,就是東周時期。”

    “這東周又是何時?”

    “沃日!”剛喝了一口酒還沒咽下喉嚨就從李止戈鼻子里噴了出來,他邊咳嗽邊震驚道,“你……咳……你不……不知道東周!”

    “李止戈你莫要再耍花樣,從大周覆滅到秦漢崛起,哪里有什么春秋!”

    李止戈內心既茫然又驚恐,“不知道東周,李乾陵如此博學的人竟然不知道東周,這是騙他的吧”他就像一個身在迷宮之中的人一樣茫然無措,不敢前進一步,不敢接受現實,他感覺自己要窒息而死了!

    李止戈抓住李乾陵的雙肩,指甲隔著白袍扎進了李乾陵的肉里,眼球血絲密布,異常的猙獰,鮮血浸濕了李乾陵的白袍,平添了一抹妖異。

    “假的!都是假的!我不信,這里是大魏就沒錯,東漢末三國時期,魏蜀吳鼎立割據,這沒錯!”

    “如今確實是三國鼎立時期,但卻不是魏蜀吳,而是魏代楚!”

    “哈哈哈……哈哈……怎么會,怎么會這樣……,臭老道,老子……老子要殺了你!”他從來沒有這么恨過一個人,他歇斯底里地咆哮著,搖晃著李乾陵,眼里抑制不住奔涌的淚水,一切都是假的,他沒有了回到家鄉的可能。

    李止戈的吼叫早已驚動了帳外的兩個士兵,失去理智的人是最容易找到破綻的,李止戈完全沒有察覺到他身后有兩個人,兩個士兵抱著李止戈使勁地壓下去,“乖乖,這小子就是一頭牛,力氣大得很。”

    “將軍,要不要殺了他,敢對將軍行兇……”

    “不用了,我與他本是朋友,只是他受了些許刺激,休息休息便可。”說完話后李乾陵便從袖筒中翻出一塊手帕塞進了李止戈的嘴里。

    李止戈面色赤紅,脖頸處青筋凸起,仍然想要反抗,左右瘋狂掙扎想要甩飛兩人,但兩個士兵加起來三百多斤李止戈怎么掙也掙不脫。

    過了好一會兒李止戈才把全身力氣耗盡,就像一條瀕死的魚一動不動躺在地上,眼角紅腫,眼中沒有一絲光彩,兩個士兵見他沒了力氣也就放松了下來繼續去門外站崗,將軍說這是小問題那就是小問題,沒輪到自己瞎操心。

    李乾陵小心靠近李止戈道,“沒事兒吧?”

    拔出了李止戈口中的手帕,李止戈狂吸一口氣,低沉道,“沒事兒。”但他這副邋遢的外表看起來就不像沒事兒的人。

    “那兵法到底是何兵法?”李乾陵問道。

    李止戈眼中閃過一抹神采緩緩道,“《孫子兵法》”

    “你確定是《孫子兵法》!”

    “不錯,《孫子兵法》凡六千零七十五字,兵圣孫武所著,分十三篇,一 計篇,二,作戰篇,三謀攻篇,四 形篇,五 勢篇,六,虛實篇  七,軍爭篇  八,九變篇  九,行軍篇,十,地形篇  十一,九地篇,十二,火攻篇 ,十三,用間篇。”

    “你沒騙我?可我手上只有六篇,哪有十三篇之多。”

    “只有六篇啊……什么!你再說一遍!”

    “我只有六篇《孫子兵法》,怎么了?”

    “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

    李乾陵知道李止戈這是在考他,不假思索道,“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于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李止戈抑制不住喜悅,他終于知道這種“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何道理。仰天大笑道,“天不亡我!”

  http://shimilu.cn/daiwei/138856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