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試弩

    “下午我要去鐵匠鋪。”晚上去青樓,余下的話,凌落在心里說著。

    “讓青歌同你一起去吧!”玉戰清淺一笑說道。

    “不用,我自己一人能行。”她連忙搖手說道,開什么玩笑,先不說她那弩,就說她怎么帶青歌上青樓?

    “昨兒夜里,皇上傳召了太子,讓太子在御書房外跪了一宿。你說,以太子的性子他會不會逮住機會弄死你?”玉戰說的輕飄飄,眼底卻閃過一絲狡黠。

    “是你栽贓陷害他,與我有什么關系?”丫的,她什么都沒做,怎么就成了太子打擊報復的對象了。

    “若無關,你怎么會被太后三道懿旨加急傳召,又怎么會在圣寧宮外吹了一夜的雪風,又怎么會被打了耳光?”

    “你……你確定青歌一人能應付的過來?”聽他如此一說,凌落倒是在意了起來,太子的勢力也不弱,若像對付玉戰那般對付她,她哪里逃得掉。別到時候任務還沒開始,她就先把自己的命給玩掉了。畢竟她初來乍到,還沒有那個實力去壓地頭蛇。

    “他一人便足于。”玉戰倒是自信的很。

    凌落對于玉戰的話也是將信將疑,青歌又不是戰神,又沒有***,一個人能應付多少殺手?心中如此想卻也不多說話,讓青歌領著她出了紫藤林,去鐵匠鋪試弩。

    “你家王爺得罪了多少人啊,還要用這紫藤林布陣?”對于八卦陣法也只是聽聞而已,并不了解,于她而言倒是有些礙事兒了。若玉戰想要把她困在這里,她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王爺智謀雙全,又是沙場的梟雄,自然成為許多人的眼中釘,欲除之。”王爺從未起過爭奪之意,只因為自身太過于強大,便讓某些人覺得如芒在背了。也正是這些人的咄咄相逼成就了如今的王爺。若王爺動動手指,這京都乃至整個天下都會大亂。若王爺稀罕,別說是大夏了,就是整個天下也能給它打下來。

    “說的也是……別人是懷璧其罪,你家王爺這是懷才有罪啊!”

    出了戰王府,到了東街,便看見一輛馬車飛馳而去。

    “太子的馬車?”凌落看見馬車上的標志脫口而出,還真給那個病秧子說準了,這才出了王府,沒多久便遇見了太子。看太子的馬車急奔而去,也不知道又去謀劃些什么了。

    “嗯,太后的圣寧宮走水了,皇上便讓太子去皇國寺為太后祈福。”青歌低聲說道。

    “你家王爺也是有些本事,只是不及別人命好。折騰半天,人家也不過是去寺廟住幾天而已。”凌落眼眸一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清冷的說道。

    “王爺說了,他本不喜手足相殘,但也不喜有人欺負姑娘。這般結果不過是同皇上一樣的想法,警告一次而已。”

    “警告而已?只可惜別人是想要他的命。”這一點凌落倒是不敢茍同,對于太子這樣的強敵,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要他翻不了身,做不了惡。太子就是一條毒蛇,不打他七寸,就會被他的毒牙反咬。

    “王爺宅心仁厚,更不喜兄弟殘殺,敲打敲打便可。再說了,這京都每日都在變換,若太子不回,指不定就變了天。”青歌將她眼底寒涼收入眼底,想起王爺說過的話,勿惹凌姑娘,否則下場會很慘。如今看來,王爺說的一點都不假。雖然她如今沒有能力對付太子,但是她惦記著,那如鷹一般的眸子時刻盯著獵物,伺機而動。

    對于他的話,凌落撇嘴不語。青歌說的不錯,太子離京,也是有損失的,搞不好便被人奪了權勢。如此一想也就釋然了,腳步微轉,轉進那條通往鐵匠鋪的巷子。青歌也不言語,緊步跟隨。

    到了鐵匠鋪,江牧塵已經等候在旁了。

    “七姑娘,你可來了。這弩已經做好,等你試弩。”即便她著男裝,江牧塵還是認出她來了,眼簾低垂,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用紅布蓋著的木盤說道。

    “嗯。”凌落揭開紅布,一把弩散發著鋒利的光芒。

    “青歌,你可愿意試試?”凌落眼眸一沉,調好弩,上好箭后便拋向青歌。

    “自然愿意。”青歌接弩,手一揚,連發幾箭,悶哼聲之后,一股血腥味傳來,幾條黑影倒了下來。

    “跟蹤這么久也不累嗎?”凌落撇嘴,冷眼看著地上的黑影。

    “姑娘什么時候發現的?”青歌從一出王府便發現有人跟蹤,本打算回去之時處理掉,不曾想姑娘剛剛進門之時竟然給了他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這讓他有些意外。姑娘的內力不高,沒想到觀察力和敏銳力竟然如此的強。沒有經過長期的訓練很難達到,青歌覺得凌落愈發的神秘,就如王爺一般,讓人看不透。

    “老實交代,是何人派你們來的,欲意為何?”凌落并沒有理會青歌,走進其中一個黑衣人,聲音清冷的說道。

    “呸!”其中一個黑衣人腹部中箭,不屑的看著凌落。

    “很好,忠心是好事,記得托夢給你的主子,沒事別惹我。”凌落冷笑,拿出一個精致的瓶子,打開紅色的瓶塞,對著那個黑衣人倒了一點灰色粉末,那粉末剛落下,那黑衣人便發出尖銳的尖叫聲,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溶解,最后消失殆盡,連粉末都不剩,那人就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憑空消失了。

    如此變化,驚呆了眾人,也讓青歌目瞪口呆,這是什么粉末竟然如此厲害,可在瞬間將一個活生生的人化為烏有。莫不是,是江湖上傳說的化骨粉?

    “有沒有人想說的?”凌落冷笑,如地獄使者一般,渾身散發出死亡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剩下的兩個黑衣人也是嚇得不輕,只是一想到主子陰狠的手段,也不敢吭聲。說與不說都是死路一條,這般死了,少了折磨。

    “既然如此,那便換個玩法。”凌落再拿出一個青花瓶,倒出一粒藥丸遞給青歌,示意他給其中一個喂下。

    “此藥丸能讓你感受到萬蟻蝕骨的滋味。”凌落話落,便聽見那個黑衣人發出尖銳的慘叫聲。毫無形象地在地上翻滾著,身上的弩箭直接擦穿后背。留下滿地的血跡,最后痛暈了過去。

    “這么一點點痛苦都接受不了,還做什么暗探?廢物一個。”手中的粉末倒出,那人也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呢?再加個什么玩法?”凌落眼眸流轉,看著最后一個黑衣人,清冷的說道。

  http://shimilu.cn/fengmoutianxiazhanwangqingjiezhao/161196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