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黃粱

    “歌,忘了他吧。”看著玉石床上虛弱的如同渺小螞蟻般的昔日神靈,日的心中閃現出一絲不忍。

    許久沒有得到回應,就當他以為,她不會回答他的時候。

    只聽他一字一句的反問道。

    “日,那你能忘了她嗎?”

    日自己也愣住了,自己有什么資格來勸歌,他不過也只是這塵世中的一粒塵埃罷了。

    一切對他來說都是那樣曇花一現,命運的齒輪就是這么愚人……

    日不經閉目嘆息,沉淪于記憶。

    我本是異獸駁,是只中曲山中的野獸,心性沉穩而又與世無爭。多年來我恪守自己的本分,修得成精擁有靈智與人身。真身的我并不好看,形狀如馬,白身黑尾頭上有角,有著老虎一樣的牙齒和爪子,喜愛吃老虎和豹子,人間傳說飼養我可以避戰爭。

    還有三年我即可飛升,本以為可以平平淡淡得道成仙,再也不用受那異樣眼光之苦,也不用怕慌慌流利逃竄之難。

    誰知天意真是弄人啊,原來他才是自己的本命結嗎……

    秋高氣爽,滿山遍野的神樹火紅如血,正當自己踏著輕盈的步伐邁出山洞,想要像往年一樣在這金秋為自己覓得此年最后一頓餐點的時候,她看到了那正在和虎精廝殺的他。

    頭上戴著束發嵌寶紫金冠,齊眉勒著二龍搶珠金抹額,身著金絲鎧甲,肩披墨色風衣,腰間束著五彩絲攢花結長穗,足上登著青緞粉底小朝靴。

    一看就又是一個高門顯赫家世的后生想要來求寶回去討長輩歡心的,不過也或獵奇也或求藥,都和她沒有什么關系。

    這些人,她早已見怪不怪。

    這中曲山,山南陽面盛產玉石,山北陰面盛產雄黃、白玉和金屬礦物。山中還有一種神樹,形狀像棠梨,但葉子是圓的并結紅色的果實,果實像木瓜大小,世人稱它為櫰木,人吃了它就能力大無窮、手劈巨石。

    因為地理位置優越,又似乎夾雜著一絲龍脈在內,仙氣醇厚而磅礴,飼養起了不少靈藥、仙草,但也有不少妖魔鬼怪。

    每年想要來這山上獵寶的人絡繹不絕,雖然他們無一例外的會沉睡在這里,無法踏回出去,但還是會有許多不怕死的前來險中求欲。

    不過既然人家都不怕死,自然也就不需要旁人來憐憫。

    收回目光,本想直接走開,但事與愿違。

    “姑娘,小心,這兒危險,你快走開。”

    歌的腳步猛然一頓,也許就是他的這一句話,才改變了他與她的命運。

    駐足,再一次的回眸,他的臉像是有魔力一般,印在了她的腦海里,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記憶深處,揮之不去。

    他擁有一張俊美絕倫的容顏,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異常讓她感到順眼。一頭烏黑茂密的頭發,一雙如畫的劍眉下生著一雙細長而有勾人的桃花眼,眼中的深沉與堅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高挺的鼻梁,因危機而抿成一條線的薄唇,無一不在刺激著她。

    他是她生了這么多年見過最好看的人,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出手了。

    這虎精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現在和自己做鄰居,不如說她衷心于自己,當然也是經過默許的。雖然她是吃虎又吃豹,但自從她擁有心智后,便會考量一些其他因素,不再肆意殺食其他低階靈獸。

    虎精看到她出手,也是一愣,心中更是一慌。這位大佬可不是一個愛管閑事的主,難道是舊識?

    乘著虎精分心的功夫,歌假意出手直接一掌飛出。順帶拋給了它一個眼神,虎精也不是憨的,立馬會意,假裝傷勢過重,逃竄出去。

    沒有人看見此時在她身后的他,眼中閃過一絲暗芒,而那不為人知的暗芒中又帶著絲絲縷縷詭異的金光……

    歌回眸看向他,也不知如何開口。自己心中閃過一絲后悔,自己為什么要救他,什么時候自己會多管閑事了,記得土地公公跟她聊天講話本的時候,似乎跟她說過為色所迷什么的,自己難道也是被他的美色迷住了?

    像是想要確認般,她定定的看著他,仔仔細細一絲不茍,就在她感覺自己腦子充血,老臉都要掛不住的時候,他還是沒有絲毫的動作。

    再一次看向他的眸,歌感覺自己可能栽了……

    雖然對面的他腳步已經開始虛浮,但還是強撐著身子蓄勢待發,雖然歌不知道他從心底在懼怕些什么,但她第一次想要靠近一個人。

    他微微有些狼狽,發絲也在打斗中變得凌亂,衣衫上還在不停的向外侵血。

    最終是她先開的口

    “你還好嗎?”聲音中帶著絲絲的沙啞,歌皺了皺眉頭,她感覺自己的聲音不是很好聽,雖然她也不清楚為什么又會冒出這樣的想法,但她感覺自己似乎惹上了一個麻煩的開端。

    他的眼眸亮了亮,并未說出一句話,直愣愣地倒在了地上。

    歌一驚,這才想起來,虎精的嘴里和爪子都是有毒的,這個男人可能是中毒了吧。

    這時,虎精慢悠悠的晃了出來,直言道

    “這可是個麻煩,我勸你讓他自生自滅吧。”

    歌不用看,就已經可以感知到四周的生物都在虎視眈眈的觀望著,只要她不救他,馬上他就會被分尸掉。

    想著自己都已經出手了,也不在乎好人做到底,直接移到他面前,伸手直接將人一把拎起,漫步走向自己的窩。

    “解藥拿來。”

    “好。”

    虎精在她身后發出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他仿佛看到了許久之前的自己,也仿佛已經看到了結尾。

    也是從那天起,這令人聞風喪膽的中曲山內多了一抹不一樣的顏色。

    斜陽余輝中

    “歌,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出這深山嗎?我愿意帶你領略這河山風光,許你一生一世一雙人。”男人眼中的深情與寵溺,怎么看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女孩兒看著他嚴肅而有堅定的神情,最終還是看向遠方緩緩道

    “好。”

  http://shimilu.cn/fuyaoshanhaiyixianglian/161172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