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紅塵籬落 > 第四卷第七十一章 針鋒相對

第四卷第七十一章 針鋒相對

    陸玉和陸家父子相談正歡,谷正娟帶著閆歡回來了。

    陸玉見到閆歡心里就不爽,雖然此閆歡和彼閆歡應該不是一個人,但閆歡是閆羋的姐姐。

    閆歡又帶著巨資來甸城投資,可想而知,閆羋的娘家也不是簡單的人,她還說讓她父親調查一下閆歡家里的情況,可是最近一直都沒有時間去調查。

    谷強見閆歡來了有點吃驚,他想到谷正娟會回來,卻沒有想到閆歡會一起來。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我們家來了兩位貴客。”谷強笑著說。

    陸玉聽見谷強說閆歡是貴客,臉色微微一變。

    “爸、媽,這個就是我經常和你們說的閆歡,閆總。”谷正娟對著她的父母親介紹閆歡。

    “來,來,快坐。”

    “陸玉,你太不夠朋友了,到我家里來都不叫上我,偷偷的跑來,說,有什么企圖。”谷正娟坐在陸玉的旁邊看著陸玉說。

    “你說我能有什么企圖,我企圖你哥哥唄,難不成我還企圖谷叔叔?”陸玉笑了。

    “你果然不死心,你到現在還在饞他的身子!秦少卿喂不飽你?”谷正娟也在笑,只是笑容不達眼底,帶著一絲絲嘲諷。

    “咳、咳、”谷司炅聽著谷正娟的話尷尬的咳咳了兩聲。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看見美麗的人或者物我就很喜歡,誰讓你哥哥長得那么好看呢?”陸玉特意的將“哥哥”倆個字念得特別重。

    “天下長得好看的人多了去了,你都要喜歡?”

    “有何不可?”

    閆歡正在喝茶,差一點噴出來了。

    “娟子,別鬧,玉兒和你開玩笑呢,像玉兒這樣的美女,是個男人都喜歡,你哥哥我沒有那么優秀能入了玉兒的眼。”谷強笑著輕聲對谷正娟說。

    閆歡抬頭看了一眼谷強。

    “閆總成家了嗎?”谷正娟的母親突然問閆歡。

    “我?”閆歡吃了一驚,怎么就轉到她的身上了?

    “目前還是單身狗。”

    “我們強子也單身。”

    “過幾天我的男朋友回來,他叫陳子寒。”閆歡看了一眼谷強。

    “可惜了,這么好的姑娘也有男朋友了。”

    “阿姨是想抱孫子了吧?”閆歡笑咪,咪的看了一眼谷正娟。

    “唉,我們家里的一對活寶,一個不嫁一個不娶,真是著急死我這老婆子了,我還想趁著年輕帶帶孫子呢。玉兒,有幾個月了?”

    “啊,我這個,那個,快六個月了。”

    “懷孕了,前三個月要好好保養,這一段時間要稍微活動活動,但是也不能太過,后幾個月月份大了就要注意了,別磕著碰著了。”谷正娟的母親開始給陸玉傳授經驗了。

    “謝謝阿姨,我都沒有經驗,以后阿姨你多教教我。”

    “絡米不告訴你這些嗎?”絡米是秦少卿的媽媽。

    “絡阿姨成天忙著吃齋念佛呢,我很少和她聊天。”

    “你這離家又遠,婆婆和老公又不在身邊,還是得注意點,好的是你爸爸讓你在你秦叔叔家住著,他們還能照顧你。”谷正娟的媽媽看了一眼閆歡。

    秦少卿和陸玉的事情他們多少聽說了,是谷正娟說給她媽媽聽的。

    現在秦少卿和閆羋還沒有離婚,人家姐姐還在旁邊坐著呢,娟子這個小妮子口無遮攔。

    “嗯,我這次來還想和阿姨呆幾天呢,你這里環境有好,又安靜,實在是舍不得走了。”

    “如果你不上班,那你就在這里呆一段時間,等快要生了回去。”

    “謝謝阿姨,那我就厚臉皮了。”陸玉很開心的笑了。

    “你還真在我家里呆啊?”谷正娟審視看著陸玉,不知道陸玉打的什么注意?

    “怎么了,你不讓我在這里呆啊?別那么小氣,我是饞這里的風景,不是饞你的哥哥。”陸玉看了一眼谷強。

    谷強確實不錯,她父親讓她想辦法拿下谷強,但,她現在一門心思的想要生孩子,想和秦少卿白頭偕老,自是不會再去打谷強的注意了。

    和谷家搞好關系有很多種,又不是這一種!

    “你準備在這里呆多久啊?”谷正娟問。

    “看情況啊,也許呆到孩子出生呢,不過要是張函來接我,我就會回去的。”陸玉本來想說要是秦少卿來接她,但是改口說了張函。

    現在秦少卿和閆羋還沒有離婚,她也沒有離婚,她的孩子只能是張函的。

    陸玉不知道的是,張函已經悄無聲息地到了甸城一個禮拜了。

    谷正娟撇了撇嘴,看了一眼閆歡,閆歡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閆歡在幾年前就了解張函和陸玉的之間的關系。

    張函也不怕陸玉給他頂著千斤重的帽子,因為張函壓根就不愛陸玉,不在乎她!

    騙人!

    這是要拿張函做幌子呢!

    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

    窩囊廢張函!該!

    不過張函要真是發現他自己莫名其妙的和陸玉有孩子了怎么想?他的兒子應該叫什么名字?**?

    閆歡這一會的心里戲很重。

    想著想著竟然不小心笑出了聲,**!賤!賤!賤!

    不行,這樣對孩子太殘忍了。

    做人咋這么難呢?

    “歡歡,你傻笑什么呢?”谷正娟親昵的叫著閆歡。

    “啊,我在想我男朋友,以后我也要和他有個孩子。”

    “哎喲,春天真是來了,咦,你看我們家的那只貓!”谷正娟用指頭彈了一下閆歡的臉。

    谷強深深的看了一眼閆歡。

    閆歡說他的男朋友是陳子寒!還說和陳子寒要孩子!

    “你們家的貓都知道要春天來了,你怎么不知道?當母親是很幸福的,你看看陸總,幸福的就像花兒一樣。”

    “陸總,當母親很幸福吧?”閆歡盯著陸玉的腹部。

    “是啊,孩子現在會動了呢,有時候很調皮的踢你,想一想有個孩子以后天天陪在你身邊,媽媽、媽媽的叫著,你陪著他在草地上奔跑,陪著他看書,陪著他長大,真的是很幸福。”陸玉此時很溫柔,嘴角掛著恬靜的微笑,沒有平時的跋扈和做作。

    她伸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自己隆起的腹部,眼里是憧憬和希望。

    “陸總的孩子將來一定和張總陸總一樣的漂亮。”閆歡感慨的說,她從來都沒有發現陸玉有這么溫柔的一面,包括上學的時候。

    “你見過我老公?”陸玉原本對閆歡有懷疑,聽見閆歡這樣一樣,死死的盯著閆歡。

    “我哪里有機會見你家張總,這不是剛聽你說,像陸總這么能干又漂亮的人找的老公肯定是人中龍鳳啊。”

    “他確實是長得很好看!”陸玉聽閆歡這樣說,心里竟然思念起張函了,張函真的很好看,而且人也溫柔,雖然他們從來都沒有在一起。

    

  http://shimilu.cn/hongchenliluo/149050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