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混世農民工 > 第0694 火速救急

第0694 火速救急

    夜色如墨,大奔射出兩道強勁的亮光奔跑在省道上。

    坐在副駕駛室的虎子打著呵欠說:“到了市上我們去趟果蔬批發市場,有些事情得給水月姐交待兩句”

    “你是想你的楊秀芳了吧!”

    任天飛開著車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是過來人,深知這相思之苦。

    大奔開進果蔬批發市時,整個市場里還有人正在卸貨。當然也有關上門顯得黑乎乎的商鋪。

    任天飛在虎子的指揮下把大奔停在了他們的店鋪前。虎子敲了好久,卷匣門才打了起來,一個披著外套,頭發凌亂的女孩走了出來。

    她揉了一下眼睛說道:“什么事啊!大半夜的還讓人睡覺不?水月姐和趙姐回租房哪里去住了”

    “哦!我一來是找她們倆,二來也是找你。因為我今晚就要去NN了,恐怕去的時間會長一點,這兒你就多操心”

    虎子小聲的說著,他回頭看了一眼車上的任天飛。

    任天飛忽然明白了點什么,他把頭伸出車窗外對虎子說:“你們倆慢慢聊,給你半個小時,我現在就去找陳水月和趙曼玲,一會兒來接你”

    任天飛說完,立馬啟動大奔朝著劉成的辦公室跑去。大鐵門從里面上著鎖,大奔肯定是開不進去。為了不引起周圍鄰居的不滿,任天飛把大奔停在了大門口,然后攀上了大鐵門翻了進去。

    劉成的臥室里還亮著燈,里面還能聽到陳水月和趙曼玲說話的聲音。任天飛輕輕的走了過去,他舉起手來剛敲了兩下,里面立馬安靜了下來。

    “陳水月!我是任天飛,你把房門打開一下,我有事給你們倆個交待”

    “啊!任老板啊!你稍微等等”

    陳水月在屋內說著,大木床一陣咯吱聲。根據聲音判斷,這兩人應該是已經上床睡覺了。

    房門打了開來,只見陳水月穿了一身的睡衣,不過上身披了件外套。她微微一笑說:“你進來吧任老板!”

    “如果不方便我就不進去了,站在門**待兩句我就走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穿著衣服,又不是光著身子”

    床上傳來了趙曼玲有點調皮的聲音。

    任天飛猶豫了一下,還是一步跨了進去。畢竟他交待的事情還是不要讓別人聽到的為好。大床上,只見趙曼玲穿著一套紅色的、薄薄的絲質睡衣。她身子往床頭一靠,雪白的大長腿便從睡衣的下擺處露了出來。

    陳水月有點不悅的看了一眼趙曼玲,她立馬把床上的被子丟了過去蓋在了趙曼玲的大腿上說:“這么大的人了也不懂得照顧自己,萬一凍感冒了那可怎么辦?”

    趙曼玲冷哼一聲說:“我不冷,這又不是冬天”

    這女人說著,便一腳把腿上的被子蹬了下來。任天飛冷冷一笑,身子一轉,背對著趙曼玲坐了下來。這樣一來,就算是她趙曼玲脫光了衣服,他任天飛也看不到。

    “這么晚了你來找我們有什么急事?”

    陳水月還是沉穩一點,她看了一眼任天飛便輕聲的問道。

    任天飛長出了一口氣說:“劉成從NN打來了電話,說是讓我們連夜出發,聽的出他哪邊出了點狀況,所以我來給你們倆安排一下這邊的工作。陳水月還是回原來的果蔬批發市場。趙曼玲既然是咱們公司的會計,趕緊利用這段時間,把賬理一下。另外,所有的印章給我交出來”

    “哎呀!人家都準備睡覺了,你要什么印章,這些東西我還能吃了不成”

    趙曼玲坐在床上推辭著,屁股挪了挪卻沒有動。

    任天飛有點不高興了,他眼睛一瞪,沖著趙曼玲低聲吼道:“你聽到了沒有?我有急事需要馬上趕往NN,你最好是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人家穿成這個樣子怎么下床?”

    任天飛一聽就火了,他大聲的說道:“你一輩子再也下不了床嗎?沒穿衣服你就不會穿上再下來。既然你都敢穿這樣,還有什么不敢下來的”

    任天飛還是第一次沖著這個女人發火。陳水月有點嚇壞了,她趕緊跑過去把趙曼玲往床下拉。可趙曼玲故意慢慢騰騰,她下床時并沒有多加一件衣服。她還在經過任天飛面前時,故意把屁股扭了扭。

    從隔壁的辦公室,趙曼玲拿來了一個小袋子。她把小袋子往任天飛的手上一遞說:“全在這里,兇什么兇,就不知道憐香惜玉嗎?”

    “打擾了,那你趕緊休息吧!我急著要趕路,所以火氣有點大了。哦!陳水月給我開一下大門,我出去時總不能再翻出去吧!”

    任天飛說著,便朝陳水月眨巴了一下眼睛。陳水月會意,她立馬笑著說:“那能呢!我送任老板”

    趙曼玲小嘴一翹說:“明明是個爬墻頭的好手,可還在這里裝B。悶騷!”

    趙曼玲這女人還真是有意思,她一邊罵著任天飛,一邊爬到了床上。她嘴上雖說不冷,可這深秋的夜晚還是有點寒意的。

    陳水月拿著大門鑰匙,她打開了大鐵門,把任天飛送上了大奔,就在她正要轉身走時。任天飛卻小聲的說:“不好意思!這袋東西還得你藏著保管起來。這樣做雖說有點不厚道,但為了安全起見,我只能這樣做了”

    “任老板真是細心。趙曼玲雖說是我朋友,而且她和劉成的關系也不錯,但是有些該防的地方還得防。既然你帶著不方便,那就交給我好了。她是不會起疑的,就算是知道了也沒什么,她做會計的人應該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陳水月站在大奔下面,聲音極小的說道。

    任天飛給陳水月這些印章時,伸手摸出了一枚裝進了自己的口袋,他笑著說:“這枚印章我讓劉成帶回來”

    “好的任老板,你路上開慢一點”

    任天飛應了一聲,啟動大奔,趕緊的去了果蔬批發市場。沒想到他過去時,識趣的虎子已站在大門口的路燈下面等著他了。

    虎子一上車,任天飛便開著大奔直接上了省道。一路狂奔,等上了高速,任天飛便放開了膽子跑。

    可能是夜深了的原因,路上基本沒有什么車輛,任天飛開的就更加的快了。一旁的虎子嚇的連覺也不敢睡了,他一手抓著拉手,一手緊抓著座椅,他的坐姿還真是令人發笑。

    日夜兼程,等任天飛出現在NN的果品批發市場時,他整個人累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劉成一看任天飛來了,正在忙著發貨的他,把手上的工作丟給了帥小建和王鐵軍,然后跑過來給了任天飛一拳說:“你來了就好,趕緊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完了咱們好好的籌劃一下”

    “你電話里說的那么緊張,到底是出啥事情了?你趕緊給我講”

    任天飛一邊打著呵欠,一邊笑著對劉成說道。

    坐在車上的虎子根本就沒有下來,他一進市場就睡著了。

    劉成嘆了一口氣說:“沒什么大事,全是一些小事。你還是趕緊休息,休息好了我再說”

    “哎!阿成人呢!不是說好了讓他來幫你發貨的嗎?”

    任天飛一邊說著,眼睛四處亂看,可就是沒有看到阿成的人影。

    劉成長出了一口氣說:“這個阿成嘻嘻哈哈,做正事靠不住。他已有三天沒有來市場幫我了,所以我急了。阿成不來,這地方上的一些混混就來搗亂。前天王鐵軍還和這些人打了一架。不過王鐵軍和帥小建打贏了。我怕這些人會來找麻煩,所以我就想讓你快點趕過來”

    “阿成去了哪里?他是不是有他自己的生意去做了?”

    “有個大頭鬼,聽說大白馬的什么表妹來了,這阿成就纏著人家不來市場了。反正我也是聽哪個大白馬昨天來拿蘋果時說的。這伙人沒有一個正經人,全是些亂七八糟的人”

    劉成說這話時,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

    任天飛點了一下頭說:“好好發你的蘋果,虎子在車上睡覺,看著點他。我去找找阿成。混賬東西,他答應我的事,他竟然不干去泡妞,看我不收拾他才怪”

    任天飛說完便放開步子朝著阿成租房的地方走去。他離開NN市也有一年多了,好像這地方一點兒的變化也沒有。任天飛輕而易居的便找到了阿成原來租房的地方。

    他走進小院時,只見兩個女人正蹲在地上用手洗衣服拉閑篇。這兩人的聽笑聲很大,顯得特別的高興。任天飛一聽就聽了出來,這兩人一個就是大白馬,而另一個則是哪個外號叫黑天鵝的劉芳平。

    任天飛輕輕的從她們的身后繞了過去,這兩女人竟然毫無察覺。她們在用家鄉話說著一件很有趣的事,兩人聊的特別聚精會神,可以說非常的專注。任天飛不是看不起他們,只是他覺得他不想和做這樣事的女人有任何的瓜葛。

    兩步走到了阿成的房門前,任天飛伸手一扭,發現這房門并沒有上鎖,于是他一步便跨了進去。

    可是眼前的一幕讓他難堪極了。只見阿成正爬在床上,和一個衣不遮體的女人正做著哪事。

    因為毫無思想準備,所以任天飛一時不知所措,他竟然傻傻的站在了哪里。阿成一看是任天飛,所以他并不在意,只是沖著任天飛笑了笑。可床上的女人卻嚇了一跳,她尖叫一聲便掀翻了她身上的阿成。

    聽到屋內的尖叫聲,大白馬和黑天鵝也跑了進來,場面尷尬極了。

  http://shimilu.cn/hunshinongmingong/189373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