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劍走偏鋒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嫁衣

第四百四十三章 嫁衣

    或許如同賈元射之前所說,南翔閣應是氣數已盡,這一次攻來,情況遠比預想的要順利了好多。

    南翔山雖大,但九成弟子都已經去了山門外拼殺,陸鳴飛二人進入山中之后根本不見任何阻攔,不多時已到了第五峰前。

    山峰一側開有石門,跟隨著虞映雪潛入五峰之中,同樣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很快尋到了一處幽暗的石室。

    向內看去,就見蘇諾卿身著白色長裙,盤膝坐在石室正中,雙目緊閉,臉上一片慘白黯淡,如同抹了一層厚厚的粉一般。

    裙擺之上染著殷紅的鮮血,如同盛放的花朵一般。

    陸鳴飛心中驚喜交集,萬沒料到竟如此順利便找到蘇諾卿,一掌震開石門,小心翼翼到了蘇諾卿的身旁。

    “蘇姑娘?”

    小聲地問了一聲之后,就見蘇諾卿長長的睫毛微微眨動一下,隨后緩緩地睜開雙眼。

    與平日相比,蘇諾卿明顯消瘦了許多,神情極為憔悴,不過見到面前的陸鳴飛和虞映雪后,眼中還是顯露出一絲復雜交集著驚喜的神色。

    “陸公子......”

    蘇諾卿輕聲應了一句,想要說話卻有些力不從心,陸鳴飛急忙將她攔下說道:“你先不要說話,我這就救你出去。”

    蘇諾卿極為勉強地擠出一個笑容,又搖了搖頭說道:“多謝陸公子了,不過我是走不了了。”

    一邊說著,蘇諾卿拉住自己的裙擺緩緩地提了起來。

    在那裙擺之下并非蘇諾卿的兩條小腿,而是沒有了任何血肉的兩截森森白骨。

    如此駭人的情景著實讓陸鳴飛始料未及,霎時間將他嚇的面無血色,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這......!”

    不由自主的,陸鳴飛腦中莫名浮現出二人被困在冥夜毒林獸神殿時,曾見過蘇諾卿坐在石臺之上,露出兩條修長潔白的小腿隨意擺動著,也不知當時是有意引誘或是隨性而為,而如今再見裙下風景,卻已凄慘如斯。

    虞映雪對蘇諾卿并無任何好感,這次前來南翔山營救也全都看在陸鳴飛的面子,不過見到蘇諾卿落得這般凄慘下場,心中的厭惡之感也隨之煙消云散,反倒是泛起了一些同情之心。

    陸鳴飛急忙從懷中取出一顆治傷丹藥,送入蘇諾卿的口中,對她的雙腿自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對傷勢多少有著不小的幫助。

    服下丹藥之后,蘇諾卿的面色果然現出一絲紅潤,氣色恢

    復了少許。

    “你怎么說也是危遠峰的親傳弟子,想不到他竟如此殘忍,不顧念半點情面!”

    陸鳴飛面露厲色,憤憤不平地說著,實在理解不了蘇諾卿為何會被折磨至此,蘇諾卿則是苦笑一聲說道:“弟子?或許名義上的確是危遠峰的弟子,在南翔閣中的地位甚至不亞于幾位法王,不過到頭來在他的眼中,卻是與尋常農婦飼養的雞鴨無異。”

    石室之中本不是久留之地,但蘇諾卿實在太過虛弱,稍一移動裙下再度流出鮮血,剛剛服下丹藥,無論如何得給她一些時間調息恢復,陸鳴飛索性繼續問道:“危遠峰即便是將你當做工具棋子,但這么多年你也替南翔閣做了不少事情,總不能沒有半點情意可言,再怎么說,人畢竟是人,不能和雞鴨相比。”

    蘇諾卿無奈地笑了笑說道:“陸公子可還記得那次你扮做曲小天的模樣在燕靈山見我之時,我剛剛運功打坐完畢,當時的情形可有什么異常?”

    陸鳴飛稍作回憶,立刻想起了當時的情景,于是說道:“我記得那次房中似乎彌散著極其濃郁且怪異的玄氣,應該是一種比較特殊的功法。”

    蘇諾卿說道:“那門功法叫做九轉玉丹訣,正是危遠峰所傳授,我后來得知,這門功法的真正名稱應該叫做嫁衣訣,其實修煉這種功法,最終的結果便是為他人所用,從第一天修習這門功法之時,危遠峰便將我當做了突破真仙中期的最后一個助力,只要最終將我的真元攫取一空,這十余年的苦修,便全歸了他,正是替他人做了嫁衣。”

    聽了如此一番介紹,陸鳴飛并未想蘇諾卿設下的那般詫異,他自己本身就能通過吞天訣吸取他人功力供自己所用,沒想到這所謂的嫁衣訣竟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蘇諾卿似乎看出陸鳴飛的心思,繼續解釋道:“我知道陸公子也學了什么吸人功力的本事,不過我說的這些卻與你不同,你雖能吸取玄氣,但最終能剩下的精純功力畢竟有限,但嫁衣訣卻不同,一旦被人攫取,不會有半點的流失,甚至仍有過之,有朝一日我全部功力被一掃而空,陸公子認為危遠峰還會顧念什么師徒之情,將我這個廢人留在世上么?如我這般命運,難道和那些雞鴨真有區別?”

    陸鳴飛啞口無言,也不知還能再說些什么,下意識看了看蘇諾卿,又探了探她的脈息,此時的她雖重傷在身,不過修為尚在,應該并未發生蘇諾卿所說之事。

    蘇諾卿繼續說道:“陸公子不用擔心,如今危遠峰那老賊尚未得逞,我正是一直暗中提防應對,才茍活到了如今。起初修煉嫁衣訣時,我并未察覺到這門功法

    的異常之處,更不知那老賊包藏的歹心。嫁衣訣這種功法僅有女子能夠修煉,另有一個特別之處便是要保有處子之身,其實當初在南翔閣中另有一名師姐也修煉了這門功法,不過這位呂師姐卻與門中弟子生出情愫,沒能把持住自己,危遠峰得知此事之后勃然大怒,沒過多久,那位呂師姐便徹底在南翔閣中消失。從此之后,危遠峰便將全部精力放在了我的身上,不斷督促我加快修煉的速度,但也正是因為呂師姐的遭遇讓我生出了疑心,終于趁著危遠峰不備之下了解到了那所謂的九轉玉丹訣的真正作用。”

    “那你后來?”

    陸鳴飛也有些好奇,繼續追問,蘇諾卿頓了頓說道:“當時雖然了解了這些,卻也沒什么辦法,我身處南翔閣中,這嫁衣訣練也是死,不練也是死路一條,好在危遠峰這些年急于求成,常年閉關修煉,才讓我有了可趁之機,茍活到了今天。”

    “陸公子還記得當初我以畫顏夫人的身份第一次出現在燕靈山時的修為么?”

    陸鳴飛說道:“我記得第一次見你時,那時的‘畫顏夫人’是靈動的境界。”

    蘇諾卿搖了搖頭說道:“其實那個時候,我便已經突破了凝神境界,不過陸公子當時應該僅有開光的修為而已,這些日子過去,你們已先后突破了凝神境,而我的修為依舊是這般,停滯不前,陸公子可知道這其中緣由么?”

    “是為了防備危遠峰?”

    “那是因為我將修為都封印了起來,若非如此,我如今恐怕已有機會突破至玄通境界,但若是如此,就與養肥了的豬羊再沒差別。”

    一邊說著,蘇諾卿忽然揭開了自己的長裙,將小腹露了出來,就見那小腹之上竟有著一道鮮紅的印記,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只眼睛生在了小腹之上。

    “這是......?”

    陸鳴飛不好意思多看,卻又忍不住好奇。

    蘇諾卿說道:“這叫玄宮冥眼,正是克制嫁衣訣唯一的辦法,我便是將大半的功力都封印在了這里,每日如常修煉,修為不斷增長但卻不會有境界的提升,更不會被看出任何端倪,最重要的是,只要這些功力被封印在此,除非我自己愿意,危遠峰休想能夠取走。”

    “陸公子,有一事我想......”

    蘇諾卿神色突然變了,話說了一半欲言又止,陸鳴飛了解了她的遭遇,深感同情,即刻上前說道:“蘇姑娘還有什么事?我一定盡力而為。”

    蘇諾卿忽然抬起頭來看著二人說道:“還請陸公子將我的處子身取走吧。”

    

  http://shimilu.cn/jianzoupianfeng/161196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