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禁區之狐 > 第兩百一十二章 那是咱兒子!

第兩百一十二章 那是咱兒子!

    胡萊進第三個進球的時間是全場比賽的第八十三分鐘,老實說距離比賽結束的時間還并不短,算上傷停補時的話,可能還有個十分鐘。

    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胡萊這個球不算是絕殺金箭頭。

    如果對手在剩下的十分鐘時間里,再進一球,把總比分扳成4:4平,他們依然可以利用客場進球的優勢獲得冠軍。

    所以對于金箭頭來說,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可是在比賽重新開始之后,大順金箭頭球員們所表現出來的東西就像是他們已經大比分落后了一樣……

    球員主動失誤頻頻,表現的非常急躁,似乎已經無法冷靜思考了,在前場拿球就想射門,根本不管自己的其他隊友在什么地方,是否比自己的位置和機會都更好。

    賀峰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搖其頭:“金箭頭這表現還不如當初在客場落后兩球的閃星呢。當時閃星在因為烏龍球而落后兩球之后,也沒有這么慌亂無措。他們依然嚴守防守紀律,最終也只丟了兩個球。要是那時候閃星就崩盤了的話,只怕最后比分就不是0:2,而是0:4、0:5了……那到時,這第二回合自然就真的變成走個過場咯……”

    “金箭頭球員完全被閃星給打懵了,我覺得還是胡萊的那個倒鉤進球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心理沖擊,以至于他們到現在都還沒從沖擊波中回過神來。”顏康說道。“胡萊那個倒鉤哪里是世界波啊……要我看,分明就是核彈!”

    賀峰聽到顏康這個說法,笑了起來。

    金箭頭教練席前的王獻科卻一點都不想笑,他此時此刻正在場邊張牙舞爪,不斷大聲咆哮:“倒一下倒一下,倒一下再打進去……射個屁啊!”

    “不要直接邊路傳中,再倒回來!”

    “媽的!踢得是什么狗屁玩意兒!”

    之前那個一直坐在教練席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一副“盡在掌握”的主帥形象蕩然無存。

    現在的他情緒激動的樣子看起來,甚至有點氣急敗壞……

    但其實王獻科現在除了在場下大喊大叫能做的也實在是沒什么了。

    三個換人名額已全部用完,他所能做的戰術調整余地就幾乎沒有了。

    因為他之前為了守住3:3的比分,換人調整是針對加強防守所做的,現在要在這個基礎上反過來加強進攻,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

    只能依靠場上球員自己的主觀能動性。

    可場上球員又完全被打懵了,還能有什么主觀能動性?

    最近球隊狀態非常糟糕,剛剛丟了聯賽冠軍,每個球員心理壓力都很大。

    因為他們知道足協杯是他們的最后機會,必須拿下,否則在主教練和俱樂部兩邊都交代不過去。

    可是壓力越大,表現越糟糕,這幾乎成了不少中國球員的通病。

    再加上第一回合2:0的比分,讓他們來客場又稍微有些輕敵。

    原本應該是輕描淡寫拿下的比賽,打到現在,他們反而在總比分上處于落后。

    所有人的心態就崩了。

    金箭頭的反撲看起來勢頭很猛,但也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而已。

    比賽時間在他們這種毫無章法,猶如無頭蒼蠅一般的攻勢中過得飛快。

    當第四官員在場邊舉起傷停補時四分鐘的牌子時,現場已經沒有誰還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這場比賽了。

    閃星的替補席空蕩蕩的,所有替補球員都已經站到了場邊,他們肩并肩,手搭手,緊咬牙關,表情緊張地注視著球場。

    每一個閃星球員都知道,他們距離足協杯冠軍僅差四分鐘了。

    但他們也知道這四分鐘是最容易出問題的。

    趙康明終于在這個時候把最后一個換人名額用掉了。

    他用后腰石俊德換下了胡萊。

    也是想要利用這個機會多少拖延一下時間。

    相信以胡萊的能耐,是一定可以想方設法完成這個戰術任務的。

    ※※※

    “閃星換人……趙康明終于用掉了最后一個換人名額。果然他換下了胡萊!”賀峰看到第四官員在場邊舉起換下十四號的牌子就大聲說道。

    “實際上在胡萊進球之后,我們就覺得應該把胡萊換下了,但是趙康明是真的能忍啊,一直忍到傷停補時才開始換人……”顏康說道,“這個時候換人一方面是為了拖延時間,另外一方面當然是要讓胡萊獨自享受全場球迷的掌聲……我們先不說這場比賽最終結果會是如何的,就憑在這場比賽中的表現,哪怕最后閃星輸掉了比賽,胡萊也配得上全場球迷為他送出的掌聲!”

    為在顏康說這番話做背景音的正是省體育中心巨大的歡呼聲和掌聲。

    電視轉播給到了看臺上的鏡頭,但凡出現在鏡頭中的閃星球迷全都起立鼓掌,注視著場中那個正在向場邊走去的身影。

    “胡萊被換下了!雖然比賽還沒結束,但這一刻省體育中心掌聲雷動,閃星球迷們用最高禮遇歡送胡萊下場!這是趙指導專門為他安排的儀式……”安東衛視解說員同樣從解說席上站了起來,充滿感情地說道。“比賽還沒結束,勝負尤未可知,但胡萊的表現已經足夠贏得所有人的尊重和謝意!”

    電視轉播將特寫鏡頭牢牢對準了胡萊,鏡頭中的他轉身慢慢地走向場邊。

    他走得很慢,似乎還有些一瘸一拐。

    “……為了這場比賽的勝利,胡萊可以說是拼盡全力,他多次在比賽中和對手撞在一起,可能身上還帶了點傷……我衷心希望那不要是什么太大的傷……”

    大順金箭頭的中場球員卞厲跑了上來,沖胡萊吼道:“別他媽演了,快下去吧!”

    本來面帶微笑正在一步步走向場邊的胡萊聽見卞厲這句話,頓時變了臉色,他停下來轉身回去沖著卞厲大聲質問道:“誰演了!誰演了!誰演了?!我他媽踢了九十多分鐘比賽沒勁了還怎么快?嫌我慢你背我啊!”

    “你……”卞厲強忍怒氣,經過這場比賽的較量,他已經很清楚了,只要自己敢碰這小子一下,他保證就會捂著臉在地上打滾,然后再拖延比賽時間。

    所以不管他有多不爽,現在也只能目送胡萊下場。

    懟完了卞厲之后,胡萊也沒有就繼續站在原地耍賴不走,而是轉身繼續往場下走。

    他就這樣慢吞吞的,一步步挪向場邊,仿佛是真的筋疲力盡走不動路了。

    這時候張清歡從旁邊跑上來,一躬身將胡萊架住。

    但并沒有加快速度讓胡萊下場,而同樣用很慢的速度攙扶著胡萊,慢慢往場下走。

    金箭頭這邊的場上球員則除了卞厲之外,都只是望著這兩個閃星球員的背影,眼神稍微有些迷惘。

    很多人雙手叉腰,喘著粗氣,卻沒有一個人想著要上來指責他們故意拖延時間。

    王獻科倒是在場邊向第四官員抱怨:“他們是故意的!他們在拖延時間!”

    第四官員搖頭:“是不是拖延時間,得由主裁判來做決定……”

    主裁判并沒有任何表示,他只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沒有要上去要警告胡萊,或者給他出黃牌的意思。

    ※※※

    看臺上掌聲不斷,在這連綿不絕的掌聲中,胡萊終于被張清歡送到了場邊,和石俊德完成了交接。

    “休息去吧!”張清歡輕輕拍了拍胡萊的后背,轉身和石俊德一起跑回了自己的位置。

    胡萊并沒有直接走向替補席,他站在場邊,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抬起雙手,向看臺上那些為他鼓掌的閃星球迷們回以掌聲致謝。

    他先向著正面的看臺鼓掌,又轉向左邊,再轉向后面,轉向右邊,最后轉回正面。

    轉了一圈,把四面看臺上的球迷們都照顧到了。

    他每轉一個方向,那個方向上的歡呼聲就要大上一截,仿佛有雷鳴在那里響起。

    不光是看臺上,在閃星的替補席和教練席前,那些并排站立等待比賽結束的閃星替補球員們,也都像是球迷一樣,在沖著胡萊鼓掌吹口哨。

    在他們的前方,趙康明和陳墨面帶微笑地注視著那個獨自佇立的身影,雙手輕拍。

    “安東省體育中心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場面了,也很久沒有這樣一個英雄了……”看到這一幕的賀峰突然感慨起來。“這個城市的足球沉淪了太久……久到讓我們都忘記了,這里曾經可以為了足球有多瘋狂。如今這里長滿了草,人們便叫它‘荒原’。但其實只差一把火……不,只差一顆火星,便能將荒原燒成沃土。而鏡頭中的這個人,最開始也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小火星……他和他的隊友們,一顆顆迸發出來的小火星匯聚在一起,點起了第一把火,然后……疾風吹拂,野火燎原!”

    電視機前的謝蘭指著畫面中的胡萊,驕傲地對身邊的胡立新說道:“那是咱兒子!”

    胡立新點了點頭:“嗯。”

    

  http://shimilu.cn/jinquzhihu/189373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