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快穿偏執反派求喂養 > 第140章 大人,孤欲與你解衣袍!(40)【沐沐升舵主辣~】

第140章 大人,孤欲與你解衣袍!(40)【沐沐升舵主辣~】

    正當她還在糾結要不要收下的時候,殷宴就在旁邊淡淡開口。

    “給你你就收下吧,畢竟長姐難得拔毛。”

    話音剛落,隨即就挨了殷詩一錘子。

    殷詩不滿的哼了一聲。

    “什么難得拔毛,形容的我跟鐵公雞一樣,呸!”

    殷宴臉上笑意明顯,倒是難得的沒有反駁。

    緊接著旁邊的媒人高聲喊道。

    “三拜,夫妻對拜——!”

    他將她扶了起來,兩個人互相一拜。

    她彎腰都吃力,勉強彎下去了之后,瞬間表情僵硬在原地。

    殷宴直起腰,看見她還是保持著九十度鞠躬的樣子不動。

    他挑了挑眉,輕笑:“娘子這是怎么了?

    家里凡事還需你當家做主,不必一直行此大禮。”

    薄野黎表情猙獰了一瞬。

    她咬牙低聲說道:“扶我起來。”

    殷宴湊到她跟前,無辜的眨了眨眼:“娘子說什么?”

    薄野黎一生氣又牽扯到后腰,她覺得更疼。

    王八蛋,自己腰疼怪誰?

    她咬牙切齒,一字一句重復。

    “扶我,我腰,閃著了!”

    “噗……”殷宴實在是沒有憋住笑,他眨了眨眼,隨即將她整個人橫抱而起。

    殷詩站起來:“誒誒誒,你們去哪兒啊?”

    殷宴停下腳步,他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懷里的薄野黎。

    旋即回頭,一本正經地開口:“入洞房。”

    說著,大步向里走。

    殷詩:???

    她頓時表情復雜,難以捉摸。

    自己為了弟弟,去搶弟妹的駙馬。

    結果現在弟弟都已經去造娃了。

    而自己,還散發著單身狗的清香。

    呵……散發著酸臭味的夫妻。

    媒人見狀,連忙大聲喊:“禮成,新娘新郎送入洞房咯~”

    屋內

    紅燭搖曳,照的屋子里亮堂堂的。

    屋子里殷宴特地沒有讓人伺候。

    他把她輕輕的放在了床上。

    “哪兒疼啊?”

    薄野黎抱住枕頭趴著,她無比郁悶地說。

    “后腰……”

    殷宴搓熱手,然后借著手掌的力度輕輕的幫她揉腰。

    “你這是運動太過,拉上了,不知娘子,可是勞累過重?”

    薄野黎聽見他這么說,毫無感情的冷笑了兩聲。

    “哼哼。”

    她內心:呵,男人。

    殷宴見她不說話而是冷笑,心中自然也懂得是什么意思。

    他繼續幫她揉腰,可是手漸漸向下。

    薄野黎連忙拿住他的手,然后撒開推到一邊。

    “你有多遠,走多遠。

    今天晚上,不行。”

    她拒絕的很果斷,一丁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倒是殷宴聽完,心下只覺得好笑。

    “你是第一個,新婚之夜讓新郎滾出去睡覺的……

    你說說,我該怎么懲罰你?”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腕。

    那一雙如畫細長的鳳眸微微上挑,神情越發的不可說。

    薄野黎一瞬間瞌睡蟲就跑了。

    她心知自己跟他硬碰硬肯定不行。

    她虛。

    腎虛的腎。

    呸,錯了,重來。

    腎虛的虛。

    薄野黎眨了眨眼,小手抵在他衣襟,可憐巴巴地看向他。

    明顯聲線是放軟了說。

    “不行,我疼……”

    殷宴的動作忽然頓住。

    就憑眼前這人一句話,他就無論如何動作不了

    就這一句,我疼……

    薄野黎沖他眨了眨眼,無辜解釋。

    “我年紀大了,腰疼。。

    攝政王殿下,可以理解的吧?”

  http://shimilu.cn/kuaichuanpianzhifanpaiqiuweiyang/138833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