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快穿游戲加載中 > 第207章:關系

第207章:關系

    馮玉也看向鐘良,她也想到了,這是一個關鍵人物,看來這事不是那么簡單。

    “是一個老師,他當時是看到你走路匆忙,他心里起意,就往那邊走了。他過去的時候看到朱靜睜著眼求他救她,他急忙問怎么回事,朱靜就告訴了他事情的經過,他讓朱靜等著,他去找人,去打電話報警,叫救護車,可等他回來的時候,朱靜已經沒了呼吸,王老師卻蹲在朱靜的身邊,一只手在朱靜的嘴上,另外一個男人沒醒,是王老師捂死了朱靜。”

    “但當時王老師威脅他,敢說出去,他殺了這個人全家,他害怕王老師殺他家人,再說他沒證據,所以他不敢說出真相,警察也沒查出來王老師做了什么,他和警察說,警察最后卻說王老師清白的,他也沒辦法,最后孫和找他,他才告訴了孫和真相。”

    鐘良沒隱瞞,原主給他留的記憶就是這些,現在他自己說出來,他都覺得有漏洞,但孫和不懷疑,也許是因為太在意了吧。

    “一個老師。”

    于茗只低聲說了四個字,沒追問這個人是誰。

    “我直覺這個人不是好人。”

    馮玉說了一句。

    “坐牢那個人怎么說的?”

    于茗又問。

    “孫和去探過監,對方說他是冤枉的,但他沒證據,他說他見義勇為,所以被刺了一刀,暈倒了,后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他說的和那個老師說的能對的上。”

    鐘良說了,這也許更讓孫和他們相信是王老師害了朱靜吧。

    “這么說,孫和覺得王老師是主兇,而原主于茗見死不救,所以也該死。可他都知道真相那么久了,殺死王老師一年了,為啥現在才對于茗動手?”

    于茗這點沒想通。

    鐘良沉默了一下,然后抬頭看于茗。

    “當時孫和是想連你一塊殺了的,不過他約你,你沒出去,然孫和就猶豫了,他有點喜歡上于茗了,是原來那個于茗,他說讓你活到高三再說,到時候看看要不要做什么,畢竟你罪不至死。我,不,原主鐘良買巧克力的時候他看到了,他罵了原主,說原主怎么能喜歡上一個這樣的人,然后他去買了一盒一樣的巧克力,原主的巧克力是沒、毒的,孫和那盒,我真的不知道是有、毒的。”

    鐘良也說了,孫和送巧克力是因為原主鐘良,不然孫和沒打算對于茗下殺手的。

    于茗明白了,孫和呢,他二年級和于茗同班,對于這個美麗的女孩肯定有些喜歡,但他查到朱靜的事和于茗有些關系,他心里肯定很崩潰,他對于于茗是又恨又喜歡,感情很復雜。

    孫和這邊殺了王老師,對于茗,他也許覺得罪不至死,就沒下殺手,但對于于茗,孫和的心態復雜,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報復于茗,是鐘良對于茗有些心思,刺激了孫和,在看到鐘良給于茗買了巧克力以后,孫和才下了決心除掉于茗。

    這是鐘良講的,可真相真的是這樣嗎?

    “鐘良,你這個原主和朱靜也有牽扯吧?”

    于茗又開口了,肯定是有關系的,不然鐘良不會知道這些,鐘良也不會替孫和遮掩。

    鐘良抬頭深深的看了于茗一眼,這個女孩在大樹下,路燈的光芒照在他身上,顯得那么清純,那么美好。

    原主喜歡于茗,那種很單純的喜歡,可又有些別樣的情緒,因為一些原因,原主不敢表露,甚至不敢和于茗接近,對于茗也冷冷的,但他確實喜歡。

    他買巧克力,是因為他知道于茗生日,他本是想默默送給于茗,不讓于茗知道是他送的,他也不想告訴于茗什么,甚至將來他們都不會在一個地方上大學,高中畢業以后也可能再也無法相見,他只是想在于茗這個生日的時候,留下一份美好,僅此而已,他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原主鐘良的母親和朱靜的母親是表姐妹,只不過原主的母親在他三歲的時候去世了,然后他爸爸又娶了別人,對他不怎么好,他小時候幾乎是在朱靜家里長大的,所以和朱靜還有朱靜媽媽關系很好,也因為他小時候在朱靜家里長大,所以他和孫和也熟悉。后來原主跟著父親和繼母去了另外的城市,高中才回來讀的,所以這事很少人知道。”

    鐘良想了一下,說了原主鐘良的情況,他覺得于茗說的是對的,他掌握的信息和孫和掌握的信息并不一定就是真實的,剛才通過于茗說的,和于茗的提問,這里面有很多信息是不對的。

    當時他也覺得有些不對,但是想想原主的情況,想想原主對于孫和還有朱靜的感情,他沒揭露孫和,當然他那個時候也不知道巧克力毒、那么厲害,會死人,他勸孫和收手,可孫和不聽,他今天晚上跟著于茗,他是害怕出什么事。

    于茗點頭,原來是這樣的交集。

    “還有一個人吧,原主鐘良喜歡于茗,但因為朱靜的關系,他也有些恨于茗,所以他從來幾乎不和于茗說話,不理于茗,對于茗也冷冷的,但那個鐘良為人善良,他應該沒參與殺害王老師,王老師這事并沒有爆出,說法是出意外死的,孫和一個人不可能做到,還應該有人。”

    于茗明白了孫和,鐘良和朱靜的交集,但憑她的觀察,孫和做不到殺害王老師,還制造意外的現場。

    鐘良定定的看著于茗,這個女孩挺聰明的,他如果不是有原主的記憶,他都不知道還有這么一個人。

    但是他不能說,不僅僅因為他知道原主和孫和有多保護這個人,還有系統對他有限制,別人沒查到之前,他不能說。

    馮玉也看著于茗,于茗想東西比她快,說起來馮玉從小運氣就不錯,她的直覺也很準,但這并不代表她就沒腦子,但現在來看,于茗比她強。

    “我知道你有苦衷,你不說我也不勉強你,你能告訴我,是誰告訴孫和那個所謂的真相嗎?我覺得這個問題的關鍵在他身上。”

    于茗沒勉強鐘良。

    

  http://shimilu.cn/kuaichuanyouxijiazaizhong/189373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