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丑陋

?    楊滿東坐在副駕駛上,道:“這顆靈晶平分,我先吸收一半。”

    “不用了。”曹正明開著車,道:“你告訴了我煉靈方法,這算是我給的報酬吧,再說了,現在我要這東西也吸收不了。”

    “嗯。”楊滿東沒有矯情,打開箱子,丹田靈氣運轉,靈晶上四溢的靈氣被吸引到楊滿東腹部,再被吸進體內。

    曹正明羨慕的看了一眼,就開始專心的開車。

    巴州市,位于西部米倉山南麓,山河之間、田連阡陌,歷史悠久、名勝棋布,峰巒疊翠、風光秀美,是有名的“都市氧吧”,旅游勝地,游客流連忘返。

    足足四個小時,進入巴州市區后,汽車左拐右拐,前面的豐田忽然停下,楊滿東兩人也走下車。

    沒想到劉玉海也在這里,楊滿東點頭示意,曹正明驚喜的道:“哈哈,劉主任,幾日不見,甚是想念,您老近來可好?”

    劉玉海一笑,隨意應付一句,道:“李沖就在前面的裕南街吃飯,我們不好露面,你們直接過去。”

    “現在嗎?這里這么多人!”曹正明不可思議的道。

    “沒辦法,”劉玉海為難的道:“劉沖知道警方一直在關注他,很少離開人群密集的區域。”

    楊滿東將手一伸,道:“我們沒錢。”

    劉玉海眼睛睜大,笑著掏出錢包,拿出一疊錢,也沒數,直接遞給楊滿東。

    楊滿東接過錢,道:“走吧,我們去吃飯,正好餓了。”

    曹正明點頭哈腰的揮手,道:“劉主任再見,下次請您吃飯!”

    劉玉海笑著擺擺手。

    這是一家名為“蓉城擔擔面”的面館,擔擔面是川蜀的著名小吃之一,被評選為“華夏十大名面條”,關于它的的由來有兩種說法,一種是一位陳包包的小販創立,走街串巷叫賣,故名擔擔面;另一種是起源于蜀東地區,因為擔擔面使用的辣椒的做法來源于蜀東下河幫菜系。

    臨近中午,面館生意很不錯,大堂幾乎沒有空桌。

    楊滿東走進去稍微打量,便認出了李沖。

    第一眼看去,這是一個樸質的人,面色蠟黃,說明以前生活并不容易,經常風吹日曬;手掌手指遍布老繭,這還是一個勤勞的人,雙臂結實有力,虎口幅度較大,很可能本身就是一個農民。

    上身穿著米黃色的夾克,有不少裂紋和線頭,磨損得也很厲害;下身一條深色西褲,已經看不見褲縫棱角,被穿成了一個圓筒;一雙黑色高幫皮鞋,倒是收拾得干干凈凈,可以看出明顯經過細心的擦拭。

    原本四十幾歲的李沖,看起來就像是六十歲一樣,風霜滿面,溝壑縱橫,生活在他身上刻下了深深的歲月痕跡。

    就這么一個人,不是農民就是農民工,身負176條人命?怎么看怎么奇怪。

    楊滿東大聲道:“老板,兩碗三兩擔擔面,一碗少點辣椒。”

    “好嘞!”忙得暈頭轉向的老板遠遠的招呼道:“自己找地方坐吧。”

    楊滿東走到李沖桌前,道:“老鄉,拼個桌子。”

    “好、好的。”李沖竟然還有些靦腆,或者說是性格內向,不善交際。

    兩人坐下,曹正明坐在外側,他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

    “老鄉本地人哈?”楊滿東主動道。

    李沖吞下面條,點頭卻不說話。

    楊滿東自來熟的道:“老鄉,我們來旅游,附近有沒有什么景點啊?”

    李沖的聲音有些厚重,道:“我只知道恩陽古鎮。”

    能說話就好,楊滿東繼續道:“我馬上就要高考了,只能在市區周邊看一看。”

    “古鎮不遠,就在恩陽區。”李沖來了一點興趣,道:“小娃兒今年高考?”

    “嗯,”楊滿東點點頭,道:“成績不是很好,壓力有點大,我大哥才帶我出來散散心。”

    “你大哥對你真好。”李沖看了曹正明一眼,道:“我女兒本來今年也高考,她成績很好,巴州中學前十名。巴州中學知道吧,國家重點中學,我女兒是考進去的,沒交高價。”

    “這么厲害!”楊滿東驚訝,隱隱也有些比較的心里,國重前十名,自己這個劍川第一名,不知道誰厲害。

    聽到楊滿東驚訝的語氣,李沖臉上冒出光榮驕傲的神色,但一轉即逝。

    這時,面條端上來,楊滿東和曹正明開始吃面。

    楊滿東吃幾口面條,道:“老鄉剛剛說本來?難道你閨女今年不打算高考了?還是被特招了?”

    李沖雙手一顫,握著筷子的手青筋暴露,道:“果果,她死了!”

    語氣很平靜,但楊滿東聽出了悲痛、憤怒和仇恨。

    面還沒有吃完,李沖筷子一放,掏出十塊錢放在桌上,就準備離開。

    這時,楊滿東道:“果果是被人殺死的么?”

    曹正明面色一變,準備跑路。

    李沖動作一頓,楊滿東繼續道:“所以,清溪河、盛世名門、康華私人診所,你是在報仇嗎?”

    “他們都該死!”

    下一秒,李沖消失不見。

    曹正明緊張的道:“你太沖動了,我們距離這么近,他掏心臟怎么辦?”

    楊滿東不說話,幾口吃掉面條,扔下一張百元鈔票,道:“走,找劉玉海去。”

    豐田車依舊停在原地,黑衣人守在一旁,劉玉海和孫勝利坐在車上,各自端著一個盒飯。

    楊滿東站到車門前,道:“你為什么要隱瞞他女兒的信息?不要告訴我什么失誤啊、錯漏啊、和案件無關之類的借口。”

    以劉玉海縝密的思維,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信息的重要性。

    “因為這并不是一件值得宣揚的事情,它、很丑陋!”劉玉海嘆一口氣,又遞過來一份資料。

    “李果,女,十七歲,巴州市連城縣人,巴州中學高三九班學生。”

    “三月十六日,李果失蹤。”

    “三月二十二日,尸體被發現,心臟被摘除。”

    “張明哲,男,十七歲,巴州市人,巴州中學高三九班學生,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稀有RH血型,幾乎不可治愈。三月二十日請假,現被警方控制。”

    整件事情清楚了,一月十四日,高考體檢,張明哲無意中得知了李果的血型也是RH,其父俊華地產老總張海山設計綁架李果,殺害李果,移植心臟。

    李沖報案,但巴州市警局局長是張海山的親弟弟,案件毫無進展。

    李沖自己追查,先找到了綁架者錢某、孫某,發生清溪河兇殺案。

    根據錢某、孫某供述,發生了盛世名門小區滅門案,張海山不在小區,躲過一劫。

    張海山立刻轉移診所內的張明哲,并找到其弟張海青。然后,巴州市警方介入,在康華私人診所設伏,4.11特大案件發生,直接死亡136人。

    目前,張海山和張明哲被劉玉海接手,李沖的目標也轉移到了所有警察身上,截止昨日十二點,警察死亡人數達到61人。

    “呵呵,”楊滿東冷笑一聲,將資料扔回車內,道:“告辭!”

  http://shimilu.cn/moshizhilidichengmo/1354934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