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檸檬解憂屋 > 第12章 主人接單

第12章 主人接單

    明熙也不知寧萌的腦子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轉得這么快,也只好應了一聲“恩”。

    寧萌拿過金鑰匙,握在手里,說:“我明白了,這把金鑰匙我會好好保管的。”

    王帥帥雖然經過一場風暴,可當他被救出來以后,發現其實身體并沒什么大礙,便又開始好了傷疤忘了疼,議論道:“明熙哥真的是個神仙啊。那剛才那個紅頭發的就是妖怪了?所以一個保護我,一個要殺我,最終正義戰勝了邪惡,是這個意思吧。”

    桂雨月一邊檢查著王帥帥身上是否有傷一邊,說:“還不是因為你。明明打不過赤焰,還一定要挑釁。如果是你自己就算了,可是現在明熙為你受傷,寧萌也差點沒命。開心了?”

    王帥帥看了看自己身上只不過有幾處淤青,可明熙卻不知道什么樣子,有些羞愧,說:“我是不知道嘛。我以為雖然我和寧萌共用生命線,但只不過是我們兩個的壽命加在一起是一個人的壽命而已。沒想到還是一個沒命,另一個也要跟去的。”

    桂雨月忽然想到李奶奶的占卜,看來這占卜大有深意。

    寧萌這時走出來拿了一個護身符給王帥帥說:“把這個戴在身上,能隱藏你的氣息,赤焰很難找到你。就算找到了,關鍵的時候也能救你一命。”

    “謝謝,”王帥帥接過護身符,好奇里面是什么,忙要打開,說:“這里面是什么呀?”

    寧萌說:“別看,看了就不靈了。”

    王帥帥“哦”了一聲,把那塊護身符好好戴在了身上,說:“沒什么事我去訓練了。”

    桂雨月有點不放心,把王帥帥送到門口,又特意向寧萌問:“他真的能紅?”

    寧萌說:“他只要努力就能紅。”

    “啊,這算什么答案啊。不是說在這里許下的愿望都能實現嗎?”

    “從來都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他來許愿只是多了個遇到孫麗容女士的機會罷了,至于能不能紅,還是要靠他的努力的。不過,你看他這樣子,不紅就怪了。”

    桂雨月說:“所以,我來許愿除掉天下妖怪,也是只要努力就可以了嗎?”

    “你?你不一樣。至于你的心愿如何實現,自然而然就會發現了。”

    “萌萌,我覺得你變了。”

    “哪里變了?”

    “說不好。就是覺得從前的你從來說不出這么正經的話來。”

    寧萌聽了簡直是一臉黑線,道:“我才說你是變了呢。從前只看你柔柔弱弱,纖纖玉質。這幾次看你面對赤焰又打又殺的,簡直是個暴走的蘿莉。”

    桂雨月也說:“你更好。從前你的善良只是善良,現在你的善良有原則了。”

    “這么夸我,我可是要上天的哦。”

    “剛才你拿給王帥帥的護身符是怎么來的?去廟里求的?”

    “不是,是這家解憂屋里就有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來這里越久就越覺得這里的一切越熟悉,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個藏寶格的地方。然后就找到了這個護身符。我對它做了一下改動,就給王帥帥用了。”

    桂雨月覺得這事奇怪,又自帶對狐族的厭惡,說:“這里不會是有什么幻術,影響了你的心智吧。”

    “幻術?我也想過是這種情況。不過,我更感覺這是來自我的記憶,就是那些潛藏在心底的記憶。”

    “難道是前世記憶?”

    “怎么可能?我從來不相信什么轉世之說。大概是小的時候外婆帶我來過,但是我忘記了吧。”

    桂雨月點頭道:“那就說得通了。之前付嬋娟告訴我說她來找過你了,你還給了她一個銀鐲子。那個也有什么法力嗎?”

    “恩,算是吧。最近她怎么樣?”

    “不太清楚,她和我說過這事就離職了,很久沒見到了,要我幫忙聯系她嗎?。”

    “不用了。如果她需要自然會找到我的。”

    桂雨月又和寧萌閑話了幾句就離開了。

    當晚,寧萌做了一個夢。

    在夢里,寧萌看到一個與自己擁有相似臉龐的女孩正和一個年紀相仿的男孩相談甚歡。只是那女孩穿得衣服是古代宮廷里的宮裝,男孩卻是一身鎧甲。

    寧萌在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感嘆:“最近是看了太多的古裝片了,做夢都夢到了。”

    明熙昨晚似乎也做了相似的夢,只不過只他的夢里出現了自己的臉,他和寧萌相談甚歡。”他再次看向寧萌的時候,眼神有些異樣。她來了以后發生了那么多的怪事,真是讓人無法應付。

    為了讓自己盡快高興起來,他喊來小白說:“把雜志拿來,我要買幾件襯衫。”

    小白遞過去一張畫報。

    明熙看了一眼,喊道:“這是什么?我要的是大牌,當季新款!”

    小白說:“對不起明熙大人,咱們的錢已經不多了,已經無法支撐您買當季新款了。汪。”

    “就買一件還不行?”

    “你買一件襯衫的錢足夠萌老板的一個月的飯費了。”

    明熙大罵:“都是這個該死的女人!還我的大牌!”

    寧萌見明熙又在莫名其妙地發火,說:“還有沒有完?跟我出去一趟。”又想,小白也是,干嘛要給明熙看畫報。

    明熙不耐煩道:“又做什么?”

    寧萌說:“不是要買大牌的衣服嗎?當然是要出去完成委托人的任務了。”

    明熙覺得寧萌越來越像是解憂屋的主人了,連發號施令的時候都那么自然而得體了。實在無奈,只好從衣柜里挑挑揀揀出一套還自認為看得下去卻實屬時尚的衣服穿上,趕緊跟了出去。即便明熙自己覺得別扭,可在路人看來,他已經是個八九分的帥哥了。

    路上,明熙極其不情愿地問:“委托人要做什么?”

    寧萌似乎沒理會到明熙的提問,而是掰著手指頭數著:“先買一瓶醋,還有醬汁,還有什么,你平時都用什么調料?”

    “你要做菜嗎?家里的調料有很多。”

    “我怎么會做菜,當然是為了完成委托人的要求嘍。好了,別廢話,就這個。”

    明熙見寧萌拿了一瓶米醋說:“你知道這個是做什么用的嗎?隨便就拿。”

    “廢話真多,用你的仙術把這上面的標簽變成米酒。”

    明熙無法違抗寧萌的命令,雖然并不明白,但也只能照做。

    明熙說:“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寧萌說:“總在解憂屋里等著生意上門是不行的。前些天讓小白做的網頁派上了用場。現在有很多客人都能在網上預約上門服務了。”

    “有緣人才能看到我們的解憂屋,你這樣做能有用?”

    “當然有用。性質一樣,也是只有有緣人才能看到這個網址,所以真的有人預約了。”

    “好吧。那人要干什么?”

    “一個剛剛生了寶寶卻飲酒上癮的媽媽,沒說心愿是什么。不過我想大概和酒有關吧。”

    兩人到了客戶的家。女主人正是委托人,她形容枯槁,滿臉愁容。明熙忍不住擰了擰鼻子,這滿身的酒味真的是太難聞了。

    寧萌說:“張女士?我們是檸檬解憂屋的,看到了您在網上的預約,所以特別來看看情況。”

    女主人把門開得大了一點,說:“進來吧。”

    走進房間,只見里面亂七八糟。孩子的玩具、奶粉、洗過和沒洗過的衣服散落一地。就連用過的尿不濕都丟在了地上。明熙心里不情愿,只點著腳尖和寧萌一起往里走。

    女主人把沙發上散落的東西丟到一邊,又隨便扔了扔茶幾上的空酒瓶和垃圾,說:“隨便坐。”

    寧萌依言挑了個還算干凈的地方坐下,而明熙則在一邊站著。

    寧萌說:“您找我們來是希望達成什么心愿是呢?”

    女主人把早就準備好的一摞錢拍在茶幾上說:“幫我把孩子要回來,這些錢都是你們的。”

    寧萌看著,問道:“怎么回事?”

    原來,她在生產后不久,便開始酗酒,每天除了喝酒什么都不想。家人見她每況愈下,認為她不適合撫養孩子,抱走了孩子,只留了一棟大房子和一點錢給她,便紛紛走了。

    張女士哭訴道:“我生了孩子不久,我也不知怎么了,心里不舒服,有時候會莫名其妙發脾氣,有時候心里會慌張。看見孩子哭我就心煩,我沒辦法,就喝了點酒。”

    寧萌遞過去一張紙巾,張女士擦了擦鼻涕,繼續說:“后來,我喝得有點多了。他們就把孩子抱走了。”

    寧萌想著產后抑郁癥也是有的,便想,她的家人太過分了,卻聽張女士說:“生孩子前我可是酒神,可生了孩子后發現酒量變差了。我從來不服氣,想著要把自己的酒量練回來。如此以來還能找回酒神的名聲。”

    明熙心想,人類的愿望還真是奇怪。寧萌聽到這倒是覺得事情不像她想的那樣了。

    張女士繼續說:“所以我就一邊照顧孩子一邊喝酒,想練出來酒量。結果越喝越多,越喝越多,后來,就變成酗酒了。家里的人都覺得沉迷于酒精的我不適合照顧孩子,所以把我的孩子奪走了。我請你們過來就是幫我把孩子奪回來的。”

    “然后呢?”寧萌問。

    “什么然后?”

    “奪回孩子以后呢?你打算怎么做?”

    “養著唄。”

    “靠什么養著。”

    “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候再說唄。”她說著又喝了一口酒。

    寧萌說:“你還記得你的家人為什么把孩子帶走嗎?”

    “因為我酗酒。”

    “所以,如果你不想想其他的辦法,就算把孩子帶回來給你,還是會被帶走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戒酒嗎?我說過,我只是在鍛煉酒量而已。我可以照顧孩子,我也能照顧我自己。你們只把我的孩子找回來就行了。”

    “好,”寧萌拿了桌上的錢,說:“我們把孩子送回來。”

    二人出了小區,寧萌把那一摞錢丟給明熙說:“夠你買大牌了嗎?”

  http://shimilu.cn/ningmengjieyouwu/138740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