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檸檬解憂屋 > 第25章 主人許愿(2)

第25章 主人許愿(2)

    赤焰本想吼她一兩句,讓她早點聽話好為自己所用,可是又想到靈瞳的特性便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只盡量把聲音放輕,裝作一副溫和的樣子,說:“就是想送你回家而已。”

    一向耍狠慣了的赤焰忽然變得溫柔讓人怎么看都覺得有些不自然。這副模樣在卓紅紅眼里卻是另一番景象。她第一眼見赤焰的時候就已經驚為天人,現在“天人”對自己說話了,簡直是此生最幸福的事了。

    卓紅紅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更何況赤焰的模樣也不賴,面對這樣含糊不清的話,她自然是能想多就不會想少,腦中將其歸為情話。她紅了臉,猶猶豫豫地說:“那謝謝你啦。”

    赤焰問:“我送你回家你高興嗎?”

    他的本意是想找出讓卓紅紅高興的辦法,她越來越高興能力提升地越來越快,可是顯然卓紅紅會錯了意。

    她心想,解憂屋還真是個好地方,寧萌給的藥真有用,吃完以后馬上變漂亮了,立刻就有人對她表示好感了。不是寫信,而是直接送她回家了。她想著想著,就忍不住開心地笑了,拼命點了點頭。

    赤焰見了心中大喜,心想果然送人回家這個辦法好,說:“你要是高興的話,我天天送你回家。”

    卓紅紅沒想到進展會如此之快,想著應該拒絕一下才能顯示出自己的矜持,立刻說:“那個還是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走的。”

    赤焰聽了以為自己找錯了方法,立刻冷下臉說:“哦,那就算了。”

    卓紅紅一聽,赤焰沒按照自己想象中的那樣繼續懇求幾次送她回家,她反倒緊張了,怕失去這個大好機會,連忙說:“不是的,我只是怕你麻煩。”

    赤焰又問:“我送你回家你高興嗎?”

    卓紅紅有些害羞,可怕赤焰再說什么改變心意的話,只能承認:“當然高興。”

    “那不就行了,從此以后我就每天送你回家。只要你開心就好。以后凡是能讓你開心的事都告訴我,我都會去做,知道了嗎?”

    “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然了。什么讓你開心你就說出來,我一定會幫你做到。”

    “那就先謝謝你了。”

    “謝什么,這不是應該的嗎?”

    “啊?”

    “嘿嘿,我是說,我喜歡這樣做。到時候只要你在我身邊的時候乖一點就行了。”

    卓紅紅的臉瞬間通紅,這算是表白了嗎?這就算是表白了吧。卓紅紅連忙點頭說:“放心,我一定會乖的。”

    寧萌看到這兒連忙扣下銅鏡,這要是再看下去就真成了看青春偶像劇了。她雖然有點擔心卓紅紅上當受騙,但是她也知道現在說什么也沒用。只祈求老天千萬別讓卓紅紅的靈瞳變成高階,別在她有生之年經歷一場所謂的天地浩劫就行。

    想到這,她問道:“明熙,人們有苦難的時候都求神拜佛,神仙真的能保佑人們嗎?”

    明熙慢悠悠品著茶,說:“天宮的神仙們會聆聽人們的心愿。”

    “然后呢?保佑他們實現嗎?”

    “當然了。不過實現愿望總是要付出報酬的,就像在解憂屋一樣。”

    寧萌又問:“你以前也聆聽人們的心愿嗎?”

    “當然了。”

    “那現在成為謫仙也能聆聽嗎?”

    “每天解憂屋里做的事也算是聆聽人們的心愿吧。”

    “我也是人類,我在解憂屋許愿能成功嗎?”

    明熙握著茶碗的手略有一遲,說:“在解憂屋許的心愿都能成真。只是要付出報酬。越大的心愿報酬就越多。你可要想清楚再說。”

    “剛才我就一直在想,現在倒也不是想清楚了,只是覺得如果不這么做,以后肯定會后悔。”不待明熙阻攔,寧萌便說出了自己的愿望:“我希望世界和平,天下大安,如果真的有靈瞳,也別修煉成高階。”

    她果然還是很在意明熙對靈瞳的評價,不能坐視不理。

    寧萌說的輕松,明熙卻意識到這是一個多么大的愿望,可他已經來不及阻止,緊張地看著寧萌說:“你知道你剛才說些什么嗎?你知道你要付出的是什么嗎?”

    寧萌倒是一副無所謂的輕松樣子說:“我知道我要付出報酬啊。至于報酬是什么我還沒想好,等想好了再說。更何況,我就是解憂屋的主人,倒時候要什么報酬不還是我說的算嘛。”

    明熙想,如果真是這就好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還真不知道會鬧出什么事了。他抬頭看了看天,想著曾經的瓊樓玉宇,瓊漿玉液,快了吧,等剩下的九十九個愿望實現以后,他就可以回天宮了。

    正如此想著,小黑已經帶了一位新的委托人進來了,那是一位看上去有四十多歲的中年女子,懷里還抱著一個吉他。

    那女子問:“請問這里可以幫我實現心愿嗎?”

    女子娓娓道來。她的名字叫秀玲,有一個讀高三的女兒,馬上要面臨高考了,可是女兒卻癡迷于彈吉他,無心讀書。那次女兒模擬考以后成績下滑,她和女兒大吵了一架,一氣之下把女兒的吉他給摔爛了。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女兒早就不在家了。她以為女兒是去上學了,可是到了晚上還不見女兒回來,這才知道女兒離家出走了。

    寧萌問道:“所以你的心愿是幫你找到女兒?”

    秀玲搖搖頭說:“不是。我知道她在她朋友家住,我只是想把吉他修好,然后去和女兒道歉。可是我走了很多家樂器店,都說修不好。今天本來要去樂器店的,不知道怎么路過這家店就進來了。所以可以幫我實現這個愿望嗎?”

    自打秀玲一進解憂屋,寧萌覺得她懷里抱著的吉他有問題。仔細一看,果然上面有一團紅色的濁氣,不用問,又是赤焰搞得鬼。怪不得樂器店都修不好呢。

    寧萌說:“在解憂屋許下的愿望都可以實現,不過要付出報酬,這樣也可以接受嗎?”

    秀玲說:“當然可以,多少錢都行。這把吉他是我女兒的心愛之物,比任何東西都珍貴。”

    寧萌不懷疑眼前這女子對女兒的心意,只是在想,就算她把吉他修好了,她的女兒會原諒她嗎?她說:“不如你換個愿望,比如希望你的女兒和你的關系和好如初之類的?”寧萌動了惻隱之心,想著不如就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秀玲考慮了一會,搖了搖頭說:“還是算了。和女兒吵架,我也有錯,如果要和解還是我親自去吧。只要幫我把吉他修好就行,我總是也要表示出誠意吧。”

    秀玲微微地笑了,寧萌看著竟然有些感動。她由外婆撫養長大,從小到大從來沒體會到什么叫母愛。她知道外婆的不容易,所以她從來都是最聽話懂事的那一個。可是,有些時候她也羨慕那些有父母疼愛而肆無忌憚囂張跋扈的孩子。被愛的人總是可以有恃無恐,可她卻從來沒不敢。

    寧萌點了點頭說:“好,我明白了。我會修好你的吉他,放心吧。”

    小黑從秀玲手里接過了吉他,秀玲問:“那我應該付出什么報酬呢?”

    寧萌說:“只要把你的母愛奉獻出一點就好了。”

    “這是什么?要怎么做?”

    寧萌拿出盆植物交給秀玲說:“把這個拿回去當成你的孩子一樣細心種植,耐心培育。直到它長大開花結果為止。”

    秀玲看那盆植物只微微露出一個小芽,問道:“這是什么?”

    “檸檬。結果以后可以泡水喝啊。”

    “好,我一定會好好愛護它的。”

    秀玲走后,明熙說:“那不是你試驗了幾次才發芽的嗎?寶貝的跟個什么一樣,今天怎么舍得送出去了?”

    寧萌大咧咧地說:“我這連自己都養不活的人能養活植物嗎?再說了,我只不過是兩天新鮮而已,到時候還是要你來養著。我是心疼你,事情那么多,不想給你增加工作而已。”

    明熙說:“從小到大沒有母親真的那么痛苦嗎?狐族只有剛出生的幾個月是和母親在一起的,有記憶開始便是獨自修煉。也從未覺得痛苦。”

    明熙總是這樣猝不及防就戳中寧萌的心事,寧萌竟然也愿意同他多說幾句:“痛苦倒是談不上。只是不知道有母親該是什么樣子罷了。哎,算了算了,天下不幸的人多著呢。何況我從前有外婆,現在有你們,也很好了呀。”

    明熙抱住寧萌說:“以后我陪著你,你不必痛苦了。”

    寧萌愣在原地,她不知道明熙為什么要抱住她,只說:“我真的還好啦,不用安慰我了。”

    明熙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想抱住寧萌,只是看她痛苦自己不舒服罷了,這個擁抱似乎很久以前他就苛求了,終于得到了而已。

    解憂屋的主人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變一個人。他們雖然名義上是他的主人,可實際上也不過是他漫長的歲月里的過客而已。寧萌也只不過是其中之一,他究竟是怎么了?

    是了,這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啊。

    想到這,明熙抱得更緊了。

    寧萌喃喃地說:“明熙,你是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

  http://shimilu.cn/ningmengjieyouwu/139889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