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4章 間諜流星

第4章 間諜流星

    千羽流是一位十分‘完美’的受害者。

    千羽流的記憶極好,他掌握了類似記憶宮殿的記憶法,自己本身就將記憶進行整理。他的記憶就像排列整齊的大圖書館,樂語想知道什么,按圖索驥即可,既不會遺漏,也不會錯誤。

    但這種逐步消化的方式有一個壞處,那就是在缺少關鍵信息時,樂語無法讀取對應的重要記憶。

    如果不是聽到‘林錦耀’這個關鍵詞,樂語根本不知道,千羽流居然還是一個內奸,一個逆光亂黨!

    千羽流天資卓越,年少有為,假以時日必定是朝廷重臣,為何要造反?樂語強忍住自己的好奇心,轉而思考接下來的行動。

    現在不是讀取千羽流心路歷程看故事的時候,他不是故事外袖手旁觀的看客,而是故事里逢場作戲的主角!

    “四隊五隊包圍住宅,從后門突擊,逃者先勸降后制服;二隊三隊分別取東西外墻,包圍進入;一隊隨我正門爆破,后勤隊準備光照燈……各位,雖然現在事情尚未蓋棺定論,我也不想制造傷亡,但為了大家的安危著想……”

    藍炎一拍手,莊肅說道:“我以統計司的名義,允許所有干員對武裝分子自由攻擊!解除槍械限制!”

    三個黑箱子推到干員面前,隨著藍炎的拍手,黑箱子轟然展開,露出里面插滿輕型手銃的武器架!

    樂語伸手握住手銃柄,后頸微微一震,一股熱流自他后頸流入手銃,一道難以言喻的感覺在心中浮現。

    手銃仿佛與他建立了某種聯系,手銃不再是身外之物,而是他身體的延伸。

    「輝耀認證」。

    千百年來,輝耀朝廷一直在發掘耀石的潛力,其中「輝耀認證」被稱為輝耀四大發明之一。絕大多數器械的關鍵部位都植入耀石芯片,任何人使用器械時都需要進行輝耀認證,而只有輝耀憲章經過許可的人群才能使用重要器械。

    槍械銃炮毫無疑問是重要器械,像樂語他們現在拿著的手銃,便是‘統計司干員專屬’,其他人就是拿到也會因為無法通過認證而無法使用。

    雖然科技不及前世,但輝耀朝廷對天下人的管轄,卻是別出心裁地更加深入。

    “行動開始!”

    隨著藍炎一聲令下,所有人按照命令沉默行動,軍靴踩地的聲音如雷鳴震震。此時天空恰當好處地下起冷雨,仿佛為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添加注腳。

    注意到藍炎的視線,樂語輕輕呼出一口氣,抬起左腕按了一下如同手表的儀器。下一秒,玻璃蓋面顯示出15個紅點,旁邊還有一個小小的比例尺,經過訓練的人可以一眼就目測出紅點距離自己的真實距離。

    光影探測儀,統計司干員的必備道具,可以發出引起輝耀憲章共鳴的特殊聲吶,探查范圍50米。配備這個道具,50米內所有輝耀公民的位置一目了然。

    看著發亮的紅點,樂語心中泛起一絲寒意。

    光影探測儀的存在,足以讓朝廷部門將一切暗中行動、秘密集會、埋伏行刺等陰謀扼殺在萌芽之中,堪稱較為原始的天眼系統。

    然而,明明朝廷的器械如此精良,管轄力度如此劇烈,造反成功的可能性極其微弱,但逆光分子依然義無反顧作亂革命,說明這個世界的階級矛盾已經達到無法調和的程度。

    心里閃過許多想法,樂語率先持銃靠近宅院大門,沒有敲門,直接一顆子彈崩掉門鎖,踢門而入——

    “統計司辦案!”

    干員們魚貫而入,與此同時后勤隊立起三盞強光燈,從外面照亮院子每個角落,就像是給舞臺打高光,只是光線并不溫暖,反而充滿蒼白的寒冷。

    房子里的人聽到動靜走出來,一名穿著制服的青年看見樂語等人先是微微一慌,但旋即怒目而視:“是統計司的鷹犬特務!”

    特務?

    樂語微微一怔,仔細一想,千羽流等人的工作是抓捕亂黨、秘密逮捕、還有自由擊殺裁量權,甚至連名字都是特別工作干員……的確跟傳說中的特務很像。

    心里劃過許多雜念,樂語等干員舉銃指著這些青年:“統計司辦案,全部人舉起雙手!”

    “千學長,陳學長,你們怎么……”

    人群之中,一名墨發玉膚的少女看見他們,露出驚訝的神色。

    不等樂語回憶,他旁邊的陳輔已經臉露難色,大聲說道:“林雪,你放心,統計司辦案,不會放過壞人也不冤枉好人!”

    林雪,是講師林錦耀的女兒,比他們小幾歲,同是星刻軍事學院的學生,是與他們相熟的同門師妹。

    林雪還想說什么,但旁邊的青年已經拉住她:“小雪,他們已經投靠統計司大肆逮捕無辜人士,跟他們說什么都沒用,他們就是一群為了上位而不擇手段的蛀蟲!”

    “你他娘地說誰呢!”陳輔大聲喝道:“全部舉起雙手跪下!反抗者死!子彈可是不長眼的!”

    “被你們抓進大牢是死,在這里也是死,那還不如就在這里被你們打死,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統計司是多么蠻橫無恥!”

    青年上前一步站在強光之中,毫無遮掩地露出胸膛,如同英勇就義的義士:“而你千羽流又是何等的欺師滅祖,無恥卑劣!我是萬萬沒想到,你不僅投靠統計司,居然還帶人抓捕自己的恩師,我高進羞于與你為伍!”

    隨著這個青年的聲聲怒喝,樂語也想起這個人的信息:高進,比千羽流小兩屆,以前跟千羽流一起在林錦耀座下學習研究,曾經是千羽流的小迷弟。

    藍炎這時候走到樂語后面,語氣里有些歉意:“抱歉,千隊長,陳副隊,我雖然知道你們曾求學于星刻軍院,但我不知道你們跟林錦耀是熟人……你可以退出這次行動,我不會怪責你。”

    陳輔有些意動,緩緩放下手銃,用眼神示意樂語——用銃指著昔日同伴這種事,讓他感覺非常難受。他知道自己退出行動并不會對友人有多少幫助,但以他的道德水平,也只希望求一個‘眼不見心不煩’的心安。

    樂語微微挑眉,然而不等他們回應,中堂遠遠傳來響亮的聲音:“熟人?我可當不起這兩位‘國家棟梁’的熟人,而且還是統計司的國家棟梁。”

    藍炎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鏡,朗聲說道:“林先生你對統計司的誤會實在太深了。”

    一名穿著黑衣正裝的中年人從主屋走出來,戴著一頂羊毛禮帽,身材挺拔,抬頭闊步,站在年輕人之中絲毫不見老態,甚至更顯他那宛如冬竹的成熟穩重。

    “統計司倒行逆施,哪里需要我誤會。”他淡淡說道。

    星刻軍事學院講師,林錦耀。

    看見他,一段段記憶從樂語記憶里浮現出來:

    「羽流,朝廷無道、政綱敗壞、天下昏亂、內部腐朽,千年王朝已經到達終點,此乃兩千年未見的變局,但它對天下人的枷鎖卻會長存。我們不僅僅要改革制度,更要打破枷鎖,撲滅輝耀這輪永久不滅的太陽!我們不需要太陽,我們人人都是新的朝陽!」

    「帝崩禮壞,朝廷給各區自治權,各區必然以抓捕亂黨為名爭權奪利。晨風區執政官呂仲此人野心勃勃,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不過星刻郡郡守丁義也不是善茬,他們之間必然有一番明爭暗斗。羽流,你的機會不遠了。」

    「果不其然,丁義借建立統計司的機會,將他的心腹藍炎塞進去了。他必然會借抓捕進步人士的機會,讓藍炎這把刀順便排除異己。羽流,就是現在,等統計司來學院游說之刻,便是你出山之時!」

    「作為核心部門,統計司必然能接近丁義,獲得諸多信息!羽流你會是我們‘白夜’最好的釘子,一顆釘在丁義心臟的釘子!」

    「當丁義與呂仲爭權奪利內耗不休,便是我們‘白夜’撥亂反正,砸碎晨風區枷鎖的機會!」

    「你的身份除了我和‘摘星’以外,不會有人知道。」

    「從今天起,你的代號是‘流星’!」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