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暴露

    白夜組織,間諜流星。

    樂語輕輕呼出一口氣。

    千羽流真是留給他好大一份禮物啊。

    “傳道受業之恩,豈能一言棄舍?我輝耀立國千年,以忠孝信義為君子要求,斷不是為了養出欺師滅祖的后繼學輩。”藍炎拍了拍樂語的肩膀:“既然林先生對統計司多有誤解,正需要千隊長你們這些學生后輩參與到辦案之中,若有冤情,你們便可洗脫林先生的罪名,還林先生一個清白!”

    陳輔聽得連連點頭:“理應如此!”

    藍炎又說道:“但也有微言大義‘大義滅親’。如果證據確鑿,林先生有重大嫌疑,你們作為朝廷干員,自然要忠君愛國,不能徇私包庇,應依法辦事,明正典刑。”

    “統計司不會冤枉任何好人,也不會放過任何壞人!”

    林錦耀旁邊的學生高進冷哼一聲:“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但誰不知道潘教授、歐陽先生、穆司長等人被你們統計司無辜抓捕,下獄折磨!世人的眼睛是明亮的,你們統計司的罪業罄竹難書,濫用職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潘教授和歐陽先生包庇逆光分子,當場抓獲;提刑司司長穆衛私放罪犯,無視朝廷,證據確鑿,怎么到你嘴里就變成‘無辜人士’了?”

    藍炎推了推眼鏡,微微搖頭:“天下間凡事不過一個‘理’字,你如果有所質疑,平日就可以來統計司查看案宗,我們統計司每次行動也如實公告,該抓的抓,該放的放,我們身為法律執行者,辦案時絕不違反規章制度,何來‘濫用職權’?”

    “還清林先生和諸位高徒隨我等回統計司接受調查,統計司職責所在,不得不失禮了。如有冤情,藍某日后必定負荊請罪。”藍炎揮一揮手,所有干員成縮短包圍圈,拿出手銬,舉銃指著林錦耀等人。

    強光燈下,高進等學生表情各異,有恐懼、有憤慨、但更多的是慌亂。唯有林錦耀臉色平靜,只是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忽然,林錦耀笑了一聲:“你以為一切都在你掌握之內嗎,藍炎。”

    藍炎示意干員停止行動,微微挑眉:“還請先生教我。”

    “不調動其他部門配合,只派統計司的干員,的確雷厲風行難以預防。你以為自己在閃電作戰,殊不知你其實是主動踏入陷阱。”

    林錦耀站在強光之中,主動迎著銃口,雨水打在他臉上,也無法遮掩他流露出來的自信笑意:“藍炎,這里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內奸對吧。”

    這時候,藍炎旁邊的奎照陰測測地說道:“林錦耀,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安插在統計司的內奸嗎?”

    奎照上前一步,站在樂語旁邊:“我們統計司全員出動,你以為只是為了抓捕你這個逆光亂黨?現在你們既然主動暴露,也省了我們審問的麻煩。”

    “無論亂黨還是內奸,都只有死路一條!”

    樂語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藍炎這時候伸手按著樂語的肩膀,語氣有些憐憫:“亂黨抓住了,內奸暴露了,麻煩事聚在一起,事情也變得簡單多了。”

    “唯一令人可惜的是,我萬萬沒想到,你居然是內奸……你平日做事不專心,又喜歡觀察我,我早就發現你的邪詭之處了。”

    這時候,樂語再次萬分感謝‘殘血體質’這個技能。

    別看他臉色平靜得好像在聽別人的故事,但實際上他慌得一筆,恨不得撒開腿逃跑!

    左邊是奎照。

    右邊是藍炎。

    后面還有握緊手銃的統計司干員。

    一小時前,樂語還以為‘活過15天’這個挑戰應該可以輕松完成。然而實際上,別說15天,他連1.5個小時都未必能活過去!

    樂語對自己的運氣也感到絕望。

    講道理嘛,哪有人一穿越就死的,換個心靈脆弱點的怕不是當場就崩潰;

    穿越就死也算了,然而他換了新身份居然還是一個間諜臥底,這簡直是跟‘核彈點火引爆員’一個級別的高危職業,死無全尸是最好的職業福利,受盡折磨只能算是職業病;

    然而當間諜也就算了,但樂語剛換身份不到一小時,這間諜身份就被人知道了!

    這怎么玩嘛,樂語連一點操作空間都沒有!

    人間不值得,早死早超生。

    這時候,艾麗麗干員忽然報告道:“隊長,司長,有許多憲章反應在接近我們!”

    樂語低頭看了一眼光影探測儀,發現許多紅點正在迫近宅院,而且速度奇快,探測儀的最遠距離是50米,但就當樂語看了一眼的功夫,紅點群就已經來到宅院外面,圍在統計司干員外面!

    眾人抬頭一看,外墻上出現十幾位穿著灰色雨衣的伏兵。他們舉起輕型手銃指著統計司干員,干員們馬上調轉銃口指著他們,局勢瞬間逆轉,原本的碾壓局變成了對峙狀態。

    雖然說千羽流這個級別的喚醒者就可以自動閃避子彈,但前提是子彈射擊間隔長數量少,面對子彈風暴,統計司這些訓練有素的干員一樣要死!

    樂語心里一松,原來林錦耀還有后手。他暗暗握緊銃柄,全身肌肉繃緊,隨時準備反抗!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預先埋伏的逆光亂黨,再加十幾桿燒火棍子,再加一個廢物內奸,就是你的依仗?”

    奎照重重踏前一步,雙手交叉于后,轉頭跟藍炎笑道:“司長,你要多少招?”

    藍炎推了推眼鏡:“五招。”

    奎照哈哈一笑:“五招就能殺他?好,既然司長只需五招,那我也只用五招!”

    狂!

    太狂了!

    看都不看我,就討論多少招能殺我?

    樂語臉色平靜,但全身一觸即發。他最先消化的記憶,就是千羽流的戰斗經驗,現在還沒融會貫通,但得益于‘殘血體質’的輔助,他的戰斗力不會比千羽流差多少。

    擁有精神力的人,也還是人,被殺就會死,受傷就會殘!

    他們的戰力差距,并沒有達到天壤之別的程度!再加上樂語擁有‘死而替生’的能力,沒有死亡恐懼,戰斗起來,一方悍不畏死,一方有所顧慮,勝負也難以預料!

    五招就想殺我,你們以為自己是誰?

    然而就在此時,樂語聽見林錦耀頭頂上方,傳來響如驚雷的不屑怒喝:

    “五招就想殺我,你們以為自己是誰?”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