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8章 正確的時間、正確的抉擇

第8章 正確的時間、正確的抉擇

    既然逆光亂黨全部棄械投降,那接下來自然就不用麻煩藍炎出手。

    “四隊警戒,三隊去檢查住宅,一隊二隊去檢查疑犯的危險物品,扣押回統計司。”藍炎推了推眼鏡,有條不紊地發號施令。

    天上的雨再次落到地上,整個世界仿佛重新轉動起來。

    各隊統計司干員紛紛聽令,拿出手銬將叛變的干員和亂黨銬上。樂語的一隊負責制服林錦耀那些手無寸鐵的學生,只是比起那些孔武有力的亂黨,這些學生嘴巴絲毫不饒人:

    “千羽流,陳輔,你們等著吧!為虎作倀,你們的下場會比我們凄慘萬倍!”

    “千羽流,我羞于曾與你同窗學習!”

    “千羽流……”

    樂語充耳不聞,你們罵千羽流,關我樂語什么事?

    而且他也沒心理理會這些叫罵,而是在思考接下來該怎么辦。毫無疑問,他的臥底身份應該還是安全的,只是現在林錦耀等人都被抓捕了,那他的身份還能瞞下去嗎?

    樂語倒不是怕死,‘死而替生’這個能力讓他的每一次死亡都會是新的開始,至于折磨也不怕,他的‘殘血體質’可以讓他無視疼痛。

    只是,樂語還是想完成‘生存15天’的挑戰,他到現在都還沒摸清楚自己這個系統面板的各種功能,而且‘死而替生’這個能力到底有沒有缺陷和副作用他也不清楚,他不希望自己短時間里連續死亡。

    而且,如果樂語因為擁有‘死而替生’的能力就養成輕生魯莽的性格缺陷,那他未來必定會因此而蒙受諸多損失。

    求生是生物的基礎本能,求生思維也是人類的思維邏輯底層,若是樂語徹底放棄對生的渴求,那某種意義上他已經不能算是人了——邏輯底層的改編會導致思維方式與其他人格格不入,樂語以后甚至可能無法理解普通人的想法,就像夏蟲不可以語冰。

    就像活了幾百年的金丹老祖的思維肯定和壽命幾十年的普通人大相徑庭,但金丹老祖思維不同也沒所謂,因為凡人得遷就他;但樂語內在只是個普通人,他并沒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能力,因此他必須先適應這個世界,不然哪怕有‘死而替生’的能力,他還是會被世界毒打。

    普通人玩moba游戲,輸了的結果頂多就是掉段位,反正可以重來一盤,但玩家們卻因為不想被游戲毒打而努力學習游戲技巧。現在的樂語只是有了‘重來一盤’的機會,但他如果不想被世界毒打,自然得先學習這個世界的正確玩法。

    思慮之間,樂語有了計劃:這個世界似乎有火車之類的交通工具,明天一大早就買票離開星刻郡,到其他地方隱姓埋名活過15天,完成挑戰后再做打算……

    然而計劃不如變化快,世界的毒打是如此地猛烈迅捷。

    一隊干員艾麗麗拘捕林錦耀的時候,林錦耀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反手挾持住她,通過握住她的手來簡直控制她的手上的輕型手銃,銃口指著艾麗麗的下巴:“你們不許動。”

    藍炎微微皺眉,“何必呢,林先生,你這樣會弄得很難看。而且挾持人質,也不符合你們逆光亂黨的道義吧?”

    “對付你們統計司,不用講什么江湖道義!”

    林錦耀忽然朝著陳輔射擊,陳輔下意識就躲過去了,子彈擦過他的發絲,在他耳朵掠過一道血痕。

    “老師!”陳輔驚叫一聲。

    然而林錦耀厲聲說道:“不要叫我老師,我沒你們這些不明大義的孽徒!”

    藍炎嘆了口氣:“你走不了的。”

    “那你就是要她死了?”林錦耀將手銃指著艾麗麗的臉頰,艾麗麗慌得眼里冒出水花:“輝耀公民人權為最高利益,你們統計司想來不會違反吧?”

    藍炎猶豫了一下:“這……”

    “但輝耀也有不因挾持人質而屈服的優良傳統!”奎照止好雙臂傷口,站出來大聲喝道:“統計司干員早有舍身為國的覺悟,林老狗你今天走不出這個院子!”

    “我,我……”艾麗麗咬緊下唇,盈滿水珠的雙眼一直看著藍炎。

    “但我們也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干員。”藍炎搖搖頭:“林先生,你到底想要什么?”

    “司長,萬萬不可!”三隊隊長銀古月舉起手銃瞄準林錦耀和艾麗麗:“奎副司長說得對,我們不能向逆光亂黨妥協。事后郡守責怪下來,誰可擔責?”

    “我負全部責任!”藍炎向前一步,聲音里充滿不容置疑的決斷:“林先生,說出你的條件吧!”

    “司長,不,不用……”艾麗麗淚水決堤,結結巴巴帶著哭腔說道:“不用顧慮我,下手吧!”

    不等藍炎回答,艾麗麗猛地向后肘擊,但林錦耀也早有預料,側過身子躲開這一擊,但也給了艾麗麗許多發力空間,兩人纏斗擒拿,局勢極其混亂。

    林錦耀忽然拉著艾麗麗往人群里撞,而且還一直扣動輕型手銃的扳機持續射擊,附近的干員既想幫忙又不得不躲避,但林錦耀可不想放過他們:“我今日為天下除賊!此心光明,薪火相傳!”

    砰!砰!砰!

    其中一顆子彈掠過樂語的臉頰,樂語下意識舉起輕型手銃指向林錦耀,卻發現林錦耀也在看著他。

    兩人視線對上的那瞬間,樂語腦海里許多記憶再次浮現出來:

    「羽流,我經常在學院里發展組織成員,統計司恐怕遲早會盯上我。」

    「統計司的手段,你也清楚,沒人能保證自己能在統計司的酷刑里守口如瓶,我也不能。」

    「你的身份是最高秘密,沒有任何記錄可以證明你的身份,除了我和‘摘星’以外,其他人休想發現你的秘密。」

    「如果,我是說如果……哈哈,別走別走,你還是那么聰明,一聽就知道我想說什么了,但我還是要說。如果,陷入囹圄已經是我無法避免的結果,那么到時候……」

    「羽流,這是我一生的請求,也是我最自私的請求。為了我的名聲,為了我的責任,也為了你的安危,你務必要在正確的時間,做出正確的抉擇,然后背負上這份無法洗脫的罪孽。」

    什么是正確的時間?

    現在局勢混亂,林錦耀挾持人質持有銃械,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是很正常的,這便是正確的時間。

    什么是正確的抉擇?

    林錦耀跟艾麗麗纏斗時,恰好朝樂語的方向露出背部。

    樂語面無表情,將銃口瞄準林錦耀的腦袋。

    千羽流的射擊技術很不錯,雖然現在是下雨天,但雙方距離不過10米,最重要是,這是一個不動的靶子。

    砰!

    樂語,扣下了扳機。

    子彈呼嘯而過,在林錦耀的腦袋上綻放出血花。

    林錦耀瞳孔里欣慰的眼神,漸漸化為死寂。他的身體如同枯藤老樹,倒在地上,濺起水花。

    這就是正確的抉擇。

    如果林錦耀被統計司拘捕審問,他要么被折磨得招供淪為叛徒,要么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樂語成全了林錦耀的期盼,讓他死得干脆利落,死得正義凜然,死得毫無顧慮。

    這樣一來,林錦耀不會泄密,千羽流的身份也安全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

    “千羽流,你這個畜生!畜生!”林錦耀的學生試圖沖過來,被其他干員拉住了。林雪看著林錦耀的尸體,整個人呆滯得如同木偶。

    千羽流這個身份,將會背上弒師的罪孽。

    樂語放下手銃,忽然覺得千羽流真是魂飛魄散得太及時了。

    這樣一來,千羽流就不用臟了自己的手,在九泉之下,他說不定正在迎接林錦耀的到來。

    只有樂語,還得在這個世界繼續體驗爾虞我詐,活得心驚膽跳。

    “射術不錯。”藍炎冷不丁地出現在樂語旁邊,遺憾道:“可惜,我本來希望林先生能戴罪立功的,他應該知道不少逆光亂黨的秘密。”

    樂語沉默片刻:“屬下認為,在逆光亂黨持有銃械時,除了迅速擊殺外,別無他法。”

    藍炎忽然一笑:“你看來也沒認真聽課啊。”

    樂語微微一愣:“嗯?”

    藍炎沒再說什么,拍手喊道:“準備收隊!”

    樂語心里還有些疑惑,他轉頭一看,發現林錦耀倒下來的位置出現了一個不正常聚集的水潭。當藍炎離開庭院,這個水潭就像是解開了束縛,嘩啦一聲流落到庭院水渠里。

    樂語心里微微有些冷意。

    就算身份危機解除,但他想在藍炎手下活過15天……也絕非易事。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