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9章 渡劫!

第9章 渡劫!

    下過雨的街道滿溢著濕冷,樂語穿過寂靜的街道。

    雖然街上無人,但昏黃的路燈照亮了每一個角落,無處不在的光線,讓樂語有種自己不是在回家,而是在起駕回宮的錯覺。

    雖然輝耀的科技體系相當接近前世,有長明燈和四驅車,但受限于生產技術,夜晚依然沒有多少娛樂設施,絕大多數人晚上都安靜待在家,有錢人可能去舞廳跳舞,或者搞一下黃色;而普通人基本沒錢聽廣播,只能搞黃色。

    街上路燈稀疏,不過至少能照亮大路區域。這個世界也有能源燈,甚至很早以前就有——利用耀石作為能源的太陽能燈。

    輝耀的科技發展相當奇葩,因為耀石對光能高度敏感的特性,因此古代人很早就利用耀石制造出各種太陽能器械,例如耀石打火機、耀石燈、耀石暖寶寶等等,原理就是儲存太陽能然后釋放。

    比起地球,輝耀人千百年前就過上不夜城的生活——城鎮的主要道路都必然有耀石燈照耀,徹夜長明,這些路燈幾十年才需要維修一次,平日完全不需要維護,有太陽時就會自動吸收光能儲存,等到天黑便會亮起來。甚至太陽不猛烈也沒關系,耀石燈對光源高度敏感,陰云多雨都能存儲光能。

    樂語摸了摸自己的后頸,他脊椎之中的‘輝耀憲章’,也就是耀石。他一開始還不理解為什么人類會將石頭植入體內,但轉念一想,這跟植入疫苗差不多嘛——只是地球人植入疫苗是為了增強對應疾病免疫力,而輝耀人植入耀石則是為了開發新屬性。

    離開大道轉進一條小街,燈光數量頓時驟減。判斷一個地方是富裕還是貧窮很簡單——晚上亮的燈越多就說明越富裕。

    在千羽流記憶里,星刻郡的上流住宅區夜晚亮的如同白天,甚至樂語現在只要站高點往東北方向望,就能望到暖光閃爍連成一片的富人區和星刻歌舞廳,仿佛天上星聚落于一地。

    不過最為閃耀的,是星刻郡中心的輝鐘樓。輝鐘樓作為每個郡最高的建筑物,不僅承擔報時的責任,而且還負責引導任何迷途的旅人——在輝耀郡縣迷路不要怕,朝著輝鐘樓的橙黃光輝走,就能走到安全的中心廣場。

    千羽流雖然身居要職,但背景一般,自然沒錢在富人區置業。樂語現在所走的小街若莫四人并肩的寬度,不時能聽到孩子吵鬧的聲音,聞到飯菜煙火的香氣。

    樂語不由得加快腳步,然而心中卻是越來越忐忑。

    終于,樂語來到一棟二層小樓前,大門旁邊掛著一個鉑色牌子「榮芳街乙貳叁」,下面掛著一個小木牌「千家」。

    樂語深吸一口氣,掏出鑰匙開門,里面還有十根橫木柵欄,柵欄后面是內門——橫木柵欄間隔巴掌寬,主人可以雙手越過柵欄打開外門,然而外面的人若無主人同意是絕難越過柵欄,可用于防盜防騙。

    樂語拉了拉,柵欄并沒有扣鎖,他輕輕一拉就拉開了。按照千羽流的習慣,他進來就關上柵欄,轉過頭看見玄關處放著一條毛巾。

    脫下濕漉漉的大衣,樂語脫下長靴換上木屐,用毛巾擦了擦頭,走進客廳。

    “我回來了。”

    他看著客廳里那個坐在紅木長椅上的少女說道。

    樂語沒辦法。

    他不得不來。

    他在這個世界人生地不熟,除了利用千羽流的身份外,他沒有其他選項。

    喚醒者雖然可以驅動精神力,借光驅風行云布雨也并非不可能,但絕不可能辟谷餐風飲露吞光——除非這個世界的人類突變出葉綠體。

    少女側過頭,深棕色的瞳孔凝視著樂語。她穿著紫藍白底的校服,這是星刻國立中學的校服。

    輝耀自然是有學校的,甚至有義務教育——輝耀講學。所有城市的中心區域必定是講學廣場,任何人都可以去廣場聆聽師者講學,師者每一年講的東西都一樣,都是基礎算術、實用文字、實用生活小技巧、醫學小常識,師者由朝廷雇傭,聆聽者除了時間和勤奮外無需任何支出。

    這個義務教育在輝耀開國之初就定下來,延續至今,被稱為‘蒙學制度’。除此之外,還有國學制度:各行政區都有國學,專門教授執政御光的能力,只有國學生才有資格參加朝廷科舉,執政掌權。

    千羽流畢業的星刻軍事學院就是國學,只有國學才會傳授戰法,只是古今名稱更易,國學也演變成文化學院和軍事學院罷了。

    至于中學則是近百年才誕生的產物,因為輝耀王朝各種新技術的爆發,朝廷發現需要更多知識工人和更多國學生,因此在各地建立中學。以前只有極少數人才能就讀國學,普通人就算完成蒙學教育也絕不可能通過國學的入學試,但現在中學的出現,給了普通人蒙學-中學-國學的晉升途徑,與此同時國學擴招,許多寒門學子便迎來出頭之日。

    千家并非大富大貴之家,千羽流能年紀輕輕就擔當要職,除了因為他的確天資卓越,更重要是因為他吃到時代的紅利,迎合歷史的進程。

    千羽流既然通過這條路獲得成功,他自然是會讓自己的家人復制自己的成功。

    面前的這個少女,便是千羽流的妹妹,千雨雅。

    千雨雅今年16歲,正在準備星刻文化學院的入學試。這個世界自然是沒有高考這種統一考試,各地國學都是自主招生。

    也就是說,我妹妹是美少女中學生……樂語心里忽然想到一些前世看過的動漫,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千雨雅抬起頭眨眨眼睛,狐疑地看著樂語:“你怎么了?”

    他怎么忽然眼神失去焦距,還露出傻笑?出任務的時候撞壞腦子了?

    “沒事。”樂語坐在藤椅上,給自己倒了杯熱水,慢口慢口地喝起來。

    千雨雅看了他一眼,繼續低著頭看書。樂語偷瞄一眼,內容似乎是臨床病理,甚至還有插畫。

    千雨雅的目標是就讀文化學院的醫學部,畢業后成為醫官。輝耀有為醫者專門設立的官位,每個城市的醫官司便是最大的官方醫院。

    女醫官也很常見,因為耀石的影響,這個世界的女性在戰力上并不遜色于男性,因此女性就職并無限制,統計司有女干員,朝廷也有女執政官。

    一杯水喝完了,千雨雅沒有說話,樂語只能沒話找話:“你吃飯了嗎?”

    千雨雅看了他一眼:“你的飯我放在你房了。”

    樂語眨眨眼睛,他回憶一下,發現千羽流的確有單人食飯的習慣,他晚上回家之后都是直接回自己房間吃飯鍛煉,很少會跟妹妹交流。

    這樣就好,樂語也松了口氣,他其實也不敢跟千雨雅過多接觸。不僅僅是害怕自己的身份被千雨雅懷疑,更重要是,他害怕千雨雅。

    雖然樂語沒有理虧,但終究是他殺了千羽流,取代了千羽流。對他來說,千雨雅等于是‘被害者家屬’,樂語面對她時,心里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心虛。

    也許這只是毫無意義的道德潔癖,但樂語真心希望自己不要跟千雨雅扯上太多關系。這種主動放棄利用身份資源的做法,也許會為接下來的生存挑戰徒增難度,只是樂語寧愿加大難度,也不愿意打破這層道德枷鎖。

    對于樂語來說,這份來源于前世的道德法則,可能是他目前唯一能確認自我存在的象征。正因為是擁有這份天真的良知,所以他是樂語,而不是千羽流,或者其他什么人。

    樂語站起來準備上去二樓房間,而這時候,他腦海里忽然浮現一段信息:每過五天,千羽流都會跟妹妹一起吃晚飯。

    與此同時出現的,還有一段情報:

    「到目前為止,精神力尚無統一的、系統的、有效的修煉方法,不存在某種大家都可以用的精神力強化方式。但精神力并非無法增強,以下四種方式都可以增強精神力——」

    「①成長,人的精神力會逐漸成長,一般到40歲成長至巔峰,維持到65歲后開始下降。」

    「②事業,當人承擔更多責任,擁有更多權力,精神力也會顯著增強。但人一旦失去責任和權力,增強的精神力也會隨之下降。如果是被迫辭任,精神力甚至會病態性下降。」

    「③理想,當人擁有一生為之奮斗的理想,根據努力程度和犧牲程度,人的精神力也獲得一定程度的增強。」

    「④渡劫,劫是人擁有想做但又不敢去做的事情,當人每進行一次渡劫,精神力都會小幅上升。」

    「四種方式中,前三種都需要長時間的堅持,唯獨第四種可以簡單利落地完成。為了發掘更多人才,為了讓國民主動提升精神力,輝耀朝廷歷朝歷代一直更新憲章,終于擴展出一個憲章新功能:劫。」

    「劫的存在,會主動讓喚醒者意識到自己做什么挑戰就可以提升精神力,從而輔助喚醒者更簡便地提升精神力。但輝耀朝廷發現,很多人因為恐懼和厭惡,就算知道挑戰內容也不愿意去做,因此劫還存在副作用:當人知道劫的內容而不去做的時候,精神力會逐漸衰退,到最后甚至可能會完全失去精神力。」

    「劫的內容根據喚醒者的意識而生,絕對是喚醒者可以做得到的事情。劫一般有時間限制,當沒有完成劫并且超出時間限制后,就會產生副作用。」

    劫……

    樂語愣了愣,再次打開虛擬面板,從面板里找到劫這一行:

    「千羽流的劫:與千雨雅共進晚餐,最大間隔時間120小時。(剩余時間29小時)」

    樂語又坐回來給自己倒杯水,趁著喝水的時候理清思緒。

    他萬萬沒想到精神力的增強方式如此奇葩,他之前還以為會有什么煉氣術、冥想法之類的功法,沒想到增強方式如此接地氣。

    ‘成長’可以理解,人越大腦子也越好。

    ‘升官發財’也可以理解,俗話說屁股決定腦袋,又有古言道養移氣居移體,當人掌控更多資源時,精氣神自然更上一層樓。但也有言道落毛鳳凰不如雞,這種精神強化與資源綁定,失去資源時,精氣神自然隨之下降。

    ‘理想’就更好理解了,只有意志堅定的人才能向理想奮斗,而意志如此唯心的屬性自然會影響精神力。

    ‘渡劫’也很正常,就像樂語去玩一些硬核游戲,打通關之后也會覺得淋漓暢快精神升華,仿佛能聽到自己‘ACT游戲技術升級’的聲音。

    但輝耀朝廷居然根據‘渡劫’這個設定,發明相應功能,是真的騷,簡直就是給現實世界加了一個任務系統——而且還是私人訂制版本。

    說不定再過幾十年,輝耀朝廷就能統一所有人的劫就是‘學習’,不學習就掉精神力,越學習精神力越多,整個社會跑步邁進星辰大海。

    只是劫這個設定,對樂語這個外來穿越者也有用嗎?

    樂語有點拿不準,他是有精神力屬性的,但這個屬性是他繼承千羽流的,還是他靈魂轉移到這具身體后產生的?又或者是二合一?

    然而現在屬性面板跟樂語說,你也有劫,你不按照劫做就會降低精神力,反之會強化精神力。

    劫就劫吧,但這個劫的內容跟樂語一點關系都沒有,絕對是千羽流的遺物——天知道他為什么將‘跟妹妹吃完飯’當做一個挑戰。

    不過這個劫對樂語自然是有極大好處,只要吃飯就能提升精神力,這種好事哪里找?

    “雨雅,今天我和你一起吃飯吧!”樂語喝完水,認真說道。

    雖然不想跟千羽流的妹妹扯上關系,但精神力真的太香了。

    我要吃十頓!

    千雨雅搖搖頭:“不要。”

    “為什么?”樂語一愣。

    為什么被拒絕了?難道她發現了什么?是我沒說千羽流的口頭禪嗎?是千羽流不會連續喝兩杯水嗎?還是千羽流回家之后是先洗澡的……?

    千雨雅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里帶著一分不解,三分嘆息,六分嫌棄。

    “因為我吃過了啊。”

    ‘對不起,千羽流,你英明神武的形象估計在你妹妹心中斷然無存了。’樂語心想道。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