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1章 我也只是第二次做人

第11章 我也只是第二次做人

    俗話說,功成名就,衣錦還鄉。

    從千羽流的記憶里,樂語知道他畢業后曾回母校一次。

    那次千羽流是作為優秀畢業生回去,雖然他就任統計司,但那時候統計司尚未聲名狼藉,反而作為新建部門被大眾視為朝廷勵志改革的新氣象,因此得到不少師生稱贊,甚至還上臺演講,勉勵學子。

    只是,今時不同往日。

    統計司全稱是‘輝耀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司’,明面上的說法是聆聽民意,安撫民心,改革民主的部門,但實際上是主要職務是抓捕逆光亂黨和肅清內務。

    要知道逆光亂黨之所以能在輝耀各地引起掀然大波,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朝廷近年來剝削嚴重,政策混亂,貪官污吏橫行,又適逢連年天災,而且還有世家門閥的推波助瀾,因此‘逆光’便順應民心出現,意為叛逆輝耀,抵抗朝廷。

    星刻市毗鄰海港,因此居民生活還好,但內陸地區的災情已經相當嚴重,天際區的居民數量甚至十去其三,所以才有逆光亂黨殺害天際執政官祭旗的起義之舉。

    而朝廷卻沒有安撫民心,反而建立統計司大肆抓捕正義人士,早已引起星刻軍院的進步學生不滿。

    這時候,他們‘親愛’的‘千羽流’師兄回來了。

    “千羽流,你這個畜生!”

    一顆雞蛋飛了過來,樂語直覺感知直接就避開了,但此時還有一顆雞蛋瞄準他的閃避方向扔,樂語直接伸手一拍——

    蛋碎,液飛,刺鼻的惡臭味道充斥鼻腔。

    樂語拿出手絹擦擦手上的臭雞蛋液。他本來還想罵這群人浪費食物,沒想到是扔臭雞蛋進行廢物利用,浪費食物的責問也說不出口了。

    “你們這是要對抗統計司嗎!”陳輔怒不可遏,站在樂語前方大喝:“誰襲擊統計司干員,站出來!軍事學院的學生就這點本事嗎,躲在人群里扔垃圾?”

    星刻軍事學院南大門,學生們正在和統計司干員對峙,幾百名學生聚集在校園門口,堵住路不讓統計司的車輛進去。

    當干員要求驅散人群,并且要求執行公務時,人群頓時沸騰起來,喊著‘統計司來抓人啦’,引來更多人圍觀。迫不得已,作為隊長的樂語也只能下車。

    千羽流在這里可是‘名人’,因此樂語一下車便迎來劈頭蓋腦的‘歡迎儀式’。

    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之前學生們多尊敬千羽流,現在他們就多怨恨千羽流。

    他只是沒想到臭雞蛋居然是各個世界的通用投擲武器,而且學生們能這么快找到臭雞蛋也屬實手快。

    樂語對這一幕也早有預料,并不生氣。他也沒什么好氣,畢竟他又不是千羽流本千,就當自己在玩第一人稱的角色扮演游戲,就是游戲真實度比較高,臭雞蛋真的很刺鼻。

    而且就算千羽流本人在這里,他也肯定不會生氣,冷血體質的他根本不會產生負面情緒,而且他當初加入統計司的時候,已經早有覺悟。

    “隊長,怎么辦?”舟光世有些害怕:“要不我們去目標家里守著秘密逮捕?”

    “不可以。”艾麗麗連忙反駁:“我們出現在學院里已經打草驚蛇了,如果不現在抓人,他們肯定會連夜潛逃,怎么會回家?而且我們還有那么多目標需要抓捕,哪有時間守株待兔?若是任務失敗,司長會怎么看我們?”

    “但我們這也抓不到人啊,萬一引起騷亂……”

    “一群學生,哪敢對抗統計司?”

    “他們可是軍校生!”

    “都一樣!隊長,抓人吧!”

    陳輔也側過頭看向樂語,沒有說話,但眼神里的躊躇不前顯然易見,輕聲說道:“千哥,我聽你的。”

    前方的學生群情洶涌,聲音吵雜,后方的隊員爭執不下,各有主張。恍然間,樂語仿佛能看見一張巨大的黑鍋緩緩形成,即將壓到他頭上。

    “各位,就是千羽流親手擊斃了林先生!我們絕不能讓統計司的人帶走我們的同伴!”

    “統計司都是一群殺人兇手!”

    “千羽流你這個弒師叛徒!”

    “人渣敗類!”

    “母校以你為恥!”

    陳輔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有人知道林錦耀被捕乃至死亡的信息,很正常,畢竟他們去抓人的時候并沒有秘密行動,甚至是大張旗鼓。

    但知道千羽流擊殺林錦耀的人,卻是只有當時在場的干員和亂黨。

    然而亂黨現在都被關押了,那么信息是哪里流出去,自然就不言而喻。

    “為林先生報仇!”忽然有人大聲高呼!

    “為林先生報仇!”

    “為林先生報仇!”

    學生們非但沒有散去,反而是齊齊向前,向統計司干員迫近!

    人人義憤填膺,如同替天行動!

    這下子,哪怕是態度最激進的艾麗麗也有些害怕了。陳輔后退一步,重重呼出一口氣:“千哥,我們先暫時撤退吧……”

    撤退……

    我能不能不做這些事?

    忽然,樂語心里泛起了逃避的念頭,仔細一想發現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毫無疑問,樂語如果就此退去,這次抓捕任務多半以失敗告終。回去之后,藍炎哪怕不因此責罰他,但恐怕也不會重用他。

    像艾麗麗這樣的萌新干員可能會覺得藍炎是個面慈心善的好人,但一個能被郡守委以統計司重任的人,一個抓捕無數逆光亂黨的主官,怎么可能是易與之輩?

    樂語從千羽流的記憶得知,統計司里,最重要的不是才能,而是忠誠。

    而且還得是能夠背叛階級的忠誠。

    跟千羽流同期加入統計司的人并不在少數,然而只有千羽流少數人升職加薪,其他大多數人要么被分配到后勤部門,要么干脆就被辭退了。

    這些被放棄的人并非能力不夠,而是沒表現出忠誠:面對上級抓捕逆光亂黨的任務,他們因為同情、憐憫、畏懼等原因,沒有執行到底,畏難退卻。

    為朝廷效力,就注定與民間進步分子作對。沒有覺悟的人,是無法受到重用的。

    如果樂語在這里退縮,那么藍炎自然就明白千羽流的忠誠度僅此而已,輕則打入冷宮(閑置),重則發配邊疆(調任)。

    一旦退縮,千羽流就永遠失去成為統計司核心人員的資格。

    但……

    這不正是樂語期待的嗎?

    當內奸太危險,當統計司干員更加危險,前者與朝廷為敵,后者與民眾為敵,簡單來說千羽流現在的綜合身份其實是在與所有人為敵!

    如履薄冰,刀鋒跳舞,就是指樂語現在的情況。

    但樂語并非輝耀人,對這個世界毫無感情,他沒有非做不可的理想與目標,他只是一個想回家,想活下去的普通人。

    只要他在這里退縮,回去之后甚至可以名正言順地辭職。從統計司離開,那他內奸的身份危險自然也隨之解除,變成一個沒有任何責任的普通人。

    然后樂語安心回家跟千雨雅吃飯,完成活過15天的挑戰后就升級技能,慢慢種田,慢慢研究系統,豈不美哉?

    樂語沒有任何義務參與到這場波及無數人的政治斗爭中,他的能力足以保證他安分守己就能活得好好的。

    他明明這么弱,應該要更加慎重地活著。

    放棄,有千般好處。

    堅持,是九死一生。

    如何選擇,毫無疑問。

    只是……

    樂語的腦海里,忽然回想起林錦耀的眼神。

    雨夜里,混亂中,林錦耀的眼眸明亮如星,看向千羽流的眼神滿是慈愛和欣慰。

    當林錦耀看著他的得意門生用手銃對準他時,他究竟在想什么呢?

    是自豪,是釋懷,還是……愧疚?

    “唉。”樂語嘆了口氣,輕聲道:“但這些事又跟我有什么關系呢?”

    其他人聽到樂語的低語,不禁松了口氣,心想隊長應該是打算撤退了。

    艾麗麗雖然心有不甘,但她也知道在這個局勢下抓人完全不實際,如果真的在學院里造成傷亡,說不定會反而連累統計司。郡守為了安撫民心,懲罰統計司也不是不可能。

    就在大家準備后退撤離學院時,卻發現隊長忽然大步向前,看著人群大聲罵道:

    “穆飛鴻!挑動學生跟朝廷作對,躲在學生中茍且偷生,這就是你的為人師表嗎!”

    此時正是清晨,陽光正好,樂語下意識動用精神強化聲音,引起整片區域的光源震動,聲音如驚雷般響徹校園,驚飛無數鴿子。

    場面頓時一靜。

    然后,便是無數聲音驚雷爆響——

    “人渣!敗類!你媽生個叉燒都好過生你!”

    “為林先生報仇!”

    “打死這個含家產!”

    “他是來抓穆先生的,千萬不能讓他得逞!”

    樂語的舉動無疑是引爆了火藥桶,用精神力強化聲音幾乎是最基本的精神力運用技巧,是個喚醒者都會,只是大多數人都會下意識不會這么做——因為真的太大聲了。

    樂語的做法,就相當于拿起喇叭朝學生們說話,那學生們自然也拿起喇叭對他說話——星刻軍事學院誰不是喚醒者啊,大聲對噴誰不會啊!?

    橫眉冷對千夫指,樂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平靜看著面前這群恨不得生啖他肉嚼碎他骨的學生,微微舒展了一下脖子,再次問道:“穆飛鴻你煽動學生對抗朝廷,就不要怪統計司執行公務了。一隊干員,解除槍械限制,允許對任何襲擊分子自由射擊!”

    說出這句話,樂語全身都放松下來。

    說出的話是潑出的水,開弓箭沒有回頭路。

    從此刻起,‘千羽流’的惡名將會在星刻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無數人將會知道,星刻軍事學院出了一個為了功名利祿而對母校學弟痛下殺手,為虎作倀,滅絕人性的惡徒!

    他安穩平靜的種田計劃徹底破碎,接下來等待著樂語的,便是爾虞我詐的茍且偷生,或者……人人叫好的死無全尸。

    但樂語沒有后悔。

    好吧,可能是有的,但就只有一點點,一點點點點。

    其實樂語仔細一想,就覺得自己之前的計劃過于樂觀了。他現在受統計司保護,都還是會遇到刺殺,萬一統計司不用他了,那千羽流之前為統計司立下的‘汗馬功勞’,瞬間就會反噬到他身上。

    安全退出統計司,就跟江湖人金盤洗手一樣,不切實際,反而更加危險,別人可以不管江湖道義來搞你,統計司也不會來幫你。

    更重要是,萬一他失去工作,吃啥啊?這里可沒有社會救濟金,外面有不少乞丐呢。

    當然,這些都是借口。

    他只是,不想辜負林錦耀最后的托付。

    他只是,不想浪費千羽流之前的鋪墊。

    多么可笑,樂語明明跟千羽流是生死仇敵,他穿越過來就被千羽流隨手殺了,千羽流也被他奪舍滅魂,然而他現在居然想繼續完成千羽流原本的任務。

    但樂語不得不承認,他被觸動了。

    像他這種生活在太平盛世的人,根本無法想象林錦耀千羽流這類人的想法。到底是怎樣的理想,怎樣的未來,才值得他們為之犧牲生命,喪盡名譽?

    帶著這份疑惑,樂語從千羽流的記憶里,找到了一份熾烈的感情。

    「羽流,輝耀已經黯淡無光了。各區執政官橫征暴斂,天際區重災各級官吏仍屢屢貪污救援物資,晨風區養海寇自重,夏暮區隱隱國中之國……明明數百年發展技術,生產力水平不斷提高,但人民生活水平卻一日不如一日,這是因為絕大多數資源都掌握在執政公卿手中。」

    「戰爭必定爆發,公卿們已經迫不及待要用刀鋒重新分割輝耀這塊蛋糕。白夜的信念,不僅僅是消滅‘輝耀’這顆太陽,更是要將公卿這些‘野火’全部滅盡,創造一個夜暗無光,但世間皆白的國家。」

    「白夜的信念,也是我林錦耀的信念。羽流,你呢?你想創造一個怎樣的世界?」

    「我想創造一個,雨雅可以平靜生活的世界。」

    遍尋千羽流二十二年的人生,這是他唯一的愿望。

    千羽流,你這個愿望,我可實現不了。

    你殺我身,我滅你魂,算扯平了;現在我住在你身體里,作為租金,我就沿著你的路,繼續走下去吧。

    如果走得不好,請不要見怪,畢竟我也只是第二次做人。

    陳輔勸道:“千哥,我們真的要……”

    樂語看著前方叫罵的學生們,猛地一拍手:“一隊,武裝準備!”

    一個黑箱子從車上推出來,啪的一聲裂開露出里面的手銃。干員們面面相覷,但還是迅速拿起手銃上膛,瞄準人群進行威懾。

    有些學生害怕了,但更多學生是憤怒了:“來啊,你以為我們會屈服你們這些狗特務嗎!?來啊!”

    他們爭著涌上來,恨不得露出胸膛讓子彈在上面綻放出熱血的勛章。干員們也不敢射擊,被學生們趕得連連后退。

    樂語臉色冷漠地舉起手銃朝天空射了一發,刺耳的響聲響徹校園,洶涌的人群才停滯下來。

    他冷聲說道:“這就是你的回答嗎,穆飛鴻?”

    就在此時,一個略顯低沉的聲音在所有人耳邊響起:

    “你想要回答?好,那老穆我就給你一個回答。”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7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