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3章 拳打高校,腳踢中學

第13章 拳打高校,腳踢中學

    雙手被縛,樂語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了。

    就算他還有什么招數,也肯定在穆飛鴻的預料之中——這就是戰法普及的壞處之一,你一出手別人就知道你是什么路子,甚至知道你戰法的弱點短板,不存在‘出其不意’的可能。

    喚醒者的戰斗,就像是沒有戰爭迷霧的RTS游戲。相同戰法的喚醒者,就是使用同一種族的兩個玩家;不同戰法的喚醒者,就是使用不同種族的兩個玩家。

    因此喚醒者的戰斗,就相當于微操、細節和理解的比拼!

    現在廣為流傳的戰法,都是經歷過無數英雄豪杰捶打了千百年的版本,威能上幾乎相差仿佛,不存在哪種戰法更優越——如果真的存在哪種戰法最厲害,那所有人都會學這種戰法了,人又不是傻的。

    因此在現實戰斗這個游戲里,不同戰法的平衡性還是相當不錯的,喚醒者之間的精神力起點也差不多,可以說輸了就是技不如人,就是菜逼,沒有任何借口。

    樂語呼出一口氣,心想這次‘新手教學’到此為止了,輕聲道:“放手吧,結束了。”

    這時候,樂語的左腿膝蓋內側忽然受到強烈踢擊,他膝蓋一彎,差點就跪了下去!

    “穆飛鴻,你干什么!?”

    “給我向死去的老林跪下去!”穆飛鴻拉緊繩子,聲音里怒而有恨:“向學院跪下去!”

    “憑什么!?”

    “就憑你現在受制于我!跪!”

    穆飛鴻狠狠一踢,強烈的酸軟感從樂語的膝蓋蔓延至整條腿,若非樂語不怕疼痛,意志也不受感官影響可以強行控制身軀,不然他早就跪下去了。

    樂語可謂又驚又怒,他這輩子除了找掉在床下底的手機時要跪下來,哪里還有膝蓋碰地的時候?

    我連父母都沒跪過,你讓我跪你們這群什么玩意?

    我可不是千羽流,我什么都不欠你們……就算是千羽流,他也沒欠你們什么!

    但現在樂語右手被繩子套住,左手被穆飛鴻鎖住,根本無法反抗!

    此時穆飛鴻又是一記踢擊,眼看著就要撐不下去了,樂語忽然想到以前了解過的冷知識,把心一橫,右手四指按住大拇指,狠狠一掰!

    本以為控制住樂語的穆飛鴻,拉住繩子的手忽然一輕,心知不妙。但不等他反應過來,樂語的肘擊已經狠狠往后錘到他的太陽穴上!

    咬戰法·洪吐!

    穆飛鴻根本來不及變招抵擋,只能下意識凝聚光盾抵消一二。穆飛鴻雖然沒有‘化光為甲’的本事,但短時間凝聚個盾牌的救急能力還是有的。

    當匆忙的抵擋豈能抗衡千錘百煉的戰法反擊,樂語一肘就打爆光盾,強勁的力度和光能如鐵錘落下重擊他頭部,打得穆飛鴻耳鳴失聰眼冒金星全身痙攣,嗚哇一聲吐出一口老血倒在地上。

    樂語拉過繩子綁住他雙手,免得這老匹夫繼續發脾氣。

    于是等光影恢復正常,圍觀者便看見這一幕:千羽流騎在穆飛鴻身上,像對待犯人一樣捆住了穆飛鴻的雙手,穆飛鴻被打得全身顫抖昏迷休克,太陽穴流血不止,被壓在他嘔出來的血上,顯得無比狼狽凄涼。

    “穆先生!”

    “千羽流你這個畜生,你居然將穆先生打成這樣!?”

    “我們跟這群統計司的特務拼了!”

    砰!砰!砰!

    眼看著學生們要暴動,干員們連忙鳴槍示警阻止他們繼續向前,陳輔上前攔住他們,干員舟光世和朱俊杰過來將穆飛鴻拖走。

    “你……難道不痛嗎?”穆飛鴻忽然喘著大氣問道。

    樂語驚訝地看著穆飛鴻,哪怕是前世,普通人被錘中太陽穴好一會甚至有致命危險,更加他剛才可是給自己手肘加了buff,這一肘擊下去錘爆石塊不成問題,然而被錘中太陽穴的穆飛鴻居然花了不到十幾秒就從昏眩中清醒過來了?

    這個世界的人體質也被精神力強化得接近超人了吧……

    樂語搖搖頭。他剛才之所以能反戈一擊,就是靈機一動,直接掰斷大拇指,從而讓右手穿過繩子脫離束縛。

    “不痛,”樂語面無表情,將脫臼的大拇指掰回去:“我一點都不痛。”

    樂語給自己比了個大拇指,確認拇指功能確實完好。

    他當然不痛了,‘殘血體質’這個技能,可謂是他穿越之后的最佳投資:消除恐懼,湮滅疼痛,永遠冷靜。

    掰斷大拇指這個操作,估計這個世界也有不少人知道,穆飛鴻顯然是猜出樂語的操作所以才有此一問,但他萬萬沒想到樂語居然這么猛。

    自己硬生生掰斷大拇指的疼痛,估計相當于用小腳趾踢桌角的十倍,而且這個操作最難的點是本人得克制住疼痛的‘停止反饋’。痛楚并非人類的弱點,而是人類的長處,正因為能感受痛楚,所以人類才不會作死,會主動避開絕大多數會導致自己疼痛的事物——沒有痛楚的頭鐵物種早就滅絕了。

    也就只有樂語這種屏蔽痛覺的人,才能如此做出這樣的絕地反擊。

    “呵呵呵……老林你教的好學生啊……”

    不知道是嘲諷還是贊揚,穆飛鴻大笑著被拖進車里。

    “收隊,舟光世朱俊杰你們帶人回統計司,其他人跟我去歐柳家。”樂語連忙躲進車里,催促干員們趕緊離開,不然再過一會學生們圍住他們那想走也走不掉了。

    溜了溜了。

    抓捕目標并非都在學院里,像歐柳等軍院學生已經畢業,因此樂語他們得去居住地點或者工作地點抓捕,開著武裝輕卡在星刻市里橫行霸道。

    “統計司辦案!歐柳出來!”

    “統計司辦案!茍或,我勸你束手就擒,不然連累家人!”

    “統計司辦案……”

    這時候的抓捕行動就舒服多了,基本樂語他們一下車,連拘捕令都還沒拿出來,附近老百姓就迅速躲避,而目標對象不是在家就是在會社,干員們只要威脅兩句,目標就會乖乖就范。

    這才像是我印象中的特務嘛……去學院被學生圍毆算什么事啊……

    “千羽流,陳輔,林老師的其他學生都被你們抓進去了?”

    樂語坐在車上玩光的時候,聽見剛被捕的青年忽然語氣不善地問道,便隨口回答:“是統計司抓的,不僅僅是我們的功勞。”

    “那你功勞不小吧?聽說林老師是被你殺的。”

    “還行,過獎了。”

    “過你媽!”

    那青年猛地一踢車門,被銬住的雙手伸進來抓住樂語的脖子,臉色猙獰如惡鬼:“你怎么能這樣?你怎么能這樣!”

    “蘇頌你放開!”陳輔大步過來,一腳飛踢,腳尖閃亮十字輝光,一腳將青年踢飛幾米遠。那青年在路上翻滾了三四圈磨出一片血跡,附近的路人連忙回避,街上頓時空蕩蕩一片。

    “你們……你們……”青年咳嗽著爬起來,聲音又是憤怒又是悲傷:“千子哥,輔子哥,你們為什么變成這樣了!?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改變這個世界的嗎?”

    樂語微微一怔,忽然從記憶里找出這個人的信息。

    蘇頌,比他們小一屆的學弟,因為林老師的原因跟他們混得混熟,其中他和千羽流、陳輔等人關系最好。千羽流陳輔畢業時,蘇頌就說過以后要跟隨他們,和他們一起改變這個社會。

    然而……

    “蘇頌,我們也不想的,我們只是聽命辦事,但林老師他挾持人質……”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屁話嗎陳輔?啊!?聽命辦事?統計司喊你殺人你就去殺人,統計司喊你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啊!哦你肯定也會吃的吧,畢竟你現在就是統計司的狗!狗雜種!以前算我有眼無珠是看錯你們了,你們都是一群雜種!畜生!……”

    蘇頌的聲音漸漸變小,過了一會,陳輔上車坐在駕駛位上,默默不語。

    樂語平靜說道:“下一個目標是誰?”

    “楓川流,星刻國立中學講師。”陳輔說道。

    星刻國立中學……樂語微微挑眉,這不就是千雨雅就讀的學校嗎?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