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7章 學習,學個屁

第17章 學習,學個屁

    雖然千雨雅沒什么表情——樂語懷疑千家兩兄妹都是遺傳性臉癱——但樂語總感覺千雨雅說話好像有點陰陽怪氣。

    只是接下來也沒他什么事了,樂語便回到客廳練練戰法消磨時間。

    客廳有一大片沒有擺放家具的空闊地,千羽流還沒進軍校前就是在這里鍛煉戰法。空地最中央處地面有很明顯的磨損凹陷,赫然是千羽流硬生生踩出來的。

    當樂語踩上去,雙腳完全契合地面凹陷,腦海里許多記憶如同泡沫般浮出水面,他自然而然地擺出了咬戰法的起手架勢,開始演練起咬戰法,回憶起許多知識。

    絕大多數戰法,都可以劃分為‘養’、‘用’、‘煉’三個部分。

    ‘養’即養身,鍛煉戰法可以強身健體——但必須是完整的戰法傳承,鍛煉前的熱身、鍛煉后的拉伸、休息時的按摩缺一不可,否則鍛煉戰法只會損耗身體。

    不過能流傳到現在的戰法,都是經過無數喚醒者錘煉千萬遍的完整版本了。據說某些世家擁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術’底牌,不過原主千羽流對此是嗤之以鼻——世家幾十代幾百人的傳承,怎么可能比得上全國數百代數十萬人不斷迭代改進的戰法?

    ‘用’即運用,并非所有戰法都是為了戰斗而發明,譬如內景手戰法就是令醫官光靠肉掌推拿封脈就能治療大多數疾病的技術,而就算是用于戰斗的戰法,也并非學完怎么打拳就能戰斗——你還得學敵人如果這樣打你,你要怎么應對等等策略。

    因為戰法信息完全透明的原因,每一種戰法上都有應對其他戰法的完美策略,就像是格斗游戲里所有角色都有完美打法,譬如‘他上勾拳你就鉆到他屁股下面攻其陰睪’等等。

    當然攻略歸攻略,能不能搓贏對面,不僅要看你的技術,還得看對方是不是大神。

    因此若是想掌握一種戰法,要熟背的內容絕對比文化課考試還要多。

    ‘煉’即煉神,雖然修煉戰法無法增強精神力,但修煉戰法的過程,可以讓喚醒者更大限度調動精神力。

    用肌肉力量來比喻,普通人一記直拳只能打出自己50%不到的力量,而經過訓練的格斗者可以全方位調動肌肉打出80%乃至100%的力量。

    精神力也是如此,普通人的精神力效率只有30%~40%,其余精神力都在調動光能時溢散了,而浸淫戰法多年的喚醒者,才能精神力效率提升至60%以上。

    當戰法精神力效率大于70%,就意味著可以運用自如,登堂入室。千羽流的咬戰法精神力效率,就是70%左右。

    ‘穆飛鴻能吊著我打,不僅僅是因為他的活兒比我好,更因為他的精神力效率比我高一點點,但就是這一點點就能打得我還不了手……’

    樂語一邊演練,一邊回憶今天早上的戰斗,許多模模糊糊的關竅忽然明白了,許多習慣性的下意識動作也清晰理解了。

    當咬戰法演練完,樂語剛好回到原先的位置,踩在凹陷處,全身微微發熱,肌肉酸爽,呼吸順暢,甚至還有點餓。

    而且樂語也徹底明悟了。

    他在戰法上的天賦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到目前為止,他都沒能完全消化千羽流的遺產,只能無限接近千羽流的水平。

    學習,學個屁,還是等完成生存15天的挑戰之后,直接一鍵升級吧。

    咚,咚,咚。

    “小雨~你在家嗎?”

    屋外傳來聲音,樂語過去開門,看見一個穿著紫藍制服的女生站在外面,中長碎發齊劉海,臉上有點嬰兒肥,眼睛閃爍地看著樂語。

    “是千雨雅的同學吧?先進來坐坐,她在做飯。”樂語和善說道。

    樂語打開大門讓女生進屋,女生連忙說‘打擾了’,旋即好奇地看了看樂語:“我叫黎瑩,是小雨的同班同學。”

    黎瑩并非第一次來小雨家,但她是第一次在小雨家看見其他人。面前這個青年面容和善年輕,看起來跟小雨有幾分相似,但卻是直呼小雨為‘千雨雅’……難道他是小雨的親戚?或者是叔父?

    樂語招呼黎瑩坐下,給她倒了杯水,才微笑著說道:“千雨雅在學校過得怎么樣?有同學欺負她嗎?”

    “沒有沒有,小雨在班上可是很有人氣的,怎么會有人欺負她。”黎瑩連連搖頭,看向樂語的眼神越來越好奇:“你和小雨很熟嗎?”

    這個好看的小哥哥是小雨的什么人?親戚?鄰居?還是童養婿?

    “我們啊,關系還可以吧。那千雨雅學習成績怎么樣?”

    “很好,不論是文化課還是戰法課,小雨都是最厲害的幾個之一。對了,你還在讀書嗎?還是出來工作了?”

    “我出來工作一年多了。”樂語呵呵笑道,他詢問千雨雅的學校生活,一部分原因是千羽流的記憶影響,而另一部分嘛,就是他也好奇這個同在屋檐下的妹妹在學校是怎樣的。

    他忽然壓低聲音:“你悄悄告訴我,千雨雅談戀愛了嗎?”

    黎瑩眨眨眼睛,興奮地舔了舔嘴唇,小聲說道:“現在還沒有,但我知道我們班的方文華喜歡小雨,而且小雨曾經對他也頗有好感。”

    你要是說八卦,這個我可就來勁了!

    “曾經?”樂語敏銳地捕捉到關鍵詞。

    “是啊,但今天方文華說錯話了,小雨恐怕是討厭他了。”黎瑩頗為可惜地嘆了口氣。

    樂語有點好奇:“他說錯什么話了?說臟話嗎?還是黃色笑話?”

    “不是不是。”黎瑩心想這個小哥哥的思想回路好奇怪:“這件事說來話長……”

    “你國文課成績怎么樣?”

    “挺好。”

    “那你概括一下主要內容長話短說。”

    黎瑩愣了一下,腦子才轉過來明白樂語這兩句話的聯系,笑道:“簡單來說,小雨的壞蛋哥哥今天來學校,然后方文華說了他一句壞話,小雨可能就因此討厭他了。”

    樂語眨眨眼睛,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哎,沒想到千雨雅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呢。”

    “是的呢,小雨其實很可愛的。”黎瑩嘻嘻笑道,她越看樂語越覺得順眼,而且樂語也很有意思,鬼鬼祟祟地跟她討論關于小雨的八卦,讓她更是心生親切——對女生來說,背后八卦實在是拉近關系的最好方式之一。

    又聊了一會關于小雨的事,黎瑩終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請問你叫什么名字?是小雨的什么人啊?”

    問出這句話后,黎瑩有些臉紅。

    比起學校里的同學,樂語給她的印象非常不錯,不僅好看,而且說話風趣幽默,非常符合黎瑩心目中對戀人的幻想。她暗暗決定,以后要多來小雨家玩,哪怕不能跟這個小哥哥拉近關系,多看看養養眼也好啊!

    不過這個小哥哥好像跟小雨不是很熟,不僅直呼小雨的名字,而且也不知道小雨的生活細節。哎,要是這個小哥哥是小雨的親哥就好了!

    “我啊,我叫……千羽流,是千雨雅的哥哥。”樂語慢條斯理地喝了杯水,說道。

    黎瑩眨眨眼睛。

    “千羽流?哪個羽?哪個流?”

    “羽毛的羽,流水的流。”

    “親哥?”

    “這個……我不是很確定,畢竟父母好像去世很久了,以前沒問過,應該是親的吧。”

    “小雨還有其他哥哥嗎?”

    “據我所知,是沒有的。”樂語撕碎了黎瑩最后一絲幻想:“今天那個來你們學校的壞蛋哥哥,應該就是我了。”

    黎瑩下意識挪動屁股遠離樂語。

    她是真的沒想到面前這個青年,居然就是傳聞中的千羽流!

    今天樂語在操場暴打楓川流教師的時候,黎瑩其實沒怎么看,而且教學樓里操場那么遠,大家能聽到楓川流的咆哮就不錯了,怎么可能看清楚統計司干員的臉孔?

    最重要是,樂語給她的第一印象跟想象中的統計司干員完全不同,黎瑩聽聞的統計司干員,都是一群喪心病狂、貪婪好色、兇神惡煞的邪惡之人,平均每個人三條傷疤六個彈孔。

    但樂語給人的感覺就不像是什么壞人,甚至還有些軟萌,因此黎瑩腦海里瞬間就否決‘他是千羽流’的可能性。

    “那那那那那個,”黎瑩從隨身包包拿出一本青色封皮的書,雙手顫抖地遞給樂語,結結巴巴地說道:“這這這這是我借小雨的筆筆筆記,剛剛剛才放學忘了給給給她……”

    你至于這么怕嗎……樂語有些無奈:“不要緊張,我現在下班了,不會抓人去統計司。而且你是小雨的朋友,我保護你都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會傷害你呢?”

    黎瑩心想有道理,但雙腿依然抖得止不住。人的影樹的皮,統計司惡名遠播,而千羽流作為其中骨干,更是被傳唱成殺人如麻的人屠,手下少說也有幾十條人命,黎瑩豈能不怕?

    “小瑩?”

    聽見千雨雅的聲音,黎瑩如蒙大赦,立馬站起來說道:“小雨,我是來還筆記的!既然筆記還了,那我有事就先回家了啦!”

    黎瑩說完就一溜煙離開千家了,頭也不帶回的。

    至于跟小雨的哥哥拉近關系這件事……抱歉,天下何處無美男,我黎瑩還想多活幾年!

    千雨雅脫掉圍裙,看著黎瑩匆忙的背影,轉頭看向樂語。

    樂語一副無事發生過的表情:

    “開飯了嗎?”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