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9章 有些面具,戴的太久,就會變成限定皮膚

第19章 有些面具,戴的太久,就會變成限定皮膚

    不要跟千雨雅有過多的牽扯,是樂語最開始的想法。

    然而因為‘千羽流的劫’的原因,導致樂語只能忍辱負重吃千雨雅的軟飯……一起吃晚飯就能增長精神力這樣的好事,樂語實在拒絕不了,更何況他也想體驗一下‘渡劫’到底是怎樣的體驗。

    樂語的性格本來就與千羽流大相徑庭,再加上千羽流記憶對他影響,樂語對這個白撿的妹妹也越來越好奇:主動幫忙做飯,向同學詢問近況……這些行為都是樂語試圖親近的鋪墊。

    樂語自己也隱隱約約察覺到,他因為初臨異世的原因,心中的孤獨感和恐慌感一直存在,迫切尋找一個宣泄口。然而統計司藍炎奎照等人虎視眈眈,屬下陳輔又是甩鍋小能手,恩師林錦耀又被他親手斃了……真可謂拔劍四顧心茫然。

    而這時候,作為跟千羽流有血緣關系的千雨雅,她的存在比其他人都高一個層次——雖然她也得不到樂語完全的信任,但卻是樂語唯一的選擇。

    小孩子才有選擇,內奸都是沒得選。

    樂語對千雨雅有好感,是理所應當的事。

    在某種程度上,千雨雅也讓他回憶起前世的妹妹——不過跟千雨雅這種文靜類型不一樣,他親妹妹脾氣很差還特愛搞事,甚至還會故意來他臥室放屁,樂語兩兄妹幾乎從小打到大。

    饒是關系不好,但樂語大學時聽聞野蠻妹妹被渣男甩了,也曾糾集了一班同學跨市執法——倒也沒打人,只是裝成一群0趁渣男約會的時候沖上去指出他始亂終棄的事實,從此渣男成為周邊大學遠近聞名的1。

    也因為這樣,所以樂語完全能明白千羽流的想法。

    妹妹喜歡我也罷,討厭我也罷,但作為兄長,一定要保護好她。

    或許是千羽流的記憶影響,也或許是樂語吃軟飯吃出好感,反正樂語都愿意繼續執行千羽流的計劃,維持好‘惡兄’的人設。

    “為什么?”

    千雨雅語氣復雜,一副恨鐵不成鋼恨屎不成飯的模樣:“你為什么要做這種事?”

    樂語笑了:“你真的想知道為什么嗎?你覺得理由真的重要嗎?”

    “重要,我以前認識的你不是這樣的。”千雨雅輕聲道:“你以前……雖然不愛說話,但對有困難的人會默默伸出援手。”

    千羽流啊千羽流,你做好事怎么還會被妹妹發現的?你是不是故意在妹妹面前裝逼的?你是不是寫了一本好人好事日記然后故意讓妹妹看到?

    樂語心里對千羽流腹誹不已,然而臉上卻露出笑容,攤攤手:“我如果說我其實為了從內部改革輝耀而忍辱負重,你就會尊敬我嗎?我如果說我只是為了追求功名利祿,你就會鄙視我嗎?”

    “我聰明的妹妹啊,為兄教你一點人生道理:不要聽信別人說什么,要看別人做什么。這個世界巧舌如簧的人太多,耳朵聽見的未必是真相,與其將解釋權交給對方,為什么不相信自己親眼看見的真實?”

    千雨雅愣愣地看著樂語,咬緊嘴唇:“你變了。”

    “我變了,也沒變。”樂語笑道:“雨雅你剛才說,你認為我是一個不愛說話但樂于助人的人?那么,你覺得我的同學們教師們朋友們,是不是對我也抱有相同的印象?”

    “不愛說話意味著能保守秘密成熟穩重,樂于助人意味著心地善良可以求助。這是一張極好的面具——從我戴上這張面具開始,就沒人會討厭我,所有人都信任我,依賴我,包括我的同窗,老師,還有……你。”

    樂語這次倒沒有說謊。

    沉默善良,的確是千羽流主動為自己戴上的面具。

    因為冷血體質的影響,千羽流從小開始就沒什么‘性格’可言,他可以展現出任何的性格,而他發現這張面具能給自己帶來最大的收益,所以就一直戴著。

    只不過,千羽流戴這張面具戴的太久了,直到死之前,他也沒有摘下來。

    然而這番解釋,在千雨雅聽來自然是無比刺耳。

    她啪的一聲拍桌子站了起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樂語,氣得耳朵都紅了:“所以,你以前的性格都是假的?你表現出來的善良和勇敢,都是用來故意討好其他人的?”

    樂語微笑道:“你從來沒認識過真正的千羽流。”

    不過你放心,這個世界沒有人認識真正的千羽流,除了我……樂語這般想著,忽然感到一陣惡寒。

    “我從來沒認識過真正的千羽流……”

    千雨雅喃喃低語,忽然甩開椅子大步走開,樂語連忙抓住她的手:“你去哪?”

    “我回房間,我吃不下了!”千雨雅的聲音越說越大聲,最后一個字甚至是惡狠狠地說出來。

    那碗碟誰洗啊……樂語連忙搜刮出一些大義凜然的話:“真的?你就因為這種原因而浪費糧食?你因為我的錯誤而懲罰自己?現在天際區的難民連米都沒得吃,而你要在這里浪費肉餅?”

    這里可沒有冰箱,雖然溫度還行飯菜過夜應該不會餿,但飯菜即做即食不要浪費的觀念深入人心,而這個理由也完美擊中千雨雅的好球區——作為醫官候補生,她多多少少都有點圣母心,面對‘天際區難民沒得吃而你浪費糧食’這種理由,她居然還真反駁不了。

    過了三秒,千雨雅氣得狠狠一跺腳,回去坐下來狠狠夾菜吃飯,吃得很快,毫無禮儀可言,還一直狠狠地盯著樂語。

    然而樂語心中居然有點暗爽:妹妹生氣吃飯的樣子也好可愛啊!

    呸,這個想法肯定是被千羽流影響,我不是這樣的人。

    “所以這就是你的新面具嗎?”

    千雨雅將嘴里的飯菜用力咀嚼完,恍然大悟地說道:“以往從不在天黑前回家的你,今天忽然提早回家。恰好黎瑩今天過來還書給我,恰好你開門給她跟她聊了好一會……若非你告訴她你就是千羽流,黎瑩說不定對你頗有好感。”

    嗯?

    樂語眨眨眼睛,他覺得千雨雅的思路似乎拐彎到一些特別的地方。

    “你還喊我在空閑的時候邀請黎瑩過來,好讓她明白你并不是什么壞人,增加你們的相處時間,而你也戴上這么一副新面具:幽默、風趣、善談、陽光、略顯弱智……按照黎瑩的性格,她的確會喜歡這副面具。”

    千雨雅越說思路越清晰,她倒吸一口涼氣:“黎瑩的父親是主簿司司長……這就是你的目的嗎?通過黎瑩來接近主簿司!?”

    除了‘略顯弱智’這個評價樂語不太贊同外,其他地方樂語不得不給千雨雅點贊——哪怕是千雨雅這種見多識廣的女孩子,想事情的時候也很容易轉進到宮斗方向呢!

    最重要是她編的還有模有樣有根有據,樂語都懷疑千羽流是不是還有這種計劃了!

    “隨便你怎么想。”樂語都快忍不住笑了。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千雨雅狠狠將吃干凈的碗筷放在桌上,碗里一粒米都沒,看來她覺得這樣應該對得起天際區的災民了。

    樂語看了看系統面板,確認渡劫進度+1,便阻止千雨雅的離開動作,主動站起來說道:“你還要在客廳讀書吧?我回去臥室,不會下來打擾你。”

    溜了溜了,不然要洗碗了。

    看著樂語走往二樓的背影,千雨雅張開嘴想說些什么。

    然而她掙扎片刻后,卻是將右手塞進嘴里狠狠咬住,用鼻子連續深呼吸,不一會兒表情便恢復平靜,左手緊握的拳頭也放松下來,剛才想說的話也不再想說。

    她摸了摸右手的白色牙印,平靜地收拾桌面洗碗,然后坐在客廳里聚精會神看書,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似乎沒有被晚飯時發生的事所影響。

    ……

    ……

    9點30分,千雨雅已經回房睡覺。

    樂語離開千家,懷里帶著懷表和星刻郡地圖。

    他要去見‘摘星’了。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0807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