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21章 打不過敵人,就盜敵人的號

第21章 打不過敵人,就盜敵人的號

    我被埋伏了!?

    樂語心里念頭千轉百回,這次會面的具體時間地點,明明只有樂語和聯系人知道,然而居然有人在蹲伏他,而且還成功伏擊,將他抓進小黑屋里!

    顯然是聯系人出事了!

    怕不是骨灰都被人揚了!

    但樂語可不是坐而待斃的鵪鶉——至少身體不是!他迅速穩住下盤,完全不顧左手被人纏住的危險,右手手肘猛地往后砸去,全身往拘束他的身后人貼靠!

    咬戰法·洪吐!

    “乖,別掙扎了。”陰寒的聲音輕聲笑道。

    啪啪!

    肘擊被人用手掌擋住,用盡全身力氣的貼靠更是石沉大海,樂語只感到全身發麻,仿佛撞到鋼鐵上!

    樂語臉色劇變!

    攻擊近乎毫無效果!

    這怎么可能!

    不是樂語太過自傲,而是因為環境問題——現在房間里一點光源都沒有,喚醒者根本沒有光源可以借用,比拼的純粹是體力較量,哪怕對方是藍炎級別的強者,在黑暗環境下樂語也完全不虛,更何況他不怕痛!

    除非對方是300斤級別的肥仔強者,那樂語就真的連破防都做不到了,然而他通過體感可以感覺到,對方并沒有比他強壯多少。

    然而就是這樣,他的猛烈反擊居然被對方輕易瓦解!

    樂語心都涼了,這個差距簡直是小孩子與成年人之間的互毆,他就算反抗也沒什么用了,對方的賬號角色等級明顯比千羽流高出一個層次!

    于是他硬著脖子哈哈大笑,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你有種就殺了我!”

    樂語悟了,當自己遇到無法戰勝的敵人時,不要慌!

    大不了一死!

    反正我死了,你的號就是我的了!

    打不過敵人,就盜敵人的號!

    這就是樂語的生存之道!

    “我不會殺你。”陰寒的聲音毫無起伏,仿佛只是陳述一個事實,拖著樂語往暗處走:“別亂叫,別忘了你的目的。”

    樂語微微一怔,他發現自己似乎被對方迅速拖入地下通道——他的鋼底長靴與樓梯撞出清脆的聲音。

    完了完了,看來對方怕不是想對我嚴刑拷打,其實嚴刑拷打也沒啥,反正我也不怕痛,但就怕對方也饞千羽流的身子,這種人格的侮辱我可頂不住……

    就在樂語胡思亂想的時候,地下通道里忽然亮起燈光,破開黑暗的光明讓樂語不禁微微瞇起眼睛。

    “看來你誤會了什么……‘流星’。”陰寒的聲音輕笑道。

    樂語愣了一下,發現喉嚨和左手腕的鉗制已經松開,他迅速調整姿勢面對敵人,旋即意識到對方在喊自己,恍然大悟:“你就是摘星?”

    站在樂語面前的,是一位穿著黑色連帽風衣的青年,他臉色很蒼白,嘴唇很薄,臉容瘦削,身材也不見得如何強壯,看上去甚至還有點軟。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人,在無光環境下按住樂語爆錘,若是他想對樂語圖謀不軌,樂語還真還不了手。

    兜帽青年沒說話,回去將地面的蓋板拉回去,防止別人發現這條地下通道。樂語看了看足足兩人肩寬的秘密通道,奇道:“這是你自己挖出來的?”

    “十八街的人多數都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我只是將其中幾個窟打通了而已。”兜帽青年做出一個請的‘手勢’:“你走前面。”

    “為什么?”

    “我不習慣別人走在我后面。”

    “我也不習慣。”樂語就非要杠一下。

    兜帽青年認真看了看樂語:“你的性格跟‘觀星’說得不太一樣。”

    ‘觀星’指的就是林錦耀,樂語眼神游離:“哪里不一樣?”

    “智商不太一樣。”兜帽青年雙手插兜:“我走前面也行,但我要關掉通道燈,你確定?”

    樂語臉色一黑,黑暗環境下他完全沒有還手之力,便老老實實走前面,漏出自己的背后屁股等諸多弱點。

    通道不長,若莫十幾米,樂語便走到通道盡頭的一扇木門前,這時候兜帽青年說道:“不要動把手,直接推另外一邊。”

    樂語眨眨眼睛,推門的另外一邊,居然直接推開了——有把手的那邊才是轉動軸!

    “我如果握住把手推過去會怎么樣?”

    “會引爆通道里的耀石炸彈,整個通道會塌陷。”

    這聯系人的工作也不好干啊……樂語碎碎念一句,推開門后,發現又是一條通道。

    “怎么還要走?”

    “如果有人觸發了陷阱,他們就會以為這個通道的目的地是上面的房子。”兜帽青年說道:“陷阱不放在家門口,這不是常識嗎?”

    樂語扯了扯嘴角:“我很確定這是我不知道的常識。”

    “不用謝,一場同事,不收你學費。”兜帽青年一副云淡風輕的表情。

    樂語腦子轉了360°才明白兜帽青年的意思,心想要不是打不過他就立馬讓他知道為什么屁股那樣紅。沿著通道走到盡頭,又是一扇木門,這次樂語學乖了:“這門怎么開?”

    按照正邏輯,敵人經過前面的陷阱應該有所察覺,不會再動把手,這時候應該反過來將把手設置為正確的開門方式;但按照反邏輯,說不定敵人能預判到這個預判,那么將把手設置為陷阱觸發方式也是對的;不過按照反正邏輯的話……

    樂語進行頭腦風暴的時候,兜帽青年平靜說道:“我發現你不僅沒常識,而且記性不太好。”

    “什么意思?”

    “我不是說陷阱不放在家門口嗎?這里就是家門口,這就是一扇普通的門,你普通地推開就行了。”

    兜帽青年雖然語氣沒有起伏,但這字里行間明明都是‘嗤笑’的意思。

    樂語黑著臉推開木門,走進一間并不寬敞的地下室,天花板懸掛著一盞白燈,四周放著四層架子,架子上放著各種玻璃瓶子,地下室中間放著一張床——樂語更愿意稱它為屠宰桌——床上的托盤放著許多閃爍銀光的手術刀手術鉗,看得讓人不寒而栗。

    “歡迎來到我的家。”

    兜帽青年打了個響指,通道里的燈光旋即幻滅。他關上木門,走到床邊的椅子坐下,朝樂語招了招手,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請坐,不要觸碰這間房間的任何東西,除了床。床我消毒過,你喜歡也可以坐在上面。”

    樂語沒興趣理會他的惡趣味,他拿出懷表看了看,10:05。

    他現在也明白過來了:“會面地點從一開始就是幌子。”

    兜帽青年點點頭:“當然,我得預防你已經被策反、被捕、被逼供、被跟蹤的可能,面對初次見面的人,不要泄露自己任何情報是諜報行動的常識。你連這個都不知道,說明我的謹慎是有道理的。”

    樂語臉色一黑:“那你怎么確認能在中途攔截我?”

    兜帽青年指了指他背后的墻壁:“通往約定地點只有三條路,但其中一條路有雜物堆積封路,另外一條路更是因為違建已經堵住,你能走的路只有一條。”

    樂語看過去,發現墻壁上掛著一幅星刻郡地圖,但這份地圖可比他那份官方版詳細太多——不僅寫明各個勢力的范圍,甚至還有許多小道捷徑、燈光亮度的詳細標注。

    “據我所知,你在進來十八街的時候還發生了一場‘小沖突’。”兜帽青年淡淡說道:“雖然有點難以啟齒,但我覺得你好像腦子有點問題,你現在早點投胎可能是正確的選擇。”

    難以啟齒你就別說的這么難聽啊!

    “這不關我事,是他主動找我麻煩的,我除了打他一頓還能咋樣?”

    “別讓自己別麻煩找上門來,是諜報人員的常識。”

    “我都說了,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常識!”

    兜帽青年依舊語氣平淡:“我也說了,不用謝。”

    樂語感覺自己腦瓜子好痛,他揉了揉太陽穴,吐槽道:“你比我強這么多,是不是應該改成你去統計司當間諜,我給你當聯絡人比較合理?”

    兜帽青年眨了眨眼睛,忽然一笑,嘴巴勾起一個微妙的笑容:“我好像還沒向你正式介紹自己。”

    他揭開兜帽,露出一頭夾雜著些許黑絲的蒼白頭發,地下室的光線頓時黯淡些許——這不是什么形容詞,而是光線真的變暗了!

    “我是白夜駐星刻郡的地下聯絡干部,‘摘星’陰音隱。”他拿出發繩綁好自己的頭發,說道:“很高興認識你,‘流星’千羽流。”

    樂語看著他一頭白發,愣了幾秒種,腦海里頓時想到一個可能。

    他恍然大悟,直接問道:“你還有幾年命?”

    “三年。”陰音隱輕描淡寫地說出一個時間,仿佛在討論一件小事。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203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