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22章 內鬼,又有內鬼

第22章 內鬼,又有內鬼

    當樂語看見陰音隱那一頭白發,頓時明白他修煉的戰法,是傳說中的藏劍戰法。

    在這個世界,‘傳說中’并非都是褒義的,特別是涉及技術:古代的技術是必然比不上現在的技術,這就跟winxp比不上win10一樣,技術是越來越完善的。

    輝耀兩千年來,無數英杰創造出無數戰法,然而能流傳至今的不過數十種,絕大多數戰法都變成‘傳說中’驚鴻一現的技術,頂多在雜書野史里見識其閃亮之處。

    這些‘傳說中的戰法’,往往都因為學習門檻、總體威力等種種原因而消失于歷史中,又或者被其他戰法整合學習,只取精華,不留其名。

    然而有那么幾種戰法,雖然國家沒有傳承,軍院也不會教授,但并不意味著沒人學習,只是學習人數極少。

    但就因為存在這么一小撮修煉‘傳說戰法’的人,千羽流等軍校學生都要學習如何應對‘傳說戰法’,那么當他們遇上這些傳說戰法修煉者,他們至少可以……死的明明白白。

    藏劍戰法,就是一種‘傳說戰法’。具體修煉過程樂語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修煉藏劍戰法的關鍵,就是將光線藏入體內。

    但人類又不是植物,細胞也沒葉綠體,分子結構也擋不住光,怎么可能將‘光’藏進身體里?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樂語也百思不得其解,但藏劍戰法確實可以做到這一點。

    只是作為‘藏光’的代價,就是修煉者的壽命急劇縮短。

    光就如同劍一樣,不僅僅給予修習者更強的破壞力,也一直在破壞修習者的身體。

    藏劍戰法的缺憾還不止壽命縮短,按照軍院的教導,藏劍戰法從技巧上而言,并不比現在流行的戰法強,甚至還要弱上一籌。如果大家在太陽底下公平競技,藏劍戰法百分百會被其他戰法吊起來錘。

    然而攻擊力不高,甚至還損害壽命的藏劍戰法,為什么會被軍院視為必須了解的‘傳說戰法’?

    這其中的奧妙,就在于藏劍戰法的‘藏光’能力。

    所有喚醒者,都必須在有光源的環境下才能施展出戰法威能。在黑暗無光環境下,喚醒者跟普通人幾乎沒有差別,頂多就是格斗技術出眾一點,但因為失去光源,他們的精神力根本無法影響現實。

    然而藏劍者卻因為體內含有光源,因此黑暗環境對他們幾乎毫無削弱可言,他們不僅可以在黑暗中視物,甚至能讓自己保持在如同正午的全盛狀態!

    這就相當于一群法師在受到禁魔debuff的時候,忽然有一個法師能正常施法。

    因此只要在無光狀態下,藏劍者可以一個人就屠殺一群喚醒者——黑暗帶來的不僅僅是戰力差距,致盲,恐懼,尖叫,混亂,這一切都無限放大藏劍者的戰力。

    藏劍戰法,古稱‘暗行戰法’,‘刺客戰法’,這是一門哪怕威力不足,但只靠暗中殺人這個特性就能讓無數人忌憚的傳說戰法!

    輝耀歷史上許多刺殺事件,都有藏劍者的蹤影。

    因此樂語在小黑屋里被陰音隱吊著打是再正常不過,那個情況別說樂語,就算藍炎來了也得跪。

    不過藏劍者也并非毫無破綻,藏劍者因為生命急劇損耗,往往會早生華發。因此樂語一看陰音隱那頭白發,就瞬間知道他是藏劍者。

    修習藏劍戰法是明文規定的違法行為,藏劍者一旦被發現就是死路一條,直接打死還會有官方嘉獎,也就是十八街這種區域,陰音隱才有可能披頭遮臉低調活著。

    “只能再活三年……”樂語看著陰音隱的白發,問道:“值得嗎?”

    “如果我不修煉藏劍,我活不到現在。”陰音隱平靜說道:“你能看見每一個藏劍者都是已經奮盡全力地活著……這也是常識。”

    “這個我知道。”

    如果不是沒得選,誰會練藏劍這種戰法。

    像這種削減壽命的戰法,修煉時必定痛苦得千轉百回。

    藏劍藏劍,意思就是把劍藏到體內,洞穿五臟六腑,化為身體的一部分。能忍著這種痛苦繼續修煉的藏劍者,每個人的求生欲都是拉滿到極點。

    雖然軍院沒有教導,但根據千羽流的分析,藏劍戰法大概還存在一個‘速成’的隱藏特性。不然藏劍戰法修習難度如此之大,學習門檻又如此之高,若沒有縮短學習時間的方法,肯定早就湮滅在歷史長河里了。

    “好了,我剩下這三年寶貴的壽命可不能浪費在跟你聊這些沒營養的東西上。”陰音隱從懷里掏出一個筆記本:“開始工作吧。”

    “你這么樂觀的態度,我懷疑你在說謊博取我的同情。”樂語吐槽道。

    “死亡并不值得恐懼,真正令人恐懼的,是沒有希望。”

    陰音隱看著樂語,若有所指地說道:“所以你活著,而‘觀星’死了。他寧愿死,也要保住你這個希望……我聽說,是你親手殺了他的?”

    “是。”

    “做得好,你保護了我們兩個,也保護了星刻郡里的白夜情報網絡。”陰音隱用筆戳了戳筆記本:“將那一晚發生的事全部告訴我。”

    樂語如實將里士杰與奎照的戰斗、藍炎的出手、林錦耀的暴起說出來,陰音隱一邊記錄,一邊問道:“如果你跟藍炎戰斗,有幾成把握?”

    樂語搖搖頭:“一成都沒有——就算藍炎只有一個人,我有其他人幫忙,我也不認為能留下藍炎,除非滅盡光源而且你來幫忙。”

    那個雨夜里的藍炎,在樂語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或許萬夫莫敵有些夸張,但一人成軍卻是恰當——這么一個可以硬撼子彈風暴的強者,再怎么重視都不為過。

    “像藍炎這種人,他在夜晚是絕對不會走進任何光源微弱的地方,甚至自己也會隨身攜帶發光耀石。”

    陰音隱戳了戳筆記本:“這也是常識,不用謝。”

    “那換成奎照呢,單挑情況下,你能打得過嗎?”

    樂語仔細想了想:“大概七三開吧,他七我三。如果我能找到他的弱點,或許能增加一成勝算。”

    這已經是樂語最樂觀的推算——他的三成勝算里,有一層勝算是賭奎照惜命而他可以不要命。

    “你不用強調,我不會認為你有七成勝算的。”

    陰音隱筆走龍蛇,記錄好這些情報后說道:“現在統計司根據‘觀星’家里的書信到處抓人,‘觀星’為人謹慎,沒有暴露跟任何一名白夜行者的聯系,但被抓的人里有不少是我們準備發展的種子……”

    樂語:“要想辦法救他們嗎?”

    陰音隱搖頭:“你不用想辦法,你公事公辦就好。比起那些種子,你這顆釘子更加重要,萬萬不能輕舉妄動,估計過不了多久,其中一半沒多少威脅的人都可以放出來。”

    他頓了頓:“你知道嗎,‘觀星’的家人學生已經被放出來了。”

    “這么快?”樂語驚了。林錦耀的家人學生可是昨晚被抓回去的,今天就放了……還不滿24小時拘留呢!

    陰音隱輕笑一聲:“你今天去軍院抓穆飛鴻,圍觀的人太多,造成的影響太壞了。軍院學生中午就聯名上書找丁義抗議。對于丁義來說,這群學生可是他未來的打手,因此丁義也不能不管,便催促藍炎表個態,先把‘觀星’那些沒什么關系的家人學生放了。”

    樂語轉念一想就明白其中關竅:軍院學生知道找統計司沒用,因為統計司只是不要臉的走狗,因此他們直接找上身為星刻郡郡守的丁義——丁義還是要臉的。而且藍炎已經唱白臉了,他丁義自然要趁機會唱紅臉收買人心。

    “也好。”樂語松了口氣:“禍不及家人,林先生付出太多了,他家人弟子都是無辜的……”

    這時候陰音隱忽然陰測測說道:“無辜?你真的這么想的嗎?”

    “什么意思?”

    “我幫你整理一下時間線。”陰音隱翻動筆記本:“一個月前,‘觀星’接觸穆飛鴻、楓川流等熟人,試探他們對白夜的態度。”

    “三周前,‘觀星’在課后秘密接觸進步學生,試探他們對逆光的態度,從那開始,他們開始進行秘密集會,學習先進的白夜綱領。”

    “三天前,‘觀星’終于獲得白夜總部的允許,擁有創建星刻分部的權力,可以發展預備役的白夜行者。”

    “然后,就發生了統計司抓捕林錦耀的事了。”

    陰音隱合上筆記本:“你不覺得,這個時間線有些蹊蹺嗎?”

    “可能是林先生他在發展新成員的時候太過張揚,所以被統計司注意到了吧?”樂語猜測道。

    “‘觀星’被統計司注意到我毫不意外,甚至‘觀星’什么時候被抓都是很正常的事。”陰音隱翻開筆記本,輕描淡寫地說道:“他本來就是一個‘誘餌’。”

    樂語睜大了眼睛,許多情報在他腦海里碰撞出嶄新的結論,他語氣急促地問道:“你是什么意思?”

    “你明明已經得出了答案,卻還是要找我求證一下嗎?”

    陰音隱的語氣很冷,仿佛在說陌生人的事:“為了在星刻郡發展新成員,白夜必須先讓一名德高望重的人主動接觸潛在的進步人士,然而德高望重的人,往往也是統計司重點觀察的對象……從一開始,‘觀星’的被捕就不是是否問題,而是時間問題。”

    “‘觀星’在接下這個任務之后,他就絕不可能活得比我長了。他是白夜放出去的一個誘餌,當統計司吃下這個誘餌,就意味著我們白夜行者的行動要轉入第二階段。”

    樂語深吸一口氣:“林先生從一開始……就注定是要死于非命的?”

    這么一想,林錦耀對千羽流的囑咐就不是空穴來風的擔心,而是一種先見之明的委托。他早知道自己會死在統計司手里,所以他選了千羽流作為他的行刑者——他的死亡會成為最有力的履歷,徹底擦掉千羽流身上的所有‘污點’。

    “呵。”

    陰音隱沒有回答樂語的問題,“你現在還有心思為死人悼念嗎?現在危險的,是我們啊。“

    樂語有些不解:“林先生已經死了,我們還有什么危險?”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觀星’雖然早晚都要死,但他被逮捕的時間點實在是太蹊蹺了。”陰音隱用筆戳了戳筆記本:“恰好是白夜分部即將成立之前。”

    “現在‘觀星’死了,但‘觀星’播種的種子成員仍在,白夜不可能放棄這些新成員,只能從星刻郡的預備行者里挑選一人成為白夜分部的領導人。而就在這時候,‘觀星’的家人弟子里卻被安全釋放了……”

    陰音隱說話云里霧里,樂語想了好一會才搞懂他的意思:“你是說,有人為了奪取白夜分部成立的勝利果實,所以故意舉報林先生,讓林先生被捕?”

    “看不出你還挺童真的,說的話就像是小孩子為了搶玩具而向父母告狀一樣。”陰音隱說話陰陽怪氣的:“拜托,成年人的世界里沒有童話。”

    “不過你說對了一點,的確是有人奪取白夜分部的勝利果實。那么這個如此工于心計又不擇手段的人,他掌握白夜分部后,總不可能是想幫助白夜建設美好社會吧?他會怎么做,才能將白夜的資源,變現成自己的資源呢?”

    樂語陷入思考:白夜分部的資源,是什么?

    是成員名單。

    這些成員全部都是可以直接拉去打靶的逆光亂黨!

    樂語恍然大悟:“他要將林先生發展的星刻郡新成員出賣給統計司!”

    “孺子可教也。”陰音隱一副‘兒子干得好’的表情,笑道:“你還可以想深一層。”

    “‘觀星’在即將創建分部時被捕,然后統計司第二天就派你們大肆抓捕嫌疑犯,惹得民眾怨聲四起,向丁義施壓,丁義就順勢讓藍炎釋放一部分囚犯,而這部分囚犯將會因為自己的經歷而獲得白夜的青睞……”

    樂語倒吸一口涼氣:“也就是說……”

    陰音隱白皙的臉龐露出一絲病態的殷紅,語氣里微微有些興奮,冷聲說道:

    “從一開始,‘觀星’身邊就有一個統計司的內鬼!”

    “統計司之所以等到現在才發難,就是因為時機已經成熟,懷有逆光之心的進步人士都被‘觀星’釣上來。不僅是我們將‘觀星’當做誘餌,統計司也將‘觀星’視為誘餌,一個釣出叛亂者的誘餌!”

    “他們幫內鬼鏟除上位的障礙,還為內鬼的履歷添油加醋,為的就是讓內鬼獲得白夜分部的完整名單。”

    “統計司得到名單后,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就是常識了:他們可以輕易而舉地將所有潛藏的叛亂者,連!根!拔!起!”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342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