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23章 我真的有頭牛

第23章 我真的有頭牛

    你們這些玩戰術的,心都臟。

    樂語呼出一口氣:“那該怎么辦?放棄組建白夜分部?”

    “怎么可以因為少數內鬼的原因,放棄召集進步人士的機會,這簡直是斬腳趾避沙蟲。”陰音隱搖頭:“雖然組建白夜分部有危險,但只要我們將內鬼抓出來即可避免。”

    “你知道誰是內鬼了?”

    “我若是知道,今晚就不會跟你見面了,而你明天也將會聽見‘觀星’某名弟子身死的消息。”

    樂語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陰音隱,心想陰音隱除了是他的聯系人,多半還負責執行白夜的暗殺任務。擁有藏劍戰法的陰音隱,有心算無心之下,星刻郡沒有幾個能擋住他的人。

    “有懷疑人選嗎?”樂語忽然想到以前看到的一個抓內鬼的辦法:“是不是要以白夜組織的名義,給每個嫌疑人發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會面地點,然后看哪個會面地點出現統計司干員,就意味著對應的嫌疑人就是真正的內鬼?”

    “……?”

    陰音隱的頭上是大大的問號:“我雖然不知道你從哪里聽來這個辦法,但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參考價值:第一,我們不知道內鬼有幾個;第二,內鬼的目的是潛入白夜組織。在內鬼掌握完整成員名單之前,他斷然不會有其他舉動。”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內鬼應該就在‘觀星’那幾個弟子之中。”

    “為什么?”

    “在‘觀星’死后,能以他的名義召集新成員的,只有傳承他衣缽的幾名弟子。”陰音隱看了一眼樂語:“其實你也算是其中一個,你也的確能將新成員召集起來——他們肯定很樂意一起將你打成爛泥來祭奠‘觀星’的在天之靈。”

    樂語懶得接陰音隱的冷笑話,思索道:“而林先生的弟子們恰好現在就被放出來,因為他們被統計司抓進去過,身家履歷都無可挑剔……白夜分部的責任,自然會落到他們其中一人身上。”

    “不過,白夜就不能拒絕他們加入分部,另找人——例如派你去組建分部嗎?”

    陰音隱轉動手中筆,搖頭:“白夜沒理由拒絕。就因為你和我的推測,毫無證據就懷疑他們的忠誠?這不符合白夜的內部規章。白夜不僅不能,還必須委托他們繼承‘觀星’的遺志,以表明白夜對犧牲者的尊重。”

    “就為了這無意義的態度,就葬送白夜在星刻郡的所有努力?”樂語覺得有些難以理解:“這不是因小失大嗎?”

    “哦?因小失大?”

    陰音隱看著樂語,忽然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你很難想象樂語看見一張死人臉露出笑容是怎樣的體驗——反正樂語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陰音隱慢條斯理地說道:“那么按你的意思,現在‘觀星’死了,他們的親人弟子我們不僅不讓他們繼承‘觀星’的意志,甚至還將他們視為內鬼,視為叛變組織的嫌疑犯?”

    樂語一時語塞:“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的‘因小失大’就是這個意思,你認為‘觀星’的家人弟子都是小事,而白夜分部才是大事,對不對?”陰音隱打斷了樂語的陳述:“所以委屈一下他們,不就是暫時不讓他們加入白夜分部,想必他們可以理解我們的苦衷……你是這么想的吧?”

    樂語沒有說話,他隱隱察覺到……這個白夜組織,似乎不是一個普通的造反組織。

    “但他們會怎么想呢?”陰音隱又陰陽怪氣起來:“‘啊,林老師為白夜犧牲了這么多,白夜現在卻懷疑我們’——流星,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就是太多人希望那些擁有‘小’的人,能‘理解’他們的‘大’。”

    “輝耀朝廷希望天際區人民能理解他們的施政策略,所以天際執政官被殺了,天際區亂成一鍋粥。”

    “丁義肯定也希望星刻郡人民能理解他的野心理想,結果就是你們統計司橫行霸道,進步人士受到迫害。”

    “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是天上的太陽,一切星光都要為自己讓路,所以——”

    陰音隱攤開手:“我們這些星光,才會在這個地下室里謀劃推翻他們的光輝。”

    樂語微微失神,苦笑一聲:“我真的擁有一頭牛……嗎?”

    陰音隱挑挑眉:“你在說什么罵人的俚語嗎?”

    “這是一個笑話。有個記……有個欽差問農民,如果你挖到了一個寶藏,你愿不愿意捐給國家,農民說愿意,欽差很滿意,又問如果你有一頭牛,你愿不愿意捐給國家,農民這次說不愿意了。”

    陰音隱也好奇起來:“為什么?”

    樂語:“因為我真的有一頭牛。”

    陰音隱沉默片刻,嘴角微微勾起:“很有意思的笑話,中心思想也符合我剛才的發言,你的聯想能力還是很不錯的。”

    樂語心里泛起些許雀躍,旋即感覺有些不對味——這話聽起來怎么像是老師在表揚小學生?

    “總而言之,‘大局為重’、‘因小失大’、‘委曲求全’這些話是不符合白夜的行事準則。”

    陰音隱說道:“委屈滋生怨懟,怨懟導致敵視,敵視引發戰爭……我們今天能為了大局而委屈一小部分人,明天就會有人為了大局而委屈我們。”

    “流星,我聽說你妹妹正是二八芳華的年齡。如果我說為了大局,要委屈你妹妹去做她不愿意的事,你能接受嗎?”

    “不能。”樂語秒答。

    “所以不要再說這種慷他人之慨的話了,我們可以犧牲,可以委屈,但不能被犧牲,被委屈。”陰音隱抬起手輕輕抹了一下白發劉海:“人類是不能互相理解,但是可以互相尊重。”

    陰音隱用莊肅的語氣朗誦道:“「這個世界本是淵源黑暗,而我們心懷光明,不耀萬物,獨白其身,是為白夜」。”

    樂語表情有些復雜:“多么天真的政治理想。”

    “如果人人都不強求別人理解自己,人人都尊重別人,那么就可以迎來一個大家都可以相互理解的美好世界。”陰音隱打開筆記本:“這就是白夜的終極追求,沒有人需要委屈自己,也沒有人需要顧全大局,但社會卻能和諧運作。”

    樂語忍不住搖搖頭:“懷抱著這么幼稚的理想,白夜真的能成功嗎?”

    “就算白夜失敗了,也只能證明我們白夜行者的無能,而不代表理想是錯誤的。”陰音隱轉動筆桿:“正因為理想是如此夢幻,所以通往理想的道路自然是布滿荊棘。”

    樂語切了一聲:“話說得比唱的好聽,但內鬼怎么辦?”

    “說得好,這就是我為什么要找你會面的原因。”陰音隱用筆頭指著樂語:“我有一個計劃,可以讓內鬼暴露出來。不過呢,這個計劃在實施上,存在一定困難,而且也非常危險,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

    樂語點點頭:“好,我能幫點什么?”

    “其實也不是很難。”陰音隱攤攤手:“就是你要受點委屈而已。”

    樂語頓感不妙:“什么委屈?”

    “其實也沒什么。”陰音隱頓了頓:“就是你可能會死。”

    “淦,你剛才不是說白夜不會要求成員犧牲自身利益的嗎!?”

    “白夜的確不會要求成員犧牲自身利益啊,但你可以主動犧牲嘛。這也是常識,不用謝。”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342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