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虐菜

    林雪主動前來仇斷,早在樂語的意料之中。

    或者說,林雪的仇斷,其實是樂語和陰音隱的計劃。

    隨著社會變化,仇斷的發生次數其實是越來越少,雖然仇斷是一次光明正大的報復機會,但并不實用,因為它隱含兩個條件:第一,你要知道誰是主要仇人;第二,你得打得過他。

    不要以為這兩點很簡單,畢竟大多數案件都是提刑司或者統計司率隊處理,你哪找得到誰是仇人?整個部門嗎?

    如果是存在‘誣陷’情節的原告,那倒是能找到仇人,但原告也不是傻子,若不是有底氣不怕仇斷,誰也不會亂誣陷。

    而且就算你知道誰是主要仇人,打不打得過也是一個問題。像林錦耀這起案子,林雪等人的主要仇人肯定不是千羽流,而是藍炎。

    但他們別說是找藍炎,他們連統計司都進不去。而且他們也不是傻子,別說車輪戰,就算是一起上,也只有被藍炎宰割的份。

    林雪等人一開始肯定沒有仇斷的想法,因為沒必要——他們與統計司是政治斗爭,是路線之爭,雙方完全沒有緩和的余地,根本不是能靠‘仇斷’就能‘斷’,而是只有一方滅亡才能結束的生存斗爭。

    然而陰音隱的計劃,卻是鼓動林雪等人去找千羽流仇斷。

    他以白夜行者的身份,向林錦耀的親屬弟子提出了這樣的要求:只有能讓千羽流在仇斷中落敗道歉的人,才有資格繼承林錦耀的遺志,加入白夜這個致力于推翻輝耀的溫暖大家庭,擁有組建星刻郡白夜分部的資格。

    但反過來,如果沒人能在仇斷中擊敗千羽流,那他們就沒資格繼承林錦耀的遺志,自然也不能加入白夜分部。

    樂語當時就罵陰音隱脫褲子放屁,這不就是提出一個過分要求然后趁機剝奪他們的參加資格嘛。

    陰音隱說樂語沒常識,剝奪資格是懲罰,但提出挑戰卻是獎勵,而且這個要求合情合理——千羽流殺了林錦耀,于情于理林雪等人都要找千羽流了結這件因果。

    按道理說,林雪等人雖然理應繼承林錦耀的事業組建白夜分部,但他們卻是沒有資歷,差點經驗值——就像是表哥打游戲的時候忽然要拉屎,于情于理都得讓旁邊的表弟來接著打,但想要表哥的隊友認可表弟,卻是要表弟展現一點成績。

    讓林雪等人去打千羽流這個精英怪,獲取經驗值升級,也讓人挑不出毛病。

    不過這里存在一個小問題:林雪等人,是絕對打不過千羽流的。

    不是駕駛員樂語吹千羽流這款座駕,而是千羽流的的確確是一款超跑——在同齡人里,唯一能超越千羽流的,也就只有來自炎京的里士杰。

    但里士杰現在已經變成巨人觀,死得老慘了。

    因此林雪就算是車輪戰,也只有被樂語吊打的份,除非……

    「除非有內鬼。內鬼為了加入分部,必定抓住這個機會,借助統計司的資源來擊敗你。」

    這是陰音隱的結論。

    不過他還有下半句話:「如果他們都不是內鬼,那你就讓他們暫時遠離白夜與星刻郡的紛爭——連你都打不過,他們還沒有加入白夜的資格。」

    總而言之,好人永遠是白夜,壞人總是樂語來當。

    不過樂語也不介意,畢竟像這種光明正大虐菜的機會可不多見。

    “請。”

    樂語朝林雪招了招手,“麻煩巡刑衛在一旁為我見證——我如果上班遲到,那是因為出現了不可抗力,匪我所愿也。”

    既然樂語都這么說,巡刑衛便不再干涉這場仇斷,驅散人群給他們戰斗的空間。

    “千羽流,我會讓你知道,林先生去了,還有我高進!星刻郡,不是你可以橫行無忌的地方!”

    首先迎戰樂語的,是學生會主席高進。

    他手持一柄軍院制式長劍,嘩啦一聲抽劍,劍聲破空爭鳴,劍鋒直指樂語,凜然殺氣刺得樂語眉心微痛。

    高進的劍刃無鋒,因為普通人雖然可以攜帶劍器行走于大街之上,但不允許開刃,劍器相當于是一種工藝品或者健身用品。

    絕大多數劍客也遵守這個規矩——他們想殺人,有沒有開刃根本沒關系。

    在這個世界,如果劍客非要用利刃才能殺人,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恥辱。

    兩人站在兩邊,此時天色正好,陽光刺破云層,溫暖地灑在人間。

    “來!”

    樂語擺出咬戰法架勢,沒有任何廢話,直接荒咬起手,光爆掠動如銀河倒懸,襲殺高進!

    樂語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他是要來排查內奸的!

    高進會不會是內奸?

    他選擇第一個挑戰樂語,是不是想搶在其他人之前擊敗千羽流,獲得林錦耀繼承人的資格,進而獲得白夜成員名單?

    他平時說話這么大聲,是不是心虛?

    他總是站在道德高地上撒尿,是不是一肚子壞水?

    因此樂語的攻勢必須猛烈得像是打樁機,他要打得高進喘不過氣,才能逼出高進的底牌!如果高進真的是內奸,他就必然會動用來自統計司的支援,用不屬于他的力量奇襲樂語!

    鐺!鐺!

    光爆在空中濺起陣陣漣漪,雙方瞬間交擊數下分離,高進拉到合適的距離,一抖手腕,光芒匯聚于劍尖之上,震喝一聲,遞劍刺向樂語,刺出數米劍光!

    執劍戰法·前赴后繼!

    樂語身軀一震,左手斜拍,噴吐光爆,直接將劍光拍散!

    咬戰法·洪吐!

    然而高進此時已經順著劍光刺殺過來,但他真正的殺著,不是右手的無鋒劍,而是左手的劍鞘!

    他緊握劍鞘,從左往右掃向樂語,朝著外側的劍鞘口迅速‘拉’出劍光,不過是呼吸之間,已經拉出數米長的劍光,顫鳴不斷,如有實體,似要腰斬樂語!

    這就是高進主修的戰法,執劍戰法!

    執劍戰法的奧秘,不在于劍,而在于鞘!

    從高進拔出劍的那一刻起,他的劍鞘就一直在吸收光輝存儲于內。這種存儲無法長久,而且需要與劍刃配合,因為劍刃每一次打出的光爆都帶有高進的精神力——也就是所謂的劍意。

    這種帶有劍意的光輝,是執劍戰法的高效能源。當高進戰斗得越久,劍鞘存儲的劍意光輝就越多,爆發起來也就越強!

    通俗來說,就是執劍戰法會有一個劍意槽,積累劍意的條件是戰斗,發動道具是劍鞘!

    執劍戰法·前赴后繼,前赴的劍光雖強,但后繼的劍鞘才是致命一擊!

    順帶一提,在戰法牌里,執劍牌組的主要特性就是每一次直擊都能增加暴擊的傷害。

    ‘蠻強的嘛……’

    眼看著自己被高進用無鋒劍與劍鞘光兩側夾攻,樂語心里卻是冷靜得毫無波動。

    殘血體質,讓樂語一個連雞都沒殺過的普通人,可以從容面對近在咫尺的危險。

    ‘但還是太菜了。’

    咬戰法·洪吐宇詠!

    樂語左手畫圓,套向高進的無鋒劍,順勢纏住了他的手腕!

    然后他右手化掌,主動迎向劍鞘光的中間位置,噴吐光爆!

    雖然高進的劍鞘光看上去似模似樣,但華而不實,光型不穩,金玉在外,敗絮其中!

    一拍即散!

    執劍戰法其實更適合多人作戰,上限極高,因為攻擊距離遠的因素,甚至存在一人敵軍的可能性。但高進還沒將這門戰法登堂入室,攻擊距離長就成為他的致命弱點——距離越長,光爆威力就越分散!

    不過銀槍蠟燭頭罷了。

    樂語纏住他的右手腕順手一拉,一記膝撞頂他的腹部,高進頓時嗚哇一聲,噴出一口熱血。

    ‘這就是虐菜的快樂嗎……沒什么意思,真是樸素無味且枯燥啊。’樂語繞到高進背后,反扣他的右手,像拎小貓一樣捏住他的后頸,嘴角微微勾起一個弧度,說道:“結束了。”

    “還沒有!”

    高進左手反持劍鞘,狠狠往后面一戳!

    樂語隨意躲開這無聊的負隅頑抗,然而腎部忽然一陣莫名的刺痛,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洞穿!

    只見高進的劍鞘居然還能噴吐出一道青光,而且還會拐著彎追蹤射向樂語!

    危!

    居然處心積慮偷襲我的腎部……高進,你就是內奸嗎!?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8797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