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29章 下一個

第29章 下一個

    遠有執劍定乾坤,近有八稻鎮眾生。

    這句無人不知的順口溜有兩個意思:在兩千多年前的輝耀開國初期,執劍戰法就已經為輝耀朝廷立下汗馬功勞,開國初期建立的執劍殲滅隊更是立下赫赫威名,摧城滅派的功績難以估計。

    而八稻流是近代發展的新戰法體系,雖然僅僅只有幾百年歷史,但卻將許多舊派戰法掃入歷史垃圾堆,在面對西方異族的‘血棘東征軍’時更是大發異彩,因此獲得‘遠有執劍,近有八稻’的美名。

    除此之外,這句順口溜的另外一個意思就是字面意思:執劍戰法遠程殺伐第一,八稻戰法近戰無人能擋!

    但八稻戰法融匯了諸般技巧,逐漸形成一個大流派,普通人窮盡一生也只能精通其中分支,因此八稻流便被分割成數種戰法,統稱八稻流。

    千羽流的咬戰法,夏林果的撲戰法,便是八稻流的兩個主要戰法體系!

    如果說咬戰法的真諦是‘咬殺至死’,那么撲戰法便是‘撲殺不休’,要義是手腳并用每分每秒都對敵人進行連環打擊,以狂風驟雨的態勢將敵人壓迫得喘不過氣,就像凌冽的蒼蠅拍般將敵人撲殺!

    撲戰法最大的特點,就在于這是一門空中戰法,修習者通過連環踢擊令自己暫時滯空,同時雙手不停攻擊敵人頭部,而敵人往往雙拳難敵雙手雙腳,很容易就被這雨打芭蕉級別的高速打擊壓制得顧此失彼,最終落敗。

    幸好是在大廣場里戰斗,若是在狹窄室內有墻壁輔助,夏林果簡直可以像是蜘蛛俠一樣全空間移動,360°無死角對樂語進行打擊,給予樂語宛如群毆般的體驗。

    ‘此人實力不在我之下!’

    看著面前默默無言的夏林果,樂語心里不禁暗罵陰音隱——不是說好這是一場王者打青銅的碾壓局嗎?怎么對面有個炸魚塘的超凡大師?

    如果用系統面板來描述,那就是夏林果的八稻流撲戰法跟樂語一樣也是初級——哪怕他們已經很屌但系統覺得這種水平就是初級——兩人實力上并沒有多大差距,樂語不能保證自己能戰勝夏林果!

    難道夏林果才是真正的內奸?

    他的底牌就是自己隱藏的實力,不用任何花招,也能堂堂正正打敗我然后攫取白夜分部的勝利果實?

    樂語腦海里轉過千般念頭,然而此時夏林果足下流光,強橫鞭腿劈空而來,已經迫不及待地親吻他的臉龐!

    一旦抵擋或者抓住他的腿,他就會瞬間趁機借力空襲;不抓住他的腿,拳掌攻勢根本碰不到他,只能一直接招!

    樂語忽然身子一矮,避開流光踢擊,地堂腿掃向夏林果的另一條腿!咬戰法里自然沒有這招,但樂語小時候跟學跆拳道的熊孩子打架,最喜歡的就是趁他踢腿的時候鏟他下盤,往往都能將熊孩子鏟的撲街!

    但事實證明小時候容易辦得到的事,長大后不一定能做得到,譬如去女澡堂,譬如樂語這一地堂腿鏟過去,夏林果的腳居然紋絲不動,仿佛鏟中一塊鋼板!

    敢抬腳踢擊的武者,怎么可能怕下盤遇襲?

    但樂語還有后手——荒咬!

    不過因為樂語現在伏低身子,因此他的拳掌攻擊目標也隨之下降,再加上是由下而上的攻擊,因此動作就很像是瞄準腹下三寸的猴子偷桃絕技。

    但他們交戰時光爆四溢,外面人只能看出他們兩個纏在一起,根本看不出細節,因此樂語根本不怕這招有損天和的絕技會不會有損他的名譽。

    要害即將遇襲,夏林果臉色絲毫沒有變化,踢出去的腳忽然往下踩住樂語的肩膀,整個人順勢躍起,避開樂語這臭不要臉的偷桃荒咬,并且獲得空中的優勢攻擊位置。

    糟了!

    樂語迅速前奔轉身迎敵,但發展數百年的戰法早已算盡受害者的所有掙扎可能。夏林果的腳尖只輕輕在樂語肩上一勾,身形便在空中平行挪移,手腳光爆瞬間形成,如猛獸般撲殺樂語!

    砰砰砰砰!

    光爆碰撞的聲音綿綿不斷響起,附近圍觀群眾看見兩人從西邊打到東邊,從你上我下打到你前我后,戰況異常焦灼激烈!

    “你變了。”

    在密不透風的拳腳攻勢里,樂語忽然聽到夏林果傳來這么一句話,忍不住笑道:“我跟你很熟嗎?”

    在千羽流的記憶里,幾乎沒有多少關于夏林果的信息,甚至連面都沒見過幾次,今天之前更是一句話都沒說過,完全就是陌生人。

    “你不了解我,但我了解你。”夏林果一邊說,一邊用腳狂踹樂語的臉:“我一直在看著你,即使你加入統計司,我也一直看著。”

    轟!

    樂語一邊后退瓦解夏林果的攻勢,一邊露出嫌棄的表情:“噫,好惡心啊,你能不能穿個女裝之后再跟我說話。”

    樂語雖然嘴臭不止,但其實已經慌得一筆,心想夏林果難道不僅僅是內奸,甚至還發現千羽流就是白夜派到統計司的內奸?

    夏林果完全免疫樂語的嘴臭,雙拳不停錘向樂語的腦袋:“千羽流,你和我是同一類人。”

    他承認了!

    千羽流是內奸,夏林果=千羽流,所以夏林果也是內奸!

    “但你現在已經不是了。”

    嗯?樂語眨眨眼睛,雙掌前推,打出光爆洪吐試圖擊飛夏林果,輕聲問道:“為什么不是?”

    “你的眼神并不令人恐懼,你的拳頭并不令人疼痛,連你的光爆都是那么溫柔。”夏林果借著洪吐邊緣的光爆沖擊,再次繞到樂語身后,聲音平靜地低語道:“如果是以前的你,我早已輸了。”

    “你是說我沒有殺意?”樂語猛地轉身,爪擊破空震爆,掌勁光爆噴吐如炮!

    咬戰法·荒咬洪吐!

    “我們不需要殺意。”夏林果二連流光踢腿硬撼樂語的攻擊,雙拳如重錘狠狠搗向樂語的太陽穴:“殺人對我們來說如呼吸般自然。”

    “你是說我不夠你變態咯!?”樂語往后躲避,雙手同時畫圓套向夏林果的雙拳。

    咬戰法·宇詠!

    “不,是你變奇怪了。”夏林果反手握住樂語的雙手,借勢倒立而起,整個人騰到樂語正上方,在半空中與樂語面對面凝視,古井無波的眼神泛起一絲漣漪:

    “我們都是注定要折斷的劍,為什么你卻安上了鞘?”

    冷血體質。

    近距離看清楚夏林果那究極面癱的表情,樂語瞬間明白了夏林果的真實面目——他跟千羽流一樣,都是擁有冷血體質的無性格者!

    像他們這些冷血人,天生不會受到任何負面情緒影響,但也因此無法獲得正面情緒地熏陶——正因為有痛苦才能感覺幸福,不得不上班所以打游戲才快樂,體驗過便秘所以高速新陳代謝就顯得珍貴。

    許多美好的事物都是需要對比才能感受到,沒有餓過就不會覺得飽腹是多么快樂。

    冷血人對所有正面情緒都習以為常,活著已經難以獲得快樂,對一切都不感興趣,對任何一切都是一副死魚臉。樂語之所以能認出夏林果這個秘密,主要是他的表情跟千羽流太像了——千羽流從小到大照鏡子時都是這副孤兒臉!

    夏林果說現在的千羽流跟他不再是一路人,還帶了劍鞘云云,其實就是察覺到千羽流的內在靈魂變了。跟千羽流這個面癱智能機器人相比,樂語作為駕駛員當然會讓千羽流變得更加生動形象。

    雖然明白了這一點,但對現在的戰斗并沒有什么幫助,樂語便順著他的話茬說道:“你認為劍鞘令我變弱了?”

    “當然,以前的你,可以打十個現在的你。”

    差距有那么大嗎!?

    “而且……”

    夏林果忽地翻越到樂語身后,抓住樂語肩膀的手猛地用力,整個人單憑一抓之力便完成空中挪移,右手右腳同時對準樂語的后腦勺肘擊膝撞,如雙星貫日!

    “劍還帶著鞘,又能斬得了誰!?”

    砰砰!

    樂語悶哼一聲。

    雖然他及時轉身雙手并直擋住夏林果這一擊,但并非毫無代價,哪怕是有殘血體質保護,但他感覺自己雙手手臂仿佛貼了暖寶寶——估計手臂都紫瘀紅腫了。

    事實上,他全身上下各個部位都有點熱,夏林果狂風驟雨的打擊并非毫無意義,樂語感覺自己的血條去了三分之二,如果不是屏蔽了痛覺,樂語肯定痛得在地上打滾。

    就算不怕痛,但體力終究是有耗盡的時候,樂語感覺自己的力氣已經沒那么大了,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輸!

    然而,樂語可不是僅僅是為了嘴臭而跟夏林果扯談!

    樂語雙手一推,將夏林果震開,笑道:“劍如果沒有鞘,遲早會折斷。”

    夏林果輕輕搖頭:“劍本就是用來折斷,你這樣只是讓自己在虛度中生銹。”

    后退的時候,夏林果忽然發現自己已經退到墻壁,下意識便重踏墻壁反沖滯空。

    然而下一瞬間,夏林果便發現自己做錯了!

    他發現千羽流在抵擋他肘擊膝撞之后,直到他后退踏墻壁滯空的這段時間,千羽流一直都沒有動,雙腳重重踩在大地上,早晨的陽光在他腳下編織出幾乎凝為實質的金色烈焰,耀眼非凡!

    八稻流的戰法互有借鑒融合,雖然撲戰法是八稻流里唯一以腿法為主的戰法,但咬戰法里,一樣有以腿法為主要驅動的技巧!

    撲戰法所有技巧,都是建立在自己能抓住對方戰法破綻進行借勢的基礎上,但咬戰法的那一招一旦發動,他根本來不及借勢!

    “寶劍藏鋒,只為待時而動,夏林果,你一定不懂吧!”

    八稻流咬戰法·宙呔!

    咬戰法里唯一一招需要原地蓄力的戰法,蓄力完畢可以爆發出驚人速度,達到近乎瞬移的位移效果,并且附加極大動能的沖鋒打擊!

    但是這招攻擊距離不遠,而且蓄力特效非常明顯,樂語必須要保證夏林果在蓄力完成前不能遠離自己!

    因此他將夏林果騙到臨街墻壁旁邊,夏林果這種撲戰法武者,碰到墻壁肯定會下意識踩墻反沖,不但不會逃跑,還會主動沖向樂語!

    樂語雙腳重踏,光焰爆現,剎那間整個人掠過長空,撞入夏林果懷里!

    轟!

    夏林果感覺自己腹部像是被炮彈打中,嗚哇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撞回墻壁之中,啪的一聲滑到地上,撐著地面想站起來,但最終還是再起不能。

    樂語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夏林果的鞋子不知道早上踩了什么,弄得樂語衣服到處都是污跡,這種喜歡動腿的武者實在是太不衛生了,輝耀朝廷應該立法明文規定撲戰法武者要脫鞋戰斗。

    看了一眼無力作戰的夏林果,樂語轉身看向后面圍觀的人群。

    “下一個。”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9037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