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34章 打牌與下水道戰法

第34章 打牌與下水道戰法

    「死而替生」這個能力,樂語到現在也只觸發了一次。

    畢竟這個技能啟動條件實在太嚴苛,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樂語第一次是成功從本體穿越到千羽流身體里,但下一次呢?技能會不會發動失敗?會不會有其他隱性要求?有沒有其他副作用?使用次數有沒有上限?

    因為發動條件是死亡,因此樂語根本不敢隨意進行測試,而且他一個正常人類的基礎本能就是求生,哪里會主動尋死?這技能本身就是違反人性的。

    而「死而替生」又明確說明,樂語只能穿越到擊殺者身體里,在沒有其他例子前,樂語只能相信這個技能說明。

    也就是說,無擊殺者,或者自殺、病死、老死等情況,那樂語就真的死了。

    在與林雪的最后交鋒里,樂語固然可以扭斷林雪的脖子,但林雪的劍鞘光也能洞穿樂語的身體。

    如果樂語先殺了林雪,然后林雪的劍鞘光對樂語造成大出血傷害致死,那樂語的「死而替生」還能發動嗎?他穿越到頸骨碎裂的尸體里也還是死啊!

    雖然「死而替生」說除了最后擊殺者、直接擊殺者外,間接擊殺者也能觸發能力,但樂語不是很確定這個間接的范圍有多大。

    譬如仇斷的主謀其實是陰音隱,樂語在仇斷里死了,這筆賬能算到陰音隱頭上嗎?而陰音隱之所以提出仇斷請求,又是因為林家出了林雪恩這個內鬼,那這筆賬會算到林雪恩頭上嗎?而林雪恩之所以會成為內鬼,又肯定是因為……

    如果一直套娃,間接范圍簡直無窮大。樂語與其相信自己的靈魂能沿著套娃路線一路追溯奪舍替生,還不如保證自己能穿越到最后擊殺者體內。

    因此當初林雪就算真的動用劍鞘光殺了他,他也不會對林雪下殺手。

    開玩笑,這具身體等下就是我的,我怎么可能弄壞她?

    只是沒想到林雪忽然良心發現,樂語的美少女奪舍計劃也自然擱淺,心里還有一點點遺憾呢……就只有一點點。

    不過這種理由自然不能對林雪說。

    實際上樂語也不用回答林雪。

    “你剛才說問我一個問題,而這個是第二個問題了。”樂語笑了笑,示意女醫官推他離開。

    這次林雪沒有再阻留,看著樂語坐著輪椅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后,她才轉身離開。

    ……

    ……

    “千隊長要注意身體啊。”

    “千隊長我帶水果來了。”

    “千隊長……”

    下午四點過后,統計司一隊的人一起過來醫官司探望樂語,躺在床上構思戰牌牌組的樂語微微挑眉:“今天你們可以提早下班?”

    “司長特別批準我們今天可以提早下班探望隊長你!”艾麗麗眼睛里滿是小星星:“真的是太好了!”

    你這個‘好’是說今天能提前下班的好,還是說藍炎的好……樂語看向陳輔,陳輔聳了聳肩:“今天我們的工作就是平息你這次仇斷的風波,嗯,這是我的探望禮物,快點喝吧。”

    陳輔將一個木瓶子放在床前柜上,樂語拿在手上感覺冰冰涼涼的,木瓶外壁泛著一層水跡,打開喝了一口,舔舔嘴唇:“喲,是冰鎮蜜糖五花茶。”

    舟光世奇道:“隊長還喜歡喝甜茶的嗎?”

    樂語笑道:“我還喜歡很多東西,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是啊,如果不是這兩天統計司舉行內部戰牌賽,誰知道隊長還是個狼鷹牌高手?”朱俊杰笑道。

    這幾天樂語放開了心思,不再拘束于千羽流的身份束縛,旁人雖然感覺千羽流忽然變了個人,但沒有幾個覺得奇怪——畢竟千羽流前幾天殺了恩師,性格變態也是很正常的事。

    而且正常人哪想得到穿越、奪舍、轉世這種操作?大家頂多暗暗吐槽千隊長外表看上去這么高冷,沒想到內心如此柔弱,親手殺了老師就會直接性格大變。

    統計司里一些對挺喜歡千羽流的帥臉的女干員,聽聞千羽流的變化后頓時暗暗熄了春心,覺得千羽流這種人很有病嬌潛質;但也有女干員更加主動靠近千羽流,因為她們覺得病嬌這種屬性很可愛。

    樂語發現自己剛穿越的時候想太多了,只要他肯承認千羽流的身份,肯正常上下班給家里錢,其他人其實并不會多在乎千羽流,他們甚至會為千羽流的變化腦補出許多理由。

    大家聊了一會天便離開了,只有陳輔留下來跟樂語打戰牌。

    陳輔打牌實力也不差,他的牌組跟他戰法一樣,都是凌虛戰法。

    何謂凌虛?踏雪無痕御風而行即為凌虛。

    凌虛戰法也是一門少有的以腿法為主的戰法,閃避挪移趕步皆是上上,踢擊更是威力強勁,如果說撲戰法的踢擊是‘綿綿不斷’,那凌虛戰法的踢擊就是‘石破天驚’。

    不過凌虛戰法在以前一直是下水道戰法——武者頂多輔修凌虛戰法里的身法步伐,很少主修凌虛。直到銃械占據主流武器地位后,凌虛戰法才突然吃香起來。

    畢竟以前修煉凌虛戰法的武者,雙手只能手持短刀輔助,殺傷力較弱,職業定位趨向于斥候刺客;而現在武者可以雙手持銃,近距離疾行射擊也不失準頭,殺傷力更是無甲者必受重創,凌虛戰法的弱點一下子獲得了彌補。

    時代進步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有的戰法衰落了,就會有的戰法崛起。

    凌虛牌組也因為時代進步獲得加強,皇家學院默認使用凌虛戰法的人都會使用銃械,因此凌虛牌組的特性是‘反擊成功后可打出直擊牌追加傷害’,與此同時凌虛牌組的暴擊牌也非常強力(擅長踢擊),各種因素綜合起來凌虛牌組算是當前強勢牌組之一。

    陳輔一開場就覆蓋暗牌,凌虛牌組的強勢點就是暗牌反擊和暗牌直擊,你打直擊吧,對面一個反擊加追擊糊你一臉;你打暴擊吧,對面的暴擊對你造成的傷害更多。

    但樂語用的是狼鷹牌組,他的直擊牌若是被反擊,那他下一張直擊牌的傷害將會增加,因此第一回合打直擊是絕對不虧的!

    就在這樣你來我往打了幾個回合,陳輔忽然說道:“銃彈口徑5.66,是三種制式銃彈之一。按照你當時站的位置,射擊位置大概是距離你的150米以外的建筑里,但經過問詢,附近沒人聽到銃聲。不過那個地方人聲嘈雜,聽不到也是有可能的,或者……”

    “裝了亂音器,將銃聲紊亂。”樂語蓋下一張暗牌:“子彈有光爆痕跡嗎?”

    陳輔打出直擊牌‘凌虛飛踢’,說道:“沒有,如果排除故意隱藏可能,那射擊者應該不是飛花戰法的武者。”

    “在150米外能夠進行精準射擊,并且銃彈口徑是5.66的銃械……”

    樂語翻開暗牌,是‘鷹視狼顧’反擊牌,打掉陳輔3滴血。

    陳輔眉毛一挑,他只剩一滴血了,而樂語還有四滴,他便直接蓋牌不玩了,認真說道:“能有這種射程的銃械只有三種,而這三種……都必然是需要經過身份驗證的制式銃械!”

    并非所有銃械都是需要身份驗證,事實上除了輝耀朝廷官方生產的銃械外,其他民間自主生產的銃械都是上手即用。銃械的原理并不復雜,火藥的獲取雖然麻煩但也不是不可能,自制銃械并不罕見,事實上大戶人家或者野外村鎮里都必然備有自制銃械來防止賊寇。

    朝廷阻止不了民間持有銃械,但他們可以對自己的產品下手。官方銃械除了每次使用都要經過耀石身份認證,他們還將膛線和子彈尺寸弄得非常刁鉆,保證民間銃械用不了官方子彈,而官方銃械也必然射不出民間子彈。

    再加上民間自制水平也就那樣,射程達到100米以上并且能保持準頭的銃械,都只能是輝耀官方工廠出品。

    哪怕是時局混亂,郡守執政割據一方,執政者都沒有取消工廠銃械的身份認證功能——開玩笑,他們也要靠武器來控制手下,怎么可能允許無須認證就可以使用的強力銃械流出?

    陳輔說的這些調查內容,其實只是為了引出一個結論:

    射擊樂語的,并非來歷不明的自制銃械,而是官方干員使用的制式銃械!

    “精準射程150米以上的銃械,星刻郡里只有三種人有資格通過其身份驗證。”

    樂語一邊說一邊朝陳輔展示自己的手牌,兩張都是直擊牌,陳輔看了看自己剛剛甩出去的兩張反擊牌,后悔得重重錘自己大腿。

    樂語伸出一根手指:“第一種可能,是臨江軍的狙擊干員。不過這些狙擊干員每個都修煉飛花戰法,若真的是他們出手,我整個身體肯定都會被撕成兩半。”

    飛花戰法是暗器投擲戰法,可以將光爆‘塞入’物件中,等物件命中目標再引爆。飛花跟凌虛一樣在以前都是下水道戰法,在銃械出現后才大發異彩——所有軍隊的狙擊干員都必然修習飛花戰法,傳說級別的狙擊干員,甚至可以將子彈射出炮彈的威力。

    “第二種可能,是提刑司的機動干員。”樂語伸出兩根手指:“不過自從統計司創建之后,提刑司的機動隊就并入了統計司,也不知道提刑司有沒有再次組建機動隊。”

    “而第三種可能,便是……”

    “便是我們統計司的特別干員。”

    門口忽然傳來一聲回答,樂語和陳輔轉過頭去,看見一個穿著紫藍制服的英武男人臉帶笑意地看著他們。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銀邊眼鏡,溫和說道:

    “傍晚好,千隊長,陳副隊。”

    是藍炎!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49798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