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38章 你是我的劫

第38章 你是我的劫

    在樂語的計劃里,將千雨雅趕走可謂是重中之重。

    經過這些天的仔(吃)細(喝)調(玩)研(樂),樂語發現這個世界還有許多他難以想象的地方,譬如河水倒流的逆流河,譬如終日火焰不熄的地獄,譬如永久存在的大漩渦天涯海角……

    這些地方都在人跡罕至的地方,因為人類根本無法在這些逆反自然規律的秘境里生存。自從發現這個世界還存在這些超自然秘境,樂語心里就漸漸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來了這個世界這么久,樂語也認命了。雖然還有一個神秘的系統面板和「死而替生」能力,但樂語并不認為這些東西能幫助他返回地球世界。

    就算可以,那肯定也要樂語做牛做馬出生入死,經歷一段三百萬字的史詩長篇故事,醉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之后,才讓樂語帶著先進的精神力體系回地球,開啟一段靈氣復蘇的地球故事……

    以上是樂語喝蜜糖五花茶喝多了之后的幻想。

    最重要是,這個系統面板到現在為止也只有一個‘生存15天’的挑戰,天知道它猴年馬月才會給出一個獎勵是回地球的挑戰,樂語完全不指望它。

    那么,輝耀的精神力修煉體系,有沒有讓樂語回家的可能呢?

    沒有!

    輝耀人的精神力和戰法固然可以令個體擁有超越集體的偉力,但歷史上的大宗師、天下第一武者、大戰法家,歸根究底也還是人,不是神仙,沒有破碎虛空的能力。

    那么,就真的沒有一丁點穿越回去的可能嗎?

    有!

    在諸多秘境傳聞里,樂語找到一個名為‘神魔之井’的秘境,據說以前有人穿過神魔之井后到達了一個奇怪的世界,有會噴火的巨龍,有能發出龍吼聲的英雄,那里的人死后會將自己藏在古墓里,過不了多久就會變成活尸復生,記錄者甚至見過一條龍被殺死的場景,龍尸變成金光被屠龍者吸收,只剩下慘白的龍骨……

    雖然聽起來像是編的,而且神魔之井的記載遠比其他秘境少很多,但說不定真的存在一個可以穿梭時空的秘境呢?

    好歹也是一個希望,因此樂語打算等星刻郡的事情結束,就輕便簡裝,去看看這個世界。

    樂語其實并不喜歡旅游,但這個世界又沒網。別說網,連給他手機充電的插座都沒有,他也只能出去走走了。

    更重要是,樂語不想理會現實里那些屁事了。

    輝耀要分裂了,諸侯擁兵自重,軍閥割據一方,世界要陷入亂戰之中,這些跟他一個路過的穿越者有什么關系?

    想為全人類解放事業貢獻力量的是林錦耀,是千羽流,不是他樂語!

    而且在這個即將混亂的時局里,他一個連《游擊戰》、《赤腳醫生行醫手冊》、《紅寶書》都沒看過的普通人,又能有什么作為?還不如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春夏與秋冬。

    然而無論是隱姓埋名,還是旅游天下看盡繁華,樂語都得先將千雨雅處理好。

    無論是道德上的愧疚,還是感情上的親近,亦或是這些天的友好交流,都讓樂語無法直接拋棄千雨雅不管。

    幸好千羽流這個死鬼也知道自己在進行高危作業,老早就想辦法送千雨雅離開星刻郡。現在白夜能安排照顧千雨雅到炎京求學,正好解決了樂語的后顧之憂。

    然而千雨雅居然說,她不想離開星刻郡!?

    “為什么?”樂語脫口而出。

    “星刻文化學院的醫療系也不差,我沒必要去炎京求學。”

    “星刻的醫療系是不差,但炎京的皇家學院是頂尖啊!你知道我們統計司有個叫里士杰的人嗎?他就是皇家學院畢業,年齡跟你哥差不多,但實力卻不知道比你哥強多少!”

    千雨雅皺眉看了眼樂語:“你不就是我哥嗎?”

    “我……就是說我比里士杰差多了。”剛才說話不經腦子,樂語下意識就脫離了自己千羽流的身份,“里士杰跟我之間的天賦并沒有多少差距,甚至你哥……甚至我的天賦和勤奮比里士杰更好,但就因為里士杰就讀于皇家學院,所以他的起點遠遠比我高得多。”

    千羽流的戰法境界止步于初級,很大一個原因便是星刻軍院的強者不多,教師也就是中級水平,千羽流的實戰經驗根本上不去。

    聽說皇家學院里高級遍地走,中級不如狗,要是千羽流能去皇家學院就讀,至少也是個中級戰法境界,說不定還能摸一下高級的門檻。

    “如果能去皇家學院,干嘛要留在星刻?”樂語很是不解:“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難道你不向往炎京的繁華,不期待自己有朝一日成為皇家學院的學生嗎?”

    千雨雅反問道:“那你為什么沒有去炎京?”

    樂語有些茫然:“我?我早就畢業了啊,炎京不收大齡學生……”

    “你知道我在說什么!”千雨雅忽然生氣將筷子一拍,輕咬貝唇盯著樂語:“顧老師,你還記得吧?他現在還在國中教術數。你準備報考國學的那一年,我就曾經看見顧老師到家里不停勸你,那時候我還小,只聽了個大概沒聽懂,但我最近想起這件事,找顧老師一問,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么事——”

    “顧老師認為你是那一屆最有可能憑實力考入皇家學院的學生!你當初也是可以去炎京報考皇家學院的!你也是可以成為皇家學院里的天之驕子的!你本不需要待在星刻郡這種地方的!”

    千雨雅看見她哥一臉茫然的表情,恨恨說道:“你說句話啊!你現在怎么不說話了?剛才你不是很能說的嗎?”

    樂語現在十分懵逼——他還在翻找千羽流的記憶呢。像這種邊邊角角的細節,千羽流估計自己也忘了,樂語翻找起來特別辛苦。

    “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一個女醫官怯生生地在門口探頭,她是住院部的值班醫官之一,路過這邊聽見有爭吵聲便過來看看,然后在門口發現病人名牌正是大家討熱議里那位窮兇極惡的‘千羽流’……她也只能壯著膽子在門口問一句了,如果發生什么事跑應該是來得及的。

    “沒什么事,麻煩關上門。”

    “好!”

    經過這樣一打岔,千雨雅也冷靜下來,收拾好碗筷放回籃子里。

    樂語終于從千羽流的記憶里找到對應的片段。千羽流十七歲那一年,因為成績優異的原因,許多老師都勸他去炎京參加皇家學院的入學試,尤其是術數顧老師特別看好千羽流,甚至追到家里勸說千羽流,甚至愿意出錢資助千羽流的求學。

    但千羽流都拒絕了,依舊選擇報考星刻軍事學院。

    然后他在里面遇到了林錦耀等人。

    如果當初千羽流去報考炎京皇家學院……

    “如果你當初去了皇家學院,那現在一切都會不一樣……”

    千雨雅低聲道:“你不需要加入統計司這種骯臟機構,也不用留在星刻郡這個小地方,更不會變得像現在這么聲名狼藉……”

    樂語已經隱隱揣摩到千雨雅的潛臺詞了,他無奈嘆了口氣:“所以有我這個錯誤例子在前,你不是更應該要去炎京嗎?”

    “但你是為了我才留在星刻郡的啊。”

    千雨雅低頭看著籃子里的餐具,聲音帶著一絲顫音:“是我拖累了你。”

    “為了照顧我,你放棄了更好的前程,留在星刻郡。如果沒有我,你現在應該在炎京大發異彩,而不是成為星刻郡里的屠夫。”

    樂語反駁道:“哎呀我聰明的妹妹,你這個叫自我意識過剩,將自己看得太重要了。我選擇星刻軍事學院,是因為離家近每天可以晚點起床;我加入統計司,也是因為統計司工資高福利好還能橫行霸道,跟你沒什么關系……”

    “所以呢?”

    千雨雅猛地轉過頭看著他,眼睛紅彤彤的,眼眶泛起一層水霧:“你要我帶著你犧牲前程犧牲名譽賺來的臟錢,獨自一人逃去炎京嗎?你覺得我可以拋棄十幾年的親人,去新的地方開始新的人生嗎?”

    “我做不到!我千雨雅做不出這種事!”

    “那你留在星刻也沒用啊!”樂語撓頭:“你留在這里反而會成為我的弱點,萬一我有危險——”

    “如果你死了,我會把你葬在千家的祖墳里。如果你殘了,我會照顧你一輩子。”

    千雨雅一開口就給樂語立了許多flag,她抽了抽鼻子,認真說道:“如果真的因為你的原因導致我被連累,我也不會阻礙你。”

    千雨雅忽然掀開裙子,嚇得樂語睜大眼睛仔細觀看,但沒想到千雨雅卻是從裙子下面拿出一柄匕首。

    她斬釘截鐵說道:“我戰法水平一般,如果遇到危險而我又逃不掉,我會自我了斷的。”

    樂語看了看她的表情,應該不是說笑。

    完蛋了,樂語雖然知道千雨雅有些圣母,但不曾想圣母到這種程度——她真的將千羽流錯過的機會、所做的罪孽都認為自己要負一部分責任,堅決認為如果不是因為她這個妹妹,千羽流會有更好的人生。

    于是樂語轉變思路:“其實你去炎京又不是不回來,現在鐵路這么發達,你寒暑假買張車票回來星刻不就行了嗎?”

    “我覺得,我回來的時候只能看見焚燒的家,連你的骨灰都看不見。”

    雖然千雨雅的話聽起來像罵人,但不得不說,這的確是最有可能發生的未來。

    “無論如何,我都會留在星刻。”

    千雨雅將匕首放回裙子下面,說道:“無論發生什么事,我都要和你一起承擔。如果你能幡然醒悟脫離統計司,我會陪著你重新開始;如果你還是執迷不悟一路走到底,是非禍福我也會幫你分攤。”

    她頓了頓,猶豫了好一會,才緩緩說道:

    “千羽流,你是我的劫。”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0161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