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47章 黑暗交鋒

第47章 黑暗交鋒

    “嗚哇——”

    又是被扣喉窒息,又是腹部遭到踢擊,樂語剛站起來就感覺胃部翻騰,稀里嘩啦地連胃酸都嘔出來了。

    幸好‘殘血體質’的痛覺屏蔽十分給力,樂語不僅沒感到痛覺,甚至連窒息缺氧帶來的暈眩感和反胃感都只是覺得‘稍有不適’。雖然生理反應無法避免,但他吐完之后卻是能馬上回復正常戰斗姿態。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陰影里的陰音隱,又看了看痛得臉色慘白的麻花辮少女,想說些什么,但還是忍住了。

    樂語可沒陰音隱那高潮的混聲技巧,他一說話,肯定能被奎照認出來,因此他剛才被奎照扣喉扣到窒息也沒有罵一句草泥馬——他甚至不敢動用咬戰法的技巧,雖然他經過化妝邪術的喬裝,但身高體型可沒有變化,一旦打出戰法技,很容易就勾起奎照對千羽流的回憶。

    奎照雙手負后,冷冷看著陰音隱和樂語,一言不發。

    沒有要求陰音隱放開奎念弱。

    也沒有說任何狠話。

    然而這樣的奎照,更加讓樂語感到毛骨悚然,仿佛被一頭惡狼直勾勾注視著。

    有時候,無言的沉默反而比交流更容易向對方傳達自己的決意,因為交流本身是妥協的技術,是讓步的技藝,是合作的橋梁。在樂語看過的許多文娛作品里,敵人一旦愿意交流,就代表他接下來必定會被說服、理解或者洗白,甚至連立場也不再堅定,而立場不堅定的敵人,就可以轉化為盟友。

    奎照無論說什么,都代表他有繼續讓步,繼續妥協的可能。而他現在的沉默姿態,讓陰音隱和樂語都深刻認識到:他不會再接受任何威脅。

    拒絕交流,即拒絕受制。

    他已經在天平上放上相應的籌碼,無論交易成功與否,他都絕不會再付出任何代價。

    “擊碎那兩盞路燈。”陰音隱指揮道。

    奎照聞言向前一步,從路燈光照的邊緣踏入黑暗領域里,全身血光聚形。但饒是如此,他依然保持半個身體留在光照范圍里,沒有再做出下一步舉動。

    “奎副司長,今晚只是一場意外。”陰音隱聲音輕快甚至有點調皮,與真實的他截然不同:“我們的刺殺名單里只有董衡一個名字,相信我,最不愿意遇見你的就是我們了。本來這次只是一趟愉快簡單的任務,結果不僅暴露了,還得罪了你,我們這趟生意接得太虧了。”

    “我們沒有與你為敵的打算,此間事了,我們便會想辦法離開星刻郡,希望你不會報復我們。所以你大可放心,為了不引起你更大的仇恨,我不會對你女兒做什么——論殺人,我們是專業的,這兩刀我都避開了要害,你今晚將她送去醫官司,明天她就能下床走路,連疤都不會留下。”

    這時候樂語也找到兩顆石子,用力往奎照后方的路燈投擲。

    當樂語扔出石子的時候,奎照已經在后退;當路燈破碎的時候,奎照已經后退到后方的光照區域,從未有一分一秒讓自己徹底被黑暗吞沒。

    奎照沒有前進,反而后退的緣由,樂語一清二楚——因為奎照很清楚,在黑暗中他絕對不是藏劍者的對手。無論是救奎念弱,還是抓住兩個刺客,奎照都要首先保證自己的戰力處于碾壓優勢,否則只是送人頭。

    但話雖如此,奎照此時此刻還能做出理智的判斷,不為憤怒擔憂之類的情緒所干擾,也讓樂語認清楚自己和奎照的差距——不是技術上,而是心靈上,他們的差距之大,相當于連臟話都不會說的小學生和祖安八年爹媽仍在的老菜鳥。

    黑暗的街道恢復了靜謐,奎照站在光照的邊緣里一動不動。兩分鐘后主干道出現了兩個提著燈籠的巡刑衛,他們看見奎照的人影也不敢往前,大聲問道:“誰在哪里?”

    奎照往后一勾,血光化爪卷走了巡刑衛的燈籠,甩入前方的黑暗中,啪的一聲在地上摔破,正在發光的充能輝石在地上滾了幾圈,將這片區域重新照亮。

    道路上空無一人,只有虛弱的奎念弱靠著大樹躺坐在路旁。奎照箭步一跨來到她身前蹲下來看了幾眼傷勢,轉頭喝道:“去找一輛三輪車來!”

    被奪走燈籠的巡刑衛按捺不住怒氣想說什么,然而旁邊的巡刑衛卻是按住自己這個作死的同伴,辨認出奎照那顯眼的長辮,恭敬說道:“是,我們這就去。剛才的光爆彈是奎副司長你點燃的吧?還有什么需要我們做的嗎?”

    “有,通知你們提刑司的人過來,這里發生了命案。”

    “命案……”雖然隱隱有所預料,但聽到富人區這邊發生命案,巡刑衛也深知這次遇到麻煩了,嘆氣問道:“請問是誰死了嗎?”

    “你們提刑司司長,董衡。”

    兩名巡刑衛紛紛一愣,旋即臉色發白,撒腿狂奔跑去最近的提刑司分部。他們倒不是急著為司長查明案情,而是想將更多人拖進來——這種大事,他們兩個根本擔不起!

    “爹……”奎念弱聲音微弱地喊道。

    “如果你將狼鷹拳入門,又豈會被人抓住?”

    奎照的語氣生硬得跟冷鐵一樣,不過他卻是將發光耀石撿過來照著奎念弱,蹲下來醞釀了一會,指尖泛起無形光暈,按住奎念弱的傷口上輕輕一抹,奎念弱痛得悶哼一聲,但她剛才仍在滲出鮮血的傷口頓時被止住了。

    治療戰法,奎照也學過。或者說,曾經在臨海軍上過前線的人,就沒幾個不會治療戰法——不需要跟醫官那樣精通活死人肉白骨,只需要會止血,那你和你戰友在戰場上活下來的幾率至少增加一倍。

    奎念弱弱弱問道:“他們……是什么人?”

    奎照看了看奎念弱的衣物,發現她的左胸前的衣物已經被刺出一道小小刀痕,心里生出憤怒的同時,也升起一絲寒意。跟董衡商量時猶豫不決的想法,現在也有了決斷。

    “一群遮掩身份的老鼠罷了。”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1535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