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50章 非人渣莫屬的任務

第50章 非人渣莫屬的任務

    “你可能不知道孤身一人搗毀逆光亂黨據點是什么概念。”

    “我們一般只會用兩個字形容這種人:戰神!”

    “當年藍炎司長一天殺盡星刻五月花,千哥入職三日搗毀六個逆光據點,不相上下。”

    陳輔一邊吃飯一邊吹噓千羽流的‘豐功偉績’,聽得樂語十分滿意。他瞄了一眼千雨雅那平淡如水的表情,故意問道:“對了,陳輔你知不知道林家人后來怎么樣了?”

    “林家?”陳輔微微一怔,語氣頓時低落下來:“他們好像在變賣家產,正在讀書的林雪也退學了,應該是打算離開星刻郡了。”

    “太慘了,可謂是家破人亡,背井離鄉啊。”樂語感嘆道,聽得陳輔瞪大了眼睛。

    這句話人人都能說,唯獨樂語不能說——因為令林家家破人亡背井離鄉的罪魁禍首就是樂語。雖然大家都知道樂語也只是聽命行事,緣由歸根究底也是林家疑似參加逆光活動,但民眾樸素的價值觀會將罪業歸咎到執行者身上。

    兵器殺人,兵器無需負責,但人殺人,人自然要負責。

    樂語說這番話時,語氣還輕快帶著愉悅,就顯得自己置身事外幸災樂禍,可謂是相當欠揍了,陳輔的拳頭都忍不住要硬了。

    不過樂語的心情愉悅倒不是假的,聽到林家準備離開星刻郡,他就知道這應該是陰音隱他們的照顧。林雪、高進這些人太沖動,太年輕,也太弱小了,他們老老實實回老家種幾年番薯讀幾年書,留待有用之身,日后白夜真的統治了晨風區,就是他們這些根正苗紅,履歷光鮮的年輕人出頭之時。

    樂語轉頭看了一眼千雨雅,發現她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倒也不以為意。畢竟有外人在嘛,千雨雅得維護一下自己的形象,但她心里說不定恨不得將過世的爹媽將她哥哥帶回去一家團聚。

    飯過三巡后,陳輔也掏空了自己平時收集關于千羽流的八卦庫存,起身告辭。樂語送走陳輔后,回來看見千雨雅已經在收拾餐具,便咳嗽一聲說道:“陳輔雖然是我同事,但他這個人口無遮攔,剛才他說的大多數事跡都是捏造,純屬給我潑臟水,我才不是那樣的人呢。”

    如果說一個做了壞事的人令人厭惡,那么一個做了壞事但又絕不承認的人就令人鄙視——前者是真小人,后者單純就是一個賤人。

    因為樂語想起來,他以前有過一段時間覺得光明正大做壞事的反派角色充滿人格魅力,‘人就是我殺的’‘你們為什么不乖乖去死’‘只有偷偷電瓶車才能維持得了生活’……為了避免千雨雅欣賞他的劣跡,樂語便露出一張仿佛要給陳輔發律師函的無辜嘴臉,可謂聞者生氣見者石更。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千雨雅平靜說道。

    樂語精神一震——生氣了嗎?生氣了嗎?生氣了嗎?

    “你現在的處境,比我想象的還要糟糕。”千雨雅一邊洗碗一邊說道:“連你的同事都這樣看待你,外面肯定會編造更多子虛烏有的劣跡加在你頭上。”

    “啊?”樂語眨眨眼睛:“其實也不是編的……”

    千雨雅道:“你只是統計司的一分子,統計司不等于你,而且你一個人怎么做的了那么多事?只是槍打出頭鳥,你的名氣大,別人就將統計司干過的臟活都扔到你頭上。那個人明明是你的副手,你執行任務時他明明也提供幫助,但他陳述時卻是將自己撇在外面,將自己的罪孽洗個一干二凈,將所有責任都推給你。”

    那是因為他在吹噓我啊!所以將所有功績都推給我了!而且正常人聽到陳輔這么狂吹,第一反應不應該是‘千羽流罪大惡極百姓怨聲載道’或者‘千羽流吹逼不要臉’,你是怎么聽出‘我哥被人推出來當靶子好可憐’的?

    “放心,我已經有所覺悟了。”千雨雅轉過頭看了一眼樂語,認真道:“你是想讓我明白,連你最得力的副手都是這樣看待你污蔑你,你在統計司也沒有人可以依靠,無法回頭,只能一錯再錯,對吧?我理解你的苦衷了,雖然我依然羞愧我有一個惡跡斑斑的兄長,但我會暗中支持你的。”

    樂語張開嘴想說些什么,但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她是怎么觀察出錯誤的結果,推理出正確的真相,最后又給出大相徑庭的答案的?

    唉。

    樂語長嘆一聲,回去二樓臥室看千羽流留下的珍藏畫冊。

    他終究是一個人背負了所有。

    ……

    ……

    兩天后,暮光門,陣雨。

    暮光門面向星刻郡的西北,而星刻郡的東邊是海珠灣港岸,從地理上都可見暮光門是星刻郡的主要交通要道。雖然其他數門依舊封閉多有不便,但只開放暮光門,的確保證了星刻郡的安全,也維持了基本的內外物資運輸。

    暮光門有兩重甕城,甕城外有吊橋。想要穿過暮光門,需要經過三道城樓,三道大門。按照城衛司的安排,進城者在外甕門排隊,出城者在內城門排隊,而檢查人員則是在內甕城里進行身份貨物檢查。

    樂語站在內甕城里,抬頭看了看雨幕下的炮樓箭塔,問道:“如果有人闖關,箭塔炮樓會幫我們制服敵人嗎?”

    “怎么可能,無論是鐵炮還是弩炮都是固定好的,頂多小幅度調整,但目標必然是瞄準城外。”陳輔說道:“要是真有人闖關,那肯定是我們自己想辦法解決——司長已經解除我們銃械限制,如果真有不長眼的,那就是給我們當靶子。”

    “萬一敵人也有銃械呢?”

    “這……”陳輔頓時啞巴了,‘這’了半天也‘這’不出一個屁,不過他這個反應倒是讓樂語感到頗為滿意。

    既然炮樓箭塔無法對城內攻擊,那在這個甕城里,實力最強的他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昨天樂語去了一趟「牙痛、痔瘡與鐵打」,跟陰音隱報告兩個壞消息:第一個壞消息是藍炎‘要求檢查所有貨物’的高要求;第二個壞消息檢查貨物的人是他。

    沒錯,樂語仔細想想就發現自己成為檢查專員根本沒有好處,藍炎要求都這么清楚,這個任務根本誰上誰都行,樂語根本做不了手腳,一隊里的人都是忠于統計司的‘權力’,他們前腳發現樂語的嫌疑,后腳就匯報給藍炎了,更別提還有艾麗麗這個藍炎的忠實粉絲。

    而且就像過安檢的人會嫌麻煩,樂語這個檢查專員還檢查得那么細致,肯定是惹得百姓怨聲載道——這個職位根本是背鍋專員!怪不得藍炎先給好處再給任務,這是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啊!

    不過陰音隱想了想,發現其中還是有可以操作的地方。

    按照陰音隱的計劃,他會安排兩批車隊同時進入暮光門,一隊是銃械運輸車隊,而另外一隊是炮灰車隊。

    具體炮灰車隊怎么炮灰,他還得跟其他白夜行者商量一下,但基本操作就是:當銃械車隊進入甕城后,炮灰車隊就會開始搞事起哄,這時候樂語過去把事情鬧大,讓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到炮灰車隊上,銃械車隊乘機迅速通過。

    雖然這個計劃風險極大,難以預測的意外也很多,還需要樂語進行微操,但的確是目前最可行的運輸方案。

    不過陰音隱有一個額外要求:“當炮灰車隊鬧事的時候,你必須用最惡劣的態度對待他們,侮辱,毆打,辱罵,盡你所能折磨他們。”

    “為什么?炮灰車隊不是自己人嗎?”

    “但他們在進城時鬧事,一個不好,說不定會被城衛直接銃斃,事后甚至會被提刑司關押。與其冒著那種風險,還不如被你打一頓,那他們也好脫身。你打得越狠,踩得越惡,他們就越安全,至于皮肉之傷,別忘了我也是醫官。而最大的代價,也只是對你的名譽造成很惡劣的影響。”

    “什么叫‘也只是’——城門口眾目睽睽,我要是在那里打人,第二天就能傳遍大街小巷了!”

    “放心吧,經過你的一番努力,你現在的名譽已經是聲名狼藉。”陰音隱難得一次表揚樂語:“對你來說,這個代價,就相當于沒代價!”

    “這個計劃,你確實是最佳的執行人選!”

    簡單來說就是:其他白夜行者都是正人君子,就你是個人渣,所以像拯救失足少女這種臟活就交給你了?

    樂語覺得陰音隱在罵他,但沒有證據。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2136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