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58章 重在參與

第58章 重在參與

    清霧初散,小雨淅淅瀝瀝,星刻國立中學里響起朗朗讀書聲。

    不過在三年級的班級里,每個課室都至少空了一半人。在三年級結業考核成績出來后,哪怕之前就經過入學升學篩選,但還是有不少人的成績是無緣星刻郡的兩所國學:軍院和文院。

    在有資格考國學的學生中,考軍院的戰法生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也不需要再復習文化課,專心鍛煉身體和戰法才更為要緊。因此現在坐在教室里的,除了文化生外,就是做好再考一年準備的復讀生。

    課間,當黎瑩拉著千雨雅去洗手間的時候,方文華忽然攔在她們面前。他鼓起勇氣,裝作好像普通閑聊一樣說道:“雨雅,我要報考醫官系,你呢?”

    “我也報考醫官系。”千雨雅禮貌一笑。

    “太巧了!”方文華臉上是藏不住的激動:“以后我們又是同學了。啊對了,文院醫官系狄醫官其實是我叔叔,他水平很高,在醫官系里也是前三名的導師,我們以后可以一起拜入他門下學習。”

    國學里的教學制度是分為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是師生制,就是課室里老師上課學生聽課,課室外大家保持尊師重道即可;第二層是師徒制,這里就比較類似于古代的師徒關系,老師要對學徒傾囊相授甚至當繼承人看待,而學徒也得時刻維護老師的利益。

    像千羽流和林錦耀,他們就是師徒制關系,這也是為啥千羽流銃斃林錦耀后惡名遠揚的原因——在旁人眼里,千羽流這個行為不亞于殺爹求榮了。

    師徒制并不是強制的,甚至許多國學生都沒有參加師徒制,而且也不是他們想拜師就拜師,還得看老師收不收徒。不過醫官系比較特殊,因為醫官系的實業授課需要找病人來實操,不然看再多書都只是理論大師,成不了正式醫官,就像看小黃本是無法成為老司機一樣。

    而找病人來實操,需要醫官本人的名聲,因此你跟醫官教師關系好不好就很關鍵:關系好,讓你從小傷小痛治起;關系一般,就負責抬光療燈打燈光吧。

    大多數醫官系學生都會擇師拜門,醫官教師也習慣了這個傳統,因此醫官師徒門檻很低,只要學生不是水平太次學習態度太差,一般都會有醫官收徒。

    “狄醫官我認識!”黎瑩小聲說道:“上次他來我家給我爸爸看病!聽說很厲害!”

    如何一句話暴露階級——別人是自己去醫官司看病,這位是醫官上門看病。

    千雨雅禮貌地點點頭,“謝謝,但我應該不在星刻郡讀書了。”

    “啊?”方文華一愣:“那……你要去哪?”

    “炎京。”

    黎瑩忽然興奮起來,抱住千雨雅的手說道:“小雨,你也要去炎京嗎?”

    “也?”千雨雅敏銳辨識到關鍵詞。

    黎瑩抱著千雨雅蹭來蹭去:“哈哈,我爸說找到門路,可以塞我進去皇家學院。雖然我是不喜歡讀書啦,但我聽說皇家學院帥哥很多……我還想著以后見不到小雨了,果然我們是分不開的好閨蜜!”

    兩人越過懵逼的方文華繼續上廁所。這由不得方文華不懵逼,畢竟炎京里的國學就只有一間,那就是輝耀學子向往的圣地,皇家學院!

    他雖然知道千雨雅成績很好,但沒想到好到這種程度,居然可以報考皇家學院!畢竟千雨雅光是靠美色就夠吸引人了,以至于方文華根本沒時間關注太多她的才華。

    等等,她可以考,我也可以啊!

    想到這里,方文華精神一震,找到正準備離開的班級講師,問道:“謝老師!如果我去報考皇家學院,有希望嗎?”

    謝講師想了想:“有希望,畢竟你潛力很大。”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你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如果我去考了呢?”

    “你會收獲很多,也能見識到很多優秀的年輕人。”

    方文華興奮握拳:“太好了,我這就回家跟我父親說。”

    謝講師笑著拍了拍他腦袋:“加油,重在參與嘛。”

    ……

    ……

    星刻郡定點屠宰廠外,樂語帶著幾個干員巡邏一遍廠房周圍,陳輔艾麗麗都是捂著鼻子:“隊長,我們意思意思就好了吧,難道還會有人不長眼來打劫屠宰廠嗎?”

    “收多少錢,干多少事。”樂語隨意回了一句,捂著鼻子從窗戶里瞄了一眼屠宰廠內部的‘盛況’。別人也只能心里暗罵,臉上還得笑嘻嘻地稱贊隊長‘盡職盡責’。

    畢竟陳輔他們不知道內情,以為守衛屠宰廠只是一場懲罰。若是樂語不知道圣者遺物的解封方式,怕是也聯想不到神兵利器居然可以靠殺豬來解封。

    但樂語這兩天走訪附近,發現距離屠宰廠100米以內,就有一處郡衛軍的臨時駐扎點,再遠一點,就是城衛司的西北警備部。

    再加上他們一隊統計司,恰好形成掎角之勢守衛屠宰廠,可見丁義早已為解封圣者遺物做好準備。

    不過派重兵駐守屠宰廠,聽上去就覺得奇葩,解封神兵又是秘密,因此丁義一直都沒有在這里布置明面上的兵力。這次樂語等人撞到槍口,反而是給丁義一個極好的借口,將他們布置到屠宰廠作為最外面的防線。

    除此之外,樂語還發現這個屠宰廠的老板不是一般人。老板頭皮光亮,面白無須,還是個瞇瞇眼的中年人,一看就是一個反派角色,再加上陳輔探聽到屠宰廠老板姓丁,從側面也驗證了樂語的猜測:估計這個宰豬佬,才是圣者遺物的正主。

    現在回頭想想,樂語才明白城門風波的政治意義是什么。論名聲,論戰力,論功績,丁義如果有神兵利器,都理應給藍炎配備,就像玩游戲要給最強的角色裝最好的武器。

    但丁義卻偷運神兵,目的不言自明:這柄神兵,不是為藍炎準備的。現實不是游戲,你將好武器送給立繪好看的角色漲好感度,其他游戲角色不會掉好感度,但現實里會。

    在藍炎識破之后,丁義有兩個選擇:將神兵給藍炎,或者繼續自己原來的計劃。顯然,丁義并不是很注重頭號打手的好感度,繼續一意孤行。

    看來當渣男和當政治家差不多,一要臉皮厚,二要不回頭,說劈腿就劈腿,被正宮瞪一眼就停下褲子,是當不成合格的政治家。

    既然神兵不是給藍炎的,丁義也不可能自己上戰場,那神兵正主另有他人。這位屠宰廠老板,就是嫌疑最大的對象。

    無他,只因為樂語駐守屠宰廠兩天,就沒見過老板離開過屠宰廠的二樓。

    若不是為了夢想,誰會在這種腌臜地方待這么久啊!去歌舞廳跳跳舞,去賭坊玩兩手,去花街聽聽曲不香嗎?

    作為老板卻活得如此無產階級,一看就是有鬼!

    回到廠房門口的臨時營地里,干員們一個個像是沒吸過氧氣一樣大口呼吸起來。跟這些沒有覺悟的不一樣,陳輔先拿出冰冰涼涼的蜜糖五花茶給樂語:“千哥漱漱口!”

    樂語滿意地坐在椅子上點點頭,一邊喝一邊說道:“拿值班表給我看看。”

    因為樂語負責屠宰廠的警備,因此白夜也調整了計劃。本來他們是打算正面強攻屠宰廠,但現在有樂語這個內鬼在,顯然可以將他們偷偷放進去。

    圣者遺物對局勢的影響比樂語想象中還大,因為白夜不確認丁家人摸過什么幻神兵極神兵,要是丁家人摸過絕神兵,那就完犢子了——若是圣者遺物模擬出威力弱化版的絕神兵,丁家就等于多出一個無人能擋的高級戰力。

    因此白夜只有兩個選擇:解封前奪城,或者解封時奪城!

    為了成功率最大化,也為了拖住屠宰廠的戰力,白夜最后選擇的是解封當晚奪城。

    根據白夜傳來的情報,圣者遺物吸收生靈精神力的速度是有上限的,就像沒有開通會員的百度云,必須要細水長流才能解封。按照預計,圣者遺物的解封時間是四天后的夜晚。

    因此奪城,奪神兵的發動時間,也是四天后的夜晚!

    與此同時,晨風區執政官呂仲身邊的白夜行者,也會同步發起刺殺!在臨海軍的白夜行者,會掀起輿論讓臨海軍暫時旁觀!

    計劃環環相扣天衣無縫,然而樂語放下值班表嘆了口氣,抽出懷里的信封看了一眼日期。

    有一個壞消息,那就是去炎京的火車,是在四天后的下午出發。

    雖然樂語本來也沒打算跑,畢竟他也是有節操的,而且跑得了一時跑不了一世,他可沒忘記炎京才是白夜這群革命者的大本營,逃去炎京顯然是送羊入虎口。

    但不想跑,和跑不了,給人的心情是不一樣的,就像你大聲說‘老子不想寫作業’和小聲說‘我忘記帶作業’,哪怕事實結果一樣,然而前者是壯烈成仁,后者是野比大雄。

    不過也有一個好消息,那就是……

    千羽流的劫,今天晚上終于要渡完了。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3759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