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59章 火車四人

第59章 火車四人

    四天后,星刻郡城外。

    星刻火車站建立在海珠港附近,海珠港和火車站都位于星刻郡外城——也就是沒有城墻保護的城下村。城下村依附星刻郡而存在,就相當于大佬的腿部掛件。

    星刻郡最早的內城其實只有鏡湖附近那一小塊地靈人杰的腹地,后來經過數百年的開荒發展,外城人比內城人還多,所以才修建外城墻,也因此千羽流這批平民才被承認是‘高貴的城里人’——當然,在本地鏡湖人眼里,他們也是泥腿子。

    其實城下村也并沒有多不堪,就相當于一個大型的十八街,只不過是混混多了點,治安差了點,衛生差了點,教育少了點,活久了也習慣了。

    樂語提著行李箱,走進雨后泥濘的城外村,鋼底長靴踩上去都能陷進半分,千雨雅提著行李箱緊隨其后,好奇地看著附近噗嚕嚕冒著黑煙的廠房,以及明明地上污水橫流但依然若無其事叫賣貨物的村民,甚至還有大白天就搔首弄姿攬客的賣花女。

    城下村基本是不事糧食生產的,因為外面的地都被貴族豪商買來建廠,村民們要么去碼頭搬磚,要么進廠打工,其他人就為這兩類工人提供服務生活。至于豪貴們為什么不在城里建廠,除了因為城外人工更便宜(甚至可以不給),更因為郡守不允許。

    樂語來到城外看見城下村毫無規劃的亂建,才意識到星刻郡基建設施的完善:糧食生產基地、武器工廠、軍隊行進大道等一應俱全。丁義從一開始就將星刻郡打造成一個可以自給自足的堡壘,他當然不可能讓輕工業工廠搬進城里浪費空間。

    這也是為什么丁義封城兩天就能弄得豪貴們雞飛狗跳,不僅僅是因為財路斷了,更因為豪貴們是真的怕——戰爭一旦打響,他們在城下村的生產資料肯定就灰飛煙滅了!

    ‘豪貴們都在祈求安穩的生活,那他們就必須得跟同樣祈求安穩生活的泥腿子們戰斗才行……’樂語瞄了一眼路過的工人們,忽然意識到白夜奪城之后的計劃。

    雖然臨海軍是必須要爭取的,但白夜更多的恐怕是想,將這些工人直接收編,組建出一批跟他們‘反帝反封建反貴族’思想天然吻合的軍隊!

    “先生,小姐,行行好吧……”

    “老爺,可憐一下我吧……”

    一群乞丐圍上來,不過看著樂語的深藍外套,他們不敢太過靠近,只敢隔著一米距離遞出臟污雙手哀求。樂語遠遠就看見另外一個穿得衣靚鞋好的人被乞丐們圍著哄搶一頓,結果錢包都丟了。

    但乞丐們哪怕認不出來樂語穿在里面的深黑馬甲,也認得出他那件臨海軍尉官外套,這是他們無論如何都惹不起的人物。

    樂語知道這群乞丐背后都有黑幫人操縱,因此并沒有動作,倒是千雨雅忍不住拿出錢包,每個人都給了一點錢,獲得一聲聲不絕于耳的祝福聲‘小姐大富大貴’、‘小姐先生好人有好報’云云。

    樂語站在一旁看著,等這群乞丐散去,千雨雅忽然問道:“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窮人呢?”

    問得好,恭喜你步入了白夜的思想領域……樂語一邊走一邊隨意答道:“根據相對邏輯,窮人的存在是因為富人,如果沒有富人,就不會有窮人這個概念。”

    “不一樣。”最近千雨雅聽得多樂語的詭辯了,她迅速找出樂語的漏洞:“我問的是窮人出現的原因,而不是窮人的定義。窮人是與富人相對的概念,但富人并不是窮人出現的原因。”

    “真的嗎?”樂語聳聳肩:“一塊餅,富人占的份額多,窮人占的份額就少,如果兩成富人占了八成的餅,剩下八成窮人占兩成的餅,你覺得窮人能吃飽嗎?你覺得富人不是窮人出現的原因嗎。”

    “是,是這樣的嗎……”千雨雅又被樂語的詭辯拐進去了,“那,怎么才能解決窮人問題?”

    “有三個辦法。”

    “三個!?”千雨雅驚喜道。

    “第一,制定合理的分餅制度,讓所有人都吃到餅;第二,把餅做大,讓占據分量最小的窮人也能吃飽;第三……”

    樂語一劃脖子:“把窮人富人殺一茬,亂世重定貴賤。”

    千雨雅沉默下來,跟著樂語一路走到火車站。火車站十分簡陋,也沒什么人,畢竟今天就只有一班列車,但守衛站臺的卻是臨海軍,他們持銃實彈地守在入口,對任何人都不假顏色。

    不過他們看見樂語的深藍外套,微微一怔便敬了個軍禮。

    樂語敬禮回應,將行李遞給千雨雅:“我只能送你到這了,接下來的路你得自己走。”

    千雨雅接過行李箱,問道:“哥,我是不是該……換個專業?”

    “為什么這么想?”

    “因為醫官是救不了窮人的。”千雨雅說道:“我以前以為,治病就能幫助普通人,但我發現窮人沒病,他們是缺餅。我就算做了醫官,也沒法對他們有所幫助……你知道有什么辦法,可以把餅做大嗎?”

    有啊,殖民掠奪、核聚變、帝國資本主義……樂語笑了笑:“我聰明的妹妹,你覺得為兄是朝廷丞相還是皇帝之師?你為什么不問問神奇海螺,而問我這個統計司小干員呢?更何況……”

    樂語輕輕揉了一下千雨雅的腦袋,“人所能拯救的,只有自己支付的一方。”

    他忽然噗嗤一笑:“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整天覺得自己是世上唯一的英雄,理想是創造一個美好的世界。嗯,既然你也跟我有相同的病狀,那為兄就將這個理想傳給你,希望你長大以后回憶起來會覺得自己很丟人。”

    千雨雅臉紅地撫平自己的長發,說道:“才不丟人呢……”

    樂語拿出懷表:“差不多到時間了,上車吧。”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炎京嗎?”

    對上千雨雅那祈求般的眼神,樂語無奈嘆了口氣:“我今晚還有很重要的事情,真的走不開。但我保證,等此間事了,我就會坐上下一趟發往炎京的列車,唉也不知道到時候某人會不會收留來自遠方的窮親戚……”

    樂語倒沒說謊,他也想去炎京見見世面。而且星刻郡解放之后,樂語也沒興趣在這里做什么生產恢復工作或者參軍什么的,還不如到處閑逛找找這個世界的天地秘境,譬如能夠穿越時空的神魔之井……

    “你說話真的很氣人。”千雨雅輕嘟著嘴:“但我答應過,如果你殘廢了我會照顧你一輩子,如果你死了,我會把你葬在祖墳了,所以你不用擔心。”

    為什么總是要以我非殘即死作為前提……樂語推了千雨雅一下:“路上好好照顧自己,注意安全。”

    千雨雅點點頭,走了幾步,又回頭問道:“你真的會來炎京吧?沒有騙我吧?”

    “會的會的,你看我車票都買好了,我這就退票換下一趟的火車票。”樂語揚揚車票說道。

    啪啪,兩個行李箱砸到地上,千雨雅轉過身跑來抱住樂語。樂語輕輕嘆了口氣,摸摸頭,笑道:“我印象中的千雨雅可沒這么拖泥帶水。”

    “我印象中的千羽流也沒這么油腔滑調。”

    千雨雅推開樂語,揉了揉眼角的水珠,深吸一口氣,對樂語伸出拳頭:“下一次,就輪到我來保護你了。“

    樂語伸出右拳,跟她輕輕擊拳:“拭目以待。”

    她果然很聰明。

    雖然樂語和千羽流都沒有泄露任何消息,但封城,調軍,星刻郡的局勢幾乎一目了然,樂語千方百計送她離開的根本原因,她自然能猜出來的。

    之前她不愿離開,是因為樂語似乎要一直留在星刻郡。直到樂語也表示出要離開的念頭,她才答應下來。

    畢竟,一個人走,比兩個人逃要簡單多了。她現在先走了,那樂語以后孤身逃亡就難度大降。

    之前留在這里陪兄長是為了同生死共存亡,但現在還留下來,就純粹是拖后腿了。

    看著千雨雅的身影進入火車車廂,樂語松了口氣,轉身離開。

    到此為止,所有后顧之憂都徹底解除。

    ‘千羽流的劫’完成,精神力提升30%,解鎖千羽流所有記憶,不過沒什么用,千羽流這個老處男的記憶也沒什么好看的。

    ‘生存15天’完成,獲得3點可用點數,和1次永恒技能升級機會。

    接下來,千羽流這個角色的個人劇情線,就只剩下最后一個任務了。

    ……

    ……

    “小雨小雨,這邊這邊!”

    千雨雅上車后,便看見穿得精靈可愛的黎瑩在車上招呼她,黎瑩背后還有兩個負責提行李的女仆,大包小包不像是上學,倒像是搬家。

    “瑩瑩。”千雨雅看了看周圍:“好像沒座位了……”

    車票里是沒座位的,不過也沒站票,都是誰先來誰先坐。

    “小白,小黑,你們自己找座位吧,我和小雨一起坐。”

    兩個女仆齊聲答應,車廂里的四人空座確實不多,但兩個人的位置就好找得多。千雨雅和黎瑩走了一個車廂,黎瑩看見兩個少女對面有一個空座,便拉著千雨雅過去:“請問這里有人嗎?”

    兩少女同時搖頭:“沒有。”

    黎瑩是個自來熟,坐下后她發現對面兩個少女的年紀都很年輕,跟她們兩差不多,心里忽然冒出一個念頭:“你們兩個也是去報考炎京皇家學院的嗎?”

    兩少女微微一愣,回應道:“是。”“這么巧,我也是。”

    “太好了,那我們以后就是同學咯。”黎瑩興奮說道:“我是黎瑩,她是千雨雅,你們叫什么名字啊?”

    正在喝蜜糖五花茶的麻花辮少女眨眨眼睛:“我叫奎念弱。”

    另外一位稍顯成熟溫柔的長發少女看了一眼千雨雅,合上手上的書本,回答道:“我叫林雪。”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3853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