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61章 三個頭

第61章 三個頭

    “千哥,你完事了?”陳輔雙手正在解褲帶:“我也有點急……”

    樂語看了他一眼,借助遠處大道依稀的燈光,他沒看出陳輔的神色有什么不對,便點點頭讓開路:“我好了。”

    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樂語忽然問道:“你剛才有看見什么嗎?”

    陳輔腳步沒停,搖頭道:“沒看見什么啊。”

    樂語點點頭,回去臨時雨棚里繼續坐著。

    無論陳輔是真沒看見,還是假沒看見,都沒關系。樂語了解陳輔的為人,他不是那種會橫生事端的人,既然他現在沒撕破臉,那等他蹲完坑冷靜下來后,就更不敢撕破臉。

    膽小又虛榮的人,在這時候就凸顯出好處了。

    坐在長椅上,樂語看著遠處的路燈,忽然感覺無事一身輕,長長嘆了口濁氣,全身都放松下來。旁邊的艾麗麗安慰道:“隊長,千萬不要灰心,我相信藍司長肯定不會忘記我們的。”

    樂語笑道:“你還真是信任司長啊。”

    “當然,司長是我見過最厲害,最強大的人。”艾麗麗眼睛里都冒出小星星了:“我相信,司長才是星刻郡的大救星!”

    看著艾麗麗的這副狂熱粉絲姿態,樂語也不禁樂了。雖然統計司干員個個干過不少臟活,但在日常生活里其實也就是一群普通人。跟他們廝混了這么久,樂語多多少少對他們都有點感情,打算等事情結束后,為他們求求情,至少讓他們有個戴罪立功的機會而不至于馬上拖去銃斃。

    對于藍炎,其實樂語對他觀感也挺好的,雖然藍炎利用過他,但也給過他好處,算是平等的交易關系。只是在這個世界里,能遇到一個這么好說話的上司,也著實讓樂語感到一絲人性的溫暖。

    不過那個層次的人物,樂語可就說不上話了,而按照白夜的分析,藍炎屬于‘絕不投降’的死硬分子,再加上藍炎實力高強,屬于必殺名單上的人物,因此他今晚的結局也是早已注定的。

    樂語掏出懷表,看著指針一格格劃過,心里默默倒數:十、九、八……

    三、二、一。

    周圍雅雀無聲,樂語站起來感受晚上的涼風,閉上眼睛仔細聆聽。

    忽然,極遠處似乎傳來一聲遙遠的爆鳴聲。

    仿佛點燃了導火索,爆鳴聲忽然一連串響起,當樂語睜開眼睛,便遠遠看見半個星刻郡都涌出沖天火光!

    “開始了。”

    ……

    ……

    轟!

    郡守府的大門瞬間被混著急性耀石的炸藥包炸開,郡衛們剛子彈上膛就被一連串無死角的子彈風暴打成篩子。

    還有郡衛想進行閃避操作,但他們面對的可不是銃都沒打過幾發的普通人,而是一個個喂子彈都喂了幾千發的千人敵武者!

    是,喚醒者是可以憑借精神力回避子彈,但那是通過預判攻擊方向來回避,而不是速度真的比子彈快,因此只要預判目標所有回避方向,子彈依然是無人能擋的致命武器。

    安倩、戚士豪等人破門而入,其他白夜民兵負責依據郡守府地形筑起防線,而他們十名高級戰力將作為尖刀直插郡守府內部,梟首丁義,奠定勝局!

    “敵襲!敵襲!”

    “保護郡守!”

    郡衛堵住院子要道射擊試圖阻滯敵人,安倩彎腰與地面平行,如同豹子一樣沖過去,手上輕銃點射不停,逼得郡衛無法探頭反擊。

    等距離一近,安倩忽然高高拋起輕銃,雙手化為尖爪形成光爆,直接破墻而入,十指穿過磚土,抓住躲在墻壁后面的郡衛的脖子,順勢捏碎!

    她也是咬戰法武者!

    甩開手中的尸體,安倩接過剛才拋飛起來的輕銃,其他人也殲滅了附近的郡衛,十人如同切入黃油的熱刀子,在郡守府里橫行無忌,勢不可擋!

    快速趕路的時候,走在正前方,右劍左銃的凌云忽然感覺到后頸一陣刺痛,下意識向側面翻滾,險之又險地避開了一輪光爆拳頭,并且順勢一劍斬出!

    然而劍刃上卻傳來更加猛烈的力度,打得凌云悶哼一聲,凌空飛起,在地上連退三步才止住去勢。

    “你們到此為止了。”

    丁博總管帶著十幾名郡衛攔在十人前方,這群郡衛與其他人截然不同,非但沒有持有銃械,還一個個身穿帶著甲片的沉重鋼甲,站在院子通道里,仿佛十幾座巍峨的山峰。

    “居然敢來郡守府撒野,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丁博總管瞇著眼睛問道:“逆光亂黨?還是呂仲?”

    “這就是丁義的底牌,山嶺衛士。”戚士豪扔下輕銃,解開背上的三節棍,拼裝起來便變成一柄樸刀:“調取臨海軍中的凌虛猛士,為其鑄造貼身重甲,以成為力速雙絕的戰場屠夫……”

    “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安倩雙手化爪,勁腰彎伏,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

    “小心,丁博也很厲害,據說至少有一門戰法登峰造極境,兩門戰法融會貫通。”

    “這硬骨頭也太難啃了吧。”

    “有一說一,確實。不過殺了他們,星刻郡就大局已定。”

    “還等什么?早點殺完,早點回家睡覺!”

    一聲爆響,郡守府掀起腥風血雨!

    ……

    ……

    往日長明不滅的郡守府正廳,此時卻是昏暗無光,一盞燈都沒亮,一燭火都沒燃,唯一的光源是外面的月光火光,穿過洞開的正門,鋪撒在冰冷的青磚地面上。

    丁義坐在太師椅上,面無表情地眺望遠方烽火四起的星刻郡。郡守府建在鏡湖區旁邊,處于高地上,平日白天天氣好的時候甚至可以俯瞰星刻郡內城,丁義最喜歡的活動,就是在公務之余偷閑坐在這里喝茶,享受枯燥無味又樸素的郡守生活。

    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結交軍隊,綁定豪貴,控制輿論,組建私兵,每一步他都做得很到位,他這幾年已經將星刻郡里的隱患都清掃得一干二凈。

    天際區的叛亂,只要是正常人肉眼都看得出來,因此丁義來到星刻郡后就一直在做準備。沒想到皇帝居然還無后無諭駕崩,簡直是再好不過的天賜良機。

    他本來也不是想反抗朝廷,只是想在這個即將到來的亂世里有一番作為,所以他將星刻郡打造成自己的王國。他深信物資豐足地形優越的星刻郡,進可爭霸天下,退可固守一方,他沒有失敗的可能。

    明明星刻郡已經安定下來,明明呂仲也不敢再生事端,這兩份快樂會變成更大的快樂……但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亂黨們是怎么在他眼皮底下聚集那么多力量,掀起這么大的動亂?

    丁義看得很清楚,現在郡內遇襲的地方,都是郡內重地和重兵駐地,因此丁義就算傳令出去也沒用,他們都自顧不暇,只能自救。

    而且,丁義現在也顧不上別人了。

    啪。

    一個人頭被扔進來,骨碌碌地地上轉了幾圈。丁義看了一眼,認出那是跟自己幾十年的老總管丁博。他們丁家大族,從小就將庶出的有天賦的子女進行悉心教導,人數多了,總會教出幾個強大又忠心的仆人,丁博就是其中一位。

    如果丁博不是做丁義的護衛,他去炎京肯定也能有一番作為,說不定還能博得宗師的美名。只是這個時代,有人做面子,就得有人做里子,丁義以前面子扛不住的風險,都是靠丁博這個里子來收住。

    “辛苦你,老博。”丁義低聲說了一句,然后看著門口的來人大聲問道:“至少得讓我知道,我是死在哪方人馬手下的吧?”

    “白夜。”戚士豪說道。他們十人進入正廳,將丁義所有逃跑方向都包圍住,同時也檢查正廳里還有沒有暗手。

    “逆光亂黨嗎……”丁義倒也沒多少驚訝,“我很好奇,你們殺了我之后,怎么保證星刻郡能夠穩定下來。要知道,你們的敵人并不是我,還有虎視眈眈的呂仲。”

    凌云笑道:“呂仲今晚也會死。”

    “果然是逆光亂黨的一貫伎倆,總之先掀起混亂,然后再渾水摸魚。”丁義敲了敲桌子:“一群無序的狂歡者,看著星刻郡到處都處于火海中,想必你們心中已經按捺不住那股猖狂的愉悅了吧?殺了我,殺了呂仲,接下來晨風區其他勢力蜂擁而起,臨海軍分裂,然后晨風區便步了天際區的后塵,成為第二個亂戰四起民不聊生的地方……朝廷想要殺光你們這群逆光亂黨,果然是有道理的。”

    “胡扯!”安倩怒道:“我們才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你們根本阻止不了一切的發生,殺了我,殺了呂仲,晨風區處于無主狀態,你們憑什么阻止其他勢力的割據?憑你們是逆光亂黨嗎?你坐在我這個位置上,會有人信服你嗎?”

    戚士豪笑了:“你這是在求饒嗎,丁義?求我們饒你一命,讓我們扶持你成為傀儡郡守,安定一切?”

    安倩嗤笑道:“說到底不還是貪生怕死,所謂的貴族都是這樣,自以為自己地位高貴就該統治一切,但老百姓可不認你。”

    丁義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而是說道:“你們以為名義是什么?名義就是將輝耀萬萬人聯系起來的力量,正因為人民相信朝廷的名義,所以輝耀才能延續兩千多個春秋,所以民眾們大多數時間都活在太平中。”

    “你們消滅了名義的根基,也就掀開了太平這層遮羞布,釋放出戰爭這頭怪物。為什么我和呂仲一直在談判?因為我們寧愿爾虞我詐進行博弈,都不愿意放出這頭怪物,都愿意維持最起碼的秩序。”

    “你們口口聲聲說為了百姓,但將百姓推入深淵泥潭,卻是你們自己。”

    正廳忽然安靜下來,丁義臉色不變,依稀的光線照在他那張剛正不阿的臉上,仿佛他才是正派,白夜才是反派。

    戚士豪忽然笑了。

    “你以為我們沒名義嗎?錯了。在你死后,會有人替你安定星刻郡,你的死亡,不會掀起任何波瀾。”

    丁義臉色一變——這是他預想中最壞的情況,他的執政班子里有人背叛了!

    丁義雖然是最高郡守,但他主要負責方向策劃,具體事務處理都是交由三位下屬負責。如果他死了,他的三位下屬都有一定的威望,是可以獲得百姓官員的認可!

    是誰——

    “你們說的人,是他嗎?”

    一個人頭從外面飛進正廳,在地上滾了幾圈,眾人定睛一看,頓時臉色大變,安倩失聲道:“黎銘生!?”

    在地上滾的人頭,赫然是主薄司司長黎銘生!

    他是早就被林錦耀策反的白夜行者,也是白夜敢發起奪城行動的關鍵人物,因為他主薄司司長的身份和人望,足以代替丁義收復星刻郡!

    就當大家為這個變故失神的時候,丁義忽然暴起,扔出光爆彈在正廳炸開,突如其來的光線讓所有人失去視覺!

    守在門口的戚士豪和凌云暗道不好,馬上按照直覺進行攻擊,但只抓住了丁義的衣尾,讓他逃出去了!

    他們聽見丁義興高采烈地說道:“藍炎!”

    恢復視覺的他們看向外面,發現穿著紫藍馬甲的藍炎站在門口中央,右手提著正在滴血的長劍,一臉微笑地迎接倉皇逃亡的丁義。

    藍炎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

    他怎么會殺了黎銘生!?

    麻煩了,丁義還沒死!有藍炎擋住我們,他未必逃不出去!

    白夜十人頓時為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腦筋都轉不過來,但他們的身體卻沒有隨著腦袋停止,而是紛紛動起來朝丁義藍炎殺去!

    “藍炎,幸好還有你……”丁義一副劫后余生的后怕語氣:“接下來就靠你了。”

    “放心吧,丁郡守,你已經不需要再害怕。”藍炎笑著推了推眼鏡。

    “因為,我來了。”

    劍光劃過,人頭飛起。

    丁義臉上的笑容還沒散去,他的頭在地上滾了幾圈,看著不遠處的黎銘生和丁博,瞳孔變為死寂。

    ……

    ……

    火車上。

    “聊聊父親嗎?”面對黎瑩挑起的話題,林雪想了想,說道:“我很尊敬我的父親,他是一個很博學很浪漫的人。”

    奎念弱想了想,說道:“我爹是個很兇的人,我練戰法練不好他就打我,又很嚴格……不過我挺喜歡他的辮子,比我的辮子長長長長多了,特別好玩。”

    千雨雅搖搖頭:“我父親很早就去世了,我只記得他是個溫柔的人。”

    “你們的父親都挺好的嘛。”黎瑩嘆氣道:“我家老頭子就不一樣,他又有口臭,又有腳臭,還喜歡喝酒,喝完酒還喜歡撒酒瘋,真的特別特別煩。”

    “不過嘛,他雖然工作特別忙,但還是會抽出時間帶我到處玩,經常托人給我買點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林雪笑道:“這不是挺好嘛。”

    黎瑩哼哼兩聲:“才不好呢。這次終于可以離開他一個人生活,我不知興奮了多久。”

    奎念弱打趣道:“那你會每個月寫信回家嗎?”

    “會……但那是為了要錢,在炎京生活肯定要很多錢的!”黎瑩說道:“頂,頂多每個月送一雙襪子回去,提醒一下他要換新襪子了。”

    千雨雅問道:“那你以后還想回星刻嗎?”

    “如果我在炎京遇到我一見鐘情的帥哥的話,那就不回了吧?”黎瑩歪了歪腦袋,笑道:“如果遇不見的話……那就回來讓老頭子給我找個聽話的帥哥吧!”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4072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