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78章 被陰音隱騙了

第78章 被陰音隱騙了

    他是不是在詐我?

    樂語端詳了一下手中的勛章,上面確實刻著‘詭刺’‘尹冥鴻’的字樣,不過這不能證明這勛章是真的,說不定是盜版山寨的呢?

    退一萬步說,就算勛章是真的,也不證明這勛章是二當家的,說不定是哪個倒霉蛋白夜行者死在他手里,他拿過來當紀念品呢——就像樂語收藏陰音隱千羽流的勛章一樣。

    這次我有常識了,不會你說什么我就信什么,不會再給陰音隱鄙視我的機會!

    樂語作勢走去窗戶:“那我走了哦?”

    “等等。”

    呵,男人,露出狐貍尾巴了吧。

    只見尹冥鴻打開旁邊的衣柜,拿出一套衣服:“換上這套守衛服,我往你的包裹放了干糧水袋和地圖,如果有人懷疑你你就答口令‘月銀’,說自己去玄燭郡送信。”

    “地圖上標了哨嗒的位置和和陽軍的巡邏路線,你既然有疾刀靴,在天亮之前你應該能避開他們返回晨風區。”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無論是‘摘星’還是‘流星’,都是晨風區的‘星’序列行者。我今天收到情報,呂仲兩天前已經入住星刻郡,不知道對你的任務有沒有影響。”

    “如果被人抓住了,就說你是趁我不注意跑了,我等下也會用這個說法敷衍他們。”

    “就這樣,好走不送。”

    樂語過去拿起包裹一看,發現東西都齊全了,干糧和水樂語不知道有沒有下毒,地圖樂語也不知道有沒有坑,不過……

    如果里面有坑,樂語最壞的結果不過也就是被抓回來;但如果他成功逃跑了,那就血賺。

    對于尹冥鴻來說,樂語逃跑成功與否,對他來說都是零負收益,他不可能從這件事上獲取到任何利益,樂語也不可能泄密給他——更何況樂語也沒什么秘密可泄。

    最重要是,在所有人眼中樂語現在是砧板上的魚肉,尹冥鴻想要從樂語身上獲取什么情報,完全沒必要這么麻煩,直接嚴刑拷打就是了。

    除非……

    “你真的是白夜行者?”樂語問道。

    “你我分屬不同區部,又身處這樣的環境中,我們是無法確認互相身份的。”尹冥鴻說道:“所以你不必告訴我代號,任務,情報,直接離開便是。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但你不怕我出賣你嗎?”樂語看了一眼房間:“假如你真的是白夜行者,那你現在應該是執行潛伏任務吧?我如果是別人派來試探你的誘餌呢?就算不是,我也未必是白夜行者,而你卻似乎是個大人物,我轉頭為了利益告發你,那你辛苦耕耘的一切就灰飛煙滅了。”

    尹冥鴻道:“所以你認為,作為潛伏者的我,正確做法應該是明哲保身,隱瞞身份,將你的情報傳給東陽分部,等其他白夜行者想辦法營救你嗎?”

    樂語攤攤手:“這不是常識嗎?”

    尹冥鴻轉頭看了樂語一眼,不知為何,樂語總感覺他的眼神里有些不屑。

    “如果我沒猜錯,你以前應該是個刺客吧。”

    樂語摸了摸自己的白毛:“關你啥事。”

    “潛伏者就應該保全自己,一切以自身優先,不相信任何人,不冒任何風險,見死不救,任務至上……”尹冥鴻淡淡說道:“這種宛如機器法則的理論,是刺客的常識,不是人的常識。”

    “平常根本不會在這里休憩的霍老大,因為你的恐嚇而來紅月堡壘;跟他交談中,我對你有疾刀靴產生好奇,拿走了你的包裹;最后,我再從你的包裹發現白夜勛章,意識到你有可能是白夜行者……”

    “與其懷疑你是試探我的誘餌,又或者是殺了兩個白夜行者卻不小心被霍老大抓住的刺客,我更愿意相信,你是我的同伴,這才是最大的可能。”

    尹冥鴻說道:“如果我因為懷疑和自保心態而不管你,等你進了玄燭郡,分部對你的營救將會更加艱難,而你在這段過程也會受到更多折磨。”

    “但只要我現在信任你,就能以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好的結果。”

    “這才是白夜的常識。”

    原來我被陰音隱騙了,樂語心想。

    不過樂語還是要杠一下:“萬一呢?萬一事情真的走向最壞的那個可能呢?”

    “正因為我們相信這個世界可以邁向最好的那個可能,所以才有了白夜,才有了我們這些行者。”尹冥鴻輕輕說道:“這并非一廂情愿的祈求,而是經過分析和思考,所找出的最優解。”

    “既然付出一點信任就能獲得最好的結果,就無須顧慮最壞的可能。白夜是因為相信人心中向善而存在,如果連我們白夜行者自己都做不到,那我們跟輝耀朝廷又有什么區別?”

    “就因為這樣,所以你愿意冒險救我?”樂語問道。

    “不全是。”尹冥鴻忽然笑道:“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我這兩天要執行一個很危險的任務,如果運氣不好,我很可能化為白夜。”

    “無論你是真是假,但對我來說,都影響不大。當然,這一切前提是,我認為自己的判斷不會失誤,也愿意接受命運的安排。”

    “因此,哪怕你是一個刺客,我也相信你。”

    樂語忽然想起白夜送給陰音隱的那份禮物。

    白夜早就知道陰音隱是刺客組織的人,甚至知道陰音隱摸過凈魂邪魔之劍,有極大的作案動機,但他們依然相信陰音隱,愿意讓陰音隱負責奪城計劃。

    啊哈,白夜這下不就翻車了,星刻郡白夜分部全滅,陰音隱奪走了圣者遺物,呂仲入主星刻郡,這就是你們懷著這種天真幻想所導致的最壞結果。

    雖然樂語很想將這些事實砸到尹冥鴻臉上,粉碎他那虛假的幻想,但是樂語看著‘陰音隱的劫’,卻又不知為何……他忽然也想試試相信尹冥鴻。

    「陰音隱的劫:令陰音隱重獲白夜的認可(0/50)。」

    樂語一直想不到怎么完成的陰音隱的劫,因為只要陰音隱一出現,白夜就肯定會質問他星刻郡的真相。雖然陰音隱已經編好了借口,但他心里清楚,這份借口根本糊弄不了白夜,而且他的圣者遺物也不可能隱藏——哪怕他不在人前使用,但只要他這個白毛活得久,其他人也能推測出真相。

    雖然陰音隱自己可能沒意識到,但樂語仔細審視陰音隱的記憶,隱隱約約發現……陰音隱,其實是想去自首。

    他雖然打算先逃幾個月,避避風頭再重返白夜,但陰音隱本身知道白夜是不可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詞,而藍炎也不可能為他保密。他回去白夜,其實是自投羅網。

    逃亡數月,與其說是為了躲避白夜的追捕,還不如說是陰音隱給自己的‘渡劫’時間。

    如果他能在這數月跨過這一劫,那他就天高任鳥飛,拿著圣者遺物享受人生,再也不需要理會白夜、黑衣樓的事。

    如果他心里過不去這一關,那他就重返白夜渡劫,接受命運的審判。

    陰音隱為了圣者遺物計劃多年,他無法為白夜放棄自己的執念;但在獲得圣者遺物后,白夜又成為了他的執念。

    究其原因,其實是陰音隱根本沒有其他生存的支柱,他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夢想,他必須要找到什么東西作為目標才能活得下去,圣者遺物是他的最開始的燈塔,而白夜是他無法割舍的港灣。

    本來樂語都打算放棄陰音隱的劫了,畢竟他沒有送人頭的習慣,而且如果因為‘殺害千羽流’這個罪名被審判的話,感覺怪怪的。

    但現在樂語發現,陰音隱的劫,其實還是有完成方法的。

    而且,他發現自己一個人單打獨斗太累了,他還是希望過上有妹有車有小弟的日子,他需要找個大組織傍身。

    要是他坐豪車出門,哪里會被人販子抓住!?

    樂語說道:“其實就算你不救我,我也有辦法脫離困境。”

    尹冥鴻點頭:“我知道,你出乎意料的鎮靜。”

    “正如你所說,我是一個刺客。”樂語笑道:“而且我是一個沒有任何來歷的刺客。既然你愿意相信我,那何不給我更多的信任——”

    “我們可以做個交易。”

    尹冥鴻一愣:“什么交易?”

    “我的力量絕對可以為你的任務提供幫助,但作為代價,我需要你幫我提供一點小小的便利。”

    不等尹冥鴻回答,樂語便在脖子一劃:“我要搞死那群人販子——在那群他們死光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尹冥鴻眉頭緊皺:“為什么?他們只是一群狗而已,被他們咬了,難道你還要咬回他們?只要你離開他們,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報復。”

    “大錯特錯,讓他們為人口凈化事業做出貢獻才是最好的報復。”樂語狠狠說道:“我當然不會咬狗,我要將他們煎!皮!拆!骨!”

    自從離開星刻郡,樂語心里就憋著一股氣,但他想發脾氣,又不知道向誰發,想搞事,又不知道搞什么好,充滿郁悶迷茫。這時候一群混蛋撞到他靶子上,他豈能放過?

    要是就這么走了,以后樂語睡覺想起這事肯定都氣得睡不著!

    渡陰音隱的劫還是其次,更重要是樂語很不爽!

    有仇報仇,十倍奉還,正道的光,照在大地上!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6308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