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85章 興趣使然的正義伙伴

第85章 興趣使然的正義伙伴

    當尹冥鴻走進房間的瞬間,他看了一眼地上仍未收拾的尸體。

    下一秒,他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抱拳平靜說道:“見過大公子。”

    “嗯。”樂語坐在沙發椅上,慵懶地點點頭。

    此時樂語已經穿回正常服飾,戴著面紗的青嵐穿著縷空黑絲裙坐在一旁。若是按照荊正威的習慣,他現在肯定是要繼續跟青嵐互換身份,以便保全自己以及繼續享受‘女裝欺詐’的快感,但樂語既不怕死,也沒興趣。

    更重要是,荊正威女裝時穿的褲頭,緊得蛋疼,真虧他能穿著走路。

    尹冥鴻到來后沒有說話,很快外面便響起一陣吵雜的聲音,霍老大等人被五花大綁壓到頂樓房間。他一看見地上陰音隱的尸體,瞬間就跪下來叩頭:“大公子,大公子,我真的跟這個人沒關系!”

    “是嗎?”樂語張開手,感覺指甲好像有點長,輕輕遞給旁邊的青嵐,青嵐也很自然地拿出指甲刀為樂語修指甲。

    “我聽聞,你靠車隊發了財,在玄燭郡買了大房子,在會里注冊了自己的名頭,甚至有希望在今年的銀血會議成為八十八的一分子,跟荊家平起平坐,我以后也得叫你一聲霍老板。”

    霍老大聲音里帶著哭腔,眼淚不是眼淚鼻涕不是鼻涕地說道:“大公子,真的,真的不關我事,我,我只是……”

    “你說有份好商品要賣,你說保證很安全,我買了,給錢了,結果呢?我相信你,結果你這么對待我。”

    “不,不,大公子我發誓,這個人他絕對沒能力傷害你,我已經解除了他所有的武器,餓了他三天三夜,你的護衛也檢查過——”

    “那你的意思是,我殺了他,然后污蔑你?”

    樂語猛地抽出旁邊護衛的輕銃,對著霍老大的腿來了一銃,直接在他大腿綻放出血花!

    在霍老大的慘叫聲中,樂語冷冷說道:“我到底做錯了什么,讓你這么不尊重我?你甚至都不肯叫我一聲荊副會長!”

    荊正威除了紅月堡壘的大當家,還是荊家商會的副會長,雖然只是名譽職位沒有實權,但同時這也象征著他就任家主的合法性。

    “怎么,你以為我遲早會被趕出荊家,過不了幾天就會橫尸街頭,所以你就投靠了我那些親愛的家人們?他們給了你多少錢,才讓你冒著這么大的風險給我送上一只白發刺客?”

    “不是!不是!”霍老大大聲辯解,他忽然想起什么,說道:“有人知道他是什么人!我手下有人知道這個刺客是誰派來的!大公子……荊副會長,給我個機會,給我個機會!”

    樂語表情不變,沒有說話,米蝶朝霍老大點點頭,霍老大便轉頭怒吼道:“快,帶他上來!副會長,讓我派個手下去牢室,他會給你帶來證人!”

    “可以。”

    十分鐘后,霍老大的手下帶來了一個樂語十分熟悉的人。

    “見,見過荊副會長。”奉真跪在霍老大旁邊,雖然有些緊張,但臉上并沒有樂語之前所見的慌亂和恐懼,反而充滿一種超越年齡的成熟:“我是跟刺客住在同一個牢室的人,他……”

    “等等。”樂語忽然抬起手打斷了他的話:“你為什么會跟新茶住一個牢房,你應該是霍老大的手下吧?”

    奉真從容地點點頭:“荊副會長,新茶從采集到煮炒這段時間,是最容易發生事故的,有咬舌自殘,有密謀暴動,甚至有可能采到不能得罪的茶。我的存在,就是為了調節氣氛,防止意外發生,同時記錄各人的情況,以便更好地煮炒。必要時候,我也會作為第一個‘反抗者’和‘服從者’,讓其他人看見反抗的代價,接受服從的命運。”

    簡單來說,他就是一個‘托’。不過別人是酒托,茶托,拍賣會托,舔狗托,而他是人販子托。

    因為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被人販子拐賣,不是很熟練,而他這位內部工作人員就能調節氣氛,引導萌新如何適應這段被拐賣的這趟旅程。

    真是活到老學到老,每一行都有不為人知的神秘技巧。

    “你怎么加入霍老大的?”樂語饒有興趣地問道。

    雖然已經離題甚遠,不過這里沒人敢打擾荊大少爺的興致。上一個打擾大少爺興致的人,現在正躺在冰涼的地板上閉上了嘴。

    “我以前也是‘新茶’。”奉真坦然說道:“我不甘心就這樣被哪個老板買去當奴隸,于是在其他人密謀逃跑的時候,我將他們舉報了,獲得了霍老大的賞識,成為他的手下。而經過那次事件,我們也意識到往新茶安插人的重要性,因此我便繼續負責這項工作。”

    “原來如此……”樂語緩緩點頭,“好了,你繼續說吧。”

    奉真看了一眼旁邊的尹冥鴻,語不驚人死不休:“指示刺客行刺荊副會長的,是二當家。”

    尹冥鴻微微皺眉,但沒有馬上反駁,只是朝樂語鞠躬抱拳。

    “刺客昨晚在二當家的房間住了一晚,受到二當家的款待。這幾天我一直在監視了白發刺客,他唯一脫離我視線的時候,就是在二當家的房間里。”

    “霍老大今天就想離開紅月堡壘,是二當家挽留他,并且要求他將刺客賣給荊副會長你。”

    “今天早上我跟刺客聊天的時候,故意套話,并沒有從刺客口中聽到任何擔憂之語,刺客反而跟我說,‘等待并滿懷希望’,可見他有十足把握離開紅月堡壘,甚至有把握解救這群被囚禁在紅月堡壘的新茶。”

    “最大的可能,顯然是刺客與二當家合謀。刺客刺殺荊副會長后,荊家必不會放過霍老大,而這些新茶自然就會交給二當家來處理,到時候二當家想留想放,一言可決。”

    “我看得出來,刺客是一個心懷正義感的人,他的初衷應該是想救茶葉們,至于二當家的目的,我相信荊副會長你自有判斷。”

    奉真額頭碰地,恭敬說道:“我不知道二當家是怎么和刺客互相信任,但刺客確確實實是我們無意中采集到的。或許,刺客身上有證明他身份的東西,被二當家看見了。”

    霍老大這時候忽然恍然大悟,喊道:“我想起來了!二當家拿走了那個刺客的包裹!那里面肯定有他們的合謀的證據!”

    房間里的氣氛頓時嚴肅起來,米蝶和利桑一個占據門口,一個守住窗戶,堵死了兩條出口。其他護衛看著尹冥鴻,手放在銃柄上,虎視眈眈。

    就在這時候,忽然響起鼓掌聲。

    “精彩的分析,卓越的觀察力,深諳人性的聯想力。”樂語鼓掌笑道:“你在霍老大麾下,實在是委屈你了。”

    奉真可愛俊俏的臉龐露出一絲殷紅,低頭說道:“感謝荊副會長的賞識。”

    “不過,”樂語話鋒一轉:“如果單憑你一面之詞,就這樣將二當家殺了,未免也太武斷了。我們荊家,做事最重要是光明磊落,公平公正,要殺人,就要殺得干干凈凈,殺得明明白白。二當家,將他們所說的包裹拿過來,利桑,你跟他一起去。”

    “是。”“是。”

    等尹冥鴻和利桑兩人離開,房間里又陷入寂靜,沒有一個人說話。一般來說,這種安靜會讓人感覺到尷尬和難堪,但樂語卻忽然覺得,這種感覺……不錯。

    他不說話,沒人敢說話。

    他說什么,其他人都要附和。

    這種感覺……不錯。

    只是為什么,他總隱隱約約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

    沒過多久,尹冥鴻和利桑拿著一個包裹回來了。樂語微微挑眉,冷冷說道:“打開,看看里面是什么。”

    疾刀靴、地圖、輕銃……隨著一件件東西倒出來,樂語的心情也越來越差。他只是想驗證一下,沒想到居然看到這個最壞的結果。

    東西居然都在!

    這說明尹冥鴻根本沒為他準備逃跑包裹!

    樂語就算刺殺成功,沒有疾刀靴,也肯定逃不出去!

    從一開始,他就拿我當棄卒!

    就當樂語心中怒火中燒,準備下令將尹冥鴻拖出去吊死的時候,他忽然注意到什么,冷靜下來說道:“把疾刀靴拿來給我看看。”

    利桑將疾刀靴遞給樂語,樂語端詳片刻,頓時心情舒暢怒火散盡。

    這不是陰音隱的疾刀靴。

    顏色雖然相似,但大小也不對。

    陰音隱腳很小的,這對疾刀靴至少大了兩碼。

    看來尹冥鴻在意識到出事之后,馬上用相同的物品偽裝了一個包裹。

    仔細一看,包裹里面也沒有陰音隱和千羽流的勛章,說明那些東西都放在真正的逃生包裹里。

    想到這里,樂語心情愉悅地放下疾刀靴,問道:“利桑,米蝶有看出什么關于刺客身份的證據嗎?”

    得到否定的答復后,樂語看向霍老大和奉真:“兩位,很遺憾,你們的證言并沒有相應證物的支持,無法獲得我的認可。”

    奉真頓時臉色一變:“荊副會長,他們很有可能將證物藏起來了!請徹查二當家的房間……不對,那種東西二當家可能會還給刺客,但刺客身上什么都沒有,也就是說他可能會將東西藏在刺客的逃跑路線上,請徹查紅月堡壘,你肯定會有收獲的!”

    然而樂語卻擺擺手,搖頭道:“我累了,與其相信這是二當家與你們‘無意中’采集到的新茶刺客的密謀,為什么不相信,這個刺客就是你們故意投宿紅月堡壘,故意送到我身邊的利刃呢?”

    霍老大急忙道:“荊副會長,我和荊家有那么多利益往來,我怎么會想傷害你?求求你給我個機會,給我個機會!”

    “對,對了,我有很多財產,我剛買了大宅子,我都可以送給副會長賠罪!求求你副會長,我還有家人要養,我女兒還沒滿月,我母親已經下不了床,求求你,求求你大發慈悲!”

    樂語慵懶地說道:“那些被你拐賣的新茶,不也是父母的寶貝孩子,丈夫疼愛的妻子,家里的中流砥柱嗎?你都毀滅了那么多家庭了,為什么還有臉為自己辯駁?”

    樂語說完這番話,忽然發現大家都在看著自己,就連青嵐都一臉驚訝,仿佛看見了鬼似的。

    “哎呀,被你們發現了?”樂語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我今晚呢,就是想借題發揮,搞死霍老大你們。”

    “為,為什么?”霍老大百思不得其解地看著樂語,他絞盡腦汁也沒發現自己哪里得罪過荊正威。

    他什么都沒做錯,為什么會這樣?

    “你呢,也不要多想。其實不是什么錢不錢的問題,你那點錢對我來說算什么?也不是什么刺客的問題,你們怎么可能這么傻自己送刺客過來刺殺我呢?我又不是傻子,我還是有點邏輯思維的。”

    “我只是一時興起,想當一個興趣使然的正義伙伴。”樂語攤攤手:“因為我忽然覺得,絞死你們這群人販子,可以讓我那份虛無縹緲的正義感獲得滿足。”

    “看著你們這群違法犯罪惡貫滿盈的人得到懲罰,我會由衷地覺得很爽。”

    “將他們拖出去,全部絞死。”

    沒有人打算違抗大公子的‘一時興起’,護衛們頓時將五花大綁又哭又鬧的人販子們拖出去,反抗激烈的直接一拳打暈,就像人販子們怎么對待‘新茶’,護衛就怎么對待他們。

    “副會長,副會長!”奉真不甘心,大聲喊道:“我還是個孩子!我沒殺過任何一個人!我跟他們不一樣的!”

    “我很聰明,我可以為你做很多事,我,我也長得很好看,我保證我會盡我所能侍候你!”

    “我也是被迫的,我除了為他們做事,我還要怎樣才能活下去?我沒有任何辦法,副會長,副會長,求求你……”

    “等一下。”

    聽到樂語的聲音,奉真和霍老大頓時心燃希望。

    但不等他們說出感謝的話語,樂語就說道:“吊死霍老大之前,先將他的屁股抽爛。好了,你們繼續吧。”

    聽見哭嚎聲越來越遠,青嵐為樂語送上一顆剝了皮的葡萄。樂語舒服地坐在沙發椅上,感覺心情不錯。

    “你當初沒有舉報,跟其他人一起逃走,不就沒那么多事了……”樂語暗暗吐槽一聲,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

    “大少爺的生活,就是這么的大義凜然,且有趣。“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6774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