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86章 荊正威你這個變態!

第86章 荊正威你這個變態!

    “二當家,你一直很安靜呢。”樂語用手指挑弄自己的發絲,荊正威這人的頭發黑長直又順滑,很容易就垂下來,弄得耳垂脖子癢癢的,他忽然有點想弄點發膠給自己梳個賽亞人的發型。

    尹冥鴻抱拳低頭,平靜說道:“大公子英明神武,料事如神,明察秋毫,屬下只需聽令行事即可,何須打擾大公子的思考?”

    “總感覺你的話有些陰陽怪氣的。”樂語拿起賬本看了幾眼,頓時被那一排排數據弄得有點困了,轉手遞給旁邊的青嵐,隨意說道:“不過,我在紅月堡壘遇上這檔事,你總得給我一個說法吧?”

    “請大公子責罰。”尹冥鴻說道:“屬下誤信霍老大的一面之詞,實在不知道那刺客的來歷。”

    “但你昨晚不是和他睡了一晚嗎?”樂語心里泛起些許惡趣味:“你就沒什么發現嗎?”

    尹冥鴻神色如常地說道:“霍老大說要將他進貢給大公子,我只是讓他去洗漱整理妝容,并且讓他獨自睡了個覺,希望他能以一個較好的精神風貌服侍大公子,沒有過多接觸他。”

    “也就是說,你昨晚對刺客的照顧,只是為了讓他更好地侍候我?”

    “是的。”

    不知為何,樂語心情忽然變得很差。他擺擺手,冷冷說道:“雖然我沒有采信霍老大他們的證言,但他們說得沒錯,你的確是最后一個跟刺客私密接觸的人,這件事上,除了霍老大之外,就屬你嫌疑最大,你有什么想辯解的嗎……如果理由不能讓我滿意,那你也得跟霍老大他們一起自掛東南枝了。”

    米蝶和利桑馬上按住尹冥鴻的肩膀,逼他跪下來封鎖住他的行動。尹冥鴻依舊很冷靜,說道:“我與刺客共處一室時,沒有其他人在場,我確實沒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我也沒有任何暗害大公子的理由,我作為紅月堡壘二當家,大公子一倒,我也不會有任何好下場,希望大公子能相信我。”

    “是嗎?”樂語不置可否地晃晃腦袋:“我死了,你投靠正武正風正堂他們,也能過得不錯吧?畢竟你還挺有能力的,他們怎么會拒絕你呢?”

    尹冥鴻斬釘截鐵地說道:“五天之內,我抽空回一趟玄燭郡,為大公子獻上其他公子的干部的首級。”

    “好吧,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再追究就顯得我小家子氣了。”樂語輕輕拍手,說道:“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終究是你治理不力才讓我遭遇到刺殺……你今晚下礦洞挖礦,挖到我離開之前都不許停。你作為二當家,偶爾下一次基層,體驗一下工人們艱辛的工作環境,不過分吧?”

    “不過分,我這就去。”

    “等等。”

    尹冥鴻腳步微微一滯,上一個被大公子喊等等的人,現在屁股已經變成霸王花了。

    “這個刺客長得雖然不夠我好看,但也算是有點小帥。將這具尸體好好埋了。”樂語隨意說道:“對了,霍老大他們死了,那群新茶也就沒了主人了吧?二當家你自己處理了吧。”

    “是。”

    等臥室清理完,米蝶和利桑也帶著其他人離開臥室。外面很安靜,房間里淡淡的熏香遮掩住那一絲若有若無的血腥味,床鋪也換過新的,雖然仍有彈孔之類的戰斗痕跡,但驟然看上去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樂語看了一眼青嵐,發現她又戴上眼鏡看賬本,他忽然想起來,荊正威買青嵐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青嵐術數會計的能力挺不錯,可以幫荊正威省點事。

    有事秘書干,沒事……樂語忽然感覺有點累,剛好仆人已經為浴桶注滿水,甚至還放了一個新的屏風,樂語便過去泡澡。

    溫度剛好,浸泡在溫水中,樂語感覺舒服得全身毛孔都張開了。他看著天花板的花紋,思考接下來該怎么辦。

    荊正威、陰音隱、千羽流、玄燭郡、白夜、荊家……

    想著想著,樂語又開始神游物外了。不過他心中總覺得自己忘了什么,但他怎么想都想不起來。

    換好睡衣出去,便看見青嵐合上賬本,轉頭朝樂語說道:“公子,賬本上的數目沒錯。”

    “嗯。”樂語并不是很在意紅月堡壘的收益,事實上荊正威也不在意。荊正威之所以每個月都要來一趟,其實是為了向紅月堡壘這群人彰顯自己的主人的身份,紅月堡壘所代表的武力才是他所看重的。

    “公子要睡覺了嗎?那來做睡前按摩吧。”青嵐跪坐在床上,摘下眼鏡,一副已經準備好的樣子。

    樂語微微一怔,不過也沒有拒絕。

    樂語躺在床上,青嵐的手慢慢按壓他的太陽穴,揉捏他的肩胛骨。別看青嵐柔柔弱弱的,但手上功夫不差,很有力度,剛剛泡澡舒緩的穴道受到這么強而有力的刺激,令樂語舒服得有點昏昏欲睡。

    青嵐的手一路往下,胸膛,腰肌,脊椎,她的手就像是用了內景戰法一樣,將樂語體內的疲憊一掃而空。

    就在當樂語迷迷糊糊的時候。

    他忽然感覺到。

    青嵐抓住了他的褲頭。

    “等等!”樂語瞬間坐了起來,按住了青嵐的手:“你干什么?”

    青嵐嚇了一跳,迷茫地說道:“最后一步‘琴日’啊,這還是公子特意吩咐的,是每晚都要做的事……怎么了嗎?”

    記憶如潮水涌現,樂語臉色一白,沉默片刻后擺擺手:“今晚不用了。”

    “不。”他頓了頓,斬釘截鐵地說道:“以后都不用了。將這一步從睡前按摩里剔除吧。”

    青嵐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我去泡澡了?”

    “嗯,你去吧。”

    等青嵐去屏風另外一邊洗澡,樂語徹底繃不住自己的表情,抱住自己的腦袋,臉容都快扭曲成表情包了,內心不停怒吼:

    荊正威你這個變態!

    樂語這時候才發現荊正威面板的違和感——他居然有兩個初級戰法,‘初級凌虛戰法’和‘初級合氣琴日戰法’!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6882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