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93章 何須向人解釋

第93章 何須向人解釋

    奴隸貿易,在玄燭郡銀血會里面其實算是新產業了,除了幾個吃螃蟹的商會船隊外,其他商會都沒有摻和這份生意。

    倒不是商人們有良心,而是他們認為這生意收益雖高但風險更大,他們只需要抱住自己目前的生意就能賺的盆滿缽滿,如果有機會撿錢那他們會撿錢,但如果撿錢有菊部危險那就敬敏不謝了。

    奴隸貿易并非是將東陽區的奴隸運去其他地方賣豬仔,有一說一,東陽區其實也蠻缺人的,先不提荊家這種奴隸主大戶,其他開工廠的商會也更青睞用奴隸來替代工人,有本地賣身的奴仆商會都自己消化了,不可能賣出去。

    奴隸貿易的流程,其實是從玄燭郡出發,運送武器、糧食等重要物資到天際區,賣給天際軍閥獲取金銀并且收購戰俘流民充奴,再運送到地多人稀的斯嘉蒂販奴,從斯嘉蒂地主獲取大量種植產品回航玄燭郡,一輪下來可以獲得大量金銀和農產品,異常暴利。

    從流程就看得出來,奴隸貿易是在天際區暴亂之后才興起的,正因為天際區有太多活不下去的流民,所以他們哪怕知道自己要被運往斯嘉蒂這樣的未知國度也心甘情愿,而剛好斯嘉蒂似乎剛經歷了一輪內亂,急需人口恢復生產,奴隸、地主、商會三方一拍即可。

    雖然奴隸貿易流程是很賺錢,但里面存在許多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這樣的貿易是不持久的——只要天際區安定下來,這場貿易就等于斷了關鍵鏈條。沒人認為天際區能亂幾十年,斷定這是只能恰幾年飯的‘小生意’,而習慣做上百年‘大生意’的商會自然不屑為之。

    就連荊家都覺得,‘拐賣人口’比‘奴隸貿易’細水長流。

    現在做奴隸貿易小生意的,基本都是排名后面的小商會。其實荊正威也想過參加這個行業,這點錢對荊家可能是一粒塵,但對荊正威就是一座山了。而且荊正威背靠荊家這個招牌,他想入場,其他商會只敢歡迎不敢拒絕。

    但荊正威還是沒有插手這門心意。

    這當然不是荊正威良心發現,而是他覺得有長期風險。

    天際區地大物博,民風彪悍,多是慷慨悲歌之士,現在他們亂了,大家一哄而上割他們一波韭菜。等天際區統一整合后,他們難道會忘記東陽商人曾經將販賣他們家人妻女為奴的事嗎?

    現在因為奴隸貿易而跳得最歡的那幾位新貴,他們的錢始終會流入銀血會的其他產業。按照荊正威對銀血會上層的理解,估計等天際區出現統一苗頭,他們就會刻意交好新軍閥,然后聯合宰割之前靠奴隸貿易發財的商會,將他們作為賠禮送給新軍閥,讓新軍閥去收攏民心。

    送一筆錢,自罰三杯,然后這事也就過去了。

    不然你以為銀血會為什么會有八十八個商會名額——有很多事其實老牌商會不方便不適合去做,會冒險的只有底層想出人頭地的商會。一旦成功,老牌商會就用市場收割屬于自己的利潤;一旦出了差錯,那就推‘臨時工商會’去頂罪,送錢道歉的同時將自己撇的一干二凈。

    銀血會是老資本家了,他們割韭菜一直可以的——連底層商會也是他們的韭菜。

    樂語馬上站起來,嚇得青嵐連忙拉住他:“公子你先等我說完。”

    “其實賬本上并沒有什么問題。”青嵐說道:“都是很正常的海貿往來,而且公子你選擇的航線也是東三角,貨物類型與奴隸商船類似,我并沒有實質證據。”

    雖然荊正威不做奴隸貿易,但他也選擇去天際區做生意——什么生意最掙錢?那當然是軍火糧食生意!天際區經過暴亂,貴族世家搜刮的民脂民膏全部落入軍閥手里,他們當然想用金銀換成急需品。

    不過玄燭郡的武器產量不高,也就是荊正威有紅月堡壘這個礦產,屬于武器產業的上游材料提供者,憑借這層關系才從其他商會里搶走一部分武器的份額,光是武器和糧食根本裝不滿商船,因此還有一部分生活品是運往斯嘉蒂販賣的。

    “但這幾個月發生了一些小小的變化。”青嵐繼續說道:“六個月前白主管做主加大了糧食和水果的采購量,減少了生活品的份額,并且增加了一批新產品:恩典鎖。”

    樂語沉默片刻,說道:“他當時跟我提過,斯嘉蒂的大地主也有很多奴仆,恩典鎖的缺口很大。”

    恩典鎖這種來自玄燭郡的高科技玩意,在奴隸制盛行的斯嘉蒂自然銷路廣闊,荊正威當時覺得白主管這商業嗅覺挺敏銳,于是讓他全權負責海貿的具體事務,荊正威平時除了查賬并不會多加干涉。

    跟樂語這個懶逼不一樣,荊正威并不是偷懶,他只需要掌控產業的方向即可,沒必要事事親力親為——畢竟‘琴日’的最高境界是愛欲充沛但死守心關,除了每晚的琴日,白天他也得跟新老婆游山玩水培養感情。

    別的戒色吧老哥是全心全意投入工作,荊正威這位戒色宗師反而是天天泡在溫柔鄉英雄冢里。

    越是深愛,越是熾烈,越是殘忍。

    青嵐辦公的時候,樂語主動坐在旁邊看書,或多或少都是受到荊正威的影響——不然他肯定會留在戰牌館里繼續上分。

    “這六個月里,船隊共計進行了三次東三角貿易,每次貨物里都有大量恩典鎖,每次販賣恩典鎖都獲得大批資金,所有帳也對的上,驟然看上去好像沒什么問題。”青嵐扶了扶眼鏡:“但是,白主管忘了一件很關鍵的事。”

    說到這里,青嵐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樂語,樂語靜靜看著她。

    “公子你能猜到白主管忘了篡改什么關鍵信息嗎?”

    “我猜不到白主管忘了篡改什么信息,但我猜得到你今晚大概率會被我踹下床。”

    青嵐撇了撇嘴,繼續說道:“跟恩典鎖一同賣給斯嘉蒂地主的,還有光能補充器。六個月前的貿易品里有七臺光能補充器,但四個月前的貿易品就只有一臺,現在處于返航的船隊里也只運了一臺,然而恩典鎖的數量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

    樂語頓時明白了。

    恩典鎖這玩意跟手機差不多,每個奴仆只能裝一個,因此想要賣得多,就必須拓展客戶群,畢竟一個地主的奴仆就那么多人,很快就裝滿恩典鎖了。

    六個月前的七臺補充器,相當于七套恩典鎖,可以賣給七個客戶,但后來兩次都是只運一臺,而恩典鎖總量不減反增,那就代表這些恩典鎖都是賣給一個客戶!

    一個客戶沒必要也不可能吃下這么多恩典鎖,而且也不符合經商原理:這種只能賣給一個客戶的大宗貨物,有條件購買的客戶很少,更何況恩典鎖并不是必需品,他們完全可以瘋狂壓價,反正你不賣給我別人也不會買。

    在斯嘉蒂,來多少就吃多少的貨物,目前只有一樣:奴隸。

    再加上糧食水果比例加重,降低生活品的運載量騰出空間,答案幾乎呼之欲出。

    “恩典鎖不是賣給斯嘉蒂地主的,而是綁在奴隸手腳上的贈品。”樂語說道:“……也就是說,船隊也跟白主管串通了?”

    販奴這件事是需要船隊來執行的,只有白主管跟船隊沆瀣一氣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在荊正威眼底下做這種事。

    那么,荊正威到底知不知道他手下做這種事呢?

    樂語搜索一下記憶,頓時愣住了。

    他緩緩坐下來,青嵐小心看了他一眼,說道:“如果再給我一點時間,我說不定可以找到更多證據……”

    “證據?”樂語輕輕一笑:“我荊家大少爺做事,何須向人解釋?”

    言下之意就是有沒有證據都沒關系。

    “對了,船隊大概是什么時候回來。“

    “明天或者后天,如果途中遇上風暴,可能會更晚。”

    “既然這樣……好。”樂語合上《火神傳》,站起來往外走,青嵐問道:“公子你是找白主管對質嗎?”

    “不,我出去玩。”

    “那我也去。”青嵐站起來。

    “工作做完了嗎?你還想出去玩?”樂語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

    “哦。”青嵐坐下來。

    “中午我回來再出去吃飯。”樂語走到門口又停下來,想了想問道:“你喜歡喝冰鎮蜜糖五花茶嗎?”

    青嵐眨眨眼睛:“……我喜歡喝椰奶。”

    “哪里有的賣?”

    “大門石街的老友記。”

    “嗯……”樂語抱手沉思了好一會,嘖了一聲:“好吧。”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7854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