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94章 你高興嗎

第94章 你高興嗎

    “白主管。”

    白玉蘭抬起頭,看見一名伙計推門進來,放下一枚烏黑的戒指:“他們回來了。”

    戒指生銹掉漆,鑲嵌著一個依稀能認出是四葉草的圖案,似乎是生鐵打造的便宜貨,但白玉蘭認真端詳片刻后,珍重戴到右手無名指上,問道:“我知道了。”

    伙計聞言離去,白玉蘭拿出懷表看了看,現在才下午4點,他便繼續伏案工作。

    光聽名字,很多人會以為他是一個女子,或者是一個嬌柔的男人,事實上也相距不遠:他的確是長相頗為陰柔的英俊男子。當初他能獲得荊正威的聘用,直接忽略做苦力的前置階段,一上來就是做業務掌案,原因當然不是他算術好會弄文使墨,而是他長得好看。

    荊正威當然不會對他做什么,只是派他去跟其他商會負責人洽談業務。好看的人總是能受到優待,好看的男人更是如此,或許有人認為帥哥對男人無用,甚至會激起男人的嫉妒心,這話雖然不能算錯,但也得分場合。

    如果帥哥是你的舍友,是你的上級,他的地位與你相近,然后憑借相貌高你一等,你當然會嫉妒不服;但如果帥哥是有求于你,地位比你低,那你的心態就會產生變化——你會對他產生好感,甚至想征服他。

    男人為什么都想掌控權力,當執政官,當皇帝,當家主?這其實是征服欲的體現——征服其他男人也會讓人獲得快感。道理是一樣的,美麗的女人會引來覬覦,美麗的男人當然也會引來征服。

    總而言之,白玉蘭為荊正威賺了很多錢,對外合作共贏,對內妥當安排,他能成為‘威凌’海貿的主管,可謂是實至名歸,無人不服。

    等到晚上6點懷表響起,白玉蘭收拾文件,推門走出去,一路上伙計看見他都紛紛問好:“白主管好。”

    “六叔,趕緊回家吃飯吧,你家的大胖小子等著你呢。”

    “白主管好!”

    “鋒哥,這個月拿到錢就別去紅燈籠那里了,留點錢娶媳婦吧!”

    “白主管好!”

    “小陳,今晚辛苦你守夜了。”

    ……

    白玉蘭笑著跟他們一個個打招呼,敦促他們干完活就早點離開。路過老板辦公室的時候,他看了一眼里面,發現還亮著燈,便恭敬地敲門:“公子。”

    “進來。”

    白玉蘭推門進去,看見公子正拿著一本在看,而他從香雪海買來的女人卻是坐在老板的椅子上還戴著眼鏡,似乎正在看訂單,微笑道:“公子,青嵐小姐,我準備回家吃飯了,兩位也不要這么辛勞。”

    頓了頓,白玉蘭委婉說道:“看見兩位身居高位卻如此勤勞,我們都忍不住羞愧起來,想多干會活,為威凌多出幾分力氣。”

    “嗯,的確,”公子合上書說道:“我們不走他們哪敢走……還有多少工作沒做完?”

    “還有一點,再我等一會……”

    “算了,走吧,吃飯要緊。”公子站起來說道:“家里應該備好晚餐和浴池了……拿上車鑰匙。”

    白玉蘭恭敬地為他們鎖上辦公室門,看著他們坐上停在院子里的‘銀血雪鐵龍’牌轎車,緩緩駛入街道離去,臉上掛著的微笑慢慢多出真誠。

    他本來就覺得荊正威是個好老板,沒想到居然還能更好。

    讓女人來為自己看帳辦事……哪里能找到比這更好的老板呢?

    白玉蘭倒不是看不起青嵐,畢竟大家都是下九流,誰還看不起誰呢?他只是沒想到,那個讓他戰戰兢兢的荊家大少爺,終究只是一個‘不過如此’的肉食者。

    今天心情好,白玉蘭到外面的面館吃了碗牛腩炸醬撈伊面,然后回家換了一套衣服,往港口前進。

    與此同時,三艘商船在夜色中慢慢靠近港口。

    ……

    ……

    “先別回家,轉道去一趟大門石街。”

    青嵐眼睛一亮:“去買椰奶嗎?”

    “不是。”樂語看了青嵐一眼,又看了看她放在身邊的茶瓶——樂語去買椰奶的時候發現店家給的瓶子很小,便去旁邊買了個大容量茶瓶裝滿,一瓶頂過去三瓶。

    他本來是想買回去之后大家分著喝,結果青嵐拿到就直接對著嘴喝起來。其實這也就罷了,她喝一整天也不膩,白天喝不完就帶回家繼續喝,樂語喝蜜糖五花茶都沒她這么沉迷。

    “你連續兩天都喝這么多椰奶,你會不會胖啊?”

    “不會吧?”青嵐一驚,下意識摸了摸肚子,方向盤都歪了,樂語頓時喊道:“看路!別撞到人了!”

    青嵐一頓手忙腳亂,不過好在沒有出事,樂語指責道:“開車的時候要專注,開慢一點慫一點不是壞事,還有記得開車的時候不要摘眼鏡,多看路少說話……”

    青嵐聽得一陣氣悶,忍不住反駁道:“為什么公子你不來開車啊?”

    “我開車的話,豈不是我成了你的司機?”樂語反問一句,“而且開車不好玩嗎?女孩子多開開車,要珍惜開車的機會,享受開車這個過程……”

    其實樂語就是懶。

    當初是陳輔當他司機,現在他讓青嵐當他司機。青嵐以前固然是沒開過車,但這個世界不用考證更沒有紅綠燈,可以說你知道怎樣踩油門怎樣剎車就行了,青嵐練了一上午就變成專業老司機了。

    青嵐沒有說話,看模樣顯然不是被樂語的歪理說服了,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不想晚上被踹下床,就只能乖乖開車了。

    “喝椰奶真的會變胖嗎?”她忽然問道。

    “不知道,但你不喝就不會變胖。”樂語說道。

    大門石街跟戰牌館不在一條路線上,他不是很樂意去買椰奶。只是青嵐白白為他干活,連杯椰奶都不犒勞下,他覺得自己良心都過不去,但若是青嵐不想喝那就不一樣了。

    “那公子你喜歡瘦的還是喜歡胖的?”

    “我喜歡大的。”

    青嵐眨眨眼睛,視線一直看著前方,只是微微有些臉紅。

    她很生硬地轉移話題:“公子你來大門石街干什么?”

    “算算時間,船隊也該回來了。船隊回來的當晚,白主管都會跟他們私下會面處理好首尾,我準備當場將他們抓奸在床。”

    “什么?”青嵐失聲道:“你想在白主管跟船隊成員會面的時候抓住他們?”

    “對啊。”

    “不行!”青嵐踩剎車停下來,看著樂語說道:“白主管已經跟船隊串通了,敢在海上走船的幾乎都是亡命狂徒,你過去只會讓他們魚死網破。要想抓白主管,在剛才抓了不更好嗎?為什么非得要在他跟船隊會面的時候才抓?你不是不在乎證據的嗎?”

    “你這么緊張干嘛?”樂語看了她一眼。

    “我,我只是覺得沒必要……”

    “有必要的。”樂語推開車門出去:“而且,我也不會一個人去,除了家里的侍衛,我還會找一個幫手……你這個剎車倒是踩的好,剛好就是這里。”

    樂語走到一處小宅院前,拿起門把手的銅環大力敲擊。

    “誰?”院子里似乎響起一個女聲。

    樂語調整了一下嗓子,刻意讓嗓音模糊不清:“你們會很高興見到的一個人。”

    片刻后,門后響起匆忙的腳步聲,嘩啦一聲打開大門,出現了兩名男女。男的腰佩雙刀,女的青春靚麗,緊身勁打,發辮如飾,似乎是一個既愛美又擅長近戰的武者。

    樂語看了一眼那個女孩,然后儒雅隨和地看向男人,親切問道:

    “二當家,看見我,你高興嗎?”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7905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