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99章 我的家規會將你撕成抱歉

第99章 我的家規會將你撕成抱歉

    樂語自然是不會主動去銀與血的匯聚之地,邪惡荊棘花家族的大本營——荊園。

    但奈何根據荊家家規,每月月中所有荊家嫡系族人都得齊聚一堂,進行家族內宴,加強關系,匯報情況,陟罰臧否,宣告議事,按照樂語的理解就是跟開班會差不多。

    像荊正威這些家族嫡系,更是要一大早就去荊家迎接外戚賓客。樂語倒是大吼一聲‘我命由我不由天,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行事何須向人解釋’拒絕這種資本家內部的社交活動,但真的不行。

    因為荊正威的一切權力根基,并不是來源他自己,而是來源于他‘荊家大少爺’的身份。無論是紅月堡壘,還是威凌海貿,荊正威能以低成本運作這些機構,都是因為大家害怕他背后的荊家。

    譬如昨天晚上的倉房之戰,如果荊正威不是荊家大少爺,其他船員未必就干坐著看戲。黑旗幾位船長在他們心中有極大的威望,如果黑旗振臂一呼,再加上周圍都是金銀財寶,船員們跟尹冥鴻等人血拼的概率很大。

    但黑旗沒有振臂一呼。

    船員們也沒有亂動。

    他們害怕荊正威嗎?不是。荊正威不也是兩個眼睛一個嘴巴,銃一響也會死的普通人,沒什么值得害怕的。

    他們害怕的是荊正威背后的荊家,害怕的是荊家代表的銀血會。

    樂語覺得可以用前世的一個名詞來概括荊正威這類人的身份:天龍人。

    就算荊正威在荊家地位搖搖欲墜,但也絕對不是底層平民所能侵犯的存在。如果荊正威死了,和陽軍必定會出動,所有出手的人都絕無可能逃出玄燭郡。

    因此黑旗沒有慫恿其他人,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號召不會得到回應,反而會讓其他人也陷入絕境。

    因此船員們眼睜睜看著船長被殺,事后也乖乖接受樂語的懲罰,因為他們沒有的選。

    這就是樂語不得不參加荊家家宴的原因。

    當好人沒得選,當壞人也沒得選。

    甚至當天龍人,也是沒得選。

    樂語如果還想用荊正威這個身份辦事,就得配合荊家的規矩。

    無論他是幫助白夜,還是想享受墮落的資本家生活,荊正威的地位是暫時不能丟的。丟了也不是不行,得等樂語轉移一下資產,他的‘踏破秘境之旅’正需要強而有力的資金支持。

    胡思亂想一會兒,車已經穿過隔絕內外的‘海角門’。海角門剛好位于內港的盡頭,從其他方向看過去,這棟城門仿佛就矗立在天涯海角的位置,因此得名。

    雖名海角門,但實質與要塞無異,駐守士兵全副武裝,城墻上銃械齊全,旁邊海域暗藏鐵索,城門通道足足需要30秒才行駛通過,可見城墻厚度。

    到達內城,仿佛連空氣都是甜的,這不是夸張,而是實際感受。

    外城雖然也有完善的下水道,但隨時拉屎拉尿還是很常見的,樂語到現在都不知道有沒有負責地面清潔——可能是沒有。黑乎乎的地面仿佛是屎尿泥土和出來的結晶,不過待久了也習慣了。

    畢竟清潔一向是城郡的大難題,星刻郡也沒處理好,樂語在星刻郡生活了那么久,早就無所謂了。

    然而內城卻不一樣,地面是青磚鋪就,每天晚上都會有人清理垃圾掃街,每走幾步就會看到巡刑衛。但跟外城啥事不管的巡刑衛不一樣,這里的巡刑衛什么都管,像隨地拉屎這種事自然不會允許。

    沒有叫賣的小販,沒有吵架的大媽,更沒有打著破碗唱歌的乞丐,進入內城后周圍都變得舒適靜謐,行人是彬彬有禮的,商鋪是華麗整潔的,就連巡刑衛也是見義勇為的。

    忽然,樂語想起了白玉蘭。

    活的像個人……對白玉蘭來說,他所見過的人里,最接近‘人’的,應該就是住在內城的人了吧?

    樂語也不是第一次來內城,他之前去了一趟天街購物——聽說天街匯聚五湖四海的商品,他想去看看有沒有可樂之類的,蜜糖五花茶他快膩了。

    結果也就那樣。

    比不上淘寶.jpg

    自從去了一趟天街之后,樂語就再也沒來過內城了。

    哪怕內城的地面比外城干凈,空氣比外城清新,一切都比外城美好,他都沒來過。

    車輛緩緩停下,米蝶說道:“公子,到了。”

    樂語從車里出來,看見兩座石獅子鎮守的大門掛著一幅紅漆金粉的牌匾,牌匾上寫了兩個鐵畫銀鉤的大字:荊園。

    門口處一位中年管家似乎已經等候多時:“歡迎大公子回府。”

    “青嵐。”樂語回頭看了一眼,青嵐連忙放下手中書籍,摘下眼鏡放進裙袋里,端莊有禮地跟在樂語后面,在侍衛的陪同下一起進入荊園。

    樂語忽然感覺手臂被人挽住,側頭一看是青嵐,輕聲問道:“怎么了?”

    “公子,我有點……緊張。”青嵐怯生生說道。

    “不用緊張。”樂語平靜說道:“這里不會有人欺負你的。”

    荊家家宴還有一個很奇怪的規矩,就是所有成年嫡系男性都得帶一名同齡女性回府,可以是妻,也可以是妾,家世相貌人品一切都無所謂,但一定要有。

    沒人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規矩,但效果卻是很顯著:絕大多數荊家子弟都早早成婚開枝散葉,荊家嫡系三兄弟,除了荊正威以外,其他兩人都已經有門當戶對的未婚妻。

    雖然荊正威月月換新娘,但也沒人因此看低他,更不可能欺負他的人——荊正威可是跟荊正武、荊正堂這些熱門家主人選一個檔次的天龍人,他的女人被族人欺負了,都不用他出手,他的弟弟們就會用家規將族人撕成抱歉。

    “大公子好。”路上,一個大腹便便滿臉胡須的大叔朝樂語問好。

    “三堂叔好。”

    “大公子好。”又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朝樂語問好。

    “三表哥好。”

    “大公子好。”又一個腦肥腸滿的大噸位胖子朝樂語問好。

    “二舅舅好。”

    樂語看到這里,對荊家已經再也不抱希望。

    果然荊家這群人跟其他富人一樣,大多數都是一群整天不運動就只會吃吃玩玩的死胖子啊!

    他之所以不喜歡來內城,就是因為胖子實在太多了!

    樂語走到天街上,到處都能看見一群肉彈戰車,而肉彈戰車旁邊還經常有一個豐腴可愛的女伴!

    這么殘酷的現實,讓樂語越加堅定要摧毀銀血會。

    資本家這群肥肥是沒有未來的!

    “兄長。”

    樂語抬起頭,看見一個英俊親和,與荊正威酷似的年輕人朝自己走來。

    是他名義上的弟弟,荊正武。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8525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