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03章 問答(上)

第103章 問答(上)

    一個錐型的透明琉璃瓶被仆人們搬到飯桌上,琉璃瓶里放置著清水、蘋果汁、蒸餾酒、牛奶,甚至還有幾顆深藍色的冰塊,琉璃瓶下面則是一個金色小碗,里面放著煤炭和煙草,琉璃瓶瓶口插入了一根細長的軟管。

    仆人點燃金碗的煤炭,青灰色的煙霧濃濃上升,經過琉璃瓶的混合物過濾,化為奶白色的煙霧,在煤炭的余熱作用下一直上升。

    荊青蚨嘴里咬著軟管,轉動軟管里的調節孔里的小鋼珠,終于找到一個舒適的節奏,坐在輪椅上吞云吐霧起來。

    這些復雜的器皿組合,便是玄燭郡富人間流行多年的‘健康消遣項目’——餐霞。不過比起餐霞吐霧這么‘仙氣’的稱呼,厭惡富人裝逼的普通人更愿意將其稱為,吸水煙。

    煙草行業在銀血會里可是中流砥柱的頂級產業,而且沒有哪個商會能單獨吃下,現在玄燭郡的三大煙行都有各個商會注資合作,不僅遠銷海外,哪怕在輝耀全境里,‘東陽煙’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品牌。

    不過有錢人們當然也知道,吸煙喝酒對身體不好,但享受還是得享受的,不然賺這么多錢干嘛?鍛煉戰法嗎?

    于是他們發明一種有錢人的‘吸煙方法’:先讓煙草燃燒的煙霧通過混合了蘋果汁、牛奶、蒸餾酒的‘水基’進行過濾,再通過軟管慢慢吸食,既優雅又健康,而且味道還帶著奶香酒香,無論從格調還是味道上,都遠比泥腿子們的吸煙方式高級很多。

    水煙一經推出,直接風靡整個玄燭郡,荊青蚨就是患有嚴重‘煙霞癖’的水煙愛好者,哪怕臥躺在床,每天也要吸食水煙。光是他這些年收藏的水煙器皿,就能放滿一個屋子,甚至美其名為‘聚寶殿’。

    荊青蚨其實身體沒有什么疾病,以他的地位,有病也早就讓醫官用光療法進行全面殺毒了。他之所以五十歲左右就垂垂老矣將死,除了因為輝耀人平均壽命較低(精神力活化導致的旺盛生命力其實是提前損耗壽命),另外一大原因就是他的煙霞癖。

    吸煙有害健康。

    等他舒舒服服地吸了幾口煙,荊青蚨才拿起筷子夾了一根青菜放在飯碗里,咳嗽一聲說道:“起筷。”

    匯福廳想起觥籌交錯的聲音,不過依然沒有人說話,大家根本無心吃飯,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主桌上。

    本來大家都準備好哭兩聲流幾滴眼淚,等著吃荊青蚨的喜喪飯,然后歡歡喜喜迎接新家主,結果今天荊青蚨居然能坐輪椅出來——難道他身體好轉了?還是說回光返照。

    不少人看向一直低頭喝酒的荊正風,心里隱隱有所猜測。家主在家族內宴喊四子荊正風回來,說明他打算將所有麻煩事都聚在一起,一次性解決。

    荊青蚨,的確時日無多。

    而今晚,荊家也將要發生大地震。

    主桌上也沒幾個人有心思吃飯,哪怕是青嵐這個局外人都能察覺到氣氛的詭異沉重,只有樂語和荊正堂仿佛沒事人一樣大吃大喝,不過樂語比較獨食,而荊正堂還會夾菜給未婚妻霏微。

    樂語都忍不住看了兩眼霏微,其實平心而論,這位迷住荊家三少爺三魂七魄的女孩并不算是傾國傾城——但也肯定不丑,荊家買仆人也很挑的,丑女孩連進荊園當仆人的機會都沒有——但不知道是因為擁有荊正堂的支持,還是她本身的心態,霏微給人感覺就是寵辱不驚的嫻靜氣質,令人信賴而不敢侮辱。

    忽然,荊正風將重重放下酒杯,說道:“說吧,老不……”

    他這時候瞥了一眼坐在旁邊的樂語,注意到樂語那儒雅隨和的表情,頓時含糊地混過去:“……你找我過來,到底有什么事?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不像你們能整天尋歡作樂。”

    荊青蚨吐出一抹白霧,冷哼一聲:“怎么,你連青虹幫這個爛攤子都處理不好嗎?廢物就是廢物。”

    荊正風倒也不生氣,“畢竟青虹幫里都是一群敢殺敢拼的亡命徒,跟你們荊家飼養的這些米蟲不一樣,管理起來要麻煩很多。”

    荊家飼養的米蟲?工人,仆人,還是說他們這群族人?

    許多族人聽得心生怒火,然而卻沒幾個敢站起來跟荊正風甩臉。聽到這里,樂語才從記憶里找出荊正風的底細,不禁看了他一眼。

    荊正風是荊青蚨在外遺落的野種,從小混跡在外城貧民區里。但根據荊正威分析,荊青蚨應該是一直暗中觀察這個四子,但卻從來沒接他回家,直到三年前才向眾人宣布荊正風的真實身份。

    而那時候,荊正風已經是玄燭郡外城里的最大幫派,青虹幫的三幫主了。

    在玄燭郡,黑幫一直是繞不開的問題,也是唯一一個各個勢力可以互相角逐的灰色地帶。像銀血會這種囊括官商軍政的組織,內部自然是派系眾多,連排名前十的大商會都有人虎視眈眈,排名后四十的商會幾乎每隔十幾年都換一批新面孔,官方軍方也是暗流涌動,競爭激烈。

    所有既得利益者都想維護自己的地位,而最容易實施,也是效果最立竿見影的辦法,自然是——暴力。

    但刺客組織是不接銀血會的內部訂單,而商人們也沒傻到讓和陽軍摻和他們的競爭——那直接就是掀桌子的降維打擊了。

    但暴力團伙不是一天就能組建,而且銀血會有規矩不允許暴力內斗,沒留下證據還好,但萬一被抓到證據,那銀血會眾人就會將自己分而食之。

    自然而然的,黑幫就成為所有商會的選擇。方便練兵,易于控制,用過就丟……從銀血會建立的那天起,黑幫就一直是玄燭郡的黑暗面,而且那些好勇斗狠的年輕人進了唯利是圖的黑幫,也方便銀血會控制,一舉多得。

    荊正風能年紀輕輕就當上三幫主,除了他個人能力出眾,荊青蚨的暗中幫助也絕對少不了。也因為荊正風這層身份,因此族人們也不敢亂挑釁他——沒有什么比暴力更加令肉食者恐懼。

    最重要是,他們感覺到,荊青蚨其實是很看好荊正風。整個家族里,就只有荊正風敢跟荊青蚨對噴,這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如果荊青蚨力捧荊正風上位,也不是不可能……

    “亡命徒是不好管,因為他們什么都沒有,而有牽掛的人,就等于有弱點,而有弱點,就等于可以利用。”荊青蚨淡淡說道:“但你要記住一點——亡命徒只有兩個結果,要么變成后者,要么……死。你現在可以憑借亡命徒的身份橫行無忌,但當你有牽掛時,也得承受這層身份帶來的反噬。”

    簡單來說,就是‘出來行,遲早要還’、‘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樂語很想說幾句黑幫名言來總結一下,但手上的龍蝦很香,吃著吃著就錯過了裝逼機會。

    荊正風哼了一聲,沒有反駁。

    荊青蚨又吸了一口白霞,說道:“看看你們一個個沉不住氣的……只有正風和正堂知道吃飯就該吃飯。就算要發生什么事,而你們這樣齋等,也只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

    荊正武搖搖頭:“父親,我們是擔心你的身體情況,所以無心進食。”

    你的意思就是,吃的滿嘴肥油的我是不擔心咯?

    雖然的確是這樣,但這個弟弟是怎么做到每一句話都陰陽怪氣夾槍帶棒的……樂語心里暗暗吐槽,而荊正堂連忙解釋道:“父親,我,我也很擔心你!”

    “行了。”

    荊青蚨吸了幾口白霞,才緩緩說道:“銀血會對荊家有意見。”

    支起耳朵聆聽的眾人聽到這番話,頓時臉色大變!

    銀血會可不僅僅是商會聯合,還包括東陽執政官泉淵,郡守云青河,和陽軍都督蓋世文,望海公呼延修等多方勢力,銀血會對荊家有意見,這事可大可小,一個處理不好,說不定就是滅門之災!

    “你們也不用太緊張,其實這事也由來已久,我本來也打算用幾年時間來處理,只是……咳咳。”

    荊青蚨咳嗽兩聲,又滿滿吸了一口白霞,繼續說道:“我們荊家掌握了玄燭郡周邊三分之一的種植園,旗下有五間工廠,三座礦山,依附荊家吃飯的工人奴仆足有萬人。”

    “銀血會與其說是對荊家不滿,其實是對所有擁有大量工人奴仆的商會不滿。現在天際區流民來到東陽區,商會可以選擇雇傭更便宜更耐勞的天際人,與此同時,因為各區戰亂將起,交通切斷,大量貨物無法運出銷售,咳咳……”

    “……因素有很多,而最直接的結果,就是我們商會收縮發展,降低工人工資甚至解雇工人……而工人活不下去了,自然會開始鬧事,再加上逆光組織的煽動慫恿……”

    荊青蚨長長呼出一口濁氣:“光是我們荊家,這幾年已經發生過多次工人暴動了,而銀血會的宗旨,就是維持玄燭郡的穩定發展……他們希望我們荊家能控制住工人奴仆,無論如何,都不要給逆光組織有機可乘。”

    “那么……”他環視一周,視線掃過荊家四兄弟,“如果是你們,你們打算怎么處理這件事?”

    怎么處理?給錢啊,給多多的錢啊,難道又要馬跑又不給馬吃草嗎?錢多事少離家近,總得滿足一個吧?

    雖然屁股已經坐在資本家的位置上,但內心依舊站邊貧窮無產階級的樂語如此想到。

    “父親。”

    荊正武朗聲說道:“想要對付這些烏合之眾,方法再簡單不過了。”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8892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