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06章 千雨雅的看法

第106章 千雨雅的看法

    炎京。

    天剛蒙蒙亮,千雨雅就已經洗漱完畢,到客廳看見林雪和奎念弱正在準備早飯,她便上二樓到里面房間,一把掀開床上的被子“起床了。”

    黎瑩抱緊懷里的玩偶,翻身對著墻壁,嘴里發出咦咦嗯嗯的聲音,顯然是打算賴床。

    千雨雅過去捏住她的鼻子,不一會兒她就哇的一聲坐起來大口喘氣,驚恐地看著千雨雅“好,好可怕。”

    “什么可怕?”千雨雅好聲好氣問道。

    “我夢到帥哥在跟我親吻的時候捏住我鼻子,我喘不過氣了。”黎瑩歪歪腦袋,摸了摸自己鼻子“我鼻子有這么可愛嗎?”

    “趕緊起床吃早飯,早上是你最喜歡的魏老師的課,別遲到了。”

    “真的嗎?今天是魏老師的課?糟了糟了,還吃什么飯啊,我化妝時間都不夠了……”

    炎京皇家學院沒有宿舍,雖然皇家學院包含軍院與文院的教學內容,但并不進行軍事化教學——只有國學軍院才會進行全封閉的軍事教學,這就是為什么許多窮人會渴望加入軍院,因為可以包吃包住。

    學生們上學自然只能從家里到學院,雖然學院附近有便宜的學生單間,但這個世界窮逼還是占絕大多數,這個門檻無形之中又篩走了不少窮苦學生。不過嘛,如果你真的考進皇家學院又窮得住天橋底,想找到地方住還是很簡單的——炎京里多得是找高素質女婿/兒媳來配種的富商。

    千雨雅她們的家離皇家學院有段距離,走路也得走大半個小時,不過乘坐公共汽車就只需要十幾分鐘——是的,雖然路線很少,但炎京已經開始運營市內公共交通了,甚至還有環城輕軌,就是太貴了。

    坐車花費其實不算多,但她們四人終究是寄人籬下,而且千雨雅是鋼鐵窮逼——奎念弱有她爹事先給的大筆生活費,林雪更是變賣了家產來求學,而黎瑩每個月會收到父親‘托人送來的生活費’,唯有千雨雅是真的來北漂。

    雖然千羽流給了千雨雅一點錢,但那點錢連在炎京租房子都有點勉強。要不是奈青霓照顧她,她為了完成學業說不定也得去找個富二代當‘未婚妻’了。

    千雨雅也并沒有恃著自己‘遺孤’的身份對奈青霓過多要求,而是盡量照顧自己。雖然她也聽從了奈青霓的勸告,全心全意專注學業,不浪費時間去賺取生活費,但她也不愿意鋪張浪費——坐公車上學在她看來顯然是一種浪費行為。

    其他三女雖然有錢,但也沒說什么,就連黎瑩也愿意一大早起床跟千雨雅一起走路。

    四人收拾妥當便提著書袋出門,街坊鄰里看見她們都親切地打招呼。在這里生活半個月,大家都知道這里住著四位就讀皇家學院的天之驕女,再加上她們四個都是好孩子,哪怕是偶爾會飚臟話的黎瑩在人前都會乖巧喊‘阿姨好’,自然能引來大家的喜歡。

    至于四個妙齡少女會不會引起登徒子的覬覦,那自然是有的,甚至有幾次她們四個回家晚了,后來有歹徒跟隨。

    不過她們沒有大展拳腳的機會,因為那些歹徒都被路過的大爺大叔主婦大媽暗中料理了。

    奈青霓選擇將她們安置到這個地方,可不是因為這里租金便宜。

    到達皇家學院正門,她們拿出學生證驗證進入。除了入學試那幾天,其他時候皇家學院都是嚴禁外人進入,保鏢也不可以——據說以前有人帶保鏢上學,結果欺負了一個學生,那學生也不是善茬,喊了一大堆人過來,然后你喊人我喊人,好好一個皇家學院頓時變成了戰場,校直接長火了,將學院調整為半封閉式教學。

    當她們來到階梯教室的時候,教室里已經坐滿了人,她們根本搶不到好位置,只能坐在左后方。

    “啊啊啊小雨你為什么不早點喊醒我,這可是一周一節的課,我卻只能坐在這里——”黎瑩抱怨一句。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林雪笑道“小瑩你眼神不是很好嗎?坐在這里不也能看到魏老師。”

    “但魏老師看不到我啊!”黎瑩拿出小鏡子,調整自己的妝容“我不如下課假裝找魏老師問問題,魏老師肯定會被我勤奮學習的美麗姿態所吸引……哼,男人嘛,只需要贊美幾句,還不是要乖乖拜倒在我裙下?”

    奎念弱聽出一絲端倪,問道“小瑩你最近是不是在看《反派少女養成手冊》?”

    “念弱你也在看嗎?”

    “是啊,我最喜歡顧青衫了。”

    “我比較喜歡江流年……”

    林雪和千雨雅對視一眼,忍不住苦笑一聲。

    這時候,一位發色灰黑,高大挺拔,穿著黑色禮服的男人從門口大步流星地走到教壇。他拿出一根教鞭,輕輕一甩黑板,打出響亮的聲音,頓時全場肅靜。

    他臉容瘦削,劍眉星目,臉上似乎永遠掛著淡淡的笑意,看上去似乎是二十多歲的稚嫩,但看表情又有三十幾歲的成熟。他掃視一眼課室,朗聲說道“我常聽聞,早起的鳥兒都會有蟲吃,準時報點的時鐘會成為傳家之寶。你們啊,比鳥兒更早起比時鐘更準時,若以后還不能成功,豈能是合理的?”

    “借魏老師吉言。”大家齊聲說道。

    也沒有上課儀式,魏老師拿起粉筆便開始講課。他教的課是古學課,簡單來說就是包含古文的歷史課——國中教導的歷史課都是采用標準白話文課本,并非用第一手史家資料,而古學課則是直接用史料進行教學,將歷史剖析得更加深刻入理。

    但無論如何,歷史課往往是令人沉悶,但這座大階梯教室卻是座無虛席,人人正坐,仔細聆聽,若是讓他們的國中歷史課老師過來看到這一幕,肯定嘖嘖稱奇。

    要知道皇家學院從第一學期開始就是選課制,除了戰法課可以自由選擇外,文系課程除了術數、地理、國文這三門必修課外,其他都是選修,一年級學生只需要再選修兩門課程即可。

    而皇家學院大一選修課里唯一一門滿員的,就只有古學課。千雨雅等人若不是有奈青霓提醒,恐怕也會錯過這門精品課程。

    古學課受歡迎,除了魏老師本人英俊帥氣,說話幽默,更因為他的教學兼具趣味和知識。他通過剖析古代文章、書稿、史料,讓那些存在于竹簡紙膜間如同符號的古人變成一個個活生生、有情有愛的‘真人’。

    他帶領學生們真切地認識到,瀟灑倜儻的詩人也有落魄寫詩罵街的時候,昏庸無道的君主也曾經有過大志,欺上瞞下的奸臣一開始也是忠臣,沒有人生來就是‘昏君’‘忠臣’‘救世詩人’,所謂的名人,都只是被歷史推到他們該去的位置。

    簡單來說,就是每次上古學課,都能讓學生們感覺到奇怪的知識增加了。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不一會兒學院鈴聲響起,這時候魏老師也剛好講完這節課的內容。他放下粉筆,攤手說道“每個人在不同的時間都有他該做的事,像我這種準時下課的老師,難道不值得大家拍手表揚嗎?”

    下一秒,階梯教室掌聲如雷轟動,學生們哈哈大笑賣力鼓掌。

    魏老師忽然又一甩教鞭,說道“大家上課卻沒有課題作業來檢測大家的學業,難道是合理的嗎?如果有人舉手自愿與老師探討課題作業內容,難道不是一個極好的想法嗎?”

    唰!——

    學生們不論男女,紛紛舉起手來,黎瑩更是舉手舉到快要摸到天花板,表情興奮得仿佛不是去探討課題作業而是去搶新郎,就差在額頭寫個‘選我選我’了。

    千雨雅感覺黎瑩這樣太不淑女了,伸手將黎瑩的手拉下來“小瑩你別這樣……”

    “啊,就是你了!”

    順著魏老師的手指的方向,大家轉頭看向黎瑩和千雨雅。黎瑩一愣,頓時興奮難以言喻“是是是是我!?”

    魏老師微笑著搖搖頭,千雨雅一愣,指了指自己,“是我?”

    “傳說中有一種無足鳥,當它停下來,就是它失去性命的時候,只要我們不停下來,道路就會一直延伸。”魏老師收拾教案,大步走向課室外“跟上來!”

    千雨雅匆匆跟朋友們道別,黎瑩忽然拉住她,淚眼汪汪地說道“能不能幫我問一下魏老師有沒有妻子啊?”

    “我問的話,魏老師可能會覺得我對他有意思。”千雨雅想了想“我會旁敲側擊,行了吧?”

    “小雨你是我一輩子的好姐妹~”

    當千雨雅跑出教師,魏老師已經走了好一段距離,似乎真的不打算等她。

    她連忙跟上去,問道“魏老師,關于課題作業……”

    “在這里說話的話,方圓十里的同學們沒有人會聽不到。”魏老師指了指墜星湖對面的湖邊亭“去那邊。”

    千雨雅微微一怔,若有所思地跟著魏老師到達人跡罕至的湖邊亭。

    這里樹高林密,柳條遮掩,外面很難看見湖邊亭里的人影,而且也因為樹林阻隔,聲音也很難傳出去。

    也就是說,這里發生什么事,外界是很難注意到的。

    此時湖邊亭里只有千雨雅和魏老師兩人,她低頭想了想,直接開口問道

    “行者?”

    忽然點名要她去探討課題作業,還帶她到這個其他人難以察覺的地方……除了對方是白夜行者外,千雨雅想不到其他可能。

    魏老師露出笑容,坐在亭子的長椅上,點頭表揚道“你的聰慧足以令校長都大驚失色,你的容顏就連顏伊都要偷偷嫉妒。”

    顏伊是皇家學院里出了名的美女教師,千雨雅平靜地搖搖頭“過獎了。白夜行者有什么事要跟我私下商量嗎?”

    她頓了頓,眼神微微發亮“兄長已經死了,跟我有關的事,恐怕只有……”

    “陰音隱?”

    魏老師點點頭,從公文袋里拿出一個信封遞給千雨雅。千雨雅拿出里面的文件,快速閱讀一遍,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閱讀完畢,她將文件還給魏老師,問道“也就是說,陰音隱現在正在東陽區玄燭郡,并且他還想跟白夜合作,支援玄燭白夜,傾覆東陽銀血會?”

    魏老師接過文件,打了個響指,文件紙張便燃起火焰,不一會兒就悉數燒成灰燼,被風吹入墜星湖里。

    “你怎么看?”

    此時魏老師的聲音不再是上課時那風趣的古言腔調,聲線雖然沒有變化,但多了有一股認真的味道。

    “與我無關。”

    千雨雅淡淡說道“我沒有能力去擊殺陰音隱,我甚至不是白夜成員。你們白夜想跟陰音隱合作,還是想抓捕這個叛徒,又跟我有什么關系?”

    魏老師有些詫異地看了眼千雨雅,微微點頭

    “那好,那我們就當做是一場師生間的探討吧——如果你是白夜的負責人,面對陰音隱的提議,你會怎么處理?”

    千雨雅坐下來,說道“既然老師喜歡古言,我也用古言來回答

    我聽聞,賭博的人只要贏了一次,就再也無法脫離賭場;

    我聽聞,丈夫妻子只要出軌一次,就再也不想回歸家庭;

    相信一個曾經背叛的人,只是增加了一些笑談罷了。”

    “而且……”千雨雅微微瞇起眼睛“按照陰音隱他的說法,他是因為同情底層東陽人的悲慘生活,所以想和白夜聯手推翻邪惡的銀血會。但一個背刺同伴殺人如麻的刺客,又怎么可能會有這種同情心?”

    “會的。”

    千雨雅微微一愣,看向打岔的魏老師。

    “你的判斷我都贊成,但最后一句我不贊成。”魏老師笑道“哪怕是背刺同伴,殺人如麻的刺客,也會因為看見悲慘的同胞而流淚。”

    千雨雅卻是搖搖頭“你如何證明?”

    魏老師眨眨眼睛,恍然大悟道“對了,我好像還沒向你正式介紹自己。”

    他站起來,手指先是掠過灰黑色的頭發,然后放在手心,彎腰行禮,說道

    “我是白夜行者‘逆行’,前藏劍刺客‘魏’,現在的名字是,魏衛微。”

    。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9196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