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10章 玄燭郡→炎京

第110章 玄燭郡→炎京

    “希望未來,我們有機會來一場真誠對話。”

    談話結束的時候,尹冥鴻這么跟樂語說道。

    樂語知道他知道自己不是陰音隱,他也知道樂語知道他知道自己不是陰音隱。

    但雙方心照不宣地默認這個事實,樂語的功績會以‘陰音隱’的名義報上去,白夜也會以對待‘陰音隱’的方式警惕樂語的存在。

    雖然無論誰都覺得以‘陰音隱’這個身份接觸白夜是沒好處的,但實際上其實是有一點點好處的——至少,白夜是認可陰音隱這位刺客情報大師的身份,‘陰音隱’所說的情報,他們必然會重視。

    要是樂語用新馬甲接觸白夜,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獲取他們的重視信任。當然,如果樂語以荊正威的身份加入白夜,倒是能迅速獲得重視——但問題是他不愿意。

    因為這樣一來就沒退路了。

    傾覆銀血會,革命玄燭郡,這種事不是請客吃飯,不能心血來潮。如果樂語以荊正威的身份加入白夜,那么他的結果要么是犧牲死替,要么一直干到革命成功為止——沒有其他可能。

    至于逃跑放棄這種事,樂語是可以做,但他卻未必做得出來。說到底,他就是熱血未涼的那種人,不然他怎么可能會主動聯系白夜?如果到時候其他同伴死的死傷的傷,千斤重擔壓到他肩膀上,他又怎么可能放棄大家付出無數心血的事業,一走了之?

    就像在星刻郡,正如陰音隱所說,他其實是可以上火車跟千雨雅一起去炎京開始新的人生。

    但他沒有去。

    不僅僅是樂語覺得星刻郡的奪城計劃很穩,更因為他覺得自己有責任看看星刻郡的結局。千羽流恩師林錦耀是他殺的,提刑司司長董衡是他和陰音隱一起暗殺的,陳輔是唯他馬首是瞻的狗腿子,安倩是讓他感覺到溫暖的大姐姐,還有陰音隱——

    這個只剩下幾年好活,左一句常識右一句毒舌的白發男人,跟他貧嘴讓樂語找到幾分前世與朋友相處的感受。他不得不承認,他留在星刻郡,其中有幾分的確是因為陰音隱。

    來到這個世界,樂語太寂寞了。

    以至于別人對他稍微好一點,他就無法狠心斬斷羈絆。

    如果說以前還有‘怕死’這個生理本能來讓樂語遠離危險,那「死而替生」的存在是直接刪除了這個生物屬性。

    比起死亡,他更害怕自己辜負別人的期待,辜負大家所受的苦難,辜負自己內心的道德法則。

    一開始樂語也沒想那么多,他只是下意識地使用‘陰音隱’這個面具來隱藏荊正威的身份。

    他愿意為顛覆銀血會出一份力,但不愿意為此付出自己的余生。

    對別人來說,‘陰音隱’是一個危險的面具,但對樂語來說,這卻是恰當好處的身份。

    這樣一來,白夜的人就不會當他是同伴,更不會與他相識,但又會重視他的情報,甚至愿意和他合作。

    樂語已經充分感受到白夜行者的個人魅力了,為了避免自己再次被他們所吸引,那就先一步讓他們討厭自己。無論是‘陰音隱’還是‘荊正威’,都是能百分百吸引白夜行者仇恨的靶子。

    只要在玄燭郡沒有牽掛,樂語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行事,他可以幫白夜,也可以暗算自己的兄弟們,甚至可以連夜打包財物離開東陽區,開始自己的‘踏破秘境’之旅……只要沒有責任,那他就是自由的。

    如果真的事不可為,那他也可以說一句‘我盡力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但他知道,他絕對不可以背負誓言、責任和強欲。

    因為他的余生太長了。

    樂語到目前為止,一共死替了三個人:千羽流、陰音隱、荊正威。

    這三個人的人生,都是被誓言、責任和強欲這些東西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雖然人從歷史唯一能學到的教訓就是人從來無法學會教訓,但樂語還是下定決心,他絕不能走這三個人的老路。

    畢竟他們死了就死了,而樂語說不定能活到人類機械飛升的那一天啊。

    樂語只是不想自己活得太累。

    畢竟死一個陳輔就讓他難受了幾天。

    安倩大姐姐去郡守府恐怕是遇到藍炎了,肯定已經死了,想到這里他的心又有點痛了,他真的好喜歡安倩大姐姐。

    簡單來說,樂語就是那種,做可以做,但談感情就免談的人。

    ‘那么……是時候準備報社的事了。’

    雖然樂語已經決定了,總編就讓青嵐來當,但還是缺很多人。當然人也不是問題,招一群白夜的二五仔就是了。

    只是要刊登什么內容呢?刊登什么版塊呢?

    去大門石街的路上,樂語看見路上有個賣報小郎君,便買了一份報紙看看。

    報紙十分簡單,就叫《玄燭報》,格式倒是跟前世差不多,4開大小,一共六頁,至于紙質嘛,如果用來擦屁股,如果屁股會說話,那它肯定會去投訴自己被虐待了。

    但內容倒是挺正常,頭版就是天際內戰的情況,以及輝耀各區的近況,樂語甚至看到呂仲執政官入主星刻郡,舉行盛大婚禮招待臨海軍官星刻官吏的新聞,新娘是呂仲的女兒,而新郎是……臥槽!?藍炎!?

    沒想到藍炎你濃眉大眼的,腸胃也不好啊,喜歡吃軟飯!

    樂語嘖嘖稱奇,又翻了一下,發現居然還有故事欄目,而且這個故事還是玄燭郡喜聞樂見的那種:仆人發現管家是壞人,告訴主人卻反而被打了一頓,但仆人忠心耿耿,與壞管家斗智斗勇,最后終于獲得主人的信賴,壞管家被趕走,而主人和仆人也從此過上了幸福生活。

    至于你問他們的幸福生活是什么……那當然是君君臣臣主主仆仆啦!作為仆人能得到主人的信賴,難道還不夠幸福嘛?

    不過這故事寫得還挺好看的,情節峰回路轉,有種《貓與老鼠》的味道,而且三觀也符合玄燭郡的主流思想,看得樂語津津有味。

    看來銀血會也知道該怎么用輿論進行潛移默化的洗腦啊,看來這群資本家還是有點腦子的。

    一邊看報紙一邊走路,樂語忽然看到一家‘逆風郵局’,便走進去表明自己的身份。

    這個世界自然是有郵局,甚至還有電報,普通人也用得起——因為送信的也是窮人,郵局就當個中間商賺差價。

    荊家大少爺來郵局,負責人不敢怠慢,請他到辦公室里商談:“請問公子是有什么貨物想要委托我們郵局嗎?”

    負責人心里也有些奇怪,荊家又不是沒有合作的郵局,荊正威想要委托找那些郵局就可以了。

    樂語:“我想送一筆錢和一封信給炎京的某人,但要求是匿名送達。”

    送錢不留名?這種好事我也想要啊……負責人暗暗吐槽,心想這估計是有錢人玩的特殊操作,說道:“放心,荊家大公子的錢我們可不敢貪。不過,如果錢比較多的話,你最好出多一點郵費,這樣我們會派三個人互相監督一起護送,而且給他們的酬勞也足以讓他們按下小心思。”

    “沒問題。”

    “那好,請問那個人住在炎京哪里,叫什么名字?”

    樂語撓撓頭:“額……我不知道她現在住哪。”

    負責人眨眨眼睛,攤手說道:“這樣我們也沒法送,你至少給個地址讓我們去找才行。住的地方不知道,工作的地方呢?”

    “啊!”樂語忽然想起什么:“她現在就讀于皇家學院,應該是皇家學院的一年級新生,這個情報夠了嗎?”

    “夠了夠了。”負責人點點頭:“雖然找起來應該費點功夫,但問題不大。那么,收信人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外貌特征?”

    樂語:“她叫千雨雅,是一個非常漂亮高冷可愛的女孩子。”

    果然如此,不過現在有錢人泡妞,都是先起手砸一筆錢的嗎,這也太直接粗暴了……負責人心想。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9593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