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11章 奔涌吧,后浪

第111章 奔涌吧,后浪

    牧晴眉看著這座坐立在講學廣場旁邊的‘青年報社’,撫平自己衣服的皺褶,鼓起勇氣走進去。

    當尹冥鴻宣布與陰音隱達成合作關系后,玄燭白夜并沒有質疑他的決定,而且陰音隱帶來的情報也極為重要,他們商量后,決定接受陰音隱的幫助,派人加入報社擔任編輯,暗中協助玄燭白夜的信息傳遞。

    至于這個人選為什么是牧晴眉……除了因為牧晴眉囚了好久尹冥鴻外,更因為玄燭白夜也沒其他更好的人選——是的,他們沒有那么多有資格擔任編輯的空閑人員!

    跟星刻郡不一樣,星刻郡雖然底層百姓也相當窮苦,但小孩子的空閑時間也多,可以去講學廣場接受啟蒙,但在玄燭郡就不一樣了,這里招募童工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取消童工會讓工廠和百姓都吃不上飯’在這里居然是大家認可的真理。

    在這種情況下,小孩子自然沒多少時間接受啟蒙,不過識字和戰法是輝耀人生存的剛需,因此這里大多數人都是零零散散學會一些常用字,抽空修煉戰法鍛煉身體。他們看個,聽個曲兒,那倒是沒啥問題,但是讓他們進行文字編輯工作,跟讓資本家忽然良心發現背叛階級一樣不現實。

    而且,玄燭白夜的人,很少。

    跟星刻白夜那上至主薄司司長,下至軍院教師,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的盛況不一樣,玄燭白夜很難開展高層和中層工作。

    畢竟從來沒有哪個礦工挖礦挖得又快又好而變成礦主,在玄燭郡過得好的人,或許勤奮,但絕對不是良善之輩——譬如樂語的兩個守衛,米蝶和利桑,當樂語要他們去殺人,他們絕對不問理由,下手不留余地。

    能在玄燭郡這棵腐爛又旺盛的大樹上占據一席之地的人,必然會參與到剝削壓榨底層,良善之輩只能活在最底層被壓榨,劣幣驅逐良幣在這里體現得淋漓盡致。

    或許反過來也說得通,應該是良幣驅逐劣幣——像米蝶,白玉蘭,荊正威[ biquge.xyz]這類人,在這里屬于‘良幣’。而白夜這些不合時宜的人,才是‘劣幣’。

    中層和高層的既得利益者們,或許會有人良心不安,但現實沉重的引力,讓他們根本不敢抬起頭聆聽白夜的傳道。

    這也是為什么陰音隱這個可以‘混入’玄燭上流社會的人,會得到玄燭白夜的重視——他們真的沒有可以刺探銀血會上層情報的探子。

    玄燭白夜的人手太緊張了,大家都有要扮演的角色。榮曜這個能自由行動的新人一來,幾乎大家都爭著要,堪稱是大家的公用新人。

    其實榮曜也有能力擔任編輯,但奈何他本身就是荊正威的逃奴,而這個報社是荊正威開的,他去報社簡直是小兵沖塔,自尋死路。

    思來想去,有能力又有閑的,還真只有牧晴眉一人。

    雖然玄燭白夜一直想在未來的關鍵時刻才甩出牧晴眉這張底牌,但有現在才有未來,而且擔任編輯的風險也比較小,就算出了什么事,憑借牧晴眉的個人武力,她在外城幾乎是想走就走。

    哪怕尹冥鴻不是很同意,但經過綜合衡量后,牧晴眉還是獲得了這項任務。

    報社很大,地段也很好,其實它之前是荊家麾下的一家成衣店,畢竟荊家上游產業有數家種植園,下游產業的糧油店、成衣店自然也一并開設,不讓中間商賺差價。

    報社有三層樓,一樓前臺坐著兩位制服整齊臉容姣好的咨詢員,旁邊還有兩位五大三粗的保安站著,凸顯出一個財大氣粗。

    但在牧晴眉眼里,她卻是有另一番解讀:‘哼,可恨的奸商嘴臉,這是早知道會有人上門打砸這份一派胡言的報紙,所以準備好武斗了嗎?’

    她已經從尹冥鴻那里得知,荊家創辦這份報紙的目的是為了洗腦民眾,自然戴上有色眼鏡來審視這一切。

    “是來參加編輯考試的嗎?”看見牧晴眉,前臺小姐姐說道:“請你閱讀一遍這篇文章。”

    前臺遞出一份報紙,牧晴眉一看,發現是《玄燭報》里一篇介紹南方晨風區目前情況的時政文章,里面的用詞雖然不算生僻,但沒經過系統學習的人多半不能全部讀出來。

    雖然很簡單,但這的確可以篩走不學無術的文盲丈育,牧晴眉小聲閱讀一遍,前臺點點頭:“請到二樓登記報名,然后就可以參加考試了。”

    還有考試,裝得很專業一樣……牧晴眉心里不屑,臉上禮貌地答應一聲。

    像荊正威這種一身銅臭味的商人,他哪會辦報紙?所謂的考試,多半是他找了一些題目,想篩選出一批毫無風骨為其驅使的腐爛文人來為他做槍寫稿,至于稿子內容,那當然是‘窮人要認命’‘忠誠最可貴’之類的洗腦文。

    牧晴眉平時也看《玄燭報》,那些‘忠仆仁主’的故事她早就看得惡心反胃了,心想荊正威這份報紙多半逃不出這個范疇。

    雖然討厭這種報紙,但牧晴眉并不討厭來報社。她對報紙文章的編撰還是很有興趣的,而且近距離看這些人是怎么寫出這種恰爛錢的文章,也讓她感覺很有意思。

    來到二樓,牧晴眉便看見幾張長桌,十幾個青年文人老年學者正坐在那,有的苦思冥想,有的下筆有神,不過他們之間毫無間隔,甚至側過頭就能看到別人寫什么……這考試太不正規了!

    她剛上來,就有一個工作人員遞給她一份報名表,她簽上自己的名字和基本信息,然后在名字后面畫一個☆五角星。

    這就是陰音隱與白夜約定的信號,他會讓負責人無條件錄用報名表名字后面有五角星的人。其實牧晴眉是拒絕的,因為這樣會顯得她的簽名很萌,但為了組織為了任務,她也只能將五角星畫漂亮一點。

    工作人員確認報名表信息填好后,將報名表反轉到后面:“答題在報名表后面作答,你去那里坐著慢慢寫就可以了,不限時間,不過得在下午5點前寫完,不然我們要下班了。”

    牧晴眉訝然道:“那試題呢?”

    “在那。”工作人員指了指長桌上放置的幾份資料:“你們的試題都不一樣,大家輪著看就行了。”

    你們報社也太吝嗇了吧!

    答題在報名表后面答!

    連試題都輪著看!

    丟你們荊家的臉!

    不對,難道這就是荊家的作風?對外招募保安兇殘成性,對內吝嗇孤寒苛待雇員,怪不得荊正威能發財,真是一舉一動都體現了他的劣根性!

    牧晴眉心里瘋狂吐槽,過去坐下拿起一份試題看,頓時明白為什么這次考試為何如此隨意:

    「請在閱讀下列文章后,根據其表現的中心思想,仿寫一篇類似的短文」

    「《奔涌吧,后浪》」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59818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