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16章 荊正威,不愧是你

第116章 荊正威,不愧是你

    當牧晴眉冷靜下來后,她就無比肯定,荊正威背后還有高人。

    她將編輯考試那篇文章拿回去之后,白夜內部調查過,發現其他地區也沒見過這篇文章,都覺得是荊正威請槍手寫的。

    當她看到荊正威在會議上提出的那三個新欄目,這個想法幾乎是獲得了肯定——這么超越時代,工于心計,又蠱惑人心的欄目,豈是荊正威這種黑心奸商所能想出來的?

    他唯一做的決定應該就是封面要搞大·色·圖!

    因此當牧晴眉看見荊正威變裝后偷偷摸摸離開報社,甚至連保鏢都不帶,她便借著新陳代謝的名義也離開報社跟上去,其他人也沒管她——新同事新臉孔,大家都不熟,而且這稿子任務非常重,大家都忙著呢,哪里會留意同事去哪了?

    在牧晴眉看來,荊正威這么鬼鬼祟祟,肯定是找那個高人。至于他們為何要密會,牧晴眉隨便想想就能想出幾個理由:高人是荊正威的王牌,荊正威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高人的存在;高人的身份不方便暴露;高人被荊正威關在地下室里寫稿……

    其實牧晴眉有一個很大膽的猜測!

    那就是,站在荊正威后面的高人,說不定是陰音隱!

    不然陰音隱為何能保證報社會收白夜的人?

    雖然證據線索只有這一條,但牧晴眉很相信她的直覺。

    直覺源于精神力的探查,而牧晴眉的精神力天生就雄渾無匹,千軍辟易,直覺自然也準得不得了,因此當年尹冥鴻渾身血回到家里的時候,牧晴眉當場就暴打了他一頓,事后證明她打輕了也打錯了。

    那可是陰音隱啊!

    想到這里,牧晴眉心里就一片火熱。現在玄燭白夜誰不想知道陰音隱在哪?他的情報源是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

    一個白發刺客,到底是怎么在玄燭郡立足?他的潛伏之路,可不可以復刻?

    而真相近在咫尺,牧晴眉豈能放過?

    于是文化部小編牧晴眉,上班第一天就尾隨主編進胡同小巷。

    但很顯然牧晴眉并沒有專門學過如何跟蹤,哪怕她精通凌虛戰法,但過于接近的距離也會讓對方的精神力產生反應——武者連子彈都能瞬間避開,像她這種不帶掩飾的直勾勾視線,肯定會讓人渾身難受。

    當樂語停下來,發現有人跟蹤自己大喊的時候,牧晴眉慌了。

    畢竟是花花姑娘新上轎,她哪知道跟蹤被發現之后該如何應對,腦海里浮現的想法只有兩個:

    打暈他。

    打死他。

    等牧晴眉想悄悄溜走的時候,卻又聽見樂語放出威脅的話,頓時急了,一氣之下就站了出來。

    當她看見樂語那驚愕的表情,頓時知道自己被詐了。

    這下子沒退路了。

    連臉都被看到了,牧晴眉想跑也跑不了。

    正所謂兔子急了也會跳墻,學生急了就會亂做數學題,牧晴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忽然惡向膽邊生。

    現在被他發現自己圖謀不軌,就算逃了,他順藤摸瓜調查下去,說不定會拖累總編姐姐——在牧晴眉看來,陰音隱肯定是跟漂亮的總編姐姐有一段傾世戀情,所以才能讓總編姐姐收白夜的人,而總編姐姐為了支援陰音隱的反抗事業,不得不委身于荊正威這個畜生……

    雖然不知道陰音隱是不是真的跟荊正威有一腿,但在這里放跑了荊正威,總編姐姐就完蛋了!

    所以她只有一個選擇——干掉他!

    一切將重新洗牌,荊家會派其他人負責報社,而她也能繼續潛伏!

    牧晴眉握緊拳頭,朝樂語邁開腳步。

    她的決心越來越堅定。

    沒想到荊正威沒死在冥鴻手里,而是死在我手里。

    就用荊正威的死亡,當做荊家為他們殘暴的歡愉而付出的一點利息吧!

    而另外一邊,樂語看見牧晴眉那兇神惡煞的黑寡婦模樣,就知道這下麻煩了。

    先不提他能不能反殺牧晴眉,就算他能,他也沒這個必要啊!

    他雇傭白夜的人,是想白夜偷偷給報紙里塞反動文章的啊!

    把人干掉了,干嘛呢?這下連‘陰音隱’說不定都會被懷疑——我們的人剛進去報社就莫得了,你釣魚嗎?

    更何況,樂語覺得自己打不過!

    因為他看見牧晴眉身上浮現出一層幻象外衣——那是有一門戰法進階到‘融會貫通(中級)’才能掌握的高階技巧!

    樂語目前掌握的技能有:凌虛戰法(初級)、琴日合氣戰法(初級)、咬戰法(中級)。也就是說,光從紙面上比較,牧晴眉就不比他弱。

    系統升級,弱人一分,再加上樂語一個月都沒練過戰法打過架,每天就打牌,而牧晴眉卻是年紀輕輕就掌握中級戰法,他還是很有AC數,明白系統流打不過天才流的道理。

    至于初級凌虛戰法和初級琴日合氣戰法這兩個添頭,根本沒有什么卵用——單挑拼的是瞬間DPS,拼的是長處,掌握多門戰法只能讓你在各種情況下都有一定優勢,但在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場合,那當然是誰爆發高誰贏!

    所以樂語的第一反應就是——跑!

    牧晴眉在自己后面,他自然是往前跑!

    只要跑出這個胡同,外面就是戰牌館所在的大路,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白夜還敢當街殺人嗎!?

    樂語頓時施展起凌虛戰法火速向前趕路,但他轉頭一看,卻發現牧晴眉的速度比自己更快——她對凌虛戰法掌握度,居然比荊正威這個開掛練出來的凌虛戰法還要強!

    而且她主修的肯定不是凌虛戰法,不然她現在就會從褲子里掏出一柄銃射爆自己了!

    真的是系統流開掛流都打不過天才流!

    眼看著就要被追上,而自己只走到胡同一半,樂語不得不伸手進褲襠里。

    然后他迅速摸出短管霰彈銃,直接朝后瞄準緊追過來的牧晴眉,開銃爆射!

    砰!

    由精神力引起的生理反應幾乎無法抑制,聽到銃響的一瞬間牧晴眉頓時躲避閃開,被樂語拉開了距離!

    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被騙了——短管霰彈銃的第一發是空包彈,除了嚇人外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哈哈哈哈,你上當了!”樂語大聲笑道,迅速遠奔拉開距離。

    就在此時——

    胡同兩邊暗巷忽然涌出一大堆手持利器的黑道狂徒,將樂語和牧晴眉通通包圍起來。其來勢洶洶,滿懷惡意,顯然不是來勸架的。

    牧晴眉見狀,頓時恍然大悟,便感覺自己仿佛大冷天被一盆涼水從頭澆下,寒徹心扉,感嘆城里人套路太深了,嘆氣道:“沒想到我居然上了你的當……荊正威,不愧是你。”

    樂語:“?”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60136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