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事后

    “年輕人要努力工作,不要想著歪門邪道,你看我這么富有,還不是多虧我那驚人的意志,明智的眼光,堅韌的毅力,能力之外的資本等于零。”

    “不過你還挺能打的,以后老老實實上班,我偶爾會喊你當個保鏢。”

    回去的路上,牧晴眉回想著荊正威對她說的話,臉色陰晴不定。

    今天經歷一場血戰,荊正威‘大發慈悲’允許她早點下班回家休息。至于牧晴眉跟蹤他的事,荊正威似乎覺得牧晴眉是想自薦枕席,聽得牧晴眉都想打人。

    因此荊正威當場喝止牧晴眉這種不正當的想法,表示不想努力的姑娘多了去了,他荊家大少爺白天日理萬機,夜晚精疲力盡,已經沒有一滴精力來照顧牧晴眉這位孔武有力的新小編了……

    不過荊正威又話鋒一轉,看在牧晴眉這位民間高手這么能打的份上,他會給牧晴眉一點私活,畢竟米蝶和利桑偶爾會沒空保護他。

    “學成文武藝,貨與土豪家嘛。回去好好想稿子,別忘了明天交初稿,提前下班不是真的下班……媽的,別讓我知道是誰埋伏我……“

    荊正威敦促她兩句,然后捂住流血的屁股傷口罵罵咧咧走了。

    牧晴眉一開始還慶幸自己蒙混過去了,但她事后越想越不對勁。

    她不是傻子,她知道荊正威也不是傻子。

    荊正威不可能不知道她這個級別的武者意味著什么——無論是給商會當狗腿子,還是去和陽軍守海防,她都能殺出一個功名利祿出來。

    更何況她也注意到,荊正威的咬戰法居然也達到融會貫通的境界,與他的年齡身份完全不符,但她幾乎沒聽過荊正威是戰法強者的傳聞,說明他的心機是何等深沉。

    一個強大的女武者加入報社甘愿當一個小編,又鬼鬼祟祟尾隨自己……牧晴眉雖然也覺得自己很漂亮,但也沒漂亮到傾國傾城令別人變腦殘的程度,頂多就是比荊正威身邊的青嵐總編好看一點點點點。

    荊正威怎么可能沒想到她可能是心懷不軌?

    這么一想,牧晴眉就意識到剛才的談話節奏一直被荊正威牽著跑,他是故意給出一個扯談的理由放自己一馬,將‘跟蹤’這件事高高拿起,輕輕放下,甚至提醒她以后還可以來上班。

    他到底想干什么?

    因為我救了他一命,所以他也就不計較我的來歷不明和圖謀不軌?

    但根據傳聞,荊正威也不是這種恩怨分明有恩必報的人啊。

    難道他看我年輕可愛又能打,想收服我?

    現在牧晴眉冷靜下來,仔細梳理自己的情況。

    首先,荊正威頂多懷疑她是其他勢力派來的探子,但玄燭郡的特殊勢力多了去了,和陽軍,商會,世家,郡守府……因此她其實還沒暴露自己的真實背景是白夜。

    按照這個思路,荊正威沒有撕破臉,甚至主動拉攏她,反倒是可以理解了——這些勢力跟他荊正威根本沒有多大仇恨,反倒是潛在的合作對象。

    現在是荊家家主爭奪戰里的重要時刻,荊正威哪怕拉不到外援,但也沒必要得罪潛在的援助。

    畢竟在荊正威的思維中,白夜與他是階級對立的,白夜的人怎么可能會救他?因此牧晴眉起碼也是‘自己階級的人’。

    說不定荊正威還想將她作為橋梁,與她背后的勢力‘暗通款曲’呢。

    想通其中的環環繞繞,牧晴眉才理解荊正威的行動為何會如此異常。

    撕破臉完全是下下策,他當時身受重傷,牧晴眉萬一當初跟他翻臉,他肯定兇多吉少。

    反倒是先安撫好牧晴眉,事后調查也好,拉攏也好,甚至翻臉也罷,總比他的銀血之軀跟牧晴眉這塊石頭直接硬碰硬來得好。

    牧晴眉以為荊正威是腦殘,殊不知是荊正威將她當成腦殘來糊弄!

    這就是商人嗎,居然剎那間就想通了其中的關系,衡量好得失……牧晴眉忍不住感嘆一聲,她不笨,但還是比不過別人的老奸巨猾啊!

    雖然一直聽聞荊正威如何陰險狡詐,但牧晴眉看見荊正威在報社的那副叫喊著‘色·圖!色·圖!’的二世祖作態,還是忍不住心生輕視。

    不然她怎么會如此大膽尾隨荊正威?

    二哥冥鴻輕視荊正威,賠了一位刺客志士的命;白玉蘭這群下屬輕視荊正威,賠了他們的命;她牧晴眉輕視荊正威,結果就被荊正威耍得團團轉!

    牧晴眉在大街上走著走著,忽然鉆進一處胡同小巷里,再出來時換了衣服,變了模樣,甚至連傷勢都痊愈了。

    無相戰法·心火。

    牧晴眉自然不是用本來面目去上班——荊正威之前找尹冥鴻的時候,就已經見過她了。而且牧晴眉跟尹冥鴻一起住,一旦被荊正威發現,全部完蛋。

    玄燭白夜派牧晴眉潛入報社,也是因為她有高超的易容技巧。

    ‘心火’的立意取自內景戰法,目標是讓無相武者可以時時刻刻掌握自己的身體,自我光療,戰斗治療,強化身體,最高境界甚至可以達到‘不滅不傷’的程度——在受到攻擊的瞬間,身體就已經完成愈合治療!

    心火不滅,身體不傷!

    牧晴眉固然沒達到這等境界,但利用心火微微易容還是沒問題的。也不用大整,只需要改變一下臉部肌肉,她就從嫻靜文雅美少女變成元氣滿滿美少女。

    不過這種易容不可以短時間內多次變換,而且易容時間不能太長,睡覺之前就得換回本臉,不然……

    不然臉就會自動變回來。

    其實牧晴眉的才能非常適合進行諜報工作,但她的性格實在不適合,玄燭白夜已經拒絕她多次自薦——與其放她去打草驚蛇,還不如留在家里練功呢。

    牧晴眉回家之前,思考要不要將剛才發生的事匯報上去。

    但冥鴻已經回紅月堡壘了,而她接任務時就有‘隨機應變’的權利……

    萬一匯報上去,白夜覺得太危險,終止了她的任務……

    牧晴眉思來想去,終究還是按捺住自己那點小心思,轉身去找聯絡人醫官文虹。

    ……

    ……

    啪!

    青嵐用力推開臥室的兩開門,看見樂語渾身纏著紗布躺在床上,正悠閑地。仿佛心里有塊石頭落下,她輕輕松了口氣,走過去抿緊嘴唇說道:“公子,我回來了。”

    “嗯,歡迎回來。”樂語抬起頭,并沒有在意青嵐的神情,而是看向后面跟著進來的兩人:“抱歉。”

    米蝶和利桑沉默了許久,米蝶才緩緩問道:“為何要向我們道歉?”

    “這次是我大意了,沒想到易裝出去玩居然也會遇到襲擊。”樂語說道:“雖然這次有數十人埋伏也著實出乎意料,但如果我讓你們跟著,也不至于差點丟了性命。”

    米蝶和利桑也還是沒說話,或者說他們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們知道樂語抱歉的原因,哪怕跟他們無關,但如果荊家大少爺出了事,他們也還是逃不了懲責。

    這種事以前也不是沒出現過,他們出了彌補和擦屁股以外也做不了什么,甚至連呵斥抱怨都不能。主主仆仆,如果說皇帝好歹要考慮臣子的想法,那銀血主人是根本不用考慮仆人的感情。

    正如忠臣活著,就是要為帝王死節,仆人活著,自然就是要為主人背鍋。

    所以他們聽見樂語居然因此道歉,才會不知道如何應對。

    “利桑,你去一趟荊園,將我遇襲的事告訴家主。”樂語說道:“讓荊家找銀血會施壓,這次有人踩線了,銀血會必須給一個交代。”

    “米蝶,你帶一筆錢去找聽家商會的大掌柜,讓他再給我定制一柄雙彈倉的短管霰彈銃,順便買一批子母彈。”

    兩人紛紛點頭,轉身離去。

    樂語呼出一口氣,看向青嵐:“報社怎么樣?”

    “‘知識討論區’已經收到幾篇稿子,但我覺得都不符合公子你的要求,所以打回去讓他們重寫。”青嵐說道:“要么是用詞過于華美,要么是文縐縐引經據典,幾乎都不合人設。”

    “正常,他們還沒習慣,拋棄不了以前的文風。”樂語笑道:“我也不指望他們初稿能寫出什么。我明天再去一趟,給他們演示一下‘知識討論’‘奇葩趣聞’‘勵志故事’到底要怎么編——這玩意是有公式的,學會了就很簡單了。譬如人在炎京,剛下火車之類的……”

    “公子你真的有很多奇思妙想。”青嵐看了一眼書桌:“那篇要連載的,就是公子你這些日子寫的那篇嗎?”

    “是啊,你覺得有意思嗎?”

    “挺有意思的,就是……”青嵐歪歪腦袋:“有很多看不懂,電梯、手機、電腦……每個字我都知道,但我想象不出一個巴掌大的小盒子里,為什么可以千里傳音、有人唱歌、甚至可以看見過去的片段……”

    “流羽、隱音、衛正他們一開始也不懂,但他們為了活下去,還是不得不融入到未來世界里。”樂語想了想:“對了,青嵐你會畫畫嗎?既然讀者想象不出來,那我可以畫一些插畫給他們看啊!”

    這樣插畫又占據了報紙的一部分,那樂語所需要連載的字數就減少啦!

    “會……但陸先生不是比我專業嗎?”

    “哎,他要忙著畫色·圖呢,不要拿這種小事打擾他。”樂語興沖沖說道:“你拿張紙用炭筆畫,我來說你來畫。嗯,先畫個簡單的——蘋果手機的三視圖吧!”

    看見公子忽然興奮起來,青嵐便坐到書桌上,抽出一張白紙開始作畫。她按照公子的吩咐,比著尺子畫直線,勾勒出一個長方形的奇怪機器。

    她忽然問道:“對了,公子你上午是不是要去戰牌館打牌?”

    “是啊。”樂語說道:“在背面圖正中間畫一個被咬了一口的蘋果,對,是蘋果的右邊被咬了。”

    “你可以教我怎么玩戰牌嗎?”

    樂語眨眨眼睛:“你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青嵐重重點頭。

    說到這個樂語就來勁了:“那你先別畫了,將那三大沓戰牌拿過來,我先跟你介紹一下戰牌的玩法。戰牌有十八個派別,三種基本牌……”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60406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