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129章 我是最前面的那一片雪花

第129章 我是最前面的那一片雪花

    “為什么要這么回復?”

    樂語揚了揚手中的文稿,忍不住笑道。

    青嵐臉色微紅:“這個問題我覺得很難回答,與其跟他們辯論圖片的風格和尺度,還不如先定義他們歧視女性,這樣我就可以占據道理的一方來反駁……”

    樂語不僅高看青嵐一眼。

    犀利啊!

    居然領悟了吵架抬杠的核心——戴帽子!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對方戴頂帽子,然后站在道德高地上斥責他,這樣對方的思路就從‘批判’變為‘解釋’——眾所周知,解釋的一方都是弱勢的一方。

    當你解釋的時候,圍觀群眾就會認為你真的做錯了。

    明明這里需要解釋的是報社,然而青嵐卻將‘解釋’變為‘批判’,一轉攻勢,哪怕讀者并不贊同報社的看法,但他們也未必會贊成批判者的看法。只要讀者們選擇不站邊,這件事很快就會混過去——大家都忙著工作呢,看報紙也就圖一樂,誰有空去抬杠啊!

    在這件事上,其實樂語也知道這次是報社不對。他在報紙封面加高清大張澀圖,目的自然是刺激消費吸引讀者,相當于不正當市場競爭,而且東陽區雖然商業氣氛濃厚開放,但也沒開放到報紙放圖這種程度——在大家的印象里,報紙還是屬于比較嚴肅的產物,是文人雅士、朝廷官員發言的地方。

    你居然放圖?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不過,也沒規定報紙不能放圖。

    《青年報》能這么做,還是多虧荊正威的面子——唉,你看這群資本家就是沆瀣一氣,官商勾結,郡守府居然因為《青年報》是荊家辦的,就眼睜睜看著《青年報》不遵守社會道德自顧自地出版這種有辱斯文的報刊!

    雖然這次樂語是既得利益者,但也不妨礙他噴荊家和郡守府。

    “其實你不管他們就可以了。”樂語隨意說道:“對此有意見只是極小部分人——他們的態度對我們的銷量毫無影響,你理會他們反而浪費你的時間。”

    青嵐:“那……我就不管了?”

    “不,”樂語搖搖頭:“你還是要給他們回復。”

    青嵐歪了歪腦袋,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樂語。

    當她歪腦袋的時候,她不是覺得她有問題,而是覺得跟自己說話的那個沙雕有問題。

    你什么意思嘛,又說不用管,又要我回復!

    然而樂語卻話鋒一轉:“除此以外,讀者來信里還有什么重點批評的問題?”

    “嗯……還有覺得我們‘奇葩趣聞’太過荒誕,希望我們給出證據;覺得‘勵志故事’不夠詳細,希望我們陳述更多細節;還有覺得‘未來回響’寫得太爛……”

    “什么!?”樂語大力一拍桌子:“居然敢噴我,他懂個屁!”

    青嵐小聲解釋道:“他也不知道是你寫的……”

    “我不管,拿他的信過來,看我不噴死他!”

    青嵐抽出一封文稿遞給樂語,樂語怒氣沖沖地拿過來端詳,憤怒的臉容忽然凝滯了,再慢慢變得難堪,最后變得傻眼,青嵐看得特別好玩。

    她聽見樂語嘟囔什么‘你懂個屁的伏筆’、‘語法通順就行了’、‘文筆’、‘人設’,感覺辦公室里充滿了快活的氣息。

    “……算了,我等下再逐條逐條駁斥他。”樂語臉色平靜地放下這封信件,說道:“我們還是先聊聊其他人的投訴內容吧。”

    “其實駁斥他們很簡單,你抓住一個重點就行了——罵他們是窮逼。”

    “啊?”青嵐一臉愕然:“窮……逼?”

    “對,窮逼。”樂語說道:“譬如說,這個說我們封面不健康有辱斯文的,你就回復他:‘我們上流社會里這類打扮和穿著很正常,小姐姐們都喜歡這樣,你覺得有辱斯文,是因為你地位不夠,擠不進上流圈子,又娶不到漂亮老婆所產生的的誤解,回去好好賺錢吧’。”

    “那個說‘奇葩趣聞’太荒誕,你就回復:‘你去過多少地方,見過多少世面,就敢說這個太荒誕,那個太虛假?我們有錢人走南闖北,去過斯嘉蒂,穿過天際區,在南方群島的沙灘曬過太陽,也在北方雪山里看過極光,你覺得荒誕那是你見識少,有空出去走走吧’。”

    “還有說‘勵志故事’細節太少的,你就說:‘不努力的人,連吃飯都要人一口一口喂。智慧與勇敢并存的富商,已經從勵志故事里看到商機,當你還在質問為什么沒有細節,別人已經走在成功的路上了,所以你知道你為什么這么窮了嗎?’”

    “嗯,大概就是這樣,你再擴充造句一下,當然語氣不能像我這么囂張,要禮貌一點。”

    樂語攤攤手:“總之你就抓住一個要點:凡是噴我們的,都是見識少,人又窮,工作懶,心里貪,待在玄燭郡里沒見過什么世面的窮逼,然后抓住這幾個特點去回復他們。”

    青嵐下意識點點頭,過了好一會才忍不住問道:“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要以‘投訴人是窮人’這個前提來回復?你覺得投訴人都是窮人嗎?”

    “你還是沒明白。”樂語笑了:“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投訴我們的人只是極少部分人,他們的意見對我們無關緊張,他們是不是窮人根本沒關系。”

    青嵐又歪了歪腦袋,一臉疑惑地看著樂語。

    “你別忘了,報紙的對象是全體讀者,而我們的讀者是什么人?”樂語笑道:“是窮人。”

    “當我們罵這些人窮得娶不起老婆,他們會覺得在罵自己。”

    “當我們罵這些人窮得只能呆在玄燭郡這個地,他們會覺得在罵自己。”

    “當我們罵這些人又窮又懶又笨,他們會覺得在罵自己。”

    青嵐大驚:“但……窮人不是我們的讀者們?你這樣罵他們,會不會影響報紙的銷量?”

    “不會,反而會刺激報紙的銷量!”樂語笑道:“當然,投訴到報社的人也會越來越多,然后我們在里面挑幾個具有代表性,指責他們是窮人繼續罵,刊登到報紙上。周而往復,看我們罵戰的人只會越來越多,而不會少!”

    “這就叫做——引戰!”

    “你在街上看見兩個人在對罵,你會不會停下來聽一聽?如果街上有人在罵女人,你會不會覺得很氣憤?”

    “人都是有同理心的,當看見被罵的人與自己有相同的特質,他們便會覺得自己感同身受!”

    “我們對罵得越激烈,報紙銷量只會越來越好,圍觀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就像微博頭條,為什么微博頭條熱點往往都會引起爭論熱議?其實是反過來了,會引起爭論熱議的,才會成為頭條熱點!

    青嵐喝了一口椰奶,花了好一會才消化完樂語的理論,喃喃問道:“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樂語:“有什么問題?”

    “讀者如果生氣的話,他們肯定會尋找發泄的途徑,這樣報社豈不是會被——”

    “所以你就要注意語言的藝術了。”樂語輕聲說道:“在回復的時候,你必須要時刻表現自己的立場。”

    “你的立場不是報社,而是‘富商’‘有錢人’‘官員’所組成的上流社會圈子。你是在代表這個階級發聲,你要讓讀者時刻注意到,生活優越,無憂無慮,左擁右抱,窮奢極侈的,是住在內城的那群上等人。”

    “不是報社看不起窮人,是上等人看不起窮人。”

    “當然,我也會找更多衛兵保護報社,不會讓報社出任何意外。”樂語說道:“我會讓他們知道,就算想宣泄仇恨,報社也絕對是一塊硬骨頭。上等人的力量,不是區區螻蟻可以撼動的。”

    青嵐沉默了好一會,靜靜看著樂語,忽道:“但這樣一來……大家就會仇恨所有上等人了。”

    “他們仇恨上等人有什么不對的嗎?”樂語笑了:“你不仇恨上等人嗎?你為什么會成為一個奴仆?因為你被賣到一個上等人的店鋪里,花了多年功夫被包裝成一個貨物,只為了將你高價賣給另外一個上等人……你連拒絕自己為奴的機會都沒有,你不恨嗎?”

    說到這里,樂語的打算已經圖窮匕見。

    加速主義!

    不管三七二十一,將所有矛盾所有問題都引到階級對立上,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現在貧富問題是何等嚴重——在這個信息不夠流通的年代,窮人對富人的生活其實是沒多少感覺,‘皇帝的金鋤頭’并不是段子,而是很多人真的是這樣的思維。

    樂語并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荊正威這個身份真的是非常危險——他能做的,就是盡量讓民眾清醒過來。

    讓他們明白世道的不公,明白階級的溝壑,明白自己只有一條出路,明白給資本家當舔狗是沒有未來的。

    引戰,然后將一切加速!

    讓本就要爆發的暴風雨,來得更快,更猛烈!

    “但……”青嵐撲閃撲閃著眼睛,避開了樂語的視線:“上等人里……也不全是壞人……”

    樂語搖搖頭:“但就算是最善良的上等人,他也有奴仆伺候,也有商鋪賣貨,也有工人生產。他不事生產,卻占盡其他人的生產利潤。”

    “一個上等人活著,就占據了幾十人乃至上百人的生存資源,你能理解嗎?外城每天都有人餓死,內城那幾家大酒樓每天都有浪費的潲水——當然,靠那些潲水吃飽的人也不少。”

    “在這個生產力匱乏的年代,上等人光是存在……就已經……”

    “那公子你呢?”

    面對青嵐忽然的發問,樂語微微有些愕然,旋即忍不住笑了:“我?”

    但青嵐的表情似乎很認真,樂語也收起了笑容,伸了個懶腰,“怎么說呢……我啊……”

    “雪崩的時候,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闖天涯……而我,就是最前面的那一片雪花。”

    

  http://shimilu.cn/niyouzhongjiushalewo/161303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shimilu.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